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章:元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元帕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景雁是忐忑的進去,笑容滿面的出來的。

她朝著兩位長輩派來的嬤嬤行了一禮,恭敬道:「劉嬤嬤、周嬤嬤,三少爺和奶奶剛起身,恐要麻煩二位稍等片刻了。」

劉嬤嬤是靖安伯夫人身邊的管事嬤嬤,一聽景雁這麼說,急急搖手,「是老奴來的早了,打擾了三少爺和三奶奶歇息。」

桂嬤嬤哪裡敢真讓兩個頗有身份的嬤嬤在外間站著,她吩咐小丫鬟端來茶點,又拿了從英國公府里特意帶出來的西涼特產招待兩位嬤嬤。

而新房內室中,楚璉聽到外頭的動靜已經起了身,她笑著瞥了眼也起身靠在床里側的賀常棣,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

「夫君是什麼時候回房的,我竟然一點也不知道。」

賀常棣根本就不想看到楚璉的臉,他盯著帳頂,諷刺道:「有閑心想著我什麼時候回來的,不如想想該怎麼和外面兩位嬤嬤交代吧1

他靠在床頭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明顯是打算作壁上觀了。

洞房花燭夜后,新娘拿不出元帕只能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新娘已不是完璧之身,另一個便是新婚夫婦沒有圓房。

不管是哪一個,後果都不是楚璉能夠承受的。

她剛嫁到靖安伯府,雖說不能立馬站穩腳跟,但最起碼在一開始就不能惹人討厭。

「那就多謝夫君提醒了。」楚璉笑嘻嘻的說著,而後讓喜雁進來服侍。

明明是笑靨如花,賀常棣卻只覺得楚璉的笑臉虛偽噁心,他轉過頭,不願意再看。

喜雁伺候她洗漱換了新婦明艷的常服,扶著她坐到妝台前,就要為她上妝,楚璉搖了搖頭,轉頭見另一邊的賀常棣也收拾差不多了,自己快速畫了眉,又點了淡淡的胭脂,這妝容也就成了。

她容顏明麗,這樣的淡妝反而比濃妝更凸顯她皮膚的優勢,整個人瞧來就如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

那邊小丫鬟正在給賀常棣遞擦臉的帕子,楚璉吩咐喜雁,「去將兩位嬤嬤請進來吧。」

瞧三少爺和三奶奶一大早起來一句話都不說的樣子,兩人分明是在生氣。聽值夜的景雁說,三少爺是今晨回新房的,那……喜雁臉上不禁就流露出擔憂來。

「六協…三奶奶。」喜雁一緊張就有些改不過來口。

楚璉用眼神安慰她沒事,讓她快去請人。

等內室里的小丫鬟都退下去,賀三郎一掀袍就坐在了床邊,一副看大戲的樣子。

楚璉皺眉瞥了他一眼,不知道她這個新夫君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性格變的這般奇怪。

楚璉也懶得理他,她可還記得,昨夜他還想掐死她,一點夫妻之間的尊重都沒有給過她,不論是誰,被這樣對待過,心情也不會好哪兒去吧!

幸而兩位嬤嬤滿臉喜氣的進了新房打破了兩人之間詭秘的尷尬。

「老奴先在這裡恭喜三少爺和三奶奶,祝三少爺和三奶奶早生貴子。」

楚璉朝著桂嬤嬤使了個眼色,桂嬤嬤忙將早就準備好的紅包遞給了兩位嬤嬤,楚璉也謝過兩位嬤嬤的祝福。

賀常棣坐在一邊看她笑臉與兩位嬤嬤寒暄,只覺得楚璉虛偽不已,他嫌惡地挑起嘴角,別以為討好兩位長輩身邊的嬤嬤就能矇混過關,沒有元帕,就算她賞萬兩黃金那也是沒用的。

「三奶奶,時候不早了,老奴也要回去交差,您看……」讓劉嬤嬤親口對新婦說這個實在是有些臉紅,但那邊三少爺只坐在床邊,冷著臉,萬事不要來找我,否則我就要你好看的臉色,實在是讓她們連開口的勇氣都沒有。而這位新奶奶,笑容滿面,又是和氣溫雅的性子,倒是好說話些。

劉嬤嬤一提到這個,楚璉臉上恰當好處的一紅,她微垂著小臉,裝作不好意思的咳嗽了兩聲,然後還轉頭含羞帶怯地瞥了賀常棣一眼,這小媳婦形態任誰也看不出破綻來。

就連賀常棣都要快被她騙過去,如果不是清楚記得自己是在早晨回的房,還睡了小半時辰冷被窩,他都要懷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對她做了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情。

賀常棣牙一咬,俊臉更是黑沉。

楚璉低著頭,輕聲讓桂嬤嬤去獨座旁邊的柜子里將一個精緻的檀香木盒子取了出來,遞給劉嬤嬤兩人。

兩人打開木盒,一查驗,互相看了一眼,立即眉開眼笑。

「有勞三奶奶了,老奴告辭,這就去上房回話了。」

兩位嬤嬤剛要走,就被賀常棣冷聲叫住,「你們等等1

兩人疑惑地轉頭,朝著賀常棣行了一禮,「三少爺還有何事要交代?」

賀常棣兩步就走到了兩位嬤嬤面前,而後奪過她們手中的檀香木盒子,隨後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開了,當瞧見木盒內躺著的白絹上的點點腥紅,賀常棣冷然看向了楚璉。

他胸口氣的起伏,簡直難以置信,連這種東西,她也早就準備好了,可真是想的周到!怕是為了那個男人,她是什麼都做的出來吧!

