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四十八章 犀角化毒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八章 犀角化毒丹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

歐陽朔跟孫臏的會面,波瀾不驚,賓主盡歡。

孫臏既有出仕之心,自不會做作,故意推脫,而是直接表明心跡。

歐陽朔聞言,也是大喜。

昨天,他已經結合孫武的建議,理清軍隊架構的脈絡。孫臏的到來,等於將他制定的軍隊架構中最關鍵的一環,給合上。

時機不對,兩人並沒有深談。

歐陽朔讓孫臏,明日下午,來侯府一趟,他會在書房接見。

接見完孫臏,歐陽朔轉頭看向扁鵲,笑著說道:「老先生來山海城,本侯當盡地主之誼。官醫署有一處宅院,正好空著,不知老先生可否屈尊下榻?」

扁鵲聞言,有些躊躇。他當然明白,廉州侯明著是談住所,實際上,等若在邀請他加入山海城官醫署。

見扁鵲神情,歐陽朔微微一笑,接著說道:「老先生不必有顧慮。官醫署並不限定挂名大夫的自由,老先生可自由行醫。不僅如此,官醫署還會為老先生的遠行,提供盤纏和僕役。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老先生在館閣中,招收幾名學徒,以壯大官醫署的大夫隊伍。」

歐陽朔知道,如果什麼要求都不提,光說好處,扁鵲必有疑慮。他想要的,是扁鵲將戶籍落在山海城。當然,如果能夠達成醫家入駐條件,就再好不過。

扁鵲聞言,果然有些心動,再想到昨天孫武的一番介紹,終於下定決心,道:「侯爺盛情,老朽實在難卻1

「好1歐陽朔大喜。

見扁鵲,歐陽朔就想到一人,道:「老先生,有一人,身有暗疾,嘗試過諸般醫治之法,一直不得其關竅,不知老先生可否去診斷一下?」

「哦,還有這等怪病?老朽倒是想去見識一番。」

扁鵲聞言,興趣盎然。對他這樣的名醫而言,醫治疑難雜症,既是挑戰,也是提升醫術的途徑。

歐陽朔見扁鵲有些迫不及待,乾脆向孫武祖孫告辭,笑著說道:「既如此,趁著還有時間,本侯就帶先生走一趟。」

「行1

扁鵲進屋,提來醫藥箱,就跟著歐陽朔出門。

歐陽朔指的這個人,就是他的半個師傅——八極拳大師林越。

宋佳邀請林越受挫,有機會,歐陽朔自然要嘗試一下。

山海城的武館,早就不止一家,而是遍地開花。但是最有名的,還是林越創辦的武館。現在的武館,不僅更名為「八極拳館」,位置也是歷經幾次搬遷。

八極拳館,坐落在內城的居民區,好大一片院落,佔地極廣。

拳館弟子,由原來的不足一百之數,增加上千餘門徒。從武館結業的,更是不計其數。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弟子,結業之後,都投身軍旅之中。

當初,最早的一批弟子,在軍中混的都不差。

大師兄王峰不用說,身居禁衛旅旅帥這樣的要職,是歐陽朔最為信賴的武將之一。其他同門師兄,基本上也都擔任營正一職。

隨著時間的推移,八極一脈,漸漸成為軍中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更不用說,歐陽朔本人就修習八極拳,算是林越的半個弟子。其他八極門徒,自然與有榮焉,他們天生心理上,就對歐陽朔無比忠誠。

歐陽朔一行趕到拳館的時候,拳館弟子,也正在張燈結綵。

見君侯親臨,一眾弟子是興奮異常,紛紛趕過來請安。

「君侯1

「君侯1

……

一路上,請安的聲音此起彼伏。

歐陽朔揮手示意,在一名知客弟子的引領下,來到正廳。

林越得信,已是匆匆趕了過來。

寒暄過後,歐陽朔讓其他人退去。林越會意,知道君侯定是有要事。

一時間,正堂就剩下他們三人。

歐陽朔將扁鵲介紹給林越,道:「這是神醫扁鵲,特來為林大哥就診1

林越聞言,心中一顫。身上的暗疾,已經成為他心中不能承受之痛。長時間的求醫無果,讓他一度感到絕望,繼而頹廢。

如果不是有拳館寄託,林越都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支撐下去。對一名武者而言,不能全力施展武功,真真是生不如死。

林越看向跟在君侯身後的扁鵲,眼神複雜,既有期盼,又擔心希望落空。這種複雜的心緒,不是當事人,實在無法體會。

扁鵲行醫經驗,何等豐富,他一生診斷過的病人,數也數不過來。林越的這種心態,在他眼中,也是尋常。

無數的疑難雜症患者,莫不如此。

扁鵲微微一笑,請林越坐下,道:「林居士請坐,讓老朽為你把脈。」

林越聞言,就跟一個乖寶寶一樣,依言坐下,哪裡還是那個在諸弟子眼中,嚴肅冷峻的師尊。

歐陽朔坐在一旁,不敢打擾。

此時的扁鵲,才是大廳唯一的主角。

事實上,在扁鵲一進大廳,見到林越的那一刻起,診斷已經開始。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扁鵲可以稱得上是這方面的始祖和大師。他尤其精於望色,通過望色判斷病證及其病程演變和預后。

