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七十三章 驕橫跋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 驕橫跋扈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得知要整體搬遷至崖山城,星哲之塵氣急敗壞。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豈曰無衣在背後搞鬼。

「賤婢,我不會讓你得逞的1

星哲之塵咬牙切齒,眼中閃過一絲陰狠。

「來人1

「盟主1

軍師走了進來,招收成員的失敗,讓他很是忐忑,生恐盟主怪罪於他。實在不是他不用心,而是的號召力太弱。

星哲之塵雖然生氣,但理智尚存,作為世家子弟,基本的涵養還是有的。他叫軍師過來,是另有任務安排。

軍師聽完,臉上有些驚疑。想了想,還是將要說的話,憋了回去。盟主正在氣頭上,這個時候勸諫,無異於自討苦吃。

謀士者,謀事先謀己,大多精通明哲保身知道。

星哲之塵卻看出軍師的異樣,淡淡地說道:「有什麼想法,就說出來吧1

軍師聞言,臉上發苦。這個時候,是不說也得說了。

軍師組織了一下措辭,委婉地說道:「盟主,此事與無益,反倒是平白結下一個大仇人,是不是有些?」

星哲之塵搖了搖頭,道:「你錯了!豈曰無衣本就是炎黃盟的死敵,也就是我們的敵對方,談何平白結仇?剛加入炎黃盟,正是要好好表現的時候。明天如果能落下豈曰無衣的面子,豈不可以提升在聯盟的地位?」

