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奮鬥在紅樓>第九百八十九章 愛你,恨你,問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九章 愛你,恨你,問君

小說:奮鬥在紅樓| 作者:九悟| 類別:玄幻魔法

永興十一年,七夕剛過,便是早秋。京城西郊的群山,正染著金黃色的秋意,參差不齊。

賈環和聞道書院院長羅向陽,帶著弟子公孫傑、寧熾,約二三好友,在京西踏山回來。遙憶當年,一幫同學科舉前來此踏青,漫談古今。夜裡,群星璀璨,山風呼嘯。

「公孫師兄礙」回程的馬車中,羅向陽輕輕的拍拍公孫傑的肩膀,一時感慨難言。

十一年前的那天,大師兄是有機會走的。賈環特意派了易俊傑來書院通知。但他沒走。若是,大師兄還在,他們一起飲酒,談詩,論經義,何其的愜意!

公孫傑眼睛微紅,難以自持。

賈環,許英朗,喬如松,衛陽都是輕嘆著氣。

傍晚時分,馬車抵達東庄鎮。賈環的長隨錢槐在此等候多時,「三爺,奶奶們派花姨娘送書信來京。」

賈環驚喜的道:「書信在哪裡?」

晚間時分,無憂堂的正房裡,賈環在燈下讀著妻妾們寫來的書信,思念驟然而起。

襲人在賈環身旁守著,眼眸落在賈環身上,藏著無限的溫柔。她剪著燈花,給賈環添茶或披著外衫。初秋的夜晚有些冷。細緻,體貼。

賈環讀完襲人帶來的六封家信,抬頭,輕輕的抱她一下,溫聲道:「襲人,給我磨墨。」

林妹妹的病已經痊癒。但,他每次都在家書中叮囑,切不可匆忙啟程來京,一定要等到大好時。而及至初秋,寶姐姐來信說,她們將要分批啟程。

這令他非常的高興。

「嗯。」襲人三十七歲,穿著粉色的對襟褂子,成熟的女子,柔順的應一聲,挽起衣袖,在硯中研磨著墨錠。

賈環提筆,在素白的紙上,寫著他此刻對妻妾們的思念。

故園歸飛杜鵑鳥,春來天地盡竊窕。思與卿卿重相見,執手相看魂欲銷。

春水迢迢向故園,日日思親不見親。寄語杜鵑莫悲啼,如此愁絕不堪聽。

大江茫茫,宛若長龍。秋雨之中,江天一線。一艘精美的樓船,剛過揚州,沿運河前行。

自永興年間,大學士齊馳改漕運為海運,南北貨運大都走海路。由華亭,泉州,廣州等港口裝運,至天津。京杭大運河上,沒了官方漕船,反倒通暢許多。

雨聲叮咚的敲窗。鶯兒打起門帘,寶釵自外頭進來。就見黛玉正在讀書。笑著道:「顰兒,讀的是何書?落兒呢?」

「噯,姐姐來了。落兒暈船,在後面的船艙里休息。」黛玉起身迎著寶釵,讓座,令紫鵑倒茶,輕笑著,細聲道:「都是舊日相公寫的消遣。」

睹物思人。

寶釵親昵的摟著黛玉的肩膀,笑道:「船晃動著,讀書對眼睛不好。隨我去聽薇薇和玉華唱曲子。相公寄來那兩首詞外,還填了一首他愛的那些怪異的歌曲。」

少頃,樓船的一間船艙中響起兩道美妙的歌聲:寧靜的夏天,天空中繁星點點,心裡頭有些思念,思念著你的臉。我可以假裝看不見,也可以偷偷的想念。

以林千薇和石玉華的音樂功底,賈環只寫個簡譜和歌詞,就能唱出韻味來。

晚秋的清晨,白露為霜。

九月二十日的上午九時許,一支由二十多倆馬車組成的車隊,自通州碼頭平穩的去向京城。五百名精銳的騎兵,護衛著車隊。這引得沿途的民眾觀望,打聽。

很快,就有消息靈通的人認出來:這是當今帝師賈環的車隊。難怪有如此聲勢。

但,真實的原因,不是賈環出行排場大。而是,他自金陵搬家到京師,妻妾,子女,僕人們,外加各種用度,器皿。二十多倆馬車並不誇張。

他的妻妾們和子女,分兩批抵達。韻兒,詩詩,晴雯,如意,香菱她們早在八月中就抵達。可卿隨行。寶姐姐和林妹妹,薇薇,玉華她們帶著子女,於今日到達。

車隊正中,精美的馬車中,賈環和寶釵,黛玉,薇薇,玉華敘說的這七個月以來的別離之情。

寶釵穿著一襲蜜合色棉襖,端莊嫻雅,時間彷彿鍾愛她,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國色天資。黛玉穿著一件白底繡花的棉襖,如花似玉。薇薇穿著玉色的對襟褂子,身姿高挑。玉華則是青色的大襖,嫵媚純凈。

