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四章:敬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敬茶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靖安伯是武將世家,現任靖安伯的祖父是開國元勛,雖然爵位已經傳了三代,從公爵成為了伯爵,但是靖安伯府的勢力仍然不容小覷。

靖安伯府不是一般的武將世家,也不是被皇帝當豬養在盛京里的無實權的武將家族。

現任靖安伯戍守大武朝最為重要的邊塞明州,被封為鎮南將軍。

靖安伯府除了嫡長子賀常齊留在家中當家外,嫡次子賀常也在軍中任職,目前在左武衛中。

而賀三郎自幼隨著父親兄長習武,時常去軍中,已經闖出了些名頭。

靖安伯夫人為賀家誕下三子,自己在生老三賀三郎的時候卻傷了身子,到如今還輕易不能下床。

靖安伯在外戍邊,幾年才回家一回,賀家又有家訓,賀家郎只能娶一妻,除非到了三十無後才准許納妾。

靖安伯夫人身體雖然不好,卻給賀家生下了三個小子,所以賀老太君對這個媳婦格外的疼愛。

也不知是不是靖安伯這一輩把賀家繁嗣的氣運都用盡了還是怎麼回事,到了賀家三兄弟這一代,竟然到如今都沒生出一個男娃來。

靖安伯世子賀常齊娶的是定遠侯的嫡孫女鄒氏。

鄒氏入門一年半才有孕,生下來卻是一個女娃,後來過了兩年,再次有孕,孩子落地還是個千金。

隨後也不知道是賀大郎的問題還是鄒氏的問題,四年了,竟然沒再有孕。

賀二郎就更是個奇葩,早早投進軍中,現在都二十有四了,卻仍是不願意成親,都與家裡鬧了多少回了,現在沒什麼大事基本不回府,就待在左武衛的營房裡。

賀大郎每次看到這個老二,恨不得上巴掌抽死他。

現在長的和美玉一樣的賀三郎終於成親了,還是賀老太君專門進宮為他求來的楚家女。

賀老太君以為過不了多久就能抱上白白胖胖的重孫子,可惜這賀三郎是個整蛾子重生的,肯與上輩子出軌的妻子圓房才怪!

哎……這可有的等嘍!

當然,賀老太君並不知道這些。

而跟在賀三郎筆直背影后的楚璉除了不知道突然黑化的賀三郎是怎麼回事外,其他通通都非常清楚,誰讓她現在就是她看的那本書中的女主角了呢!

當初看這本書的時候,楚璉就覺得這個與自己名字相同的女主非常讓她無語。

這賀三郎要樣貌有樣貌,要才華有才華,要家世有家世,家庭環境又簡單,自己安安分分當一個勛貴家的少奶奶難道不好嗎?偏偏為了那什麼該死的蕭博簡整那麼多蛾子。

把自己的名聲也玩臭了,麻蛋,當時她就懷疑這個女主是不是作者親生的。

可能是自己的怨念太深,她一覺睡醒自己就成為了這個該死的女主!早知道會這樣,她就看快點,把結局都翻完了,現在卻弄的不上不下,也不知道後面的情節是怎麼發展的,女主到底是和誰在一起了,賀三郎的結局又是怎樣的。

