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九十一章 煙火妖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一章 煙火妖孽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眼看雷州淪陷過半,炎黃盟又無意插手,本土的諸位領主當中,終於有人站了出來,他就是煙羅縣的領主——煙火妖孽。

煙羅縣也是三級縣城,位於雷州中南,毗鄰東部的雷州灣。相比其他三座已經淪陷的三級縣城,煙羅縣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暫時幸免於難。

領主府,議事廳。

煙火妖孽作為主人,坐在上首。

大廳左側,坐著五位領主,他們的領地都位於雷州中南部。其中一人,二十來歲,神情有些焦慮,他叫破桌子。

破桌子的領地,叫潭目縣。

按照南路軍的攻擊速度,不出兩天,潭目縣就要被兵臨城下。

因此,此番領主集會,破桌子是響應最積極的一位領主。

大廳右側,只坐著兩人,卻都來頭不校

上首一位,是一位老者,圓臉闊額,慈眉善目。他是鮑叔牙,也是煙火妖孽手下,最重要的一位文官。

提起鮑叔牙,就不得不提,助齊桓公完成霸業的名相管仲。

管鮑之交,歷來傳為美談。

事實上,鮑叔牙之能,雖不及管仲,卻也是一位能臣。他之所以聲名不顯,蓋因同一時期管仲的光芒,太過耀眼。

活在管仲光環下的鮑叔牙,自然就要低調許多。

:鮑叔牙

:春秋

:煙羅縣縣丞

:文官

:80點

:45:30:70:70

:凜然正氣,舉賢任能

:知人未易,相知實難。談美初交,利乘歲寒。管生稱心,鮑叔必安。奇情雙亮,令名俱完。

鮑叔牙旁邊,坐在一位中年武將,卻也是做文士打扮,神情冷峻,面若刀削,劍眉星目,讓人望而生畏。

這位中年武將,就是曹劌。

提起曹劌,就不得不提歷史上最著名的,名言「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就出自曹劌之口。

:曹劌

:春秋

:煙羅縣城衛師團師團長

:高級武將

:80點

:75:45:55:70

:鼓舞

:謀士型武將,能憑藉智慧,以柔克剛,以弱勝強,以小取大。

相比羅士信等將領,曹劌雖然稍遜一籌,但也是一員不可多得的統兵大將。更加難得的是,曹劌擅長謀略,以弱勝強,正是他的強項。

鮑叔牙和曹劌,一文一武,就是煙火妖孽最大的底牌。

煙火妖孽為人低調,領地中雖有兩位歷史人物,卻少有人知曉。

關鍵時刻,煙火妖孽才露出底牌。

眼見這兩位人物,趕來議事的五位領主,又多了一分底氣。

他們的領地中,倒也有一兩位歷史人物,可那都是什麼人?在史書上,能夠找到名字,已是萬幸。

有一些,甚至就根本沒有記載。

最響亮的一位,名叫百里視,是百里奚的兒子,也是一位將軍。

百里奚是秦穆公用五張黑羊皮從市井之中換回的一代名相,著名的賢臣,幫助秦國成為春秋五霸之一。

可有名的是百里奚,不是他的兒子百里視。?

「諸位。」煙火妖孽環視一圈,道:「山海城來勢洶洶,當此危急關頭,我等須得力同心,團結一致,才能渡過難關。」

諸領主紛紛點頭贊同。

「妖孽哥,有什麼辦法,您就直說吧,我們聽您的。」

潭目縣領主破桌子率先表態。

「就是,說吧1

「好1煙火妖孽一拍桌子,大聲說道:「既然諸位信任我,那我就直說,當此之時,我等當結成聯盟,利用傳送的優勢,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話音剛落,大廳又是一陣議論。

「妖孽哥,結成聯盟,不是不可以。問題是,按您的意思,如果將兵力集中到一起,那我們的領地怎麼辦啊?沒有軍隊駐守,分分鐘就可能被山海城的大軍拿下埃」領主們也是人精,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愚蠢1

說話的,不是煙火妖孽,而是破桌子。

破桌子激動地站起身來,高聲說道:「唇亡齒寒。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些簡單的道理,大家還不懂嗎?如果不能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一個個死守城池,有用嗎?」他對著一位領主,一字一句地喊道:「有,用,嗎?「

對面的領主,竟無言以對。

「我就問一句,以你們手中的部隊,有信心擋住山海城南路軍的襲擊嗎?」

話音剛落,大廳一陣寂靜。

在座的,沒有誰,敢說能夠獨立抵擋山海城的大軍。

想想吧,才一周的時間,山海城就拿下十餘座領地。血淋淋的成績單,足以讓所有的領主,認清殘酷的現實。

眼見諸位領主若有所思,煙火妖孽再次發聲:「事已至此,諸位還是認清現實吧。為今之計,只有破釜沉舟,才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行,我同意1有領主表態。

