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五章:煎茶手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煎茶手藝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老太君笑眯眯的說了幾句兩個小輩以後好好過日子的話,瞥見身邊的兒媳臉色蒼白,身體不濟,也就沒有再留兩個小輩。

不過賀常棣想跟著一起離開的時候卻被老太君叫住了。

「三郎,你先把你媳婦兒送回去,隨後上祖母這兒來,祖母有些體己話要與你說。」

賀常棣一怔,到底還是點點頭答應下來。

楚璉給長輩們行了禮就被賀常棣攥住了手腕帶了出去。

賀二郎一張黑臉一笑起來就一口白牙晃人的眼睛,「嘿,三弟平日里看著是個冷冰冰的性子,沒想到還挺愛重弟妹的,到底是咱家的好兒郎。」

賀二郎話一說話,就收穫賀大郎一個大大的白眼和一眾譴責的目光。

得得得,他在家裡就是個討人嫌的,正站起身要溜呢,賀大郎就擰起這傢伙的「豬耳朵」帶到書房去談話了。

「沛文,你先回去休息吧,你這身子骨是不能折騰的。」賀常棣楚璉夫妻一離開,賀老太君就對她這個兒媳婦說。

劉氏的身體確實虛弱不堪,今天強撐著起床還是為了受兒子和兒媳婦一碗茶,坐了小半個時辰,的確撐不住了。

「母親幫著兒媳多照看著老三,兒媳這就告退了。」劉氏說話都是聲音虛浮,有氣無力。

賀老太君揮手讓身邊的劉嬤嬤帶兩個大丫鬟送劉氏回自己的院子。

現在慶堂的花廳里只餘下長孫媳婦和兩個早就嫁出去的閨女。

鄒氏一看這沒什麼事兒了,起身給賀老太君行禮后,就要去前院主持中潰

賀老太君早已不當靖安伯府的家了,以前靖安伯夫人身體還沒垮的時候,是靖安伯夫人在打理,後來靖安伯夫人身體壞了后,賀老太君接手了一段時間,等到長孫媳婦過門,賀府的中饋就交到了鄒氏手中。

里裡外外現在都是她在操持。

一出了慶堂,賀常棣就恢復成了那張冷冰冰的臉,他一把將楚璉的手臂甩開,就先一步朝著他們在賀府的院子走去。

喜雁盯著新姑爺筆直的背影,整張臉都皺了起來,她輕輕喚了一聲「六小姐」,楚璉苦笑著搖搖頭。

用眼神安撫了一下身邊的喜雁,隨即也朝著院子去了。

誰知道這個賀三郎是出了什麼古怪。

回了他們自己的院子,賀常棣只在外間坐著喝了杯茶就又去了慶堂,楚璉坐在裡間,正瞧著喜雁、福雁兩隻雁幫著自己收拾從英國公府帶來的嫁妝,聽到外間的響動,才知道他出去了。

敢情這一來一回不過是做給老祖宗看的啊!

楚璉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哎……這都是什麼事兒哦,這個賀常棣怎麼和書里說的一點都不一樣!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可明明除了他,其他的都分毫不差啊?

想不通,索性也不想,書里女主這叫x雁的四個「大雁」丫鬟都是小美人,且各有所長。不過,只有喜雁和福雁是與女主從小長到大的,而景雁和明雁則是女主出嫁的時候英國公夫人賜的。

這四個丫鬟的品性和心思還有日後的結局,她現在可是都知道。

就連福雁那時不時瞟向賀常棣的眼神都沒有逃過她的眼睛。

喜雁在收拾箱子的時候時不時瞥一眼自家主子,她現在心裡憋了一肚子的話想對六小姐說,可是其他幾個大丫鬟在身邊,她實在是不好開口。

想到早上六小姐趕著去老太君的院子敬茶,根本沒吃多少,喜雁想了想道:「三奶奶可餓了,奴婢去端些茶點來如何?」

楚璉心不在焉地點點頭。

很快喜雁就拎著一個精緻的食盒回來了,靖安伯府大廚房裡的管事嬤嬤很客氣,一聽喜雁說是三奶奶那裡要點心,就撿著剛做好的新鮮點心給喜雁帶了回來。

喜雁把食盒裡的點心一盤一盤端出來,為了讓六小姐高興,還特意提高著嗓門逗趣道:「三奶奶,你瞧這幾樣點心咱們在英國公府里可是沒見過呢!這做的可漂亮了,你嘗嘗味兒。」

楚璉抽空低頭一看,不經想要撇嘴,對於一個現代吃遍大江南北的吃貨來說,這些分明是用南瓜做出的方塊形點心不但毫無美感,只是簡單用幾瓣桃花撒在上面就可以說是好看了?喜雁這丫頭有沒有審美?

一股廚房素油的味道從南瓜點心上飄散出來,帶著一股嗆鼻的味道。

楚璉忍不住想到,這廚房管事嬤嬤不會是受誰指使想給她一個下馬威吧?

使勁兒回想,原著中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橋段?