著名的《扁鵲見蔡桓公》,生動形象地表現了扁鵲的望色之能。

切脈之後,扁鵲心中,已是大體有數,再問了林越幾個問題,已是診斷出病因、病理,可以對症下藥。

奇怪的是,問完之後,扁鵲卻是沉默不語,臉有難色。

對面的林越見此,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可以說,扁鵲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連神醫都治不好他的暗疾,那他林越,就真的可以死心了。

半晌,扁鵲方才睜開眼,開口說道:「林居士體內,患的是一種奇特的寒毒,應該是一位內家高手,將帶有劇毒的寒冰內力,侵入體內,繼而鬱結。此等寒毒,極其惡毒,會不斷地侵蝕患者的內臟器官,使其衰竭,繼而身亡。」

林越聞言,眼皮抽動了一下,顯是想起什麼不愉快的往事。

他抬起頭,對扁鵲抱拳,說道:「老先生不愧是神醫。不瞞神醫,昔日傷我者,確實是一位善長陰寒功夫的內家高手。」

扁鵲點點頭,繼續說道:「如果不是林居士內功深厚,常年以自身內力壓制寒毒,怕是早已毒發身亡。即便如此,寒毒長期鬱結在體內,雖未擴散,對林居士的身體,已是造成極大的傷害。如果再不診治,恕老朽直言,林居士怕是絕難活過來年的春節。」

歐陽朔聞言,眼神一凝。

林越倒是看得開,苦澀一笑,想來,他自己早有預料。

扁鵲又道:「老朽倒是知道,有一種丹藥,可以醫治林居士體內的寒毒。」

「此話當真?」

林越再不淡定,起身問道,眼中滿是喜色。

就連歐陽朔,也在一旁為林越高興。只不過,他作為局外人,頭腦更清醒。他感覺,事情肯定沒有這麼簡單,要不然,扁鵲方才也不會如此為難。

果然,扁鵲點點頭,又搖了搖頭,道:「林居士也不要高興的太早。有一種丹藥,叫犀角化毒丹,正可解此寒毒。」

「可是有什麼難處?」

「不錯,丹方和煉製之法,老朽都知道。唯一的難處,是配置犀角化毒丹,需要一味主葯,非常的罕見。」

「什麼主葯?」

林越恢復平靜,心中卻是生出一線希望。

讓人最絕望的,不是看得見的困難,而是無法看清前路。

這是林越第一次聽到,具體的可以解他體內寒毒的辦法,如何不讓他高興。他已經暗下決心,不管是什麼藥材,不管如何困難,他都要尋到。

「犀牛角1

扁鵲說出的藥材,卻是讓人大跌眼鏡。

「犀牛角?」林越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不解地說道:「神醫,犀牛角並不算什麼名貴的藥材,王城藥店就可以買到啊1

扁鵲搖頭,道:「如果只是尋常的犀牛角,自然不難尋找。難的是,居士體內的寒毒,鬱結太久,非靈獸級別的犀牛身上的角不可。」

林越聞言,臉色一白。

靈獸何等稀有,更不用說,還要找特定的犀牛類靈獸。

歐陽朔在聽到扁鵲說出犀牛角的時候,心中就是一喜。等扁鵲說完對犀牛角的要求,心中已是感慨萬分。

世間萬物,真是因果循環。

他的儲物囊中,可不就有一根鐵甲獸的角嗎?鐵甲獸是由犀牛變異而來,跟扁鵲的要求,幾乎一致。

見林越滿臉的沮喪,歐陽朔知道,自己該發聲了。

歐陽朔從儲物囊中,取出鐵甲獸的角,遞給扁鵲,道:「老先生,這是一枚由犀牛異變而來的荒獸,名叫鐵甲獸的角,不知可否代替?」

一瞬間,這枚鐵甲獸的角,成為全場的焦點。

三人當中,屬林越的神情最為複雜,喜悅、激動、忐忑等等,不一而足。

扁鵲倒是淡定,接過犀角,細細觀看之後,笑著說道:「這鐵甲獸,靈獸還要厲害,這枚角,正適合煉製犀角化毒丹。」

林越聞言,就是一陣狂喜,說話都在打哆嗦,他來到歐陽朔跟前,激動地說道:「君侯大恩,林越無以為報1

說完,就要當場下跪。

歐陽朔連忙將他攔住,說道:「林大哥不必如此。當初林大哥剛來山海村,本侯就曾言,要治好你的暗疾,如今也算是兌現承諾,談什麼大恩?」

林越聞言,心中滿是感慨。他沒想到,當初的一句承諾,君侯竟然一直記在心中。林越現在的心緒,實在是複雜。

此時此刻,任何的言語,已經不足以形容林越的感激之情。

如此大恩,唯有以死相報!

歐陽朔也是鬆了一口氣,答應宋佳的事情,看來是圓滿完成了。

接下來,歐陽朔就沒有久呆。

留下扁鵲,由林越招待,歐陽朔自己,則是回到侯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