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六十三章 投名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 投名狀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按照約定,三月一日,三家行會將各派遣一個精英團,傳送至崖州。

行會一個精英團的編製為五百人,成員總數還不到六百,因而沒有參與崖州的拓荒行動。

商議完崖州之事,已經臨近中午。歐陽朔在山海苑,設宴招待來賓。

午宴過後,就是自由活動時間。

大家自由組合,或是遊覽山海城,或是單獨找個地方商討合作。

紫羅蘭也不知怎麼想的,竟然鼓動木蘭月,讓她帶諸女去海邊游泳。這個時節的北海灣,海水還有一點涼,並不是游泳的好時候。

好在玩家體質特殊,真要想去,倒也勉強可以下海。

歐陽朔完全低估了沙灘和大海,對女生的吸引力,不僅是紫羅蘭,十位女生中,除了紅鷹,全部被紫羅蘭說動,走的是一乾二淨。

紅鷹不去,多半也是因為早就被明月照大江給拐走了。

攻城獅、胖虎等男同袍,舔著臉想一起去海邊,遭到無情的拒絕。

「下流胚子1

紫羅蘭是這樣拒絕的。

「……」

攻城獅等人的獵**動,就這樣胎死腹中。

不死心的攻城獅,只能拉著好兄弟胖虎,去山海城的青樓消遣,還無恥地美其名曰:是去考察山海城的娛樂產業,觀摩學習。

同去的,還有宋武。

相比宋文的潔身自好,宋武的私生活簡直就是糜爛至極,現實中就是一個典型的**公子哥,「女朋友」一個月至少換一個,都不帶重樣的。

宋文則是會同尋龍點**和碔砆,一同遊覽山海城。

作為領地建設的教科書,山海城有太多地方值得他們去學習和揣摩。很多城市建設的細節,領主必須去親身體會,方能悟出其中三味。

**********

歐陽朔則是將黑曼巴蛇單獨叫到書房。

他親自將沏好的一杯熱茶,推到黑曼巴蛇跟前,笑著問道:「黑兄,對的調查,可有什麼進展?」

既然將調查一事,委託給響尾蛇,歐陽朔過程中就沒有過問。此次邀請黑曼巴蛇出席山海盟會,一則是幫助他拓寬人脈,二則就是調查一事。

響尾蛇對的調查,也有兩個月,該到收網的時候。再拖下去也已經無濟於事,真要查不到的線索,早就被清理的一乾二淨。

「事情比想象的還要棘手。」黑曼巴蛇神情凝重,這種表情在他臉上,可是極其罕見,可見的高明之處。

歐陽朔不說話,慢慢飲了一口熱茶。

現在的他,養氣功夫是越見深厚,遇到任何事都不會心急。

「按照您提供的線索,我們的人確實查到在京恪?上我們去晚了一步,趕到那裡的時候,早已人去樓空。」

黑曼巴蛇有些沮喪,光是追查這個據點,響尾蛇就耗費不少功夫,哪裡想到,趕到那裡,連一根毛都沒找到。

歐陽朔默然,還不算自負,知道刺殺行動失敗,自己一定會找他們報復,因而壯士斷腕,乾脆放棄了京恪

遇到這樣老練的對手,還真是頭疼埃

「除了據點,就沒有其他的消息?」

黑曼巴蛇怔了一下,苦笑著說道:「說出來您可能不信,我們無意中打探到,已經主動撤下對您的追殺令。」

因為情報來得太容易,黑曼巴蛇懷疑,這是放的煙霧彈。

這倒是有趣!

歐陽朔眉頭一皺,心中一動,道:「這條消息,怕是故意放出來的。你們的人,大致是什麼時候收到這條消息的?」

黑曼巴蛇非常肯定地說道:「十天前收到的消息。」

「十天前?」歐陽朔的嘴角,劃過一絲笑意,道:「十天前,那就是廉州之戰剛剛結束的時候了?的消息,倒是靈通。」

「哦?您的意思是?」黑曼巴蛇眼神一凝。

歐陽朔點了點頭,沒有解釋。

的心態,歐陽朔大致能猜到一些。想來,廉州之戰,山海城展示出來的強橫實力,讓的高層也大吃一驚吧。

說不定,盟軍當中,就有的情報人員。

對這樣一位對手,自然要權衡利弊。如果在強硬地跟山海城作對,非要刺殺歐陽朔,就算最後成功,結果恐怕也討不到什麼好。

再加上響尾蛇的暗中調查,隱隱地讓感受到,山海城的影響力和觸角,可不僅限於領地和行會兩大領域。

就算是在灰色地帶,山海城同樣有幫手。

對付這樣的一個山海城,實在是得不償失。

故而,才會有意放出消息,釋放善意吧!

