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教主難為>第五百四十三章 思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三章 思量

小說:穿越之教主難為| 作者:揚秋| 類別:女生小說

雖派人把汝陽長公主送回去了,不過黎淺淺讓劉二派鴿衛尾隨其後盯著,既然知道人家有意搶鳳三,還大剌剌的跑到跟前來,她自然不能掉以輕心。

但她沒想到,長公主的孫女眼皮子竟然這麼淺?

「教主,那位孫姑娘不是長公主的孫女嗎?長公主出自皇家,什麼好東西沒見過,什麼好東沒有,怎麼她那孫女,那雙眼像是幾天沒吃,餓得眼發青的狼似的,盯著您身上的首飾和衣服?」

黎淺淺抿嘴輕笑,「汝陽長公主是出自皇室,但不代表皇帝會把宮裡的好東西給她,她母妃雖是先帝寵妃,可不表示她和當今的關係很好,要真是好,又怎會三十多年不曾回京?」

春壽哪曉得這些,現在聽黎淺淺這麼說,便明白了一些,「汝陽長公主肯定不只孫翠絹一個孫女?」

「對,汝陽長公主與駙馬育有二子三女,孫翠絹是二房的嫡幼女,上頭有一兄一姐是嫡出,三個庶兄,四個庶姐,底下有兩個弟弟,五個妹妹都是庶出。」

這還只是二房的,世子那房也不遑多讓,這還沒算上外孫呢!這麼多孩子,家底要是不豐,怎麼養得起?

長公主有封地,平川侯家底也殷實,但平川侯兄弟眾多,這些人依附著他過活不事生產,有再多的銀錢也有花完的時候。

所以長公主給兒孫挑岳家、挑婆家,就不免露出痕來。

劉二一曉得汝陽長公主有意把孫女嫁給鳳三,就派人調汝陽長公主的數據出來,所有汝陽長公主夫妻不欲人知的事,他們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敢跟他家教主搶夫婿?呵呵,還得看看他們肯不肯。

以為是長公主,就了不起?所有人都得聽他們家使喚?哼!

汝陽長公主的母妃雖只生她一個女兒,但因娘家有三個手握兵權的兄弟,所以她們母女,一直是有心問鼎大位的諸皇子拉攏的對象,什麼樣稀奇的珍奇古玩,不用提就有人送到跟前來。

不過她的三位舅舅雖是同父所出,卻非同母所生,他們支持的對象也有所不同,因此無可避免的面臨到兄弟相殘局面,汝陽長公主的母妃楊賢妃在宮中的日子,原是左右逢源好不愜意,她沒想到,她的這種行為,其實讓想拉攏她的宮妃們厭惡至極,面上大家當然都是有說有笑,但誰也沒跟她交心,因為大家都怕,跟她說得太多,她會不會轉過身就把你給賣了!

看似花團錦簇一片祥和,其實暗藏殺機,楊賢妃混跡宮中多年,又怎會看不出危機,只是太過託大,尤其她自認自己只有女兒,沒有兒子,並不會對其他有子的宮妃產生威脅,她娘家兄弟是握有兵權,就看諸皇子誰技高一籌,能將他們收為己用,她只是個中間人,幫他們傳遞消息而已。

當爭儲一事越演越烈時,楊賢妃這棵牆頭草,就成了第一個牲品。

火就快延燒到汝陽長公主身上時,幸而駙馬平川侯搶得先機,把她從行宮救出來,然後躲在平親王身邊,平親王和當今等人因年紀小,不曾捲入其中,汝陽長公主夫妻與平親王的情份,就是從此時建立起來的。

皇帝大概想不到,汝陽長公主和平親王私下往來密切,平川侯甚至在幫平親王練兵。

練兵可是件花錢的事。

平親王封地可遠比汝陽長公主的封地豐饒富裕,但不產礦,而汝陽長公主封地附近有礦山,平親王軍隊的武器就全靠此地所產的鐵礦支撐,因為依仗著汝陽長公主,平親王的人在此採礦這麼多年才會無人察覺。

這座礦山不止產鐵,還產金和銀,不過金銀的量不大,而且這金礦、銀礦,平親王是瞞著汝陽長公主的,平親王在京里日子過得舒服,且因有金礦、銀礦支撐開支,所以他雖然養兵近萬,卻絲毫不影響他的生活。

明知汝陽長公主夫妻手頭日漸不寬裕,他也不曾出手幫忙,還時不時拖欠該給的糧餉,因是平川侯練的兵,所以那些兵領不到糧餉,就找平川侯負責。

平川侯因此代墊了不少銀錢,去信和平親王討要,平親王裝傻,又遇上平襄侯老扛上他,平川侯被氣得吐血好幾回,這次尤其嚴重。

平川侯為平親王練兵的事,汝陽長公主是知道的,但代墊軍餉一事,她就毫無所悉,只以丈夫是被平襄侯給氣的。

黎淺淺和劉二把這些事捋清楚后,便想好怎麼對付他們了。

如果汝陽長公主不來招惹她,那自是相安無事,如果她要找自己麻煩,她可也不是好欺負的,只要把平川侯為平親王練兵一事,捅到承平帝跟前去,就夠他兩家喝一壼了。

承平帝再怎麼溫和仁厚,也還是皇帝,豈容得有人覬覦?