重新將盒子塞進劉嬤嬤手中,劉嬤嬤被賀常棣的反應弄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道這三少爺又抽什麼瘋,早聽說三少爺對這樁婚事不滿,看來是真的。但既然兩人已成了夫妻,以後是要一起過日子的。三奶奶是英國公府的嫡出小姐,事關兩家名聲,何況,三奶奶為人和善,倒是個好姑娘。這樣一來,三少爺這麼羞辱三奶奶是有些過了。不行,得和夫人提提這事兒,讓夫人敲打敲打三少爺。

賀常棣不知道他無意識的一個舉動,都讓劉嬤嬤起了告「黑狀」的心思。

「既然三少爺無事了,那老奴就告辭了。」

楚璉讓桂嬤嬤將兩位嬤嬤送出去,又讓景雁去給她準備一會兒要見長輩送的那些禮物,昨晚,她都寫好了單子,直接交給景雁,讓她去安排就行了。

新房內又只剩下新婚夫妻兩人。

賀常棣突然一聲冷笑,走到她身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看來,你是早有準備,我倒是小瞧了你,原來,你是連最後一點廉恥之心都沒有了!那種東西你都能假造1

楚璉正在給如雲的髮髻中插一支玉蘭花釵鬟,聞言抬頭看了他一眼,不但沒有賀常棣想象中的怒喝,還對著他笑了笑,她笑容恰當好處,很美,像是開的正艷的牡丹。

「夫君今早不是在新房中醒來的?妾身怎麼做的了假?」

「你說什麼1賀常棣被氣的笑出聲來,他眯起眼睛盯著楚璉,有些驚訝她會這麼對他說話。

突然,他又說道,「不知道蕭無竟知道你這樣會是什麼反應1

楚璉皺眉,她搜索了腦里書中的回憶,發現從來沒提到過蕭無竟這個人,至少她看過的那半本從來沒提到過。

「夫君,時候不早了,我們要去請安了。」楚璉戴好了首飾,轉過身,亭亭娜娜站在賀常棣面前屈了屈膝蓋笑道。

賀常棣緊緊盯著她,發現她雙眸並沒有絲毫閃爍,坦蕩誠然,甚至還帶著閑適,他眉頭卻緊緊蹙了起來。

賀常棣轉過身,終將楚璉是與他一樣的這個疑慮給去除了。

如果楚璉與他相同,她不可能會不記得蕭無竟是誰!

其實,原書中,並非是沒提過簫無竟這個人的,簫無竟原名蕭博簡,字無竟,正是原書中的男主……只不過前文一直沒有提到蕭博簡的字,所以楚璉才不知道而已。

新房裡,夫妻二人看上去和樂融融,實際上心思各異。

賀常棣瞥了一眼身邊的楚璉,雖然有些地方有些小小的不同,但她還是與前世一樣,心思惡毒,詭計多端,為了自己和蕭無竟,從不會顧別人的死活。

守在外間的桂嬤嬤已經等的有些急了,急忙進來輕聲提醒,「三少爺三奶奶,時候不早了。」

楚璉輕聲應了一聲,瞥了身旁的賀常棣一眼,賀常棣臉色冰冷,率先出了新房。

喜雁攙扶著楚璉跟在賀三郎身後,不由地緊皺眉頭,她擔心的看了眼自家六小姐芙蓉一般的面頰。

喜雁要比楚璉其他幾個貼身的丫鬟穩重,桂嬤嬤也最是依仗她。她比楚璉還要大上一歲,雖說是從小跟了楚璉身後,是英國公府里的家生子,卻是將六小姐楚璉當做自己的親妹妹來愛護的。

自六小姐的婚事定下后,英國公府里就有一個傳聞,說是賀老太君帶賀家三郎親自求取英國公府的六姑娘其實是另有隱情。

英國公府的地位雖不像幾十年前,但畢竟也是勛貴出生,繁盛了好幾代,到了楚璉這輩兒,府上光是姑娘就有十一位……

現在也就只有老英國公在朝廷上還能有一席之地,後輩男嗣中卻沒有幾個是出色的了。到這個地步,原本英國公府的姑娘們,尤其是正房嫡出的姑娘想嫁一個世家貴勛是有些難度的,可英國公府的姑娘卻偏偏闖出了一個很是特別的名頭。

先前英國公府大小姐嫁給福安侯世孫,三年抱了倆兒胖小子。

二小姐嫁給吏部侍郎二公子,頭胎就是男孩。

三小姐遠嫁貴州節度使,第二年生了一雙小子。

……

後來,只要是英國公府出去的姑娘,毫無例外第一胎定然是男孩,這件事,前兩年在盛京有段時間幾乎成為笑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