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網游之全球在線>第三百九十七章 論功行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七章 論功行賞

小說: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類別:恐怖靈異

六月二十日,歐陽朔駕臨雷州。

在雷山縣,歐陽朔召開臨時軍政會議,安排戰後事宜。

秘書郎柏南浦,站在歐陽朔身後。

大殿左側,上將軍白起坐在首位,依次是四位師團長。大殿右側,則是四位署長。除此之外,再無旁人。

會議剛一開始,秘書郎柏南浦,就當眾宣讀了一系列的嘉獎令。

「敕令:龍驤軍團第二師團縱橫馳騁,南征北戰,壯我軍威,特敕封師團長羅士信為鷹揚將軍,以彰其功,以表其勇。第二師團其餘將士,俱有封賞。」

羅士信出列,單膝跪地,激動地道:「謝君侯封賞1

潭目縣之戰,如果不是第二師團超越極限的急行軍,恐怕就是另外一種結局。羅士信在雷州之戰的貢獻,功不可沒。

受封為鷹揚將軍,恰如其分。

「敕令:龍驤軍團第四師團英勇善戰,橫掃北境,壯我軍威,特敕封師團長穆桂英為宣威將軍,以彰其功,以表其勇。第四師團其餘將士,俱有封賞。」

穆桂英出列,跟著謝恩。

「敕令:虎賁軍團第一師團逆境不屈,蕩平南境,壯我軍威,特敕封師團長樊梨花為昭烈將軍,以彰其功,以表其勇。其餘將士,俱有封賞。」

樊梨花跟著出列謝恩,神情卻有些不自然。

三路大軍,唯獨她率領的南路軍中伏擊,如何不讓要強的樊梨花難堪。

至此,征戰雷州的四位師團長,全部受封為正五品將軍。

封賞完畢,由四位署長彙報雷州戰後收穫。

首先彙報的,自然是軍務署長杜如晦。

「雷州一役,四大師團一共陣亡六千四百餘人,輕傷七千五百餘人,重傷一千五百餘人。」

聽到軍隊傷亡報告,歐陽朔皺起眉頭。

沒想到,雷州還是一塊硬骨頭,竟然讓遠征大軍傷筋動骨。僅是戰後撫恤金,估計就要消耗兩萬餘金幣。

杜如晦繼續說道:「軍務署統計了一下,此役共俘虜戰俘十一萬四千三百餘人,其中重傷員一萬五千餘人,已經安排退役。」

十大戰俘啊,必須及時安置,否則光是糧草供給,就是一個天文數據。

「戰俘的素質如何?」歐陽朔問道。

杜如晦聞言,沉聲說道:「不太樂觀。且不說,俘虜的戰俘,基本上出身城防部隊,實戰經驗欠缺。更糟糕的是,經此一役,一些士卒已經埋下厭戰的情緒,強行將他們留下軍中,恐怕不妥。」

歐陽朔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就要精中選精,素質不過關的、厭戰的,趁早安排其退役,恢復雷州的生產。」

「明白1

「我想想。」歐陽朔沉思一下,抬頭說道:「篩選出來的戰俘,劃分為兩類。其一是城防部隊,其二是野戰軍。」

說道這裡,歐陽朔轉頭,看向范仲淹,道:「雷州設立為雷州郡,以五座三級縣城為中心設立五個府,即雷山府、橫山府、海安府、乾塘府以及煙羅府。剩下的二十二座縣城,按照地域,就近划入五府當中。」

范仲淹凝重地點了點頭,真是要命啊,這一下,就要任命一位郡守,五位知府以及二十二位縣令。

歐陽朔再次看向杜如晦,道:「按照山海城統一編製,一個縣設一個城防營,一個府設一個城衛旅,一個郡設一個警備師團。」

「整個算下來,僅城防部隊,就要三萬七千人。至於野戰軍,就整編出兩個師團來。一個師團,補充到虎賁軍團,給予番號虎賁軍團第四師團。另外一個師團,暫時就命名為獨立第一師團。」

杜如晦點點頭,按君侯的布置,就需要裁撤三萬六千餘人。這批被裁撤的士卒,就將轉為真正的預備役。

裁軍開支,又是一個筆啊!

歐陽朔看向白起和杜如晦,道:「三位師團長人選,二位可有推薦之人?」

此役,一共俘虜三位歷史武將,分別是曹劌、魏章以及百里視,倒是剛剛合適。問題的關鍵是,其一,啟用降將擔任師團長是否合適;其二,哪位將領,擔任哪一個師團的師團長?這都是有考究的。

三個師團,警備師團的地位是最低的。

除此之外,剛組建的虎賁軍團第三師團,還缺一位師團長。

這麼看來,武將還是不夠啊!

