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八章:送吃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送吃食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三兩下將最後一口鹿肉用力咽下,胃部一作嘔,他急忙捂嘴忍住,因為忍的難受,他白皙的面容變得通紅,面色也扭曲著。

看到面前的茶杯,也顧不得這是楚璉給他倒的了,端起來就急急大口喝了下去。

楚璉驚訝又震驚地看向他,一雙秋水眸子瞪的大大的。

賀常棣這回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他狠狠瞪了眼楚璉,又扯出一個極其不自然像是在炫耀的表情,最後快速出了花廳。

賀三郎剛離開,楚璉盯著他消失的方向同情的「嘖嘖」了兩聲,這個傢伙,跑的這麼快,定是找個地方吐去了。

果然,剛快步出了院子的賀三郎、平日里丰神俊朗的賀三郎正扶著一顆樟樹毫無形象的狂吐,那小可憐樣兒,恨不得將昨日里喜宴上吃的東西都吐個乾淨。

把硬塞進胃裡的兩塊鹿肉都吐出來后,賀常棣抬起一張蒼白的俊臉,又用手用力擦了把嘴角的污漬,他眼神幽深地盯著院子的方向,想到剛剛楚璉那副委屈至極、欲言又止的樣子,心裡總算是受到了些許安慰。

這一世,他重生之時,他們就臨近婚期,他既然不能改變他們的婚姻,那麼只要有他在,這個毒婦就別想要好過!

正被某人詛咒又念叨的楚璉托著下巴正百無聊賴地盯著眼前根本沒動的幾盤菜發獃。

桂嬤嬤拿起公筷給三奶奶夾了一塊魚肉,眼睛還是紅紅的,「三奶奶,三少爺這會兒不在了,你吃的太少了,再吃些吧1

楚璉搖搖頭,「不吃了,我吃飽了,飯菜都撤下去吧1

明雁急忙跟著也勸,「三奶奶,放心,三少爺出去,不會立即回來的,這鱸魚雖然沒有鹿肉美味,可也是難得能吃到的呢!您就嘗一些可好?」

楚璉這個時候終於反應過來了,她有些驚愕地抬頭看了眼桂嬤嬤和身邊幾個雁,無奈笑著嘆口氣,「你們以為我害怕夫君這才不敢多吃?」

桂嬤嬤滿眼關心的看著她,那眼神很明顯,難道不是嗎?

楚璉扶額,無奈的解釋:「你們多想了,這飯菜不合我的胃口罷了。」

見楚璉堅持,桂嬤嬤雖然希望她多吃點,可楚璉怎麼說也是主子,哪裡有奴婢逼迫主子做什麼事的,只好吩咐丫鬟們把飯菜撤下了。

午後,慶堂的老太君還專門派了身邊得力的劉嬤嬤送了補湯來,劉嬤嬤就在旁邊看著,她不好拒絕,只好勉強自己喝了下去,那補湯也不知是什麼熬成的,味道怪異的很,等劉嬤嬤走後,楚璉連連喝了三杯茶水又吃了兩顆蜜漬金橘才把口中那奇怪的味道給蓋掉。

這麼一折騰,楚璉連歇午覺的心思都沒了。

想起上午讓喜雁做的蜜漬金橘,讓桂嬤嬤挑了好看的磁碟裝了,她帶著親自送到老太君和婆母靖安伯夫人那裡。

因為賀老太君有歇晌午的習慣,楚璉去的時候,老太君還沒醒,她就把食盒留給了劉嬤嬤。

到了靖安伯夫人那裡,楚璉也只是稍坐了半刻鐘,怕打擾婆婆休息,也很快離開了。

回了自己的院子,問了聲賀常棣的下落,聽說他在前院書房,她也沒想著去打攪他,自己在喜雁的服侍下上了床休息。

現在正是春暖花開的好季節,外面氣溫舒適,她與賀三郎的新房朝陽,陽光從不遠處的窗格灑進來,溫暖沁人,喜雁幫她把外面一層薄薄的紅色床帳給放了下來,現在整個雕工精緻的千工床上就只躺著她一個人。

楚璉輕鬆地在軟軟香香的大床上毫無形象的滾了一圈,隨後她雙手交叉枕在腦後,盯著百子千孫圖的床頂帳子看。

雖然嫁的夫君完全與書中描寫的不一樣,但是楚璉並不感到多麼後悔和害怕,她天生性格樂觀又獨立,從來就不是悲觀主義者。

在現代的時候,她是孤兒,經過一番打拚,有了自己的事業,只是朋友不多,也沒有尋找到自己心儀的另一半,雖然不小心來到了這個大武朝,但是對她來說,在哪裡活不是一樣的活呢!

