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四十二章 棄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二章 棄子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二月十五日傍晚,山海城。

殘陽如血,照映在山海城內外,如泣如訴。

西城門外,是一片戰後破敗的景象。

完成合圍之後,白起沒有給盟軍選擇的機會,直接發起猛攻。

三路大軍,將盟軍死死壓制,動憚不得。

經過一下午的激戰,盟軍徹底戰敗,或是陣亡,或是投降。

此役,春申君戰死,趙括被俘。

此役之敗,足以讓春申君傷筋動骨。不僅辛苦收服的趙括被俘,軍中一干精銳將領,也是被俘的被俘,戰死的戰死。

這對軍隊本就不強的丹陽縣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尤其是趙括的被俘,必將成為春申君一年以來,最大的損失。

想必,春申君需要一段時間,來****傷口。

廉州之戰,註定要成為春申君的滑鐵盧之役。

趙括被俘,已經做好赴死的準備。

奇怪的是,他並沒有被押進大牢,而是被臨時軟禁在廉州侯府。

對趙括,歐陽朔還是準備啟用他的。

作為領主,最主要的,是將合適的人,放到合適的位置。

趙括,有屬於他的舞台。

春申君陣亡,一身的裝備,自然是掉了個精光。據木蘭月講,春申君掉落的裝備中,有一件紫金級的配飾,非常適合歐陽朔使用。具體是何物,小妮子賣了一個關子,要等歐陽朔回到山海城,才能解開謎底。

至於炎黃盟的另外一位主角——雄霸,卻獲得不一樣的待遇。

雄霸本已做好赴死的準備,峰迴路轉,卻是贏得生機。

白起根據歐陽朔的指示,雄霸及其手下重要將領,全部被釋放,他們被允許通過山海城的傳送陣,離開廉州盆地。

歐陽朔這麼做,一是有意結交雄霸,在炎黃盟內部,埋下一顆種子。

二則,也是有意分化春申君和雄霸的關係。兩人同處一個戰壕,待遇卻截然不同。即便春申君能夠看穿歐陽朔的險惡用心,對雄霸,心中還是有芥蒂。

而對雄霸而言,這樣的好意,他實在無法拒絕。

於領主而言,個人的生死,其實並不重要。

普通士卒的陣亡,也不足以讓領地傷筋動骨。

真正關鍵的,還是辛苦培養起來的骨幹將領。他們一旦陣亡,對軍隊而言,就是一場災難。再想重新培養,可就千難萬難。

歐陽朔這一招,是光明正大的「明謀」,雄霸無法拒絕。

戰後,各路大軍開始傷亡統計。

據統計,盟軍共八千將士投降,全部被卸下武裝,臨時看押起來。

困獸猶鬥,山海城大軍,同樣有犧牲。

草原聯軍,損失兩千餘人,最終只剩下兩萬八千餘大軍。等待他們的,是接受軍務署的徹底整編。

城衛師團,共計折損四千餘人,損失慘重。最主要的戰損,還是發生在草原聯軍攻打友誼城的時候。

正是因此,城衛師團跟草原聯軍,心有芥蒂。

受此影響,就連趙四虎跟岱欽之間,也有些不對付。

這個心結,可不好化解。

至於第一師團,折損一千五百餘人,算是好的。

收拾掉盟軍西路軍,白起的目光,已經瞄準盟軍的東路軍。

戰後,白起下令,第一師團修整一夜,次日趕赴東部戰區。

城衛師團坐鎮山海城,草原聯軍等待整編。

在沒有徹底招降草原各部之前,白起對草原聯軍,還是有些不放心,不敢讓他們脫離自己的視線,**投入戰常

**********

同樣的夕陽,同樣的凄涼。

荒野,東路軍營帳。

帝塵、戰狼、飄零幻、殺破軍、廉頗以及趙莊,聚在一起。

「西路軍已經被剿滅,不出意料,明天山海城就會起大軍,來圍剿我們。大家都說說,有什麼辦法沒有?」帝塵率先發言。

一陣沉默。接連的打擊,已經讓人絕望。

「唯有死戰1

「死戰?就算是拚死一戰,又能如何?我們還能活著走出廉州盆地嗎?」

「那總不能投降吧!就算是死,也要咬下山海城的一塊肉。」

「愚蠢1

「你1

「說正事1帝塵有些心煩意亂。

帝塵的城府,可就比殺破軍要深沉的多。在得知斷刃縣被圍攻的第一時間,帝塵已經通過隱秘的方式,跟家族取得聯繫。

得知廉州戰況,事關炎黃盟存亡,家族的老一輩也被驚動。

他們聯合智囊團,商議對策。

商議來,商議去。

唯一的辦法,就是再說服一家領地,撕毀跟山海城簽訂的契約。

這很難,但並非不可能。

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只看你付出的代價夠不夠分量。

以帝式家族的實力,自然有這個底氣。

想來,最快今天晚上,一切就會有結果。

帝塵所要考慮的,是如何擺脫山海城大軍。現在第三師團就像跟獵狗一樣,死死地咬在盟軍身後。

等到明天,肯定還有更多的大軍,圍攻上來。

等到那時,就算聯繫好領地,他也無法率領大軍,在山海城大軍的眼皮子底下,偷偷傳送回領地。

唯一的辦法,就是棄車保帥。

想到這裡,帝塵的眼神,掃視著在座的諸位,默然無語。

誰將成為棄子呢?

