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七十六章 神秘的白衣文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 神秘的白衣文士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歐陽朔開出條件,機影狐本能地想討價還價。

「對付,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歐陽朔聞言,啞然一笑,機影狐看上去酷酷的,說話卻喜歡拐彎抹角。

「你錯了。對付,對我而言,不過是出一口惡氣,並無實利。而對兩位而言,卻是天大的機遇。付出和收穫總是成正比的,不是嗎?」

機影狐聞言一滯,他沒想到,歐陽朔竟然如此自信。

歐陽朔當然自信,不合作,他大可以再換一家。等到那時,難受的可是眼前的這兩位。

他相信,機影狐是絕不會放棄此次合作的。

談判嘛,只要抓到對方的底線,什麼都好談。

機影狐見歐陽朔穩坐釣魚台,唯有苦笑,被人抓住三寸的滋味可不好受。他也是一個果決之人,眼見事不可為,當即放棄,適可而止,點頭同意。

至此,三方的合作,就此達成。

歐陽朔並無意將和引進行會聯盟,即便要引進,也要等到他們在京都幹掉和再說。

倒是,已經在歐陽朔的引薦下,順利加入山海盟行會聯盟。

事實上,歐陽朔並不指望,和真能幹掉,就連幹掉,估計都夠嗆。

能夠稱雄京都,豈是易於?背後的隱世家族,既然決定出世,也必然會全力以赴。

歐陽朔的目的,不過是讓京都的行會互相制衡,牽扯住和的精力,讓他們疲於應付內戰。

如此,歐陽朔就算滿足。

真要收拾這兩家行會,最終還得山海盟親自出手。

送走機影狐和夢雲吞頂,歐陽朔就窩在庭院,哪也沒去。接下來京都即將上演的大戲,他就可以坐山觀虎鬥。

當天下午,山海城承諾的一批精銳裝備,包括一千張強弓、一千架神臂弩、五百柄重劍以及兩千面盾牌,全部運抵京都。

歐陽朔作價四萬四千金幣,售賣給和。

裝備的售價,歐陽朔在聯盟內部價的基礎上,加了十個點。即便如此,也讓機影狐和夢雲吞頂二人欣喜異常。

如此精銳的裝備,如果放到市場上售賣,起碼還要貴五到十個點。

售賣裝備的資金,歐陽朔截留兩萬金幣,填補上次追加黑蛇衛的投資,將手中的資金維持在五萬金幣。

剩下的兩萬四千金幣,則划入財政署。

這筆資金將作為專項資金,用來擴建四大軍工作坊。

按照山海城的規劃,東區的軍工作坊區將全面東擴,一直延伸到峽谷河道。就算是位於河道的碼頭,也被划入一部分,作為軍用碼頭。

擴建之後,軍工作坊區的面積足足是此前的五倍有餘。經過一年的培育,誕生了數以千計的中級工匠,他們將支持領地軍工產業高速發展。

得到山海城裝備的支持,和底氣十足。

四月四日,在第三圈突然襲擊的練級團隊,猝不及防,損失慘重。

的主力成員此刻還在大牢里蹲著,面對的步步緊逼,節節敗退,被迫放棄大量的練級點和資源採集點。

見此,要派人增援,卻遭到的攔截。

一時之間,京都的氣氛變得異常緊張。

四月五日,主力獲釋,一出來就在各堂主的帶領下,展開強勢反擊,跟廝殺在一起。

佔據先機,自然不懼,悍然迎戰。

京都的戰火,越燃越烈,正式揭開行會混戰的序幕。中國區各大行會,正跟此前的領地一樣,迎來一輪優勝劣汰。

強者存,弱者亡。

受京都戰火影響,九大王城紛紛跳出一個個挑戰者,試圖挑戰十大行會,不,現在應該說是九大行會的地位。

的退出,剛好每一個王城都駐紮著一個十大行會。誰將填補留下的空缺,玩家們拭目以待。

藉此機會,山海盟行會聯盟,正式浮出水面。

三家十大和一家曾經的十大聯手,讓剛剛燃起的戰火,都停滯了一刻。

建業、洛陽和大理三城的行會,紛紛偃旗息鼓。

三城的退出,卻是讓其他王城的戰火,越燒越旺。

除了已經打得你死我活的京都,咸陽有駐守,尚無人敢打它的主意,襄陽的有春申君支持,也算是站穩腳跟。