大殿,突然變得安靜下來。

這是第一次,對師團長人選,歐陽朔當眾徵詢意見,沒有乾綱獨斷。

杜如晦看了白起一眼,率先說道:「啟稟君侯,關於警備師團的師團長人選,微臣以為,還是從諸位旅帥中提拔一位,更為妥當。」

「克明言之有理。」歐陽朔點了點頭。

確實,雷州警備師團負責坐鎮雷州郡,除了負責一郡之地的防務,還有一個隱藏的任務,那就是要負責鎮壓郡內的不安定因素。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啟用一位雷州本土將領,確實不合適。雷州警備師團的師團長,看似不重要,實則非常的關鍵。

歐陽朔看向白起,道:「警備師團的師團長人選,就從雷州之戰中,表現出色的旅帥中,選拔一位。上將軍以為,誰最合適?」

作為雷州之戰的總指揮,白起自然是最有發言權的。

聞言,其餘四位師團長,也緊張地看向白起。

如果被推薦的旅帥,出自他們師團,自然是一種莫大的榮耀和肯定。

白起聞言,略一沉吟,緩緩說道:「末將以為,虎賁軍團第一師團第一旅的旅帥趙炎,是一位合適的人眩」

「好,那就定趙炎1

這一次,歐陽朔充分相信白起的判斷。

定下雷州警備師團的師團長之後,對曹劌三位的安排,歐陽朔就心中有底,道:「敕令:曹劌,擔任虎賁軍團第三師團的師團長;百里視,擔任虎賁軍團第四師團的師團長;魏章,擔任獨立第一師團的師團長。」

「諾1

對君侯的任命,杜如晦若有所悟,不覺嘆服。

第三師團是山地師團,副師團長山柱勇猛有餘,卻尚欠缺一些謀略。由軍事型武將曹劌,擔任第三師團的師團長,無疑是一步妙棋。

兩人一文一武,正是般配。

如此看來,對山柱這員年輕的小將,君侯是給予了厚望啊,特意給他安排了一位好老師。

「君侯,提起曹劌,末將有一事,需要稟報。」

「講1

「曹劌被俘之後,曾數次想要自殺,以明其志。要想勸降曹劌,讓他心甘情願地去赴任,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杜如晦說道。

「哦?還有這等事。」歐陽朔挑了挑眉頭,「如此看來,曹劌的主公,還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啊,竟能獲得手下將領如此擁戴,不息以死殉節。」

「我沒記錯的話,曹劌可是煙羅縣的武將?」

「正是!煙羅縣的領主,名叫煙火妖孽,其手下還有一位文臣鮑叔牙。」

說話的,是行政署長范仲淹。

「這到是有趣,雷州之地,果然還是藏龍虎埃」歐陽朔微微一笑,道:「此番俘虜的文官中,除了鮑叔牙,可還有其他人物?」

「有的。」范仲淹點頭說道:「除了鮑叔牙,還有臧文仲何師文兩人。」

「嗯?」

對這兩位,歐陽朔卻是沒有印象。

這也難怪,僅是春秋戰國時期,稍有名號的人物,何止上百。

「對此二人,微臣倒是略知一二。」跟歐陽朔不同,范仲淹可是博覽群書,對史書更是知之甚深。

「哦?希文不妨給我們講講。」

「先說臧文仲。此人是春秋時魯國大夫,歷事魯庄公、閔公、僖公、文公四君。臧文仲受命於危難之間,思想開明,曾廢除關卡,以利經商。其人博學廣知而不拘常禮,居要職而貴賞罰分明,從善如流,不恥下問。」

歐陽朔點頭,如此看來,倒真是一位不錯的文官。

「再說師文。此人是一位樂師,在春秋時期,算得上是一位大師。」對師文的介紹,范仲淹只有寥寥數語,他也知道,君侯定不感興趣。

果然,歐陽朔只是點了點頭。

一位樂師,對領地而言,估計也只能安排到西南大學堂任教。對歐陽朔這樣的雄主而言,實在是不值得放在心上。

就在范仲淹介紹臧文仲和師文的時候,白起的神色,卻有些古怪。

聽范仲淹提起煙羅縣,白起才想起,那一份被他丟到角落裡的戰報。白起的記憶,何等驚人,當此時他只是掃了一眼戰報,就知曉大概。

禁衛師團第一旅的旅帥,可是跟他彙報過,煙羅縣的異常。其中最古怪的,可不就是煙羅縣的領主煙火妖孽嗎?

想到這裡,白起出聲說道:「啟稟君侯,要說服曹劌,突破口還在煙羅縣的領主煙火妖孽身上。」

「怎麼說?」

白起將那份戰報,擇其精要,複述了一遍。

「還有這等怪事?」歐陽朔的興趣,算是徹底被勾住了,笑著說道:「如此看來,我還非得去會一會這位領主不可了。」

且不提煙火妖孽,對鮑叔牙,歐陽朔可是眼饞的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