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教主難為>第六百二十九章 粗暴的算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九章 粗暴的算計

小說:穿越之教主難為| 作者:揚秋| 類別:女生小說

「劉易怎麼說?」

「他請您小心些。」頓了下后,春江遲疑了下又道,「幾位護法都是心高氣傲之輩,您是女孩年紀又還小,他們來,大概是來打探的,應該不會出手對付您。」

黎淺淺點點頭,春江把春壽和雲珠等人打發出去守門,然後才又對黎淺淺道,「劉易說,郡王知道您被怠慢了后很生氣,已經出手敲打魏家了。」

這麼快?似是看出黎淺淺的疑問,春江點點頭,給她肯定的答案,「奴婢剛剛回來時,正好遇到魏家來人。」她狡黠一笑,「奴婢腳滑,一不小心就絆了她們一腳。」

「魏家不止來一個人?」

「是,魏家連著來了七、八個。」除了錦繡衣坊來求救的,還有其他魏家鋪子來求救的,當然,還有魏老爺派來向女兒求助的。

七、八個?統統被春江給絆了一腳?章朵梨瞪大眼,上下打量著春江,她以前怎麼都沒發現,黎淺淺身邊的這個丫鬟這麼厲害呢?

這才出去多長時間,不止和劉易接頭,還在短短時間內,把魏家來了幾個人都搞清楚了,還陰了他們一把。

黎淺淺看著章朵梨笑了下,低頭問藍棠,「檢查好了嗎?」

「好了,幸好你那條裙子夠厚。」藍棠示意春江幫黎淺淺整理儀容。

黎淺淺暗笑,剛剛換下的裙子裡頭可是厚厚的一層毛里,能不厚嗎?現在換上的裙子也一樣是厚厚的毛里,春江把她換下的裙子鋪平在臨窗的炕上,拿適才的包袱巾,放在裙上吸取茶汁。

章朵梨坐在炕邊上,看春江來來去去忙個不停,好一會兒才問,「你們說,她們還有沒有后招?」

黎淺淺笑,「后招肯定是有的,剛剛不是就來過一次了嗎?」

說的是剛剛那個嬤嬤,「幸好她時間沒算好,否則棠姐姐可能就被她領走了。」

藍棠一走,接下來大概就是雲珠她們被引開,她們想把黎淺淺給世子,或著再加上一個章朵梨,算計章朵梨,是因為她的相貌實在太過出色,若是能把她算計進來,世子愛美,她肯定要得寵一段時間,她是被人算計陷害才進得門,得寵后肯定要找算計她的人算賬。

等她和算計她的人鬥成一團,幕後那人才能安然無憂。

算計黎淺淺,自然是看上瑞瑤教的雄厚財力,她樣貌不如章朵梨,但年紀小,好哄騙,又是將門千金,不怕她和章朵梨成鐵板一塊,因為感情再好的姐妹同侍一夫后,肯定會產生隔閡。

更何況她們還不是嫡親姐妹呢!

至於藍棠,雖然年紀大了點,容貌也不如黎淺淺,更不比章朵梨,但人家親爹是神醫,算計來給府里其他公子作妾,不失是個好去處。

而且她和黎淺淺交好,日後若是能經由黎淺淺,和她拉近關係,就不愁被人在吃食和藥物上動手腳。

所以不能讓她和黎淺淺共侍一夫。

章朵梨想了下,道,「難道這幕後之人是……」

「自然是她嘍!要不然大老遠的把我們弄來,不好好利用,豈不白費了這番心思。」

藍棠剛從荷包里掏了藥粉,給黎淺淺的手上藥,剛剛的茶水除了濺到她的裙子,還潑到她的手背上。

袑子面積大,若有燙傷必要先行處理,等確定沒有燙傷,她才來處理手背上的燙傷。聽到章朵梨和黎淺淺的話,沒有多加思考,就問,「是蔣茗婷?」

「自然是她。可憐世子妃被她當槍使了。」不止她自己受累,還連累了娘家人被郡王敲打。

反觀蔣茗婷,在後院被世子護得好好的,要是讓她算計成功,黎淺淺、章朵梨和藍棠統統都會成為她的擋箭牌,因為所有的事都是世子妃做的,章朵梨要真被她算計得手,真進了郡王府,肯定是要和世子妃斗個沒完。