加上賀三郎莫名其妙的古怪變化,楚璉氣的簡直要抓狂。

由於走路開小差,在一處鵝卵石小徑上差點崴了腳,幸好喜雁扶了她一把。

身前走著的賀三郎聽到了動靜,冷冷地瞥過來一眼,那一眼充滿著警告,似乎是在說,「你給我小心點兒1

對於簪纓世家來說,靖安伯府的人口實在算是簡單了。

位份最高的就只有賀老太君,位份最小是賀大郎的一雙女兒,府中沒有槽心的妻妾和庶子庶女,與人口複雜的英國公府比可是差遠了。

新人敬茶的地點安排在賀老太君住的慶堂。

這對新婚小夫妻剛到慶堂拱形的院門前,就見到賀老太君身邊得力的劉嬤嬤迎了過來。

「老奴這廂給三少爺三奶奶請安了。」

楚璉連忙上前一步扶起劉嬤嬤,「哪兒能容著劉嬤嬤給我和夫君請安。」

這位劉嬤嬤是府中有實權的掌事嬤嬤,人也頗好,是個可以結交的。

楚璉暗暗在心裡記下這些信息。

賀常棣看她初來賀府就對一個嬤嬤施殷勤,更覺得她虛假不堪。

眼不見心不煩,賀常棣率先一步進了慶堂。

劉嬤嬤瞧著賀三郎眉頭皺了皺,轉頭又笑呵呵拉著楚璉的小手親手把她帶進了院子。

慶堂的花廳內坐著一圈人。

楚璉輕輕一打量,將這些人挨個與書中描述的對上位。

坐在上首滿頭銀絲,頭上戴著碧玉抹額的老婦人想必就是靖安伯府的賀老太君。

賀老太君穿著雍容富貴,雖然頭上已沒有了一根黑髮,但是面龐卻不顯老,瞧著頂多像是五六十歲的年紀。

靖安伯在明州戍邊,沒有聖旨輕易不能回來,這個最疼愛的三小子成婚,他也只寄了厚厚的家信回來,人卻還在明州。

坐在賀老太君身邊的四十多歲的婦人,臉色蒼白,形容消瘦,雖然滿頭珠翠卻掩蓋不了她身上的病氣,這位定然是常年床的婆婆。

隨後是坐在靖安伯夫人身邊二十多歲略微豐腴的美婦人。

她身著一襲藕荷色裙衫,端莊雍容,渾身氣度不俗,站在她身邊的是兩個小女孩,一個稍微大點,一個稍微小點,這兩個小姑娘就是靖安伯府上最小的兩個嫡女,安姐兒和琳姐兒。

靖安伯世子夫人鄒氏這本書前面對她的描寫不好不壞,現在楚璉也不能確定她是不是一個該親近的人。

鄒氏旁邊的座位上坐著兩位中年婦人,小說中一筆帶過提了一句,這兩位是賀老太君出嫁的閨女。

賀老太君另外一邊坐著的是賀大郎和賀二郎。

賀大郎是個黝黑魁梧的男人,賀二郎與賀大郎有五分相似,這麼看來,這兩人才像是真正的武將世家出生,反觀賀三郎那徐徐君子、修潔高雅的樣子,一般人瞧了都會以為不是一個媽生的。

不知道公公靖安伯會不會如賀大郎一樣,是一個粗狂的中年男人。

賀三郎根本就不管楚璉,見兩個嬤嬤在兩人面前各放了一個軟墊,他就直接跪了下來。

楚璉初來乍到,也不敢多看,於是老老實實,一副乖順的樣子跟著也跪下。

劉嬤嬤笑著捧了兩盞茶遞到這對新人面前。

楚璉接過茶水,雙手捧起遞給主位上的賀老太君。

「孫媳婦給祖母問安,祝祖母福如東海壽比南山,請祖母用茶1

靖安伯府的這位老封君眯眼瞧著面前的這對金童玉女,笑的露了牙。

接過了茶盞,喝了楚璉敬的茶水,親昵地拍了拍楚璉白膩的小手,而後親自從腰間解下一枚質地絕好的萬福玉佩塞到楚璉手中。

「好孩子,這個玉佩你收下,是你祖父的遺物,是個好東西。」

長者賜不敢辭,何況是新婦入門老太君給的東西,楚璉笑著收下了並叩謝了賀老太君。

賀常棣筆直跪在一邊,冷眼瞧著眼前一切。

哈哈!

果然,又是那枚萬福玉佩!這個賤人根本就配不上這塊玉佩,幾年後,這塊玉佩就會被戴在蕭無竟的腰上!

賀常棣眼神深處陰冷,恨不得當場就把這塊玉佩給搶奪過來。

楚璉這個時候沒工夫理他,這個傢伙也不知道抽的什麼風。

這個府里,除了賀老太君就是靖安伯夫人,也就是楚璉的這位婆婆。

賀三郎是靖安伯夫人最疼愛的兒子,靖安伯夫人最是在乎他。

楚璉也拿不準這個婆婆什麼脾性,只恭恭敬敬敬茶,靖安伯夫人身體不好,只是微微抿了一口,隨後叮囑兩句小夫妻要和睦相待。

隨後把手中一枚血玉鐲子退給了楚璉。

楚璉瞧著這些與書中寫的都一般無二的見面禮,心中有些無奈的笑笑。

剩下就是平輩兒們了,並不需要跪著敬茶。

輪到賀大郎和鄒氏。

鄒氏這邊連著兩位姑奶奶坐著三位婦人,到是一時間有些讓人分不清輩分。

此時,花廳里只有她們兩位新人站在中間,楚璉連個引導的人都沒有。

賀常棣背手站在她身旁面無表情的冷眼旁觀,也不提醒一句。

賀老太君瞧了蹙眉。

幸好楚璉看了小說,不然現在她還真有可能出醜。

對著藕荷色衣裙的年輕婦人屈了屈膝,道了一聲,「大嫂安。」

又對另外一邊的魁梧的黑臉男子叫了一聲大哥。

敬了茶,收了大哥大嫂的禮物,又依照次序給剩下的長輩們敬茶。

禮儀完結后,一對小夫妻就站到了左邊最後的位置。

賀常棣一張俊臉木然,楚璉有些局促地動了動,畢竟這裡同現代社會差距太大,雖然她擁有了知道小說劇情這樣的金手指,可她仍然是初次來這樣的社會,幸而賀家人口簡單,不然她要更加的緊張。

「娘子……」從今早起來就懶得理睬她的賀三郎卻突然靠近她咬牙切齒的喚她。

楚璉奇怪的轉頭,睜著一雙無辜的秋水眸子眨啊眨地看向賀常棣,「夫君,有何事?」

賀常棣簡直想把眼前裝模作樣的毒婦掐死,他渾身僵硬,一字一句用他們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道:「你踩到我的鞋了1

楚璉低頭瞥了一眼,連忙縮了縮腳,賀常棣更是臉色陰沉。

他在心中憤怒的叫囂著,裝,裝,繼續裝!總有一日,他會讓整個賀家看出這個毒婦真正的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