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六十七章 蟄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七章 蟄伏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就在山海盟舉行盟會的時候,炎黃盟同樣有動作。

京都區,邯鄲縣。

「二弟的胃口,還真是不小啊1

帝塵倚窗而站,身姿挺拔,神情卻有些落寞。

窗外,白雪皚皚,大地一片潔凈,銀裝素裹。

昨晚的一場大雪,掩映了人世間的多少污垢,將大地裝扮的一塵不染。

「你答應他了?」

風華絕代披著一件白色毛絨大衣,坐在靠窗的位置,手中端著一杯熱茶,神態平和。熱茶冒出的熱氣,升騰而起,在空中形成薄薄的煙霧。

輕煙繚繞下,風華絕代猶如一位謫仙,超凡脫俗。

「答應他?怎麼可能1帝塵冷冷一笑,「邯鄲縣是我辛辛苦苦建立的,二弟到好,在一旁看戲,現在一見我們受挫,就想來搶班奪權,未免太天真了。」

發泄完不滿,帝塵又是一聲長嘆:「爺爺對我很失望啊1

帝塵的話看似牛頭不對馬嘴,卻讓風華絕代一陣沉默。想起那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她平靜的臉龐,都不禁一陣抽搐,顯是想起什麼不愉快的往事。

「其實不安生的,又何止二弟一人?!這次我們能夠順利地一統宣化盆地,如果說背後沒有貓膩,打死我都不信。」

帝塵將眼前的局勢看得非常透徹,對他的兄弟姐妹也是知之甚深。

風華絕代聞言一怔,道:「你準備怎麼辦?」

「嘿1帝塵冷冷一笑,道:「他們以為做的神不知鬼不覺,殊不知,我也是在將計就計。到時候,竹籃打水一場空,有他們哭的。」

風華絕代眉頭挑了挑,沒有接話。

現在的帝塵,城府越發深沉,有時候風華絕代也揣摩不透他的心思。

「龍之潛,乃龍之必騰。」帝塵抬頭,望向窗外的天空,沉聲說道:「豈曰無衣,等著吧,我們的鬥爭,還遠沒有結束。」

**********

襄陽區,丹陽縣。

跟帝塵的一眾兄弟姐妹不同,春申君早早地就在家族確立了唯一繼承人的地位,掃蕩荊州的行動,進展的極為順利。

既便如此,春申君依然開心不起來。

基於家族的一貫傳統,配合春申君經營周邊領地的,都是家族中的旁系子弟,或是一些不得志的嫡系子弟。

真正的家族精英子弟,全部潛伏在各大王城。他們利用家族的資金和商業資源,在各大王城開設商會,混得是風生水起。

按例,各大商會每月要上繳三成的利潤給丹陽縣,支持主基地的發展。這種制度上的安排,也是春申君手中掌握大量資金的根本原因。

然而,隨著廉州之戰結束,春申君糟糕的表現,讓他的威望嚴重受挫。他的能力,也受到家族各方的質疑。

一些商會,已經在他們主子的暗示下,開始做假賬,企圖減少賬面上的利潤,以達到減低「供奉」的目的。

「他們這是在落井下石1

春申君聽完大管家的彙報,暴跳如雷,將手中的茶杯砸得粉碎。

廉州之戰,丹陽縣損兵折將,正是需要大筆資金重建軍隊的時候。這個時候,他的兄弟姐妹卻要削減供奉,如何不讓春申君氣憤?!

「少爺息怒1

大管家心中一顫,趕緊讓僕役將地面收拾乾淨。

春申君神情陰冷,咬牙切齒地說道:「既然他們不仁,就別怪我不義1

「少爺有何妙計?」

大管家恰如其分地扮演者一個狗腿子的角色。

「哼,我要去見父親,揭露他們的醜行。」春申君最大的依仗,就是父親對他的絕對支持。「不僅如此,我還要派出審計人員,去查各大商會的賬目。」

大管家適時補充道:「最好能常駐審計人員,監視他們的賬目1

如此一來,各大商會就要如鯁在喉,再想隱瞞賬目,已是不能。

「不錯,這個主意好1

春申君讚賞地看了大管家一眼,心裡想著,看來他的心腸還是不夠狠啊,以前對這些兄弟姐妹,未免太優容了一些。

「少爺,不瞞您說,即便各大商會按足數繳納供奉,資金上還是有缺口埃領地要想在短時間內恢復過來,恐怕很難。」

大管家雖然是狗腿子,卻是一個有能力的狗腿子。要不然,他也不會被春申君如此信任,一直倚為心腹。

春申君皺眉說道:「還差多少?」

大管家聞言,伸出一個手掌,道:「至少還有五萬金幣的缺口。」

「五萬?你確定沒算錯?1春申君嚇了一跳。

「絕不會錯,屬下反覆核算過。」

大管家信誓旦旦,言辭懇切。他當然不會告訴春申君,商會上繳的每一筆供奉,他這位「大管家」都要過一道手,揩一把油。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1

