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征途>第三百八十九章 金磚+帝道劍=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 金磚+帝道劍=組

小說:征途| 作者:雷雲風暴| 類別:玄幻魔法

重新沖回殿內的天佑沒有再靠近老者,而是將太一劍當暗器扔了過去。雖然他暫時還不會御劍術,但太一劍品質極高,自身就可浮空,扔出去的時候自然也是快若驚鴻,除了物法自如操控,和飛劍也不差多少。

老者既然知道太一劍厲害,自然不會傻傻的去硬接這一下,所以一偏頭躲了過去。不過就在他躲避太一劍的同時,天佑卻是緊跟而至,等老頭注意到天佑行動時兩人已經相距不足三步遠了。

雖然天佑突然衝過來讓老頭覺的很奇怪,但有絕對的等級優勢打底,老頭根本就不懼天佑的任何行為。在他看來,只要注意別被太一劍碰到,天佑這幫人根本就不可能對他造成多大傷害。要說之前天佑拿著太一劍他還有些忌憚,但既然現在天佑已經把太一劍扔了出去,那他自然就不再擔心了。

不過,就在這老傢伙志得意滿的準備將計就計近身給天佑來個狠的直接結束戰鬥的時候,天佑手中卻是突然多了一件兵器。

這是一柄外形中正大氣的寬刃長劍。劍長七尺三寸,寬三寸有餘,較劍聖、傾城使用的門板巨劍要輕巧許多,卻又比劍仙們使用的寶劍要厚重很多,更像是軍中將領使用的重型破甲劍。

本來一柄凡劍對老頭這種級別的修士是不構成任何威脅的,然而眼下老頭卻是突然全身汗毛倒立,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關鍵時刻他還是決定相信本能,硬生生的止住身形向後急退,但天佑速度太快,儘管他努力閃避,卻還是被天佑一劍擦過護體真氣的邊緣。

然而,就是這一下,老頭卻驚出一身冷汗來,因為他的護體真氣竟然好像紙糊的一般被輕鬆破開,完全沒有起到任何作用。這是虧了他主動閃避,超出了打擊範圍,不然這一劍下去被切開的就不只是護身真氣那麼簡單了。

天佑這邊一招得手便不再停頓,手中帝道劍舞的虎虎生風,愣是逼得那老頭不得不連連後退。然而修為上的巨大差距也不是單靠兵器優勢就能彌補回來的,老頭最終還是看準了機會一腳踢中天佑,將他再次踹飛了出去。

向後倒飛的天佑轟的一聲撞在大殿中的粗壯立柱之上,巨大的力量似乎讓整座太廟都晃了一下。然而,就是這一下,他們頭頂上那老頭下來時弄出的大洞中卻是突然墜落一物,當一聲砸在了天佑面前的地面上,將青石地磚都給砸出了一個大洞,而那東西卻是沒有絲毫損傷,就這麼斜斜的插在了地上。

本想趁勝追擊的老頭看到這東西就是一愣,而殿內其他人也是愣了一下,唯有天佑稍有遲疑,最後才反應過來。「這尼瑪不就是金磚啊!」

天佑他們出發前專門去秦國太廟中瞻仰過金磚的真實外貌,眼前這塊通體漆黑、表面滿是氣泡砂眼,一副鑄鐵塊造型的分明就是金磚,和秦國太廟中的金磚如出一轍。

儘管這東西的賣相很不起眼,但它的價值卻不因外形而發生改變。每年十國之中的青年修士前仆後繼的不就是為了爭奪這東西嗎?

不過,雖然大家都看到了這塊金磚,但最先反應過來的卻不是人,而是天佑手中的帝道劍。

「呲……」伴隨著一聲輕微的電弧聲,天佑忽然發現帝道劍的劍刃周圍出現了如毛刺一般密密麻麻的小閃電。這些電弧細如髮絲,既多且密,而且都很短,不過因為數量太多,竟然給人一種帝道劍長毛了的感覺。

這種奇怪的現象之前從未出現過,然而沒等天佑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見前方金磚上竟然也亮起了一圈跳躍的電弧。但不同於帝道劍上的藍色電弧,金磚上的電弧竟然是金色的。

