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七十四章 囂張?比你更囂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四章 囂張?比你更囂張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歐陽朔走下樓梯,迎面跟一位白衣文士遇上。

只見此人丰神俊秀,神華內斂,眼角帶笑,讓人如沐春風。

歐陽朔眼神一凝,沒想到,在茶樓竟能遇到如此絕世風姿的人物。因有要事,歐陽朔無法與此人攀談,略一點頭,錯身而過。

廣場上,和陷入僵局。

就在這時,一隊六扇門捕快,約莫兩百餘人,突然闖了進來。帶隊的是一位中年捕快,頭戴五梁冠,身著魚龍錦服,腰配春刀。

「誰人敢在京都鬧事?」

中年捕快是六扇門的一位堂主,在六扇門的地位已是不低,再往上就是道主、副統領以及大統領。

眼見六扇門出現,星哲之塵心中一顫,預感不好。見領頭的問話,星哲之塵用眼神示意旁邊的軍師,上前答話。

軍師雖驚,卻還鎮定,出列對中年捕快行了一禮,道:「大人,我們是成員,今日只是在此聚會,不敢鬧事。」

中年捕快冷冷一笑,這點小伎倆哪裡難得到他,厲聲說道:「呔,放肆!明明是擾亂傳送陣正常秩序,還敢狡辯,來人,將他們全部押入大牢收監。」

「諾1

瞬間,兩百名捕快同時取出鎖鏈,就要上前拿人。

兩百捕快,面對兩萬玩家,卻是絲毫無懼。在京都地界,還真沒有哪個行會,敢跟六扇門對抗,它代表的可是京都朝廷。

且不說皇宮中駐守著的數以十萬計的御林軍,就是六扇門在京都的捕快,也不下上萬人。其中,不乏武林高手。

拿下一個,真不需要費什麼勁。

廣場上圍觀的吃瓜群眾,見事情突然峰迴路轉,不僅亮瞎了眼。

「怎麼回事啊,六扇門的人怎麼來了?」

「不會得罪什麼人了吧,這回踢到鐵板上了1

「嘿嘿,有好戲看了1

「這叫什麼,裝叉不成反被劈?!哈哈~~~」

「沒想到,竟有如此背景啊1

「未必,真要這麼厲害,情絲扣方才就不會惱羞成怒了1

一名玩家出言反駁。

「兄弟說的有理,那是誰在幫呢?」

隨著這話,周圍一群人都將目光投了過來。

那玩家叫大浪淘沙,還算有些見識,見自己成為矚目的焦點,不覺得意,故作淡定地說道:「嘿,我說你們傻不傻,沒聽星哲之塵方才說嗎?投靠了豈曰無衣,你們想想,在京都,還有哪位大佬比那一位更有影響力?」

「不能吧1其他玩家不信,「豈曰無衣再厲害,他還能調動六扇門不成?」

在普通玩家眼中,六扇門可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就算是最普通的一名捕快,也足以列入玩家中最頂級的一類。

大浪淘沙哧了一聲,道:「膚淺,不要忘了,那一位跟我們這些**可不一樣,人家可是被朝廷正式冊封的侯爺,調動六扇門又算得了什麼?」

諸玩家聞言,不覺嘆服,紛紛對大浪淘沙投以崇拜的目光。大浪淘沙心中暗爽,表面上卻是一副風輕雲淡的神情。

玩家見此,更是嘆服:真乃高人啊!

一些機靈的,就要上前加好友,套關係。

大浪淘沙倒是來者不拒,完了還將一群玩家拉到廣場角落,神神秘秘的。玩家猜這位高人又要爆出什麼驚天大八卦,齊齊露出期待的眼神。

只見大浪淘沙神情肅穆,緩緩從儲物囊中取出一件破舊的鎧甲,道:「制式鎧甲,白銀品質,五金一件。兄弟,要不要來一件?」

此刻大浪淘沙的眼神要多真誠,有多真誠。

「……」

眾人絕倒,高人的形象瞬間崩塌!

