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九十章 黑幕殺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章 黑幕殺機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崖州,虎賁軍團駐地。

月黑風高夜,唯有零星的火把,在黑夜中燃燒。

正在整編的山地旅營地,兩位青年軍士借著巡邏的機會,暗中接頭。

孫臏整編山地旅,除了旅帥和營正是由從第一師團和第二師團抽調的將領擔任,剩下的隊正和火長,都是由黎族戰士自主選拔出來的。

黎族戰士,野性十足,選拔老大,自然是以武力為唯一標準。

誰的拳頭大,誰就當火長。

誰的拳頭最大,誰就當隊正。

兩人的裝束,都是隊正打扮,在軍中的地位已是不低,可見不凡。

「少族長,打探清楚了,第一師團已經乘船離開,去向不明。」說話的是一位瘦臉青年,此人臉色有一道狹長的疤痕,應是野獸留下的。

此人說話的時候,臉上的疤痕隨之抽動,顯得有些猙獰。

「太好了,真是天賜良機。」

如果歐陽朔在場,一定就能認出,這位「少族長」正是此前衝撞他的軍士。此人名叫山柱,在黎族部落素有第一勇士之名。

山柱的身份,也是大有來頭,他是黎族諸部落當中,最大的一個部落的少族長。此部落的首領,歷來被尊為黎族共主。

可見,這少族長的身份,到底有多大的含金量。

尋常部落的首領,見到山柱,也得行禮。

山柱能夠贏得「第一勇士」的美名,靠的可不是他的「少族長」身份,而是實打實的戰績。

山柱八歲之時,就開始進山打獵。

第一次打獵,就射殺一頭三百斤的野豬。

在當時,可是引起一陣轟動。而這,不過是山柱輝煌的開端。

此後,每一次打獵,山柱都能獵殺到最兇猛的野獸,虎豹豺狼,無不成為他的獵物。就算是最厲害的黑熊,也同樣難逃厄運。

因為勇猛,山柱在十歲之時,就當時部落狩獵隊的小隊長。

十五歲那年,一舉當上狩獵隊的大隊長,聲名遠播,被部落正式確立為下一任族人的唯一人眩

到這時,山柱的獵殺對象,已經換成了更加強悍的荒獸。

山柱天生力大無窮,又在長期的狩獵活動中,揣摩出一套搏殺的技巧,面對兇猛的荒獸,也是毫不示弱。

除了打獵,山柱殺人,也是不眨眼的。

黎族部落,雖然同根同源,卻經常因為爭奪獵場,而大打出手。

傳聞,每一位黎族戰士,必須要割下一顆敵人的頭顱,才算完成成人禮。否則的話,根本就不被族人認可。

由此可見,部落之間的廝殺,有多麼的慘烈。

而山柱,在他十歲那年,就完成首殺,打破了最年輕的記錄。

至此之後,山柱之名,威震山林,讓敵人膽寒。

臨近的部落,為了根除後患,不讓山柱這位「狼崽子」成長起來,數次派人刺殺山柱,都未成功,反倒是折損了不少人馬。

等到山柱十五歲那年,已無人敢跟他正面對抗。

山柱接管狩獵隊之後,部落的獵場,是一年比一年大。

虎賁軍團進駐崖州,成為山柱人生的又一個轉折點。

眼見各部落被虎賁軍團打得節節敗退,山柱作為少族長,決定挺身而出。

在一次協助一個黎族部落對抗虎賁軍團的時候,眼見就要守不住,同伴想將山柱帶走,他卻靈機一動,竟然藉機混入戰俘當中,以便刺探敵情。

此等做法,不可謂不大膽。

也算山柱幸運,恰逢孫臏要組建山地旅,強壯的山柱,自然順利入選,還被推舉為隊正,在軍中混的是風生水起。

山柱也是一個有心之人,一邊用心學習先進的兵法,一邊偵查「敵營」。

眼見第一師團離開營地,山柱就動起心思來。想要聯絡已經退到五指山的族人,對虎賁軍團發起反擊。

山柱不僅身體強壯,頭腦也很靈光。

短暫的接觸,山柱已經清醒地意識到,如果不能趁山地旅正式成軍之前,對虎賁軍團發起致命一擊,以後再無勝算。

「可是,第二師團還在呢,我們打得贏嗎?」

疤臉青年,卻有些猶豫,他的部落正是被第二師團圍殲的。部落中那麼多英勇的戰士,在第二師團的鐵蹄下,卻只能苦苦掙扎。

「哼,不是還有我們做內應嗎?只要將山地旅發動起來,勝券在握。」

山地旅中的不少戰俘,可是認識山柱這位少族長的,自然而然地就團結在山柱身邊。疤臉青年,正是其中之一。

「少族長英明1

兩人也算謹慎,說了幾句話,就各自走開,消失在夜色中。

他們哪裡想到,一雙幽幽地眼睛,一直在暗處盯著他們。

「嘿,獵物終於上鉤了1