那金色的細小電弧一經出現便很快密布了金磚的表面,這一刻金磚之名終於有些實至名歸的感覺了。然而下一秒,金磚與帝道劍卻是突然一齊雙雙暴走,並且各自從自己身上延伸出了一倒很長的細碎電弧。

這一金一藍的兩道電弧在空中交匯,然後便仿如求偶的兩條毒蛇一般糾纏在了一起,下一秒帝道劍上的藍色電弧便被同化,全部變成了金色,並且數量也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隨著這電弧的跳躍閃耀,天佑忽然感覺帝道劍上傳來了一股巨大的拉力,似乎是想把帝道劍拽向金磚。他下意識的握緊了劍柄向回一拉,沒想到那地上的金磚卻突然蹦了起來,朝他飛了過去。天佑慌忙一歪頭,那金磚擦著他的耳廓飛了過去,轟的一聲砸中身後立柱,竟然嵌了進去。不過更糟糕的是,天佑手中帝道劍竟然被那金磚牽引著也要往柱子那邊去。雖然天佑強行壓住了帝道劍不讓其偏轉方向,但總有這麼一股力量拉著還怎麼去和那老頭對打?

此時那邊的老頭也發現了天佑的麻煩,不禁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這是天也要亡你啊。」

天佑聽著老頭的嘲笑,勉力想要掙脫那電弧的束縛,然而劍上力道卻是越來越大,竟然拉扯著天佑腳底不動,就這麼一點點的轉了方向開始向立柱滑去。

「哼,新進小輩也敢在老夫面前逞能,今日便要你身死道消。」這老頭沒有半點前輩風範,看到這個樣子的天佑卻反而是準備立刻下手了。

天佑明知道有危險卻根本沒辦法反抗,因為他發現不但帝道劍正被一點點的吸向金磚,更要命的是他竟然甩不脫手中的帝道劍了。

本來天佑有兩柄神兵,沒有帝道還有太一,現在帝道劍不知為何被那金磚牽引無法移開,他就想著乾脆放開帝道劍去撿回太一劍算了。哪怕老頭干擾不讓他撿回太一劍,也好過這樣被定在原地。然而真想這麼做的天佑卻發現此時已經不是他想用什麼兵器的問題了,而是如何放開帝道劍的問題了。此時他的雙手就彷彿是被粘在了帝道劍上一樣,根本就甩不開。

眼裡著老頭就要衝過來了,天佑急的著急上火差點就準備把月影放出來拚命了。然而就在關鍵時刻,老頭卻是忽然感覺腳下一緊,竟是被人拽住了。低頭一看,卻是個衣衫不整的狐女。

之前天佑衝進來救了這名狐女,她便被人丟在一旁無暇顧及了。然而這狐女頸項之上套著封印用的項圈,即便無人看管也做不了什麼。儘管她很想幫助天佑他們除掉眼前這些虐打她的惡人,但如今的她全身妖力被封,比之普通人都有不如,哪裡能幫得上忙?躲在一旁不給天佑他們添亂就已經是在幫忙了。

不過,如今情勢急轉直下,看到救援她的天佑馬上就要遭遇不測,她也不再躲藏,而是報著必死的信念撲了出來,一把抱住了那老頭的一隻腳,然後衝天佑大喊著:「恩公快走!」

原本看到天佑進來解救自己,狐女心中是歡喜雀躍的,然而如今這形勢,她已經知道事不可為了。想到以後的悲慘命運,她也不知道從哪來的勇氣撲了出來抱住這老頭。一來是還了恩公的恩情,二來也是想藉此讓老頭含怒擊殺她,至少死後可以不再受辱。

可惜,這狐女雖有捨身取義的決心,卻不知道天佑如今被帝道劍粘住,根本就跑不掉了。她的努力不過是做了無用功。

不,也不能說是無用,因為這一瞬間的變化卻是徹底刺激到了天佑。

所謂急中生智,趁著老頭被狐女絆住的瞬間,天佑忽然福至心靈,不再抵抗那巨大的拉力,而是順其自然的一步跨到立柱旁邊,卻在即將撞上之前猛的抬起一隻腳,咚的一聲蹬在了柱子上。

有了這個支撐點便好使勁了。天佑沉腰發力,雙臂肌肉猛然鼓脹起來,一股巨力爆發出來,只聽嚓一聲,嵌入立柱中的金磚竟然生生崩斷了卡住它的木柱飛了出來,而後當的一聲撞在帝道劍上,就像是磁石落在鐵塊上一般緊緊的吸了上去。