汝陽長公主一家過得苦哈哈,要是她知道,就在她封地近旁,平親王靠著她的權勢才能隱人耳目大膽開採的礦山中,竟然有金銀礦各一,她會怎麼想?

「派人把這消息透露給汝陽長公主一家子。」

劉二點頭轉身出去安排。

春壽嘟著嘴向黎淺淺抱怨,「教主,既然知道有金山銀山,為什麼不把它拿下?」

收歸己有啊?

「懷璧其罪,咱們光是這樣辛苦掙錢,都還有人看咱們不順眼,要再有什麼金銀礦的,你怕我死得不夠早?」

「呸呸呸!童言無忌,大風吹去。」春江沒好氣的瞪黎淺淺,「教主您說的這是什麼話?」

「啊,哈哈,哈哈!」黎淺淺尷尬的笑了笑,春壽摸摸頭,又問,「那那個孫姑娘不會再來找您麻煩了?」

黎淺淺同情的看春壽一眼,低聲道,「怎麼可能?她手上沒錢就已經那麼囂張了,手上再有錢,那肯定鬧得更凶,錢是膽,她有錢了,就有膽氣啦!行事肯定更加張狂。」

「怎麼會這樣啊?」春壽有些失望。

「放心,放心,你以為皇帝要是曉得有那麼一座產量豐沛的礦山在,會容忍得別人覬覦嗎?」

黎淺淺的動作很快,隔天汝陽長公主還沒醒,鴿衛已把礦山一事經鳳家莊的管道傳進京城。

鳳公子兄弟就在京城,接到消息后,不禁大感震驚,他們的人怎麼沒發現?

鳳莊主立即清查此事,鳳公子則與鳳二公子一起去見黎經時,果不其然,黎經時不在,他和黎茗熙練兵去了,只有黎韶熙在家。

一目十行快速看完后,他又仔細看一遍,鳳公子兄弟早習慣他這樣看信,都安然的喝茶等著,黎韶熙看完后,命人把文房四寶送過來,這一次邊看邊做筆記,鳳二公子湊上去看,看了好一會兒,他取來支筆,學著黎韶熙的做法,做起筆記來,不過寫著寫著,就從記筆記,變成了寫下一份如何從中獲利的計劃。

鳳公子則幫他們把寫好的紙張寫上編號,然後一張張鋪開來晾乾。

等黎韶熙停筆,才發現四周鋪滿了寫滿字跡的紙張,鳳公子正在收拾,而鳳二公子則在他身邊振筆疾書中。

黎韶熙上前幫鳳公子,兩個人一起動作快了許多,黎韶熙發現紙張上不同樣式的編號。

「這個樣式的編號,是你寫的,這種是我哥寫的。」鳳公子略得意的對他微笑,「我哥的計劃不錯吧?」

何止不錯啊!黎韶熙摸著下頜邊看邊思量,要是照這麼去做,不止坑平親王一把,汝陽長公主一家大概從此後便翻不了身啦!

不過具體怎麼做,還得仔細思量一下,「這事,不能由我們捅出去。」

「當然,這事不能由我們鳳家莊出面,也不能由瑞瑤教來做,你們兄弟和黎將軍也不適合出面。」

那麼要交給誰來做?

「皇子?」

「那一個?」

好問題。

而且把這個事交到對方手上,還得保證對方敢捅到皇帝面前去,而不是拿去平親王面前討好。

「這再看。」黎韶熙有些頭疼的揉著額角。

鳳公子想了下問,「御史呢?」

「你以為他們就都是乾淨的?他們後頭的主子才是錯綜複雜,不是局中人,根本不清楚,他們究竟是誰的人。」

這麼複雜?鳳公子苦笑,黎韶熙道,「這不怪你不懂,我們若不是吃過幾回虧,也搞不清楚個中關係。」

都是從痛苦的教訓中得來的寶貴經驗。

那麼要讓誰從這件事情,獲得利益?靜王?瑞郡王?還是皇子們?

