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六章:秘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秘方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些勛貴家族的精細吃食又怎麼可能有機會嘗到。

四個大丫鬟一人捻起一塊小心地放進口中,那模樣,好似捨不得一口就完全吃掉一樣,十分珍視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

明雁和景雁兩個丫頭臉上還顯現出享受的表情。

楚璉好奇的看著她們的神情,如果不是自己剛剛確實嘗過那南瓜點心的味道,她都要懷疑自己味覺是不是出現問題了。

「怎麼樣?」楚璉小聲的問,不想打擾她們幾個享受美味。

明雁連連點頭,她舔了舔手指上殘留的糖霜,「三奶奶,好吃1說完眼睛還不時瞟向桌上那還剩下兩塊的小碟子,顯然意猶未荊

楚璉:……

等到四人都確定的回答這個南瓜點心真的好吃后,楚璉就開始絕望了……

不會吧!就這甜的齁死人的南瓜糖餅叫好吃?

好歹幾個丫鬟以前也是英國公府里的人,就算吃飯不像少爺小姐那麼精細,總也能與尋常的富戶人家相比的。難道這該死的大武朝尋常富戶家的飯食就是這水準?也太次了吧!

喜雁瞧自家主子臉垮著,黛眉緊蹙,以為楚璉不高興了,忙道:「三奶奶,您可是覺得奴婢們給您丟了臉?」

不過是一小碟子勛貴世家的點心就把她們勾成了這樣,現在回想起她們幾人剛剛不穩重的樣子,喜雁也覺得自己不該。

楚璉搖頭,這個喜雁,什麼都好,也衷心,就是心眼子多,喜歡多想。

「怎麼會呢!不過是盤點心而已,在你們心裡,你們家小姐就是這樣吝嗇的人?」

幾隻雁急惶惶地搖頭,生怕被楚璉誤會。

「那不就結了,幹嘛一個個苦著眉眼,你們喜歡吃,這些點心都端下去幾人分了。」楚璉笑著道。

景雁瞪大眼睛,她有一對小虎牙,笑起來的時候特別可愛,「三奶奶,都給我們了,你……你吃什麼呀1

喜雁去廚房裡專門拿來這些精緻的點心是給楚璉墊肚子的,三奶奶一個主子,可不能餓著。

楚璉一雙纖細如蔥尖一般的手托著下巴,「憂愁」的道:「我不喜歡吃這些,覺得不合口味。」

「可是三奶奶你以前是最喜歡吃甜食的啊?」福雁奇怪的道。

楚璉臉一僵,有瞬間的僵硬,馬丹,忘記了喜雁和福雁是女主貼身的丫鬟,是最了解女主的人了。

「也不是不喜歡吃甜的,是覺得這幾盤點心做的不好吃。」楚璉只好實話實說。

福雁暗暗在心中嗤笑,臉上卻什麼也沒表現出來。

作為六小姐的貼身大丫鬟,六小姐以前在英國公府里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她可是最清楚不過了,每日里能有廚房特意做的點心就不錯了,還能有這樣挑三揀四的機會?

現在嫁給勛貴世家成了三奶奶就立馬變得挑剔了?

這是做給誰看呢!

喜雁和其他兩個雁卻驚訝地瞪大眼睛,不太敢相信楚璉說出來的話。

天吶!她們的小主子一定是成婚成糊塗了,靖安伯府的點心不好吃?

這句話恐怕就算是皇後娘娘也說不出來。

要知道,這靖安伯府里做點心的廚娘可是在整個盛京勛貴圈裡都是有名的,逢年過節,與靖安伯府有來往的勛貴人家,都以收到靖安伯府饋贈的什錦點心禮盒為傲,因為平日里,靖安伯府可不會用點心當成禮物送人,想吃,也只能趁著來靖安伯府做客的時候。

楚璉當然不知道這些,雖然這裡是小說描寫的世界,但是小說的篇幅有限,不可能什麼都寫出來,靖安伯府有名的點心廚娘這件事小說里就一個字沒提。

「三奶奶,您莫不是開玩笑的吧?」明雁小聲的問。

楚璉無奈地搖搖頭,站起身,在房間里瞥了一眼,見桌上還擺放著象徵著新婚紅火的金橘,走過去捏一個在手上,心中就有了計量。

「喜雁來。」

喜雁小跑著來到楚璉身邊。

楚璉一隻膩白的小手捏著一顆小金橘在喜雁眼前晃了晃,「瞧見這金橘沒有。」

喜雁不知道三奶奶的意思,只是點頭。

「把它們洗乾淨了,然後用鹽揉搓一會兒再沖洗,用小刀這樣把金橘切開四個口子,把裡面的籽撥出來,再把去過籽的金橘放入加了冰糖的水煮開,顏色變為透明為止,撈上來用蜂蜜腌上一個時辰。」楚璉邊說著,邊用食指在小金橘上比劃了兩下,教喜雁怎麼去小金橘的籽兒。