另外一邊,那老頭感覺到腳被絆住便低頭去看,待發現是那狐女之後果然大怒,這就打算打殺了她。然而就在他準備下手之時,天佑卻恰好崩斷了木柱。這一下可是把老頭嚇了一跳,心說這小子好大的力氣。

要知道太廟二樓可是儲存著金磚的。這金磚看著黑不溜秋不甚起眼卻比黃金還重,樓上堆了一大堆,自然重量驚人。偏偏這太廟一樓大廳跨度極大,重量只靠周邊幾根立柱支撐,想也知道不可能用一般木料。對不起太廟的身份不說也根本撐不住此等重量。所以這太廟所用的無不是上號的鐵木,尤其這中央主殿中的六根立柱,更是三千年的鐵木整根製成,硬度驚人。不然單憑普通木料,何至於卡住金磚讓天佑半天抽不動寶劍?

不過也正因為這鐵木立柱硬度驚人,天佑能崩斷木珠才會顯得如此驚世駭俗,把那老者也嚇了一跳。

這邊崩斷了木柱,天佑手中帝道劍終於得以脫困,雖劍尖位置吸著一塊金磚變得不再趁手,起碼可以揮動起來了。不過金磚和帝道劍雖然貼在了一起,金色的電弧卻還是沒消停下來,而且天佑的手也還是丟不開劍柄。無奈,天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狐女喪命,揮舞著前端帶著金磚的帝道劍便再度殺了過去。正好這金磚夠重,他力氣也不小,帝道劍不能當劍使,他就乾脆將其當成一柄大鎚,掄圓了就照著那老頭臉上招呼了過去。

看到天佑殺來,老頭卻是絲毫不懼。這半天功夫他已經摸清了天佑的底子,知道這是個入門不久的小修士,資質雖高修為卻不怎麼樣。所以他根本就不怕天佑,照著之前的樣子隨手打出一倒火焰掌風,就想故技重施將天佑打飛出去。

然而,天佑揮舞著金磚帝道劍一下掄了過來,那火熱的掌風撞上金磚之後卻是好像一團水霧一般被輕易的破開了。金磚帝道劍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就這麼一下掄圓了撞在老頭的側臉上,將毫無準備的老頭打的臨空飛起,在空中翻了不知多少個跟頭之後才轟的一聲撞上對面一根立柱,震的房頂上唰唰往下掉灰。

毫無準備的老頭被這一下徹底打懵了,頭下腳上的抱著柱子滑到地上,然後雙手撐著地面費了半天勁才把自己倒騰起來。再看他的腮幫子上已經腫起了老大一片,乍一看好像臉頰側面又長了個人頭出來一般。至於說裡面的牙齒……早不知飛哪去了。

說實話天佑自己也被這個戰果嚇了一跳,原本只是抱著拚命的打算衝上來的,沒想到居然一下得手。現在仔細一想,這裡面固然有老頭疏於防範的原因,但更主要的還是那金磚破開了老頭勢在必得的一掌。

重新從地上爬起來的老頭顯然還有些發暈,扶著柱子晃了晃腦袋勉強止住眼前的重影,這才重新看向天佑。他也不敢放什麼狠話了,抬手又是一道火浪推了過來。

已經有了經驗的天佑立刻揮起金磚帝道劍格擋,就像是快刀切豆腐,幾乎感覺不到什麼力量,那火浪便被金磚帝道劍輕易的撕成了兩半,而且中央部分的火浪更是之別消失了一大塊。

天佑這下算是看明白了。沒想到這金磚和帝道劍吸在一起之後居然有破法效果,那老頭的術法對著金磚毫無作用不說還會被抵消掉。

這一發現讓天佑興奮,也讓老頭驚慌。說實話,這麼多年,他從未想到金磚居然還有這種功用。不,應該說金磚本來就沒有這種能力。他在此地看守金磚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了。金磚若是有這種效果,他早就該發現了。如今來看問題不在金磚上,而在那小子的劍上。

老頭想清楚之後卻發現事情有些難辦了。雖然他知道了那金磚帝道劍可以破法,但除了法術他卻沒什麼特別厲害的本事了。他之所以能壓制天佑靠的就是修為帶來的術法,如今沒了術法,單靠拳腳顯然是不可能打得過年輕力壯的天佑的。何況他剛才也看到了天佑生生扳斷鐵木立柱的一幕,知道這小子力大無窮。這種情況下就更不好下手了。