歐陽朔想了想,道:「這樣,黑兄想辦法,給稍一句話。」

「您講1

廉州之戰,震驚的何止是。就算是一直跟山海城保持密切合作的黑曼巴蛇,聽聞結果,也是著實吃了一驚。

炎黃盟啊,在外人看來,是何等讓人驚悚的一個巨無霸。

就是這樣一個超寄巨無霸,精心謀划,傾盡全力的一擊,甚至還有土著的策應,最後卻落得個慘敗的下常

可能歐陽朔自己都不知道,外人對山海城,到底有多畏懼吧!

因此,黑曼巴蛇對歐陽朔的態度,是越發的恭敬。

歐陽朔察覺到黑曼巴蛇的情緒,卻沒有任何錶示,繼續說道:「告訴,我要春申君在公開場合,被殺死一次。事情辦成,恩怨一筆勾銷。」

對,歐陽朔也不想一直糾纏下去。

說不定,以後他還有用到的時候。既然已經釋放善意,歐陽朔自然樂得多一個朋友。

但是,對春申君,他始終無法釋懷。

雖然說,廉州之戰,春申君已經戰死一次,還掉落了。只有讓春申君被刺死一次,歐陽朔才能解了這口氣。

黑曼巴蛇聞言,哈哈一笑:「這個主意好,您實在是壞了1

歐陽朔要刺殺春申君,自然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訴,他已經知道,幕後的金主是誰。

同時,也是在告訴春申君,他玩的小把戲,歐陽朔早就看穿。

到底如何選擇,就看的誠意了。

想來,的高層,收到歐陽朔的要求,表情會非常精彩。

「不說他們了。」歐陽朔擺了擺手,繼續說道:「黑兄,上次我的提議,不知道你考慮的怎麼樣了?可否給我一個答覆?」

歐陽朔指的提議,就是讓眼鏡蛇和蛇兩人,到山海城任職。眼鏡蛇擬擔任軍情司長,蛇擬擔任特種作戰訓練基地總教官。

這段時間,歐陽朔也跟眼鏡蛇和蛇聊過。兩人心中,對到山海城任職,還是比較願意的。畢竟,歐陽朔安排的,可都是關鍵崗位。

尤其是對眼鏡蛇而言,軍情司長的位置,實在太有誘惑力了。

另一方面,兩人又都比較念舊,捨不得響尾蛇的戰友。

黑曼巴蛇表情一正,收斂笑容,心中也是左右為難。

響尾蛇傭兵團,除了黑曼巴自己,還有五位以毒蛇命名的核心成員,眼鏡蛇和蛇,就是其中之二。

兩人一旦離隊,對響尾蛇的影響,是比較巨大的。

再有,黑曼巴蛇也擔心,一旦開了先例,往後的隊伍,可就不好帶了。

而這,才是最致命的。

見黑曼巴蛇的神情,歐陽朔心中已是有幾分瞭然。

歐陽朔知道,如果他不能提出一個創造性的解決方案,估計不僅挖牆腳的願望要落空,還會影響山海城跟響尾蛇之間的合作。

畢竟,但凡留下心結,再想親密無間地合作,可就不能。

歐陽朔想了一下,決定拋出自己的底牌。

正如黑曼巴蛇擔心的那樣,此前,歐陽朔確實是想通過一**挖人的方式,逐漸將全部收編。

現在想來,當初的想法,確實有欠考量。

既然如此,歐陽朔倒想試一下,看能不能一步到位,徹底解決問題。

「冒昧地問一句,黑兄可曾想過,要將最終帶向何方?」歐陽朔話鋒一轉,拋出一個大命題。

黑曼巴蛇聞言,一臉的苦笑。

「不瞞您說,這我還真沒有想過。您也知道,我們就是一群兵蛋子,除了打仗,什麼也不會。不管是現實,還是遊戲,能幹的,就接受雇傭,大把賺錢。賺到錢,喝最烈的酒,上最性感的女人,就是我們的追求。」

歐陽朔點點頭,黑曼巴蛇這是話糙理不糙。

「既然這樣,那就讓我,來當唯一的僱主,如何?」

黑曼巴蛇眼神一凝,道:「怎麼說?」

他知道,歐陽朔說出這樣的話,絕非無的放矢。

「簡單。」歐陽朔沒有賣關子,道:「整體搬遷到山海城,專門為山海城一家服務。我在你們總收入的基礎上,再漲一倍。」

「如何?」

黑曼巴蛇必須承認,他被歐陽朔的大手筆,給徹底鎮住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