遇人不淑,敢情這傢伙是個奸商啊,一件破破爛爛的鎧甲,竟然賣五金幣。玩家紛紛搖頭離開,一些狠的當場就刪了好友。

「哎,別走啊,白銀品質吶,這可是山海城出品,絕對的精品1

大浪淘沙表情瞬間變換,露出奸商的笑容。

「別拉我1

見此,玩家跑得更快了,一溜煙就不見了蹤影。

「兄弟,價錢好商量啊,別走啊1

一瞬間,一群玩家走的是一乾二淨。

大浪淘沙大感遇人不淑,搖頭嘆氣,突然見牆角還站在一位沒走,不覺精神一震,換上標誌性的笑容:「兄弟,來一件?」

那玩家倒是看著鎧甲直流口水,憨憨地說道:「高,高手,我,我只有一,一金幣,成不?」說著取出一枚金幣,死死攥著,眼神中滿是期待。

顯然,這枚金幣,已是這位玩家的全部財產,格外珍惜。

大浪淘沙聞言也是哭笑不得,他手中的這批鎧甲,正是從那倒騰來的,就是想當二道販子,賺取中間的差距。

他收購的成本價,都是一金幣。

眼見遇到一位菜鳥,奸商不知怎的,心腸突然一軟,賣了一件給他。也許,是大浪淘沙想起來了他當初剛進遊戲時的樣子吧,也是這樣的淳樸。

可惜,造化弄人,一個純潔的孩子已經變成奸商。

那玩家得到鎧甲,喜出望外,激動的都快說不出話來:「高,高手,你是好,好人,謝謝,謝謝~~~」

望著純潔的小戰士,大浪淘沙只得裝出高人風範,淡淡地說道:「不值什麼,小兄弟,還需努力啊1

「恩1小戰士用力點頭。

大浪淘沙不知道的是,他今天的一次心軟,造就了一位後來的遊戲高手。

此是后話,暫且不提。

**********

眼見形勢不對,星哲之塵趕緊站了出來。

他走到中年捕快身邊,悄悄遞上一張金票,低聲說道:「大人,多有冒犯,我們這就撤離。一點心意,還請笑納。」

天知道,星哲之塵此刻的內心有多憋屈,今天丟人是丟大了。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六扇門的人怎麼會突然趕過來。

按慣例,只要不是發生重大案件或是刺殺,玩家再怎麼鬧騰,六扇門這群大爺都是不理會的,今天也不知道吃了什麼葯,竟管起這閑事來。

星哲之塵不是沒想過豈曰無衣,可是即便是侯爺,也無法輕易調動六扇門的人幫忙。在京都地界,侯爺還算少嗎?

六扇門的大爺,可不會任侯爺指使,給他們擦屁股。

正如星哲之塵所想,六扇門確實不會輕易出動,可歐陽朔不同。

元旦那天,歐陽朔在京都遇刺,六扇門卻沒查出兇手。負責此案的,正是眼前的這位中年捕快堂主。

因此,中年捕快才會對歐陽朔有些虧欠。

此次歐陽朔求助,中年捕快二話沒說,直接答應下來。

這才有了接下來的劇情。

見星哲之塵遞過來的一張兩百金幣的金票,中年捕快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廉州侯可是足足賞了他五千金幣。

歐陽朔花重金,自不是為了今天這事,主要還是想在京都搭上一條人脈。往後黑蛇衛和京都辦事處在京都活動,也好有個依靠。

嚴格來講,兩百金幣真不算少,抵得上中年捕快半年的俸祿。

可惜,一山還有一山高!

中年捕快冷冷一笑,道:「呔,竟敢賄賂本官,來人1

「大人1

「將此人拿下,交衙門審理1

「諾1

兩名捕快二話沒說,直接用鐵鏈將星哲之塵鎖祝

「啊?」

星哲之塵還沒反應過來,已被拿下,直到現在,他都不明白,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他按慣例遞上好處費,疏通門路,該死的捕快竟然翻臉不認人。

「帶下去1

中年捕快卻是面無表情。

見盟主都被拿下,成員也只能乖乖就範。

六扇門的捕快,用長長的鐵鏈,將成員鎖成一串又一串,就這樣押著往六扇門衙門送去。

場面真箇壯觀。

廣場上圍觀之人,見此情景,也是目瞪口呆。

「我勒個去,太他媽牛叉了1

……

「這是要遊街的節奏啊,在京都,算是混不下去了1

被當成猴看,成員一個個低著頭,恨不得鑽到地底下。

各大勢力之人,見此情景,也是心中一緊。

寧惹閻羅王,莫惹廉州侯啊!

中年捕快卻是不管,轉身來到情絲扣跟前,溫和地說道:「是情幫主吧?因為京都治安,給貴幫造成不便,還請見諒。」

換作平時,中年捕快自不會如此客套,這一切都是在給廉州侯面子。

情絲扣聞言,眼淚快忍不住流下來。她受的委屈和羞辱,歐陽朔是在加倍地補償回來,這種尊重,比什麼都重要。

成員,此刻也是昂首挺胸。

「多謝大人援手1情絲扣躬身行禮。

中年捕快擺了擺手,帶隊離開,他能做的,已經全部做完。

等六扇門的人將成員押走,歐陽朔才現身。雖然大家都猜到是他在後面用力,歐陽朔也不想落人口實,說他勾結六扇門。

見歐陽朔出現,廣場就是一陣騷動。

說到底,這一場大戲,歐陽朔才是真正的主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