「我也同意1

「同意1

至此,聯盟終於結成。

接下來,就是商討具體的作戰計劃。

而這,就需要請曹劌出馬,作為煙羅縣城衛師團的師團長,曹劌也將是盟軍的統帥,具體的戰術,自然由他來制定。

六座領地的部隊加在一起,總兵力接近四萬。

盟軍的目標,直指南路軍。

**********

六月二日,潭目縣。

南路軍,在樊梨花的率領下,終於來到潭目縣城下。

只見城牆上,戰戰兢兢地站著零星的守衛。

「將軍,敵人好像有點少啊1

樊梨花眉頭一皺,也看出不妥。

「不管了,直接進攻1

「諾1

自登陸伊始,樊梨花率領的南路軍,一路狂飆突進,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接連的勝利,讓士卒的心態,包括統帥樊梨花,都未免就有些輕敵。

雖然潭目縣有些小異常,樊梨花也沒放在心上。

攻城戰,進行的異乎尋常的順利。

不到一個小時,先鋒部隊就佔領城牆。

樊梨花騎在戰馬上,再次皺起眉頭,道:「是有些不對勁,傳令全軍,加緊戒備,不得懈怠1

「諾1

大軍進城之後,大街上,竟是空無一人。

這倒是尋常。

每每剛一攻城,城內的百姓,就都躲了起來。

踏踏的馬蹄聲,在寂靜的大街上,顯得有些刺耳。

就在南路軍全部進城之後,變故發生了。

原本已經被拿下的城門,突然開了一個暗門,從藏兵洞中,湧出大量的士卒,重新將城門關閉。

「不好,有詐1樊梨花一驚,大聲喊道:「結陣,防禦1

來不及了。

只見街道四周,突然湧出密密麻麻的士卒。

更加致命的是,街道兩側的屋頂上,突然出現大量的弓箭手。

密密麻麻的箭雨,朝大軍傾斜而下。

南路軍,瞬間損失慘重。

「將軍,怎麼辦?」

「慌什麼?」樊梨花嬌喝一聲,雖然女將,卻英武不凡,道:「刀盾兵掩護,拆除商鋪門板,組成防禦陣地,就地死守。」

樊梨花可不敢沖入商鋪躲避,敵人放一把火,就要全軍覆沒。

「諾1

第一師團,果然不愧為精銳之師,慌而不亂。

刀盾兵結陣擋住箭雨,弓箭手則伺機展開反擊。強弓硬弩,再一次發威,雖然敵人居高臨下,卻還是打了一個平手。

屋頂的弓箭手,不斷地被射殺,屍體滾落下來。

高處的危機,漸漸地得到緩解。

其餘的士卒,則悍然衝到兩側的商鋪中,拆下門板。

剛好,街邊有一座糧鋪,囤滿糧食。士卒們將一袋袋的糧食搬到大街上,組成簡單的防禦工事。

依靠防禦工事,第一師團,竟然奇般地扛了下來。

曹劌站在城門口的一座箭塔上,望著遠處的南路軍,感慨地說道:「果然是精銳之師,這種情況下,竟然應對無差。」

在兵力對比不明顯的情況下,曹劌也不敢下令死攻。

否則的話,鹿死誰手,尤未可知。

戰局,就這樣僵持下令。

誰都知道,這不過是暫時的。

樊梨花站在門板後面,懊惱地搖了搖頭。也不怪她大意,她哪裡想得到,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敵人竟然組建起一個區域聯盟。

利用傳送的優勢,盟軍打了南路軍一個措手不及。

好在第一師團也不是吃素的,只要穩住局勢,就還有機會。

樊梨花的底牌,就是作為全軍總策應的羅士信師團。

只要羅士信率領的龍驤軍團第二師團趕來增援,潭目縣之圍,立即就能解除。不僅如此,還能將盟軍一鍋端了。

如此一來,雷州中南部,等若提前全部淪陷。

樊梨花在等,曹劌也在等。

盟軍雖然佔據地利,兵力也是敵軍的兩倍有餘。但是,曹劌還是沒有信心,將敵軍全殲。

曹劌,也在等待援軍。

他的主公,煙火妖孽,此刻正在積極聯絡其他的領主,將他們拉入聯盟,再傳送至潭目縣。

如此一來,就能以絕對的兵力優勢,以泰山壓頂之勢,將南路軍殲滅。南路軍一滅,戰場的形勢,就能發生逆轉。

敵我雙方,都在跟時間賽跑。

羅士信率領的第二師團,至少需要兩天,才能趕到潭目縣。

煙火妖孽,能在兩天之內,找到援軍嗎?

一切,都是未知數。

南路軍被圍困的消息,立即傳遍雷州。

這一場勝利,來得太及時了。

山海城大軍「戰無不勝」的形象,瞬間破滅。

雷州戰局,出現最大的變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