不過,老頭忌憚天佑的力氣,天佑卻也不敢上前。他雖然知道了金磚帝道劍可以破法,然而卻也知道老頭的修為太高,就算自己有辦法破法,要贏也不大可能,至多是能自保而已。只是這樣一來卻還是他輸,因為這是趙國太廟,對方是這裡的守衛。一旦外面的援兵來了,吃虧的還是自己。

可以說現在天佑和老頭是竹竿打狼兩頭怕,都不敢貿然出手。然而這種僵持卻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就在下一刻,天佑卻突然感覺手上一輕,只聽當一聲,那金磚居然自己從帝道劍上掉了下來,將腳下地面砸出個淺坑立在了那裡。

愣了一下,老頭卻是突然反應過來抬手又打出一道火焰,天佑卻是一個閃身避開,同時用帝道劍切向火焰。這一刻,兩個敵人很有默契的完成了一次配合測試,結果很明確——帝道劍沒了破法能力。

應該說也不是沒有破法效果了。帝道劍其實原本就有破法的能力,只是那種破法能力是指劍刃可以輕易的切開法術防護,然而這種能力僅作用於劍身而已。但剛剛的金磚帝道劍卻是有範圍破法能力,可以讓一定範圍內的法術都失去作用。這兩者一比哪個更強自不必多說。

反應過來的天佑連忙撿起地上的金磚按在帝道劍上,然而之前那種扯都扯不開的吸力如今卻是蕩然無存,別說吸住,根本就是一點影響都沒有。

「哈哈……啊……」老頭想要大笑一下嘲風天佑,卻不小心扯到臉上的腫塊疼的直哼哼,乾脆也不再廢話,這就沖了過來要結果了天佑。

天佑雖然有了準備,可畢竟修為差距太大,根本擋不住,當即又被一腳踹飛。這次更慘,竟然又撞到了那根斷掉的立柱上。這柱子本來就被天佑扳斷,如今因為上面的重量而塌下來一節,等於是下面的部分頂住了上面的半根柱子,但中間其實是斷開的。如今被天佑這麼一撞,柱子徹底歪向一邊,立刻就失去了支撐,以至於上方的樓板過來。

這邊天佑剛剛落地,那邊傾斜的樓板上便如下雨一般稀里嘩啦的滾下來十幾塊金磚。老頭一看到金磚瞳孔便是一縮,趕緊去看天佑的劍,結果果然發現原本已經安靜下來的帝道劍上突然又亮起了藍光。

「糟了!」

隨著老頭的一聲嘆氣,地上金磚紛紛亮起金色電弧,只除了之前那塊安靜無比好像耗光了電力的電池一樣躺在那裡。而另外一邊,天佑手上拉力再起,帝道劍就這麼拖著他滑向了那堆金磚。然後當的一聲再次吸合了上去。之前是一塊金磚,他還能勉強撐一下,如今這麼多金磚,天佑真的是一點反抗能力都沒剩下。

如果說之前的金磚帝道劍像柄大鎚,那麼如今的金磚帝道劍就是一根金。除了劍柄,整個劍刃都已經被兩面的金磚包夾在了其中,變成了一根粗大的棒子。不過……天佑試著揮舞了一下,只聽風聲呼嘯。這玩意現在雖然沒了刃口,卻變得沉重無比,讓天佑有種錯覺,似乎能一棍打斷山脊、敲斷山峰。

正觀察手中被金磚貼滿的帝道劍,天佑忽然聽到前面有惡風襲來,立刻揚起手中金磚帝道劍。雖然感覺沉重無比,但使了全力的天佑還是揮起金磚帝道劍擋在了面前。

老頭的一倒火焰捲來,隔著還有兩尺多遠就彷彿幻象一般,直接就消失不見了。不過火焰沒了,老頭人還在。天佑看著繼續接近的老頭乾脆揮起金磚帝道劍就是一個本壘打。對,沒錯,就是用打棒球一樣的姿勢,直接狠狠的抽在了老頭的身上。然而……只聽到嗚的一聲尖銳的爆鳴,大殿內突然有狂風刮過,而後就是轟的一聲,太廟內所有的窗戶都被震開,斜側的房頂更是被掀掉了一大片。至於那老頭……鬼知道飛哪兒去了,此刻卻是連影子都看不見了。