誰都想不到,真正算計人的是她。

「咱們有證據嗎?」藍棠撓撓腦袋問。

「沒有。」黎淺淺抬起手忍不住嘶了一聲,藍棠忙問,「疼?」

「嗯。」怎麼可能不疼,燙傷耶!黎淺淺皺眉,「她們不會讓我們一直待在一起,一會兒大概又會想辦法把咱們分開來。」

藍棠點頭,從袖袋裡掏出三個瑩白玉瓶,「給,這裡頭裝的,是解百毒的,不管是迷藥、春藥或毒藥統統有效,一次服三顆。」

「藥效多長?」

「一天十二個時辰。」藍棠又交代注意事項,這才看著她們服藥。

黎淺淺眼一掃,便道,「春江你們過來把葯服了。」春江服過葯便去把春壽換過來服藥,雲珠也跟著服藥,藍棠看大家都用過葯,這才滿意點頭。

藍棠正想開口說話,被黎淺淺抬手攔下,「有人來了。」

話聲才落,就聽到春江和人打招呼的聲音。

側耳傾聽,才知是郡王妃派人來請藍棠,算算時間應該已經幫黎淺淺療好傷,這時候來人,又是郡王妃打發來的,黎淺淺和藍棠就不好拒絕了。

「怎麼辦?」

「你跟她去吧!雲珠跟著,別讓雲珠離開你身邊。」

「嗯。」藍棠點頭,帶著雲珠出去。

來請人的嬤嬤看到雲珠緊跟藍棠,眉頭微微蹙起,藍棠一看和雲珠交換了記眼神,不等嬤嬤開口,就先說,「剛剛幫我們家教主療傷,有些力乏,這丫鬟是我們教主所賜,可不敢讓她離開我身邊。」

反正她們又不知事實為何,藍棠隨口一說,她們只有接受的份。

嬤嬤本來還想把雲珠遣走,聽到是黎淺淺所賜,便不好再說什麼。

她們是知黎淺淺和藍棠等人交好,可是關係究竟如何,她們卻是不好確定。

藍棠是葯堂掌事,黎淺淺是教主,她要賜個丫鬟侍候藍棠,藍棠還真沒什麼立場拒絕。

嬤嬤只得領著藍棠和雲珠去見郡王妃,她們才走,就有丫鬟來稟,道是章家來人,黎淺淺一聽就笑了。

「章家來人,要見朵梨姐?」黎淺淺複述一遍,話聲才落春江等人都是一要笑不笑的樣子,搞得來通傳的丫鬟丈二金剛摸不著頭,這幾位是怎麼回事啊?

「是。」來通傳的丫鬟搖搖頭,把疑惑扔到腦後,只專註在眼前這差事上。

「我去去就來。」

「嗯,不用急,慢慢來就是。」黎淺淺上前邊笑,邊伸手輕拍章朵梨,她在章朵梨耳邊輕聲叮嚀幾句,章朵梨意會的點頭,就帶著春壽跟著丫鬟出去了。

春江走到黎淺淺身邊,「劉易安排好之後就會過來。」

「我知道。」黎淺淺朝她笑了笑,讓她把晾在炕上的裙子收好,才收好就有人來敲門。

春江上前開門,來的是一個嬤嬤和兩個丫鬟,嬤嬤一進門就先笑著賠不是,「給黎大小姐請安,老身是世子妃身邊侍候的魏嬤嬤,我們世子妃說了,怕黎大小姐受傷后歇得不安穩,特命老身給您送安神香來,這是上貢的,香氣溫和安神效果很好,是我們郡王妃賜給世子妃用的,我們世子妃一直捨不得用。」

說了一堆廢話,卻不說藍棠幾時回來。

黎淺淺坐在炕上沒說話,全程由春江應付魏嬤嬤,至於那兩個丫鬟分別行動,不等黎淺淺主僕開口接受還是拒絕,其中一個已經走到牆邊的高几,將她們帶來的香爐擺上,同時將熏香塊放到香爐里點燃。

另一人則是走到窗邊把窗戶關上,並檢查窗戶有沒有關緊,黎淺淺冷眼看著她的動作,春江邊和魏嬤嬤說話,邊注意那個燃香的丫鬟,魏嬤嬤也同時在留意那兩個丫鬟的行動。

見檢查門戶的丫鬟給她打了個信號,魏嬤嬤立刻向黎淺淺告退,燃香的丫鬟也跟著告退,最後離開的是那檢查門戶的丫鬟,她沒有向黎淺淺告退,而是檢查到門邊,就直接退出去,並且順手把門帶上,與此同時,就聽到門外傳來金屬磨擦的聲音,這應該是把門上鎖了。

這樣就想把她們困在屋裡?黎淺淺似笑非笑的看春江,春江走到門邊,伸手一拉,門上傳來鏈子撞擊聲,「你們幹麼?為什麼要把我們鎖在裡面,快開門,來人啊!快來人啊!開門,快開門。」春江放聲大叫,聲音還帶著恐懼的顫抖,門外的魏嬤嬤笑道,「好姑娘,你就好好在屋裡侍候你家小姐,等事情了結,嬤嬤會幫你向我們世子妃求情,求她給你做主,讓你做我們世子的侍妾。」