軍師聞言,雖然本能地還是覺得有些不妥,卻找不到什麼話來反駁。

「好了,就這樣安排吧1

星哲之塵卻是耐心耗盡,擺了擺手,示意軍師退下。

「諾1

軍師依言退下,按照星哲之塵的要求布置下去。

**********

四月一日,京都。

成員打點完行裝,正式告別京都的總部,浩浩蕩蕩地朝京都唯一的傳送陣走去。

直到此時,京都的行會才得到消息,原來竟是要撤離京都。

見此情景,玩家唏噓不已。

一個位列中國十大的行會,短短兩天的時間,就此煙消雲散。世事變幻之無常,實乃常人無法揣度。

一路上,都有玩家對這支隊伍指指點點。

「要搬去哪啊?」

「誰知道呢,定是要離開這個傷心之地吧1

「哎,我等生活類玩家的標杆和精神領袖,就這樣消散了。敢問,這遊戲還有我們生活職業玩家的出頭之日嗎?」

一位裁縫當街長嘆,引來陣陣共鳴,心有戚戚焉。

「弱肉強食,又有何法?」

路邊,甚至還有此前退會的成員。他們的胸前,已經掛上新的行會標誌,見著昔日的同僚,也是神情複雜。

有惋惜的,也有嘲諷和幸災樂禍的。

這批沒有離開的玩家,自然是對他們這批退會之人最大的嘲諷。他們當中的大多數,巴不得就此解散才好。

人心之複雜險惡,可見一斑。

情絲扣走在隊伍的最前面,面對路人的指指點點,面無表情。她只是在心中暗暗發誓:京都,我還會回來的,以更加輝煌的姿態。

其餘的成員,可就沒有情絲扣這麼淡定。被這樣當街評判,實在不是一件讓人爽快的事情,一些人已是臉色通紅。

他們只期望,這段「煉心」之路,能夠走的再快一點。

京都傳送陣,位於王城最大的廣場上,佔地極廣。相比領地傳送陣,王城傳送陣就要忙碌太多,時刻都有人進出。

此刻的廣場上,卻顯得有些不同尋常。

只見兩萬名成員,圍成一圈又一圈,將傳送陣圍得是水泄不通。星哲之塵站在最外圍,靜等的到來。

廣場東側的茶樓上,歐陽朔帶著四名侍衛,默默地注視著廣場,面無表情地看著星哲之塵的「表演」。

對星哲之塵站出來攪局,歐陽朔是一點都不意外。讓他感到無語的是,星哲之塵竟然採取了這樣一種無賴的手段。

沒錯,就是無賴。

王城不允許pk,但也不禁止玩家如何站位。成員將傳送陣圍住,理論上是不犯法的。

如此一來,無法傳送離開,這臉打的可就有點大。打的不僅是情絲扣的臉,更是他歐陽朔的臉。

想到這,歐陽朔取出一物,交給身邊的侍衛,低聲吩咐了一番。侍衛點點頭,悄悄離開茶樓,消失不見。

這兩天,歐陽朔也不是什麼都沒做。

成員趕到廣場的時候,見到眼前的陣仗,不禁傻眼。

「星哲之塵,你這是什麼意思?」

情絲扣冷冷地注視著星哲之塵,神情惱怒。

對這位世家公子,她原本還有些畏懼,此刻見對方竟然做出如此沒有格調的事情來,心中的一絲畏懼,是徹底的消散,剩下的只有滿滿的鄙夷。

「沒什麼意思1

星哲之塵內心得意,表面上卻裝出一副無辜的神情。

「你不覺得太過分了嗎?」情絲扣怒斥。

「過分?1星哲之塵突然炸了鍋,就像被踩到尾巴一樣,臉色劇變,大聲說道:「賤婢!你竟然還有臉跟我講過分二字?明明答應了我,卻轉而投入豈曰無衣的懷抱,不弄死你,難消我心頭之恨1

「你1情絲扣臉色發寒,一時之間,竟是被氣得說不出話來。從小到大,她何曾被這樣羞辱過。

此刻的廣場,已是人山人海。玩家將兩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聞言,瞬間大嘩。

情絲扣好歹是冒險類玩家中四大女巾幗之一,此刻竟被這樣羞辱。

虎落平陽被犬欺啊!

「太過分了1

「就是,還好沒有加入,沒想到他們的什麼狗屁盟主,竟然如此沒有風度,真是垃圾1

這些「打抱不平」的好漢,卻是只敢低聲抱怨。諾大的廣場,竟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

見此,星哲之塵越發的得意。

作為隱秘世家的傳人,星哲之塵一生下來,就被要求低調、低調,再低調。即便再如何有錢有勢有力量,他也只能裝作一個普通人。

長期的壓抑,已經迷失了他的本性,扭曲了他的人格。

現在,他非常享受這種被萬人矚目的感覺。

他,世家之子,神秘的練氣士,註定要成為全場的焦點。

相比帝塵這些顯實力的子弟,星哲之塵接受的是傳統的世家教育,心中根本就沒有人人平等、男女平等的觀念。

因此,他才會一口一個賤婢,說的那叫一個順口,根本就沒有覺得有何不妥。殊不知,他已是犯下大忌。

廣場上,不是沒有不敢招惹的存在。他們沉默,是在消化星哲之塵剛才說出的另外一個情報。

豈曰無衣!

的搬遷,背後站著的竟然是豈曰無衣。這是各大行會,此前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

兩個根本就不沾邊的勢力,卻突然結合在一起,如何不讓人震驚。

他們意識到,星哲之塵挑釁的,可不僅僅是情絲扣,而是站在情絲扣身後的豈曰無衣,這個籠罩在中國區上方的巨大陰影。

要想挑戰那一位,光是想一想,就足以讓人膽寒。

因此,這些人統統按兵不動。他們才不會認為,山海城會沒有動作。既然如此,只要坐山觀虎鬥即可。

他們淡定,不代表的成員淡定。見幫主被人羞辱,當即就炸了鍋,吵著要上去跟干架。

「,乾死他們,嘴太臭了1

「踩死他們1

好在情絲扣還保持理智,制止了成員的冒進。生活職業玩家對抗兩倍的戰鬥職業玩家,想想也知道會是怎樣的結果。

情絲扣在等,等一個人的到來。

星哲之塵見對面的成員,個個一臉的憤怒,卻不敢衝上來,不禁更加的得意,哈哈大笑:「一群孫子,慫包,回去吃奶吧,哈哈!!1

配合著盟主,成員發出肆無忌憚的嘲笑。

歐陽朔坐在茶樓上,端起已經涼透的茶杯,慢慢飲了一口,淡淡地說道:「星哲之塵,這個人我不喜歡。」

坐在對面的白蛇,聽到這話,心中就是一緊。他太知道,君侯的這句話,具有怎樣的分量,基本上等於宣判了的死刑。

白蛇看了廣場上的星哲之塵一眼,眼神閃過一絲同情。到底還是太年輕氣盛啊,真以為隱秘世家在遊戲中很了不起嗎?

恐怕,星哲之塵到現在還不知道,他挑釁的是怎樣一個巨人吧!

不說他,就算是背後的炎黃盟,面對君侯的時候,都是慎之又慎。多次交鋒失敗,有些成員的心中,甚至都留下心理陰影,比如殺破軍。

白蛇實在想象不出,星哲之塵到底有怎樣的自信。他只知道,接下來需要他做的,就是徹底滲透,為君侯的行動鋪路。

不僅如此,對京都的其他行會,也要加緊行動。

,將是檢驗黑蛇衛京都情報站的一個磨刀石。

就在此時,侍衛去而復返,在歐陽朔身邊耳語一番。歐陽朔點了點頭,起身說道:「我們也下去吧,不能讓朋友久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