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九十三章 都是喝酒惹的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三章 都是喝酒惹的禍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兩個山地旅,共計五千戰士,全部被收繳兵器,臨時看押起來。山柱等幾位主要參與煽動起事的戰士,將接受軍法司的審查。

解決掉內部隱患,岱欽率領第二師團,準備迎擊六萬黎族大軍。要想收服黎族土著,不流血是不行的。

得到孫臏的報告,歐陽朔甚至涉險,將三千羽林衛調到崖山城助陣。

想要以少勝多,最好的辦法,自然就是設伏。

黎族大軍逼近虎賁軍團大營的時候,見到的,是一座靜悄悄的營地。

大軍的統帥,正是山柱的父親山虎。

「大首領,好像是一個空營啊?」

問話的,是一位年輕戰士,名叫山鷹,武力僅在山柱之下。

「會不會,是敵人已經逃走了?」

「也有可能,這是敵人的圈套,漢人實在是太狡猾了1

「那該怎麼辦?」

眾人七嘴八舌,驚疑不定,不知該如何是好。眼前的場景,跟他們此前設想的,完全是兩個樣。

山虎眉頭一皺,道:「山鷹,你帶一隊進去看看1

「是1

山鷹同樣是一身虎膽,帶著一個百人隊,就這樣摸進營地。

「小心有詐1

山虎不放心,在後面囑咐道。

「放心吧,大首領1

山鷹一行,小心翼翼地走進營地。

放眼望去,營中卻是空無一人。空地上,到處散落著一袋袋的大米。有些袋子破了,白花花的大米,散落一地。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肉脯、黃豆等物資。

「隊長?」

隊員們,齊齊看向山鷹。

「到屋子裡再搜一搜。」

山鷹看上去大大咧咧,心裡還是極為細膩的。

「明白1

隊員們,又是提起十二分的心神,一個接一個屋子搜查。

十分鐘之後,隊員全部返回。

「報告隊長,一個人都沒有1

「沒有1

「沒人1

接到的報告,全是空屋子。

「嘿,這群軟蛋,肯定是逃走了。」山鷹嘿嘿一笑,大手一揮,道:「走,回去報告大首領。」

「是1

山虎率部,等在營地外面,沒有聽到打鬥聲,神情有些緊張。不知道,山鷹這個兔崽子,在裡面到底怎麼樣了,現在還沒出來。

就在這時,山鷹率隊,跑了出來。

「大首領1

「怎麼樣?」

「就是一座空營,糧食、肉脯丟的到處都是,估計是走的太急的緣故。」

「搜查清楚了嗎?」山虎還不放心。

「全搜查了一遍,連屋子裡都沒人。」

「好。」山虎大喜,轉頭說道:「大家聽著,全部進營,修整一個晚上,明天一大早,我們就去攻打崖山城。」

「好/

大軍一陣叫好,氣勢如虹。

虎賁軍團的營地,是按照四個師團的編製建造的。因此,六萬黎族大軍進駐營地,一點都不顯得擁擠。

見到營地到處散落的大米和肉脯,戰士們嗷嗷直叫。等到打開糧倉,見到堆積如山的大米,掛滿牆壁的肉脯,就更加的興奮。

甚至,在倉庫的角落,還堆著一壇壇的美酒。

酒啊,可是黎族戰士的最愛。

聞著酒香,一群年輕的戰士口水直流。

「大首領?」

山鷹帶頭,用期盼的眼神,看向山虎。

山虎也是高興,笑著說道:「兔崽子,看把你們饞的。今天晚上,全軍舉行篝火晚會,酒肉管夠。」

「好1

戰士們高興的直跳,一些機靈的,已是走出倉庫,奔走相告。

頓時,整個營地都沸騰起來。

山虎收斂笑容,將山鷹拉到一旁,暗暗囑咐道:「檢查一下,看糧食有沒有被下毒,漢人的心思,可歹毒的很,不要著了道。」

「明白1

當天晚上,營地熱鬧非凡,燈火璀璨。

戰士們載歌載舞,大塊吃肉,大口喝酒,好不暢快。

一直鬧到深夜,戰士們才在隊長的呵斥下,紛紛回到各自分配的營帳。

整個營地,才漸漸安靜下來。

山虎還不放心,安排部隊,輪流值班,防止敵軍襲營。

無疑,山虎的擔心,都是多餘的。

整個晚上,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一直到午夜,營地外面,已是伸手不見五指,山虎才放心地回到營帳。

這樣的夜色,如果敢襲營,就是自討苦吃。

偌大的營地,開始慢慢安靜下來,只剩下一陣陣蟲鳴聲。

詭異的是,到了後半夜,營地又熱鬧起來。

一個接一個的戰士,從營帳爬出來,尋找茅廁。

因為要上茅廁的人實在太多,茅廁前,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一些戰士,實在是憋不住,隨便找了一個空地,褲子一脫,就地解決。