長安的、泉州的以及成都的,這三家還沒跟領地合作的十大行會,就成為各野心家重點攻破的目標。

尤其是,排名最後,承受的壓力也是最大的。

成都原本名不經傳的一家行會,名叫,會長冥燁,同星哲之塵一樣,也是一位隱秘世家的傳人,據說祖上曾是帝室之胄。

的出現,在成都一家獨大的局面,逐漸演變成「雙雄會」。傳聞,已經跟成都區的劍俠縣走到一起。

如此一來,面臨的壓力就更大。

的強勢崛起,成為這一輪行會混戰最好的寫照。

藉此機會,黑蛇衛也是大顯身手,渾水摸魚,向各大行會安插密探。歐陽朔則是穩坐釣魚台,誰又知道,他才是引發這一輪行會混戰的導火索。

**********

四月六日。

歐陽朔帶著白蛇,再次來到茶樓。

店小二認出歐陽朔,熱情地將他引到預定好的雅座。

「那位白衣公子還未到?」

「還沒。」

歐陽朔點點頭,安心等待。

約莫半個小時之後,白衣文士出現在茶樓門口。

店小二一直守在門口呢,見到白衣公子,立即迎了上來。

「公子裡面請1說著就往雅座引。

白衣公子跟在後面,見目的地是雅座,不解地問道:「夥計,我只在大堂尋一位置即可,不必去雅座。」

店小二笑道:「不瞞公子,有一位貴人正在雅座等您。」

「貴人?在京都,我並不認識誰啊?」

「公子進去便知1

白衣公子倒是爽快,「好,那我就見一見1

推開雅座屏風,只見當中一位青年正在煮茶,神情專註。

青年聽到聲音,抬頭看來,正是歐陽朔。

歐陽朔放下茶具,起身,整理衣裳,按照古禮,兩手環拱,手背向外,向前推出后再收回至胸前,「鄙人豈曰無衣,冒昧相請,公子勿怪1

白衣公子眼神一凝,顯是知道歐陽朔的。

歷史人物當中,不知道歐陽朔存在的,實在稀少。

白衣公子倒也坦蕩,回了一禮,道:「草民衛鞅,拜見廉州侯1

歐陽朔聞言,心跳都慢了半拍,比衛鞅還要吃驚。

衛鞅啊,名震戰國的商君,法家代表人物,秦國一統天下的奠基者。隨便一個頭銜,都足以讓人肅然起敬。

他這次「守株待兔」,算是做對了。

「請1

白蛇起身,坐到歐陽朔身後。

衛鞅坐在歐陽朔對面,舉止從容。這時,衛鞅也已認出,眼前的廉州侯,正是上次在樓梯上遇到的年輕人。

想來,廉州侯是專程在此等他。

轉瞬間,衛鞅已是將前因後果想的一清二楚。

兩人都是聰明人,很多話不用挑明,大家都懂。既然確定對方的身份,歐陽朔倒也不急,陪著衛鞅,興緻盎然地觀看樓下的棋局對弈。

一樓大廳,立下一個巨大的棋盤。對弈之人每下一步,就有專人復盤,將相應的特製的巨大棋子擺上棋盤,供茶客觀看。

對棋道,歐陽朔並不精通。

前世,他只是一位冒險類玩家,哪有這樣的閒情逸緻。

倒是姜尚定居山海城之後,歐陽朔偶爾會陪著老頭子對弈幾局,雖然每次都被殺的丟盔棄甲,棋藝倒是進步神速。

因此,見著樓下的棋局,歐陽朔也能看懂一二。至於衛鞅,那可就是棋道中的頂尖高手,精於此道。

一場棋局,足足下了兩個小時。

坐在歐陽朔身後的白蛇,就有些坐不祝

天見可憐,作為一名雇傭兵,你讓他上陣殺敵也好,刺探偽裝也好,都不在話下。可是下棋?天吶,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白蛇見著越來越滿的棋盤,就跟看天書沒什麼兩樣。他實在想不明白,君侯既然已經認出衛鞅的身份,為何不直接出面邀請,反而看起對弈來。

這樣的低效率,可不是君侯一貫的作風。

白蛇哪裡知道,衛鞅跟其他人的不同。這等大才,除非他自己願意出仕,否則很難說動。

以衛鞅的作風,寧願流連於茶樓酒肆,也不去各地探訪。歐陽朔就知道,衛鞅怕是已生出歸隱之心。

因此,歐陽朔表面上看是在觀看對弈,實則內心一直在揣摩,衛鞅的需求是什麼?怎樣才能打動這位法家代表人物出山?

難啊!

PS:厚顏求一**薦票和月票,拜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