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七十二章 樹倒猢猻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 樹倒猢猻散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ps:38oo字大章,滿地打滾求推薦票d

星盟安插在一絲縷的「眼睛」,並沒有興奮太久。

情絲扣在行會頻道,接著宣布一則消息。

「鑒於行會眼下的處境,我決定,允許成員自由退會,或是成為獨行俠,或是加入其他行會,一切全憑自由,行會不再干涉。」

情絲扣話音剛落,行會頻道已是炸了鍋。

十一萬行會成員,漸漸分成兩派。

其中一派是行動派,他們聽完情絲扣的話,一言不直接選擇退會。既然幫主都認輸了,他們還留在行會做什麼?呆下去是沒有前途的。

與其如此,還不如好聚好散。

作為技能人才,一絲縷的成員實在不愁找不到下家。

當然,也有一些成員,已經厭倦行會的爾虞我詐,選擇做一位獨行俠,在王城經營一個商鋪,一邊賺錢,一邊提高技藝,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另一派則是忠實派,他們在行會頻道,出言挽留情絲扣。

「幫主,不要啊,我們捨不得一絲縷。」

「是啊,一絲縷是我們的家,我們不要離開!!1

「幫主,一絲縷是我們辛辛苦苦建起來的,不能解散啊1

「幫主,幫主,你出來說句話吧1

「一絲縷解散了,我們該怎麼辦啊1

一些成員,陷入惶恐無助的境地,就像被母親拋棄的小狼崽。

情絲扣的心情,此刻也是異常的複雜。

一方面,是她耳邊傳來的一陣陣成員退會的提議音,叮叮咚咚響個不停,不到兩分鐘,已有上千人退會,而且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另一方面,則是成員的苦苦哀求。成員的挽留,讓情絲扣知道,行會中還是有忠誠之人的,對行會,他們還是有感情的。

即便如此,情絲扣還是不得不狠下心腸,繼續這一場殘酷的考驗。

情絲扣在行會頻道再次聲:「一絲縷不會解散,但也絕不會被任何行會兼并。即便這樣,如果還要留下的,我也無話可說。」

話音剛落,一些所謂的「忠誠分子」,心中開始動搖了。

經歷此次動蕩,一絲縷跌落十大行會之列,基本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再不接受兼并,行會未來的處境,可想而知。