看著這一張張熟悉的容顏,賈環心中的情緒升騰這,輕握著寶釵,黛玉的手,「記取年時,頭白成雙唱舊詞。莫言秋晚,五日小春黃菊綻。寶姐姐,林妹妹,我又食言了。」

十二年前,雍治二十年冬,他從西域征戰歸來,對妻子們說:自此再不分離。然而,今年二月,他不得不急速上京。分別七個月,或許並不算長。

但,這期間黛玉生病月余,令他牽腸掛肚,輾轉難眠。唯恐出事。今日再見,歡喜難言。

寶釵嫻雅的一笑,輕輕的搖頭。手掌緊握。她都沒想到賈環今日回來通州碼頭接她們。

黛玉促狹的一笑,秋水般的美眸落在賈環臉龐上,道:「環哥既然有愧意,可曾想好怎麼哄我們?」

又輕笑道:「落兒,可有什麼願望要你爹爹幫你實現的?不許說吃抹茶味的冰激凌。」

賈環的孩子們都沒有留在馬車中,只有黛玉的女兒落兒在。十歲的小姑娘,亭亭玉立,繼承著黛玉的美貌,賈環很寵她。

賈落兒感覺彷彿是第一次來京城,掀起車簾一角,看著京中繁華的街市。這時聽著自己的母親的話,扭頭笑道:「娘,你不是在來的路上說,要罰爹爹再寫幾本嗎?」

這對答,令林千薇和石玉華噗嗤笑出聲來。賈環哈哈一笑。車廂中,氣氛輕快。

雍治十五年,暮春之際,湘雲見柳絮飄飛,偶得小令。桃花社眾人擬柳絮詞。

其中,寶玉有一句:鶯愁蝶倦晚芳時,縱是明春再見,隔年期。

然而,大觀園裡的金釵們,不會再做此嘆。

永興十一年秋,寶釵,黛玉抵達京中。晚秋之時,秋菊綻放。桃花社社主林黛玉,於十月初十宴請諸位姐妹齊聚大觀園藕香榭中,賞秋菊開詩社。

迎,探,惜三春在京中,湘雲,薛寶琴等亦在。邢蚰煙亦隨丈夫許英朗在京中。李綺為甄寶玉之妻,在京中。南書房裁撤,甄寶玉為鴻臚寺少卿。

李紋是金陵人羅華之妻,羅華此時亦在京中。

這一日,諸芳齊聚大觀園。談論著二十年前的舊事,俱是感慨難言。丫鬟們環侍,清冷了許多年的大觀園又熱鬧起來。寶玉,妙玉送來賀貼。

三月初一,王夫人的壽宴,曾用大觀園做起居進退之所。但是,沒有金釵們的大觀園,便沒有那種詩情畫意,它就是清冷的!

頑笑一回,賞一回菊,寫一回詩,至中午時在藕香榭里擺酒。湘雲拉著香菱划拳。香菱酒量不行,溫柔的美人滿臉輕紅,又抵不過湘雲勸她。

寶釵拿一枝菊花,倚在窗檻上。好一副仕女晚秋圖。探春在一旁和她說話,「寶姐姐是不是想起那年雲丫頭做東吃螃蟹的詩會?」

林瀟湘魁奪菊花詩薛蘅蕪諷和螃蟹詠。

寶釵笑盈盈的道:「是啊!雲丫頭要作詩,又要請客。螃蟹還是我哥哥送進來的。那是八月中,正是吃螃蟹的季節。不比今日。」

寶琴在看黛玉釣魚,說著話。她和黛玉私交極好。這時,看過來,笑道:「寶姐姐,我很懷念冬天吃的那塊鹿肉。」那代表著她的少女時代。

湘雲灌完香菱,笑道:「傻姑娘,那有何難,等幾日下雪,我們再去蘆雪庵賞雪便是。」

迎春,惜春,李紋、李綺拿著團扇,掩嘴輕笑。雲妹妹豪爽,但粗心。再去蘆雪庵容易,可這逝去的時光難回啊!