山柱恐怕做夢都想不到,僅僅是因為跟歐陽朔的一面之緣,他就被軍情司死死地盯住了。接下來的一舉一動,都在軍情司的監視之下。

調查清楚山柱的身份,軍團長孫臏卻選擇按兵不動。

一則,孫臏對山柱是比較欣賞的,正有意提拔他擔任營正一職。按照孫臏的思路,他是準備培養幾位黎族將領,出任營正,甚至是旅帥一職。

只有真正的黎族勇士,才能真正馴服黎族戰士。

二則,孫臏也是想藉機,調查清楚山柱參軍的動機。

夜已深。

虎賁軍團的帥帳,卻還是燈火通明。

橘黃色的燈光,透過帳篷,給人帶來絲絲的溫暖。

帥帳中,孫臏坐在輪椅上,借著油燈,正在專心地研讀兵書。來崖山城之前,他可是從祖父那裡,借來了十幾部兵書,每晚都要挑燈夜讀。

值班親衛,走了進來,道:「啟稟大帥,軍情司聯絡官在賬外求見1

「進1

走進帥帳的,正是軍情司駐虎賁軍團的聯絡官。

「大帥,大魚有最新進展1

孫臏聞言,精神一震,放下兵書,道:「快講1

聯絡官將方才的見聞,一五一十地複述了一遍。

良久,孫臏方才一嘆:「可惜,可惜啊1

「大帥是不是太高看那位少族長了?」

見孫臏如此扼腕嘆息,聯絡官有些不服氣。

孫臏搖了搖頭,道:「你不懂。」

「接下來該怎麼辦?還請大帥明示,要不要將他們直接拿下?」

聯絡官深知,領地正在雷州打一場大戰,崖州實在不宜生變。

「拿下?不。」孫臏堅決地搖了搖頭,道:「豈不知,危機就是機遇。本帥正愁拿他們沒辦法,既然他們主動走出五指山,自沒有不笑納的道理。」

聯絡官聞言,沒有發表意見。

他只是一個情報官,是不能干涉軍中決策的。

孫臏也沒指望他回答,笑著說道:「繼續監視他們。」

「諾1

聯絡官應聲退下。

夜色如墨,萬籟俱寂,誰又知道,這其中隱藏著多大的殺機。

山海城的全面入侵,猶如一道驚雷,在雷州上空炸響。

五月二十四日,穆桂英率領北路軍,以閃電戰,順利拿下橫山縣。

五月二十五日,樊梨花率領南路軍,經過一天的激戰,拿下海安縣。

次日,以三座三級縣城為中心,三路大軍展開瘋狂的掃蕩。各路大軍,基本上以兩天攻克一城的速度,席捲雷州。

北潭縣、吉水縣、良垌縣、城月縣、松竹縣、曲界縣、前山縣

一座座盛名一時的領地,一一陷落,徹底除名。領地的老百姓一覺醒來,發現已經換了一位領主。

泉州的轉生殿,源源不斷地有玩家轉生。

不知道的,還以為泉州城外,又發生了行會大戰呢。誰能想到,這些玩家竟是在領地被斬殺的。

整個雷州,都在山海城大軍的兵鋒下呻吟。

不到一周的時間,雷州就淪陷一半。

雷州震驚,嶺南震驚,整個中國區都震驚了!

誰能想到,廉州侯竟有如此魄力,傾起大軍攻打雷州。

在一片喧囂聲中,炎黃盟卻顯得格外的沉默。

炎黃盟,似乎無異干涉雷州事務。雷州境內,還沒被佔領的領主,不是沒找到炎黃盟成員,卻無一例外地遭到拒絕。

因此,就有傳言,炎黃盟是被山海城打怕了,不敢應戰。

歐陽朔自不會如此自大,在他想來,炎黃盟的舉動,原因有二。

其一,就是炎黃盟倘若增援雷州,且不說根本就無濟於事,最重要的是沒有實利,純粹的是損人不利己。

炎黃盟可不傻,不會讓人當槍使。

其二,就是炎黃盟無法分心,他們也在醞釀大的軍事行動。

經過一段時間的沉寂,炎黃盟內部,無論是成員之間,還是各大勢力內部,都已經完成新一輪的磨合和洗牌,元氣盡復。

擺在帝塵他們面前的頭等大事,是早日晉陞為侯爵,否則一切都是虛的。

而要快速提升爵位,在沒有戰役的情況下,各大起義軍集團,就是最好的目標。只要拿下起義軍,收穫的功勛值絕對不比參加一場戰役來的少。

畢竟,這可是在主地圖,實打實的剿滅「叛軍」。

既然炎黃盟沒有動作,歐陽朔自然也是樂見其成。

為了順利接管佔領的十餘座城池,歐陽朔將四位署長全部派到雷州坐鎮。

四位署長各管一攤。

軍務署長杜如晦負責戰俘的篩選和整編工作,行政署長范仲淹負責官員的選拔和任免,內政署長衛鞅負責治安的恢復以及重要人物的偵查,財政署長崔映柚負責當地經濟的重建和恢復。

四人帶著各自的助手,奔波在各城池之間。

歐陽朔照舊坐鎮山海城,遙控指揮,把握大局。

按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佔領雷州全境,似乎指日可待。

六月三日,雷州戰局卻突然發生逆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