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刺殺全世界>1286怒破遠近配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1286怒破遠近配合

小說:刺殺全世界| 作者:沙發熊| 類別:科幻小說

意外的能再次看到金姍姍,候銳的心情也很複雜,原本他只是打算安靜的旁觀一會兒,接著就繼續自己的旅程,可惜就在金姍姍她們打算離開時,一顆子彈卻破壞了這一切,當候銳看到金姍姍有生命危險時,挺身而出好像就變成了唯一的選擇。

這次回來大陸找王思,因為候銳他一直抱著避免事端擴大的心態,所以也就沒有專門去搞槍,於是在這一刻兒,他就跟金姍姍一樣是赤手空拳,不過為了保護金姍姍、他還是義無反顧的沖了出來。

儘管這個行動看著是很熱血,不過候銳起步前的觀察卻很仔細,他是在確定毒針鼠並沒有持槍、手指間只是夾著數枚鋼針之後,這才專門選擇了一個狙擊手的視線死角,然後以自己為誘餌來幫助金姍姍她們解圍。

反正都已經露相了,候銳乾脆也就除去了那些偽裝,要不然還會影響他的呼吸,結果候銳他的那張臉就再次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發現目標,在你的左側視線死角。」既然發現候銳現身,那麼赤手空拳的金姍姍她們就立刻在無意義了,所以當機立朧蟠蠼幸簧后,轉身就往候銳這邊猛撲過來,同時聽到毒針鼠呼叫的泰迪,她也是閃電般的爬了起來、往前有移動了幾步,跟著乾脆就半蹲在樹下、對著衝刺的候銳舉起了狙改G36步槍。

身高腿長、蓄勢而發的候銳,竄起來遠比毒針鼠想象中更快,幾乎是眨眼間就奔出了百多米,完全就是讓呻鼠疲於奔命卻只能吃灰。

而那邊站出來的泰迪剛完成重新瞄準,手指尚且來不及扣動扳機,可候銳他卻在跑動中猛地一個魚躍飛撲、落地之後緊接著又是連續的翻滾,身影瞬間就從瞄準鏡中消失了,弄得泰迪她大感意外,只能耐著性子、壓低槍口去再次進行鎖定。

趁著候銳衝刺中斷的機會,後面追趕的毒針鼠就大步縮短了距離,接下來,當毒針鼠他在跑動中手臂一揮、蓄勢要把手上的鋼針甩向候銳後背時,剛完成一連串翻滾躲避的候銳已經是重新爬了起來,大步跨動幾下竄到了一排樹木的後面,再次和呻鼠拉開了距離。

跑不過就是跑不過!

只能再次加速追趕的毒針鼠,他心中是充滿了懊悔,在十餘年的組織生涯中、他還是第一次這麼後悔,為什麼自己要選擇隱秘的毒針、而不是常規一點的手槍,要不然怎麼會搞得像眼下這麼被動,被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腿短。

可惜這也只是個瞬間掠過的念頭,當毒針鼠猛吸一口氣,咬牙切齒的繼續往前追趕時,前方的泰迪終於是扣動了扳機,第一槍就射到了樹林當中,儘管不能確切的見到候銳衝刺中的身影,可是泰迪她卻根據樹葉搖擺的位置,預判了候銳的瞬間位置。

另一邊,同樣追上入鼠,他卻沒有冒冒然的跟進那片樹林去,因為他害怕候銳會突然間掉過頭來對付自己,那麼在沒有泰迪支援的情況下,去跟候銳單挑並不是明智之舉,所以毒針鼠就選擇在林子外衝刺追趕,繼續對候銳形成壓力。

「噗、噗、噗……」

一槍接著一槍,每次當泰迪認為候銳應該中彈倒下去時,候銳卻一次又一次的創造了奇,在樹林間高速奔跑的候銳,他不停的進行躲閃和變速奔跑,然後每隔3秒左右還會靈敏的做一個變向,終於是神乎其神的把自己和泰迪之間的距離硬拉近到了一百米之內。

然而這個世界上可不存在什麼完美的事情,最後這8-90米距離,全都是無遮無掩的大空地,候銳剛才那些的辦法,自然是不能再拿出來用了,而前方的泰迪已經有點氣急敗壞了,她一樣也是憋著一股勁、準備一槍射倒候銳來挽回自己的尊嚴。

1、2、3!