邢岫煙淡然的一笑。

探春因問道:「三弟弟在做什麼?今日我們姐妹作詩,他既然入了詩社,可有作品交上來,林丫頭怎麼說?」

提起賈環在做什麼,寶釵,黛玉俱是難掩笑意。今日賈環在無憂堂中帶奶爸,正陪著孩子們。用他的話說:無情未必正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

就是不知道,他一會會不會叫苦呢。那些小鬼頭,可是機靈,難纏。

黛玉細聲答道:「自是要他做一首。紫鵑,你去給相公說一聲。將他的作品要來。」

「好。」紫鵑笑著,帶著兩個小丫鬟,出了藕香榭,徑直往北走,再向東過紫菱洲,從蘅蕪苑側面北上。至無憂堂後院中。相同的正是黛玉如今的住處。

賈環正由蘇詩詩,襲人,鴛鴦,彩霞陪著,一起照看著孩子們。院子里熱鬧歸熱鬧,但一會兒,他就頭大。十幾個小孩子聚在一起玩鬧,那場景。嘖嘖,,,

紫鵑說明來意,賈環口敘一首舊詞:醉花陰,由她帶回到藕香榭中。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治平二年冬。北風刺骨。漆黑的夜色中,小時雍坊曾府,一名小吏騎馬而來,稍後被帶到曾大學士的書房中,

「這麼晚了,還有何事?」大學士曾縉由兒子陪同著,緩步從外面走到書房中,帶著起床氣的問道。人老了,十點鐘已經入睡。結果被小吏吵醒。

小吏行禮,道:「曾相,山東布政司傳來加急的消息,泰山地震。」

「礙」曾縉的長子震驚難言。泰山是封禪之地。泰山地震,是上天的警示嗎?

曾縉穩著,半響,仰頭大笑,「哈哈,哈哈,老夫可以致仕矣1

雪花飄落。西苑朝霞居的六樓上。寧瀟在此宴請著賈環。一壺黃酒,幾碟小菜。紫兒,婉兒在一旁斟酒。

寧瀟和賈環碰一杯,輕笑著道:「賈郎,天子已經下了十道起複詔令,你打算何時接受?蕭開之在真理報上為你造勢:子玉不出,如蒼生何?」

治平二年,泰山地震。大學士曾縉「引咎辭職」。軍機處出現空缺。朝中關於賈環起複的聲音,越來越多。

賈環笑一笑,「瀟兒,再等一等吧。至少等年過了。王文公養望十餘年,方才有此語。我啊,等一等,不是壞事。」五年的時間過去,當年齊馳留下的改革紅利,都被消耗殆荊很多政策,需要調整了。他有出仕執政之意。

寧瀟嫣然一笑,不再勸賈環。

春天的細雨如春蠶啃著桑葉,沙沙作響。

午後時分,賈環在文淵閣中處理著政務時,被甄太後派人叫到寧壽宮中。

一路走來,都是靜悄悄的。賈環微感詫異,跟著甄禕的貼身宮女走到一處樓閣中。

賈環上樓來,只見樓中空無一人,只有甄太后一人,穿著青色柔軟的長裙站在窗邊賞雨。廳中一圓桌,陳列著精緻的酒菜。

小雨如絲,將午後的時光,點綴的休閑而慵懶。

賈環躬身行禮,道:「臣見過太后。」他為帝師時,不是朝臣,對天子,太后的禮節,不必在意。而此刻,他為東閣大學士,預機務。要認認真真走形式。

甄禕回頭,柔柔的一笑,「賈先生來了。坐1走過來,親自給賈環斟酒,上好的白酒,酒氣飄香。她問道:「賈先生入軍機處月余,我輕鬆許多。總算可以睡一個好覺。」

治平天子,今年不過十六歲,距離他十八歲親政,還有兩年。在此之前,是由甄太后攝政。代為行使天子的權力。她這三年來,如履薄冰。——當然,周朝真正的大權,在賈環手中。

而在賈環入軍機處后,她完全的放鬆下來。只要依著賈環的意見即可,不用多想。政治,令人著迷,同樣很累。她不是長公主寧瀟。

賈環感覺今日的甄太後有些怪怪的,輕輕的點一點頭。

甄禕用尾指請攏著耳邊的秀髮,舉杯飲酒,道:「賈世兄,明日便是子文的忌日。」

原來如此。提及寧淅,賈環心中亦湧起些傷感。雖然三年的時間過去。溫聲安慰道:「你節哀。」

甄禕輕輕的搖頭,借著酒意,將多年前她心中想的卻未說出口的話說出來,「愛你,恨你,問君知否?」

賈環愣祝

以他的養氣功夫,聽到甄禕此時的話,腦子都直接當機。半響,才恢復過來。甄家,是他一手的毀的!以甄禕的性格,真的一點都不恨他?

而前面那兩個字,直接過濾掉吧!甄禕是子文的妻子。他和甄禕在年少時,確實有一些個淵源。但,從未到那種程度上。他直接拒絕了和甄家聯姻。

賈環看著甄禕的眼睛,真誠的道:「三姑娘,謝謝1起身,離開小樓。

這是上海灘中的一句歌詞。馮程程對許文強,該這麼說。

他不會的。他身邊的妻妾,都是和他有著十年以上的感情。他心中不會再多容的下別人。

後世的歷史學家發現,在治平年間,在那個輝煌的年代,文人筆記和野史中,多有對當時的大學士賈環和太后甄禕一些香-艷的描述。真相如何,卻是湮滅在歷史的塵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