一時間,整個營地,變得臭氣熏天。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戰士,發出「哎呦」、「哎呦」的叫聲。一邊叫著,一邊跑出來解決。

就連山虎,也不例外。

「該死的漢人,實在是太狡猾了1

山虎一邊捂著肚子,一邊詛咒道。

「去,將山鷹叫來1山虎氣極,「哎,嘶~」

「是1

守衛一邊捂著肚子,一邊去找山鷹。

不一會兒,山鷹有氣無力地趕了過來。

「兔崽子,不是讓你檢查有沒有被下毒嗎?」

見到山鷹,山虎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

是真的「臭」啊,整個營地,都充斥著這種味道。

「噗嗤」、「噗嗤」的聲音,此起彼伏。

山鷹苦著臉,無辜地回道:「大首領,冤枉啊,糧食和肉脯我們都一一檢查過,還提前餵給動物吃,都沒事啊,確實沒被下毒埃」

「那,那現在是怎麼回事?」山虎大怒。

「酒。」山鷹一臉的篤定,狠聲說道,「一定是酒。可,一定是在酒里下了瀉藥,這根本就查不出來埃」

「酒?」山虎愣住,瞬間信了山鷹的話,狠聲說道:「去他娘的,老子再也不喝酒,喝酒誤事啊1

一般的守衛,是一臉的不信。

誰不知道,大首領嗜酒如命啊,借酒?還不如要了他的命來得好。

「大首領,現在該怎麼辦啊?」

「怎麼辦?」大首領喃喃自語,「還有多少人,沒喝過酒的?」

「基本上沒有1

「……」

黎族戰士,嗜酒成風,誰要不會喝酒,甚至酒量稍有不行,是會被人恥笑的。因此,六萬大軍,幾乎全部中招。倉庫中上千壇的美酒,一夜之間,被喝得一乾二淨,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一夜,六萬大軍,就是在不停地上茅廁中度過的。一些戰士,乾脆不會營房,就蹲在空地上,場面蔚為壯觀。

一夜之間,六萬大軍全部變成軟腳蝦。

整個營地,也變得臭氣熏天。

第二天一早,第二師團圍上來的時候,士卒們都紛紛捂上鼻子。

實在是太臭了!

岱欽騎在戰馬上,見著眼前的場景,心中對軍團長孫臏,佩服的不行。

這叫什麼?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衝進去,拿下他們1

「諾1

真正作戰的時候,第二師團的戰術素養,就表現的淋漓盡致。

剛才還捂住鼻子,得到軍令,就反覆變身「無鼻人」一般,視空氣中的臭味如無物,以鐵的紀律,面無表情帝衝進營地。

拉了一夜肚子的黎族戰士,一個個都成了軟腳蝦。面對如狼似虎的山海城大軍,唯有快快繳械投降的份。

眼見戰事順利,跟在大軍身後的王峰,當即向孫臏辭行。

「大將軍,我等告辭1

孫臏坐在輪椅上,笑著說道:「去吧,多謝君侯1

就這樣,來勢洶洶的六萬黎族大軍,以戲劇性的方式,被孫臏拿下。

將大軍看押起來之後,孫臏下的第一個軍令,就是徹底清洗營地。

整整清洗了一天,臭味才漸漸散去。

山虎、山鷹等主要頭目,被押到帥帳的時候,是滿臉的不服氣。

「怎麼,不服氣啊?」

「卑鄙1山虎的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樣。

「呵,你還別不服氣。」孫臏微微一笑,道:「如果你們真一輩子躲在五指山,本帥還真不一定能拿你們怎麼樣。但你們跑出山林,本侯有一百種辦法,能夠將你們擊敗,你信不信?」

「說大話誰不會1山虎還是不屑一顧。

孫臏搖頭,對親衛道:「帶上來1

「諾1

很快,山柱和疤臉青年,就被押進營帳。

「山柱1

山虎大驚,眼中還隱晦地閃過一絲欣喜。

原本,山虎以為,按這樣的局勢,山柱十有八九已經遇害了。沒想到,山柱還活著,活著就好埃

「父親1

山柱一臉的羞愧,聲音低沉。

父子同為階下之囚,實在是不像話埃

「怎麼樣?你還有信心擊敗我們嗎?」孫臏問道。

「哼1山虎知道,山柱既然提前暴露,他們的計劃早就流產,卻還是嘴硬地說道:「真刀真槍,我們黎族男兒,絕不怕你們。」

意外的,孫臏點了點頭,道:「這我相信。」

山虎一愣,眼前這位坐在輪椅上的年輕人,還真是奇怪埃

「戰場上,不論手段,只論結果。」孫臏話鋒一轉,道:「結果就是,我們贏了,你們輸了,我說的對嗎?」

山虎一滯,硬氣地說道:「要殺要刮,悉聽尊便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