挨不住喜雁期盼的目光,楚璉捻起一塊南瓜點心嘗了嘗。

這點心裡明顯是添加了過多的糖霜,一塊點心吃下去,不但沒有吃出南瓜味兒來,反而像是吃了滿滿一勺子白糖一樣。

這……

楚璉勉強自己吃下一塊,就再也不想碰第二塊了。

還虧這靖安伯府是勛貴之家,難道家裡就吃這樣的點心?

差點被齁嗓子的楚璉看也沒看就抓住旁邊福雁倒好的一盞茶水猛一口灌了下去。

可是那茶水剛剛進了嗓子眼兒,楚璉眼睛瞬間瞪大,下一秒就毫無形象的一口噴了出來。

幾個貼身的大丫鬟都是大駭,還以為楚璉這是出了什麼事了。

「三奶奶,您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一慣伺候的喜雁都要哭出聲兒來了。

楚璉一把把手中的茶盞放在桌上,用力「呸呸呸」了幾口,才把口中那股子蔥姜蒜等各種奇葩味道的茶水給吐了個乾淨。

「快,拿白水來1

喜雁聽到楚璉吩咐,急忙去倒了一杯溫水遞給她。

楚璉這次學了個乖,先是伸頭看仔細了眼前青瓷茶盞里的確是一杯白白的清澈透底的溫水,這才毫無顧忌的一口喝了下去。

把口中那種奇怪的味道全部沖淡后,終於能夠長長的舒了口氣。

「這茶盞里倒的是什麼?」怎麼還有蔥姜蒜桂皮粉兒各種佐料,剛喘勻氣兒,楚璉就迫切的問出口,

「煎茶啊三奶奶,不是您最愛喝的嗎?」喜雁眨著有些泛紅的眼睛說,把手中的帕子遞給楚璉擦嘴。

煎茶!對了,她想起來了,中國古代一開始茶文化流行的時候確實是煎茶先盛行,可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小說里的大武朝喝的也是煎茶……

這裡的煎茶與後世的煎茶完全不同,許是煎茶才剛剛盛行不久,根本沒有什麼特意的規矩可言,真的是把各種作料加進茶末里煮,煮熟了,再用特製的工具打出泡沫,如果高明的茶博士還會在泡沫上作畫,那樣子有點像現在咖啡店裡現磨出來打了泡沫圖案的卡布奇諾。

可是各種奇怪的味道就完全不能與咖啡相比了。

今早敬茶的時候有點緊張,楚璉竟然沒有注意到這裡的茶水都是什麼樣子的。

楚璉對著喜雁福雁揮揮手,只好找了個借口,「我這兩天胃口不好,想吃些清淡的,以後這煎茶就不用上了,溫水就可以。」

喜雁一聽到楚璉的話有些急,「三奶奶,這怎麼能,煎茶可是您的看家本領!是要拿出來做頭面的,日後不喝煎茶怎麼行1

是的,煎茶早就在大武朝流傳開來,許多勛貴人家女兒在閨中就會專門學習煎茶這門技藝,煎茶的味道越多,煎茶的人姿態越優美,那麼就會被高雅人士讚揚。

喜雁這麼一說,楚璉還真回想起貌似書中好像是稍稍提過女主煎茶手藝了得,曾經英國公待客的時候,還專門召她來煎茶。

如今大武朝的貴女也不是那麼好當的,總要有拿出手的幾樣技藝才行。

楚六小姐其實在英國公府中並不受重視,其他的技藝在姐妹們中都平平無奇,也唯有這一樣煎茶能拿得出手了,怪不得喜雁一聽楚璉不喝煎茶就那麼急。

可惜現在此楚璉非彼楚璉,就算她愛喝煎茶,那她也不會煎。

況且她真不覺得這煎茶好喝,那麼多種佐料放一起,被稱為黑暗料理還差不多。

「好了,我只是說不喝,又沒說以後都不煎茶了?」楚璉只好這麼先應付過去,她不是原來的女主,雖然身份擺在這裡,但是一下子也不宜改變太多。

幾個大丫鬟聽她這麼說,這才大呼了口氣,放了心。

楚璉扶額。

福雁大眼轉動著,視線就落在了桌上那盤金黃色勾人饞涎欲滴的點心上,她偷偷咽了口口水,確實像是喜雁說的那樣,這麼好看的點心可從沒在英國公府里吃過呢!

「三奶奶,這點心您覺得怎麼樣?」

楚璉受到這煎茶的衝擊太大,差點把這盤先嘗的點心給忘了,她失望地搖搖頭,「口味一般,太甜太膩了,你們也嘗嘗,看看是不是。」

楚璉純粹是想試一試這裡人的口味,喜雁福雁以前都是跟在女主身邊的,恐怕是最知道女主吃飯的口味了,讓她們嘗是最好的辦法。

四個大丫鬟聽到她的話都是眼睛一亮,明雁和景雁都是在楚璉大婚前被英國公夫人選來做陪嫁的,以前是府里的二等丫鬟,其實過的並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