魏嬤嬤柔聲勸慰,但屋裡的女子卻似沒聽到她的話,一個勁兒的求她開門。

黎淺淺走過來,春江抬頭看她,嘴裡的求饒聲沒停,她卻朝黎淺淺扮了個鬼臉,黎淺淺笑,聽外頭那魏嬤嬤不再理會春江,與那兩個丫鬟正竊竊私語,三人的眼睛還不時瞟向屋子,黎淺淺定神聆聽,知魏嬤嬤正在交代那兩個丫鬟分頭去辦事。

旋即兩個丫鬟轉身離開,一個是去請世子,另外一人是去通知世子妃,世子妃這廂自然是沒那麼快來,現在主要是把世子請過來,要設計黎淺淺和世子共處一室,自然是要讓世子先過來。

等一切安排妥當,世子妃帶人來堵人,這才能把黎淺淺算計進府。

魏嬤嬤把那兩個丫鬟派出去后,才發現自己帶來的人不夠,真是傷腦筋啊!因為她還得去盯章朵梨那廂,她派人把章朵梨帶出去,回頭還得把章朵梨再帶回來,畢竟她們要算計黎淺淺的同時,還要算計章朵梨,機會難得,若這次沒能一次到位,再想重施故計就難了。

她看著黎淺淺屋外的鐵鏈和鎖頭,想了好半晌,最後轉身離開,反正門都鎖上了,又有加了料的熏香,屋裡那位黎大小姐肯定是插翅也難飛了。

魏嬤嬤雖是這麼想,可腳下卻半點都不敢遲疑,深恐自己動作太慢,事情會出差錯。

章朵梨和春壽就在附近的另一座小院,屋裡一老一小正哭哭啼啼的,想要引起章朵梨的同情。

「老太太,真是不好意思,你說的那些人,我統統不認識,你確定你是我們章家的人嗎?」

章朵梨看似好心的在提醒她,哭得正歡的老太太聽了一噎,抬眼怒視章朵梨,「梨姐兒,你不能因為結識了有權有勢的朋友,就把族人扔過牆不相認。」

章朵梨還是笑,春壽聽了很不平,張了嘴巴就想替她抱不平,不過被章朵梨一把扯祝

「老太太,我敬你年紀大了,也許腦子記得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再問你一次,你確定我真是你章家的孩子?」

這話問的,老太太直接就氣笑了。「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啊1被章朵梨這話問得,老太太拿起桌上的茶就喝,跟著她進來的姑娘見狀忙要阻攔,不過已經遲了一步,老太太已經一口喝盡了。

這茶水一落肚,老太太就發現不妙了!為時已晚的才想起來,那個魏嬤嬤好像有交代,這屋裡的茶和點心千萬別吃別碰,要是吃了碰了,出了什麼問題,她可不負責。

想到這兒,老太太就白了臉,她依稀記得魏嬤嬤說,這茶水和點心都是加了料的,加了什麼料,魏嬤嬤雖沒明說,但老太太被找來算計章朵梨,又怎會猜不到是加了什麼料呢!

心裡直叫糟,肚子已經開始熱起來了,老太太的臉由白轉青,拉著跟著她的姑娘的手,不知所措。

那姑娘也不知怎麼辦是好,於是轉向章朵梨求助,章朵梨見狀嗤笑一聲,春壽已經笑道,「活該!想算計我們章小姐?也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姑娘恕罪,還請姑娘發發善心幫幫我們祖孫吧?」那姑娘扶著老太太,朝章朵梨哀求著。

春壽拉著章朵梨,道,「她們理直氣壯算計人,算計出錯還有人求被她們算計的人救她們?怎麼不想想,要是被她們得逞,您這一輩子的名聲可就被毀了,往後的日子還能好過嗎?」

「章姑娘,求求你了!我祖母年紀大了,她……吃壞了肚子,這身子骨可扛不住啊1那姑娘說著眼淚就流了下來。

章朵梨面無表情看著她,那姑娘見苦求無果,也惱了,舉起手指著章朵梨就要開罵,魏嬤嬤正好趕到,見到這一幕,不禁震驚的上前詢問。

等知道老太太誤喝了茶水,不由在心裡將老太太罵了個狗血淋頭,面上還要好聲好氣的安撫對方。

領章朵梨來此的丫鬟,窩在角落裡的冷眼旁觀,魏嬤嬤瞟到她,忙叫她去叫人過來,她對那姑娘道,「章老太太誤服了藥茶,這幾天情緒都會很亢奮,你讓家裡人小心侍候便是。」

魏嬤嬤不好直言,老太太服的就是春藥,得給她找個男人來解,只能極其含蓄的提醒她,那姑娘根本聽不懂,魏嬤嬤豈有看不出來的,只能暗惱於心,並想著回頭得派人跟著她們回去,還得挑個已通人事的媳婦去跟章家人說一聲。「

魏嬤嬤衡量了眼前的情況之,決定就這樣把章朵梨領回去黎淺淺待的屋子,屋裡已經燃了加味的熏香,只要章朵梨進去,不怕她不中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