他們當中,不可能都走,必須留下一兩位,吸引山海城大軍的注意力。

廉頗是肯定要帶走的,這是他的命根子。戰狼是他正在爭取的盟友,也要通知。戰狼走,趙莊自然也要跟著走。

剩下的,就只有飄零幻和殺破軍兩人。

飄零幻是他的死對頭雄霸的死黨,首先被帝塵拋棄。

最後,就是殺破軍。

想起殺破軍表現出來的魯莽,再聯想到殺破軍跟春申君之間的曖昧關係,帝塵眼神一冷,決定徹底拋下這枚棋子。

計議已定,帝塵倒是感到一陣輕鬆,默默地注視著正在爭吵的一眾人。

諸位當中,唯有戰狼,隱隱察覺到帝塵的異樣。

最終,議事不歡而散。

戰狼有意留到最後,果然,帝塵叫住了他。

聽完帝塵的計劃,戰狼默然,心緒複雜。

帝塵的行事風格,跟戰狼的軍人做派,截然不同,戰狼又無法指責帝塵。

畢竟,人各有志。

「這份人情,我記下了1

戰狼說完,走出營帳。

帝塵望著戰狼的背影,默然無語,生在他這樣的家庭,又豈能事事如意。

夜色中,一支百人小隊,悄悄地離開大營,消失在荒野。

次日,盟軍醒來。

殺破軍和飄零幻駭然發現,帝塵和戰狼他們竟然不見了。

隨同帝塵他們離開的,還有他們的一干骨幹將領。

「我們被拋棄了1飄零幻臉色難看。

殺破軍更是破口大罵:「******帝塵1

兩位被拋棄的可憐蟲,對視一眼,默然無語。

飄零幻看著殺破軍氣急敗壞,神情莫名。

他已經知道,雄霸被山海城釋放。殺破軍作為豈曰無衣的死敵,是肯定要死在廉州盆地的,自己卻不必陪著他送死。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殺破軍問道。

心中已經起了別樣心思的飄零幻,故作無奈地說道:「在山海城大軍還沒有殺上來之前,先就這樣吧1

「什麼叫就這樣?依我看,反正都是要死在廉州盆地,到不如現在率領大軍,在山海領殺戮一番,殺一個夠本,殺兩個就算是賺了1

飄零幻心中一顫,他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表面上,飄零幻仍然是不動聲色,道:「行,那就到我帳中,商議一下具體的行軍路線吧1

「走1殺破軍絲毫沒有察覺出異樣。

等到他一進入飄零幻營帳,立馬就被飄零幻拿下,死於亂刀之中。

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

殺破軍,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囂張了!

殺破軍,以這樣喜劇性的方式,成為一枚徹徹底底的棄子。

幹掉殺破軍之後,飄零幻一邊隱瞞殺破軍陣亡的消息,一邊派人,跟第三師團接觸,表示願意率部投降。

惡來得到消息,立即召集諸將商議。

「事情有些蹊蹺啊1雷驚天是天生的陰謀論者。

「管他什麼陰謀不陰謀的,按我的意思,是先拿下再說1張大牛難得發聲,繼續說道:「後面的事情,就交給上將軍和君侯處置就是。」

「說的好,先拿下再說1惡來點頭同意。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

二月十六日上午,飄零幻率領東路軍,正式向第三師團投降。

東路軍投降之後,第二師團才堪堪趕到。

羅士信見此,也是傻了眼。他原本還預料著,有一場硬仗要打呢。

至於第一師團,這個時候,才剛離開山海城不久……

廉州之戰,就以這樣戲劇性的方式結束。

事後,在徵得歐陽朔的同意之後,飄零幻及其一幹將領,全部被釋放。

至此,廉州之戰,正式結束!

此役,炎黃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僅如此,因為後續的一系列互相算計和背叛,炎黃盟內部,已是出現道道裂縫。

殺破軍跟帝塵,是徹底撕破臉。跟飄零幻,更是成為死敵。

春申君跟雄霸,也開始離心。為了維護飄零幻,雄霸又跟殺破軍杠上。

總而言之,是一團亂麻。

只有帝塵,不僅實力未受大損,還成功拉攏到戰狼這位強力盟友。

藉此契機,帝塵重新確立在炎黃盟的領導地位。

成熟起來的帝塵,確實令人可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