頭腦中冷靜的閃過這些個數字,當候銳身體由前沖猛然間轉向側面,幾乎做出一個有違物理原則的變向動作時,泰迪手上槍口一閃,一枚子彈就猛地掠過了候銳的身畔,僅僅是以毫釐之差,沒有能鑽進候銳的胸口。

此刻雙方距離還剩下50米,候銳他已經能清晰的看到泰迪臉上的表情與汗珠了,當下一個三秒迅速過去,已經衝到泰迪面前30米處,兩人幾乎面對面、泰迪她擁有絕對的信心,這次一定可以一槍為自己洗刷恥辱時,候銳人卻在衝刺間飛身躍起、並且還將一件什麼東西朝泰迪的身上狠狠的拋去。

「碰、噗、1這一次,瞄準候銳胸口而去的那枚子彈,剛離開槍膛就擦過了候銳的左肋,驚的候銳都忍不住全身顫抖,不過在槍聲之後,候銳他拋過去的那團東西也立刻爆開了,一團直徑約一米的火焰就瞬間爆燃在了泰迪的身邊。

「哇1隻聽一聲凄厲的慘叫,舉著G36步槍的泰迪瞬間撲倒,等候銳又趁機沖了十多米,眼看已經跑到泰迪的面前時,泰迪她這才猛地爬了起來,同時還拔出了護身的一柄匕首、在這般的極近距離下,G36步槍遠不如匕首來的靈活,只要泰迪她能挨過十幾秒,那等毒針鼠趕來支援,事情也就有了轉圜的餘地。

在這個瞬間,泰迪的臉已經變了樣子,剛才候銳拋出的爆炸裝置爆開后,星星點點的火焰落到了她的半邊臉上,原本泰迪那還算中等的樣貌可就徹徹底底的毀了,現在看著是一片暗紅色、布滿了水泡、有幾處連皮都翻了起來,一隻眼睛都睜不開了。

「礙…」借著臉上的劇痛,泰迪簡直爆發出了雙倍的戰力,起手一刀就瞄準候銳狠狠的捅去,看那氣勢簡直恨不得一刀能把候銳給扎了對穿。

可惜氣勢並不能當飯吃!一旦進入近身格鬥環節,那候銳他就不會畏懼任何人了,只見他右手飛快的一扇、先拍開泰迪刺來的匕首之後,右臂再迅速回布渚陀彌夤亟諍鶯荽蛟諏頌系牟弊由稀

不過候銳他對力道的控制非常老道,這一肘打的泰迪幾乎都失去了意識,可是她的身體卻沒有被打的往後面傾斜,結果候銳他順勢往前跨了一步,跟著就用手臂和腋下猛地勒住了泰迪的脖子。

最後,當意識幾乎喪失的泰迪她把手中的匕首一轉,剛準備扎向候銳的后腰要害時,候銳他卻搶先把泰迪的脖子往上猛地一端,「嘎巴」一聲的掰斷了她的頸骨,令泰迪緊繃的身體瞬間就癱軟了下來。

剛解決了一個,但完全就沒有什麼喘息的機會,悲催的、一直都在追著候銳跑的毒針鼠也終於湊了上來,既然泰迪已經身死,那毒針鼠反而不需要著急了,只見他微微放慢腳步之後,再次雙臂一伸,露出了夾在指縫間的那些毒針。

用眼角簡單一掃毒針鼠的這個動作,候銳他立刻就明白了,絕對絕對不能被那些針給扎到,要不是對方在針上有什麼古怪,那他絕對不敢拿著這樣的小玩意就衝上來跟自己肉搏,要知道鋼針和刀子完全不同,如果不能準確的刺到要害,又或者是針上面有毒,那即便是扎個2-30下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殺傷效果。

剛想到這裡,候銳他的身體就突然間伸展,首先朝著不遠處的那支G36步槍抓去,既然對方底細未明,那候銳還是準備採取保險一些的方式,不管對面那傢伙的鋼針再厲害,總不可能超過子彈的威力吧!

而毒針鼠顯然也看出了候銳的企圖,所以他在衝刺當中,左手飛快的一甩、三枚大約兩寸長的鋼針就直奔地上G36步槍那邊拋射過去,這樣如果候銳他還堅持去抓槍,那他的手臂肯定就會先一步中招,被鋼針給刺破皮肉。

無奈之下,候銳他只能臨時縮手,跟著還半途改變目標,撿起一塊巴掌大小的石塊之後,身體才猛地往側面翻滾而去,從而躲開了毒針鼠另一隻手上射來的數根鋼針。

你別看毒針鼠他雙手上武器已失,但身為紅皮小木銳,毒針鼠他當然不會這麼簡單就搞得自己赤手空拳,於是他雙手十指捻動一下,跟著在指縫間就猶如變魔術一般的又出現了新的一批鋼針。

此時此刻,兩人間的距離已經縮短到不到兩米了,如果這時再玩什麼投擲就顯得有點多餘了,所以毒針鼠他乾脆一拳就往候銳的身上打來,這下子他夾在手指間的鋼針就立刻變成了拳刺一般的武器。

左一拳、右一拳,中間還偶爾會夾帶一兩記角謀尥齲在毒針鼠他沖近之後,拳腳相加、一時間也鬧得候銳是手忙腳亂,只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後退,看著是十分被動,搞得在遠處觀戰的金姍姍與王思都很緊張,不過眼下這樣的戰鬥,她們可是全然無法插手,只能站在那干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