春申君擺了擺手,神情凝重。

「諾1大管家起身告退。

春申君獨自呆在書房,心中卻在做鬥爭。他在權衡,如果他向父親提出,要將各大商會的利潤上繳比例,提高到四成,能不能獲得通過。

父親雖然對他是絕對支持的,但也不能無視其他叔伯的存在。

然而,巨大的資金缺口,卻讓春申君不得不鋌而走險。

「不管了1

春申君臉上,閃過一絲陰狠,起身離開書房。

「弟弟妹妹們,這一次,為兄要讓你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春申君面目猙獰,「還有豈曰無衣,血海深仇,不共戴天1

**********

建業區,赤血縣。

如果說,廉州之戰,最讓哪位臉上無光的話,那絕對非戰狼莫屬。

春申君之敗,雖然敗的難看,但是真正制定作戰計劃的,卻是赤血縣。廉州之戰的失敗,倒有一半的責任,需要赤血縣來承擔。

作為赤血縣的代言人,戰狼自然難辭其咎。

最後關頭,如果不是帝塵施救,估計他戰狼,就得跟殺破軍一樣,鬧得個身死的下常他手下的大將趙莊,倒是能跟趙括「團聚」。

戰後,戰狼將自己關在書房,數日不出。

就連指揮大軍一統清河的戰役,都是由血狼、惡狼以及鬼狼三位完成的。

白起,給戰狼身邊的中年將軍,好好地上了一課。

冷兵器戰爭,到底該怎麼打?!

盟軍之敗,就敗在太驕傲,也太輕敵。

如果他們能夠一開始就聯合草原大軍,以雷霆萬鈞之勢,直接圍攻山海城,未嘗沒有一線勝算。

結果卻是,他們眼睜睜地看著草原聯軍被逐漸蠶食,才緩緩登常

他們兵分兩路,卻沒有一路取得成功。

有時候,胃口太大,並不是什麼好事情。

他們驕傲,也輕敵。

他們太小瞧,山海城對廉州盆地的滲透和監視,結果盟軍剛一出現,就被山海城的細作發現,直接導致圍攻機會胎死腹中。

他們也太小瞧,山海城精銳部隊的戰鬥力。

固山縣一役,山海城讓盟軍見識到,什麼才叫精銳部隊。

這一切,都讓戰狼羞愧難當。

直到年關,戰狼才走出戰爭的陰影。

吃一塹,長一智。

廉州之敗,對戰狼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現在的戰狼,變得更加務實。他選擇蟄伏,潛心訓練出一支真正的精銳大軍,下一次,再跟山海城一較高下。

戰狼訓練的精銳師團,將全部裝備鎖子甲,士卒全部由退役軍人轉職的武將玩家擔任,紀律嚴明,作戰有序。

此軍之名曰:赤血。

**********

泉州區,霸王縣。

廉州之戰,雄霸逃過一劫。

霸王縣除了損失一些普通士卒,基本上沒有太大損失。霸王縣的實力,也早已恢復如初,甚至更進一步。

同樣的,霸王縣也已經完成衢州的一統。

凡事有利就有弊。

做什麼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雄霸付出的代價,就是受到聯盟的猜忌,其中又以春申君為甚。

此前他跟春申君之間的密切合作關係,已經蕩然無存。

聯盟會面之時,春申君對雄霸,直接是橫眉冷對,理都不理。

兩人的關係,瞬間降到冰點。

對此,雄霸倒是並不介意,因為他是梟雄。

趁著炎黃盟整體消沉之際,雄霸終於露出爪牙。他聯合同樣未受損的飄零幻,自立山頭,成為炎黃盟的第三極。

雄霸,正式擺脫春申君的陰影,開始在炎黃盟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他跟帝塵之間的競爭,也開始進入白熱化。

如果說,雄霸跟春申君之間,只是有心結,尚有和解的一天;那麼他和帝塵之間,就真的是天生不對付。

這種不對付,不僅局限於雄霸和帝塵兩人,而是兩個家族的對抗。

正是如此,廉州之戰,雄霸雖然吃了敗仗,在家族中的地位,卻是不降反升。因為家族看到,在跟帝家競爭中,獲勝的希望。

**********

炎黃盟的其他三位成員,就不是蟄伏,而是真的沉寂。

殺破軍元氣大傷,又跟飄零幻結下死敵。

偏偏,兩人的領地,還同屬咸陽區,真是有好戲看。

炎黃盟中的最後一位鳳天裂,則還處於打醬油的階段,不足為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