幾個雁聽的目瞪口呆,等到楚璉說完了才回過神來,可下一刻,喜雁這丫頭沒有立即端著小金橘去做蜜漬金橘,而是「噗通」跪了下來。

楚璉駭了一跳,「怎麼了,好好的跪下做什麼?」畢竟是現代來的五好女青年,這大武朝動不動就跪的規矩實在是一時有些適應不了。

其他三個雁看喜雁時,眼裡都是羨慕的神色。

喜雁抬起頭,眼眶都有些紅,「喜雁謝三奶奶教授秘方,日後定會嚴加保管!絕不泄露1

楚璉:……

楚璉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不過是想吃個蜜漬金橘,又不好自己動手,所以才教喜雁去做,這蜜漬金橘做法這麼簡單,幾乎是個人看一遍都會的,這幾個雁卻把它當做秘方,實在是叫她有些汗顏。

這要是在現代,這種點心方子,隨便度娘一下,就讓你挑花眼,就怕你懶不想做而已。

楚璉還不明白,在大武朝,鐘鳴鼎食之家的定義,字面是說豪門貴族吃飯時要奏樂擊鐘,用鼎盛著各種珍貴的食物,這代表著一種貴族精細生活的方式。

食物貴精不貴多,秘方更是一個巨大豪族所不可少的,這是一個家族鼎盛的反應。

簪纓世家的當家主母都要會一兩樣秘方,世代交好的勛貴夫人之間會互相贈送秘方,這是最高規則的交往。

可見秘方對於大武朝人來說是多麼重要,也正是因為如此,盛京的勛貴之家在逢年過節會以收到靖安伯府的點心禮盒為驕傲,而靖安伯府的廚娘做的那幾樣點心儘管這些年下來送遍了勛貴,但是這些點心卻沒有因此泛濫,仍然只有靖安伯府一家出產的原因。

而楚璉現在隨口說的方子顯然就被當成是秘方了。

楚六小姐母親早逝,幾個雁都是從小在英國公府里長大的,多少還是聽說過英國公府三夫人的事。

三夫人是楚二爺的原配夫人,出生書香世家,可惜後來楚璉的外祖婁家因為成平將軍造反的事受到了牽連,家道中落了。

三夫人當時懷著楚璉時因娘家落魄受到了打擊,胎沒有坐穩,後來難產,楚璉一歲多點,三夫人就撒手人寰。

人雖走了,據說給六小姐楚璉留了好些東西。

所以楚璉隨口說了個蜜漬金橘的做法,幾個雁一點兒都沒懷疑,只當是三夫人留給楚璉的秘方。

靖安伯府那個知名的做點心的廚娘就靠著幾樣點心就給靖安伯府闖出了這樣的名聲,可想而知,幾個雁對於楚璉教喜雁秘方是有多麼的看重了。

當然,這些東西,現在的楚璉還不太清楚,等到她清楚了,恐怕都要大笑三聲。

本姑娘一不小心就來到了這坑爹書里,是什麼也沒有,就是腦子裡這些不值錢的秘方多的很!

楚璉搞不懂喜雁為什麼會對一個簡單的蜜漬金橘做法千恩萬謝,她也不想費腦子多想,初來乍到,還是不要表現太多好奇心的好。

朝著喜雁揮揮手,「好了,又不是什麼大事,你快去給我做些蜜漬金橘來才是正理。」

喜雁用帕子抹了抹淚珠子,吸了吸鼻子,高興的道:「好,三奶奶你先坐著等等,奴婢這就去。」

福雁瞧著喜雁匆匆離開的身影,嫉妒的不行,眼珠子一轉,連忙回來殷勤的伺候著楚璉。

還旁敲側擊道:「三奶奶,您對喜雁真是好呢!這樣的秘方說教給她就教給她了。」

捧著一杯溫水慢慢喝的楚璉眉頭一挑,看向福雁,「怎麼,福雁也想學做點心?」

福雁眼睛一亮,又急忙壓下心中的渴望,矜持道:「奴婢可不敢肖想那個福分。」

楚璉沒再說話,卻明顯發現福雁眼裡一抹失落的神色滑過。

楚璉並不想通過小說里描寫的情節就直接評判這幾個丫鬟的品性,有時候好人壞人是沒有界限的,有時候壞人能變為好人也或許只差一個正確的選擇,所以在她的掌控範圍內,楚璉還不想這麼快就論斷下來,至少應該給這幾個丫鬟一個好的引導方向再做決定。

喜雁這丫頭的動作很快,午時還未到,蜜漬金橘就做好了。

這點心本也簡單就是了。

喜雁紅著臉把一盤裝在雪白瓷碗里的蜜漬金橘端到楚璉面前,帶著些羞澀又帶著些激動的對楚璉道:「三奶奶,您先嘗嘗口味,奴婢第一次做,怕做不好。」

本來偏金黃的金橘被煮過後蜂蜜漬過後,泛著一股鮮嫩誘人的透明橘色,因為金橘上被開了四個小口取了籽,煮熟后就微微變扁,那小口把金橘分成了四塊,整個蜜漬金橘被雪白瓷器襯托,像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樣,剛端上桌,就散發出一股清淡的金橘和蜂蜜的甜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