為此,原本還抱有一絲幻想的玩家,紛紛選擇退會。

退會的浪潮,愈演愈烈。

開始從外圍成員,到精英成員,再波及到核心成員。

情絲扣見此,眼中閃過一絲悲涼。尤其核心成員的退會,對她的打擊是最大的。這些人,可都是跟她並肩作戰好多年,轉戰了好幾款遊戲的兄弟姐妹。

沒想到,關鍵時刻,他們還是選擇離開。

地球on1ine牽扯的現實利益,實在是太大了。玩家玩遊戲的目的,早已不再單純。太多的利益糾葛,對玩家的忠誠,自然是一個極大的考驗。

樹倒猢猻散。

情絲扣突然感到一陣解脫感,但願,經歷這一次的動蕩,一絲縷能夠在崖州浴火重生吧。

僅僅一個下午,一絲縷退會成員就達到四萬餘人,近乎腰斬。一些還沒有退會的,並不都是忠臣分子,他們只不過是在兌換行會的資源。

退會之前,諸成員基本上都會將行會積分,花的一乾二淨。

一時間,一絲縷行會倉庫內,原本堆積如山的各類材料,開始以肉眼可見的度在消失。

情絲扣作為幫主,可以禁止成員的兌換,但是她沒有這樣做。成員的積分,畢竟是他們辛苦攢下來的,即便是要退會,也有兌換的權利。

接下來的劇情,完全出乎「眼睛」的預料,興奮的神情突然被凝固。他們也只能一邊苦笑,一邊將最新的情報,傳遞給上級。

得知一絲縷成員大量退會的消息,京都的行會一下就炸了鍋。

原本劍氣縱橫和星盟的聯手介入,其他行會已是打消了心思。哪裡想到,事情會這樣峰迴路轉。

既然一絲縷拒絕被兼并,他們退會的成員,可就不再屬於哪一家,能夠拉攏多少人,就各憑本事。

各大行會紛紛出動,賣力地拉攏一絲縷退會的成員。

一開始,他們還是一個一個地去接洽。

演變到後面,各大行會幹脆在一絲縷總部門口,設下招收點。

一絲縷的成員,剛一退會,收拾好行李,走出行會駐地,就被一群行會「人事主管」拉住,邀請他們入會。

場面極為火爆。

一些行會,甚至為了爭奪成員,在大街上大打出手,拳腳相向。

王城內部,是禁止pk的。否則的話,一旦被六扇門的捕快抓到,就要坐牢。他們可不是血刃,獨身一人,可以逃之夭夭。

這些行會可都是在京都備了案的,六扇門是一抓一個準。

因此,他們也就只能打打嘴仗,了不起就是拳腳相加。即便六扇門的捕快趕到,只要不是械鬥,大可解釋為「運動熱身」不是。

不僅是一絲縷總部,十大分會的駐地,同樣是這樣的場景。圍在總部門口的,都是大行會。圍在分會駐地的,則是大中型行會混雜。

至於小型行會,廟太小,一絲縷成員是絕不會考慮的。

這其中,甚至還有劍氣縱橫的身影。

既然星盟拿不下一絲縷,一劍西來自然不用再顧忌什麼,悶聲大財,指示行會人事主管,開始吸納大量的一絲縷成員。

如此熱鬧的場面,甚至驚動其他王城。血煞傭兵團、燕雲十八騎、流光閣等行會,聞風而來,紛紛出動,直接派人到京都拉人。

如此場景,真如一場饕餮盛宴。

一絲縷這個曾經的十大行會,就是宴會上唯一的一盤主菜。

盛宴中,最惱火的非星哲之塵莫屬。

得到第一條情報的時候,星哲之塵還在得意,得意自己的第一戰,就取得圓滿的勝利。如此一來,對家族的反對派,就是一個強力的回擊。

得到第二天情報,星哲之塵心中的滋味,可就不好受。

峰迴路轉,一下從雲端跌落深淵。

星哲之塵氣得破口大罵:「賤婢!竟然寧肯自行解散,都不願歸附與我。」

對始作俑者的情絲扣,星哲之塵算是徹底記恨上了。

試問,他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

星哲之塵被氣得,快要失去理智,就要安排人去報復一絲縷。

好在星盟當中,還是有能人的。

關鍵時刻,星盟的軍師站了出來,道:「盟主,炮製情絲扣,以後有的是機會,眼下最關鍵的,還是盡量將一絲縷的成員拉過來。」

星哲之塵聞言,怒氣暫消,他拍了拍軍師的肩膀,讚許地說道:「不錯,你提醒的對。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

「謝盟主1

軍師轉身退下,開始加入到盛宴當中。

這一場饕餮盛宴,一直持續到次日下午,方才告一段落。

截止三月三十日下午四點,擁有十一萬成員的一絲縷,最終只剩下不到一萬名成員,願意跟著情絲扣,繼續經營行會。

面對這樣的場景,情絲扣實在是心痛難當。

在答應歐陽朔對行會進行一次測驗的時候,情絲扣能夠預料,會有大量的成員退會。可她完全預料不到的是,退會的成員既然多達九成以上。

情絲扣不禁要懷疑自己,她這個幫主,是不是做的太失敗了一些。

到現在,一絲縷能夠留下來的,全部都是行會的死忠分子。就算是那些「眼睛」,也基本上退的一乾二淨。

唯有星盟還在一絲縷插了一個眼,緣由不用說,自是星哲之塵懷恨在心,隨時準備報復情絲扣。

此次盛宴,星盟招到的成員,還不足三千人。反倒是劍氣縱橫招到近萬人,足可以組建一個純生活職業玩家的分會。

京都大大小小的行會,都分到一杯羹。

其他王城的十大行會,也是撈足了油水。僅血煞傭兵團一家,就招到五千餘人,比星盟這個地頭蛇招到的還要多。

星盟的影響力,顯然沒有星哲之塵想像的那般大。三千對十一萬,巨大的落差,如何不讓星哲之塵憤怒。

他已經決定,要報復一絲縷,讓其無法再京都立足。

山海盟的三家行會,同樣加入了這一場盛宴。

歐陽朔得到消息,並沒有作任何的表示。他是山海盟的盟主,卻不會輕易地干涉諸成員的內部決定,犯下大忌。

下午五點,情絲扣大略統計了一下,一萬人中,主行會還剩下三千左右,是退會率最低的。

得到統計結果,情絲扣心中總算是有一絲欣慰。

至少她苦心經營的主行會,基本上還是值得信賴的。上百名的核心成員當中,足足有一半的成員留了下來。

十大分會,就有些慘不忍睹。最多的一個,也只剩下一千人,大部分都降到一千以下。有一兩個剛成立不久的分會,幾乎走光了,只剩下寥寥數人。

無奈之下,情絲扣只得將所有成員,全部聚攏到主行會。至於十大分會,僅保留著一個空殼。

情絲扣整理好心緒,開始在行會頻道言。

「各位成員,我是情絲扣1

同樣一句話,在行會頻道響起,其中的意味,已是大不同。

行會經歷的劇變,讓一萬死忠變得惶恐。

這是一絲縷最脆弱的時刻,也是最強大的時刻。留下來的成員,變得無比的團結。他們只有團結在一起,才能抱團取暖,度過這個「寒冬」。

「患難見真情,關鍵時刻,我見到了大家的忠誠,讓我很感動。現在,我要宣布一個消息,一絲縷的總部將搬遷到崖山城。」

「崖山城?」

「崖山城是中國第一領主豈曰無衣,在瓊州島建立的城池。那裡,將是一絲縷涅槃之地。有不願離開京都的,現在依然可以離開,我不勉強。」

對崖山城,情絲扣沒有過多的解釋。即便如此,豈曰無衣的金字招牌,還是讓諸成員在寒冬中,見到一絲陽光。

聞言,只有零零星星的成員,因為不願離開京都,轉而選擇退會。對這些成員,情絲扣為他們準備了一份豐厚的遣散費。

畢竟,他們經受住了考驗,理應得到獎賞。

行會倉庫中的材料,只是一絲縷資產中的一小部分。畢竟那些材料都是一些普通材料,稀有材料早就被情絲扣收了起來。

一絲縷真正值錢的資產,還是行會在京都,置辦的各式各樣的產業,包括上百間作坊以及五六十間商鋪。

有一些商鋪,還是在京都的繁華地帶。

這些產業,都是一絲縷一年以來,省吃儉用,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目的就是為諸成員提供一個磨礪技能的平台,同時也是行會的主要收入來源。

諸成員加工出來的成品,都是通過商鋪銷售。

這些珍貴的產業,被情絲扣在一天之內兜售一空。

唯一保存的,就是總部大院。一則,是情絲扣想留個念想。二則,在京都留下一份產業,未來一絲縷成員回京辦事,也有個落腳之地。

就是十家分會的空殼,也被情絲扣轉手賣給其他行會。

總共下來,情絲扣一共收攏到十六萬金幣的資金。這筆資金,就是一絲縷在崖山城東山再起的資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