張著嘴,天佑目瞪口呆的看了眼手中的金磚帝道劍。這尼瑪是變成芭蕉扇了嗎?剛剛那一瞬間如果不是出現了錯覺,那天佑就基本可以確定自己是看到了音爆。也就是說那老頭一瞬間就被打出了超音速,難怪眨眼之間就沒影了。按慣性拋物線去除空氣阻力,老頭八成得飛到城外才有可能落地。至於到時是活著還是死了……反正天佑覺的不大可能活著。按那速度,沒被當場打爆成漫天血霧就算那老頭修為夠高身體強韌了。

這邊天佑正在望著大殿頂上的大洞發獃,外面卻突然傳來趙靈韻的聲音。

「天佑,外面有大群守衛和修士過來了。」

聽到這聲音,之前一直沒被幹掉的那兩個年輕修士卻是立刻叫嚷著就往外跑。這兩人原本以為那老頭出手了他們就安全了,卻不想形式急轉直下,原本眼看著賊人就要伏誅,卻不想突然就被翻了盤。好在外面援軍已到,只要跑出去就能活命。

可惜,這倆倒霉蛋站的位置不對。地上受傷的虎妞此時已經止住了傷口流血,雖然還是不能發揮全力,但看著經過身邊的兩個修士卻是想也不想變回虎身就撲了上去一口一個全給咬死了。這還不算,咬死兩人之後虎妞竟然立刻探出爪子摔開二人胸膛,張嘴直接從胸腔中叼出血淋淋的心臟便一口吞了下去。她此時有傷在身,修士的心肝正是療傷大補之物。雖然她如今跟了天佑,算是有主的妖寵,然而這畢竟是最近的事情,多年養成的習慣卻不會那麼容易改變。

對妖物來說,吃人,那不就是吃飯嗎?有什麼好奇怪的?

趙靈韻看到虎妞吃人也是皺了皺眉頭,然而此刻卻沒工夫去管她,只是焦急的詢問天佑:「他們馬上就要圍上來了,我們現在怎麼辦啊?」

天佑一時之間也有些為難,他再聰明也還是人,不可能什麼事情都立馬想到解決辦法。如今他們這裡傷患滿地,周圍又被敵人重重包圍,可恨太廟四下還是無遮無攔的廣場,可以說是斷了他們的所有門路。本來如果只有他一個人,或許還能讓嘲風帶他從天上走。雖然不保證外面的修士中是否有人帶著飛行坐騎,但至少是個辦法。可如今他們這麼多人在這裡,嘲風再大能帶走幾個?至於說丟下其他人……天佑自問干不出那種事來。

「恩公。」

正當大家躊躇滿志,已經準備出去拚命的時候,地上的狐女卻是忽然輕喚了一聲天佑。

看到地上衣不蔽體的狐女,天佑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本要叫我恩公了。今日沒能幫到你,還害你落日這個田地,你莫要怪我們才好。」

天佑說完沒想到那狐女卻是泯然一笑,並不狐媚,反倒有種出塵的仙氣,倒是讓天佑看的有些定神,直到狐女開口說話才回過神來。

「不,小女本就不想活了,只是受制於人求死不得。能有如今的結局已是無憾了。再說……」說到這裡那狐女卻是忽然皎潔一笑,整個人的氣質驟然一變,從之前的悲涼清冷轉為了俏皮陽光。「再說我們又不是出不去了,恩公又何必自謙?」

「嗯?難道你有脫身之法?」天佑驚愕的抬頭看著那狐女激動的問道。能跑掉誰願意在這裡等死啊?

本來國運任務並不一定要殺死敵國修士,按往年的規矩修士其實是可以選擇投降認輸的。只是這些年國運任務越來越激烈,每年都要死很多人,而且剛剛那個老頭明顯是犯規的存在。自己等人看到了他的存在,趙國必然不能讓自己等人回去把這個消息宣揚出去。所以說,天佑基本已經確定了,就算他們投降,今天也必然被滅口。不過現在看來此事似乎還有轉機,只但願這狐女是個靠譜的才好。

  • (快捷鍵:←)
  • 征途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