「靜王吧?靜王世子不是正在川東城?」

「靜王世子和瑞郡王關係如何?」黎韶熙邊問,邊取來一張新的紙鋪在墊布上,在紙上寫上靜王世子和瑞郡王。

鳳公子想了下道,「還好吧!不算很親,靜王拿瑞郡王當兒子看,但他真正的兒子看在眼裡,又該怎麼想?」

也就是說,靜王世子對瑞郡王這個叔叔印象不怎麼好,想想也是,誰樂見自己父親對叔叔比對兒子們還好?

「所以不能假借靜王世子的名義,把消息送到瑞郡王手上。」

「我再想想看要怎麼做。」

「好。」鳳公子點頭,鳳二公子也寫完了,他的計劃寫了好幾個方案,黎韶熙看過後,覺得都很有可行性,將之留下后,便把他們兄弟兩送走。

鳳公子兄弟兩上車后,鳳二公子立刻歪在大迎枕間,他已經好久不曾這樣揮筆疾書,直到現在才覺右手酸痛的抬不起來了。

鳳公子伸手把二哥的手挪過來,一邊幫他按壓,一邊問,「大哥的事還沒處理好?」

「還沒。」鳳二公子舒服的嘆了口氣,「真是沒想到,人心這麼難測。」

鳳公子點頭,卻不再言語,那是大哥的至親,他們不好多做評論。

鳳二公子也不說了,車行至鬧區,速度變慢,直到過了那一區,才又加快。

回到鳳家莊的原址,此地原是鳳家莊總舵,但現在只是南楚京城分舵了。

分舵主看到他們兄弟回來,連忙迎上前來。

「二公子,有貴客指名找你。」

「找我?誰啊?」鳳二公子一副茫然狀,他久不在江湖上走動,且在莊裡沒有任何實職實權,之前看好他,想招他為婿的人,如今都消失無蹤,沒想到竟然還有人指名要找他?

「說是鐵家莊的大小姐,鐵大小姐。」

「她?」鳳公子愕然,鳳二公子壓根沒印象,「她是誰?」

「二哥不記得她?」相對於鐵永蘭找上門來,鳳公子更驚訝他二哥竟不記得鐵永蘭。

鳳二公子歪著頭想了下,最後還是無功而返,「不記得,她誰?」

「鐵家莊?」

「鐵家莊我知道,老莊主之前做大壽,你還親去祝賀,結果那老頭坑了你一把,在壽宴上說要招你做孫婿,被你躲了過去。」

「是,那鐵永蘭就是他孫女。」

鳳二公子不懷好意的笑了,「哦就是那個被她祖父說要許給你的鐵大小姐。」

「對,是她,不過她來,找的是你,不是我。」鳳公子提醒他。

鳳二公子渾不在意,「說的是,她是該找我,畢竟現在家裡就我最大嘛!她要說找你,就於禮不合了。」

鳳公子撫額,最好鐵家人真這麼講禮啦!要真講究禮不禮的,鐵老頭就不會未與他打招呼,就貿然當眾宣布他和鐵永蘭的婚事了。

鳳二公子想了下,拉著弟弟問,「如果她是來找我做主你的婚事,你打算怎麼辦?」

「不怎麼辦。」他低聲的把鐵大小姐後來跟北晉鄂江王子的庶八子訂親一事說了。

「既然她已另外訂親,那她不好好待在北晉備嫁,跑到南楚來幹麼?」

鳳二公子眉頭緊鎖,看樣子對鐵大小姐如此行徑非常不悅。

「她和韓八公子的婚事已經取消,改由她的庶妹嫁過去。」

「這是為何?」鳳二公子胡亂猜測,「嫌人家是庶子?還是……」

「都不是,是她庶妹搶了她的親事。」鳳公子暗暗起疑,難道他二哥不知此事?家裡沒人告訴他這件事?面上卻不顯的把事情跟他說了遍。

鳳公子不知道,原來鐵大小姐訂親的事,傳到鳳家莊新址時,鳳老莊主下令,不許告訴鳳二公子,因為他弟跟他說起兒子們婚事時,便說到他和鐵老莊主曾口頭約定,要讓鳳二公子娶鐵永蘭。

只是變故一起,鳳二公子受了重創,鐵家沒有任何錶示,鳳老莊主也不知如何處理,便只能擺著,沒想到竟等來鐵大小姐訂親的消息,他怕鳳老公子在世時,跟鳳二公子說過他和鐵老莊主的約定,怕鳳二公子知情后,心情會受到打擊,所以不許人告訴他。

他和鳳公子都沒想到,鳳二公子壓根就不記得鐵永蘭是何人了。

鳳二公子聽弟弟說完鐵大小姐的事之後,不由納悶的看著弟弟,「既然她已經另訂婚約,就表示她祖父之前信口開河的婚約不作數,她現在跑來找我,又是想幹麼?」

鳳公子心說,我也想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