而且在這裡,她年輕了十多歲,還白得了一個俊美夫君,即使夫君有些奇怪,但是楚璉也並未被這些改變給擊倒。

日子嘛能過下去就過,過不下去,她在這個靖安伯府里安安穩穩當一個米蟲也不錯,只要她不像這本書里的原女主一樣作死就可以了。

至於賀常棣,他如果真的不喜歡她,她也沒辦法。

畢竟她穿來的時候就已經是成婚的時候,一切既已成為事實,在古代,想了結一樁婚姻,尤其還是兩個家族之間的聯姻,可不是去民政局簽個字領個離婚證書就可以的。

目前來說,靖安伯府對於她並沒有什麼危險,她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改善自己的生活,嗯,就先從吃開始吧!

楚璉穿著單薄涼爽的寢衣翹著腿躺在大床上,美美的想著後面改善伙食的計劃,兩隻露在外面的粉嫩小腳還一抖一抖的,顯得格外的愜意。

可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渾身感覺有些燥熱,讓她不大爽利。

在前院書房的賀常棣也被送溫暖的劉嬤嬤灌了一碗補湯,中午吐了后,賀常棣就什麼也沒吃,又被逼迫著喝了一碗奇怪的湯藥,更是心浮氣躁的厲害。

原本拿在手中的信箋再也沒心思看下去,賀三郎乾脆起身走出了書房。

外面守門的貼身小廝來越正靠在牆邊兒打盹兒,被賀常棣發泄似的踢了一腳才驚醒,擦了把唇邊的口水,慌忙道:「少爺怎麼這個時候出來了,可要去什麼地方?」

賀常棣瞥了來越一眼,抬腳下意識的就要回自己的院子,可瞬間想起現在他的院子里已經多了一個毒婦楚璉,腳步一拐,就朝著靖安伯夫人的院子去了。

「去瞧瞧母親。」

來越撓著頭跟在三少爺身後,很是不解,不一生三大喜事是「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三少爺這剛新婚,三奶奶又是如花似玉的嬌美人,為什麼三少爺反而整日陰著臉,見誰都沒個好臉色,好似全世界都欠了他三百兩似的。

賀常棣到母親院里的時候,靖安伯夫人正在大丫鬟地攙扶下在房中來回走著活動筋骨。

不知道是遇到了什麼趣事兒,照顧靖安伯夫人的大丫鬟妙真銀鈴般的笑聲從花廳傳了出來。

賀三郎走近了幾步,就能聽到靖安伯夫人與身邊丫鬟嬤嬤的說笑聲。

「夫人,三奶奶送來的這個蜜漬金橘真是好吃呢1這是妙真的聲音。

「嗯,老奴也覺得不錯,說句中肯的話,這蜜漬金橘不僅模樣喜慶好看,就連這口味也是一等一的,不比咱們府上周廚娘的手藝差呢1

「噢?沒想到這小點心居然得你們這般高的評價,拿來一個我嘗嘗罷。」靖安伯夫人的聲音明顯帶著虛弱。

隨後就是丫鬟們輕輕地腳步聲。

賀常棣聽到這裡,臉色大變,他抬腳就奔進了母親房中,瞧見妙真遞到母親面前裝著蜜漬金橘的小磁碟,伸手用力打掉。

磁碟落到地磚上瞬間摔成了幾瓣,發出刺耳的碎裂聲,透明微扁的蜜金橘滾了一地。

房間內所有人都被賀常棣這個突然的動作給震住了,一時都忘記說話。

還是靖安伯夫人最先反應過來,她皺著淡淡的眉頭盯著自己最疼愛的這個小兒子,「三郎,你這是做什麼,這些小點心可是你娘子下午時親自送過來孝敬我的。」

賀常棣也發現他剛剛的動作有些衝動了,可是想到前世楚璉有過相同的戲碼,他就覺得他做的一點也沒錯。

「娘,您身體不好,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是不要吃的好,省得影響了身子。」

知子莫若母,靖安伯夫人從賀常棣閃爍的眼神中似乎看出了什麼,她揮手讓身邊伺候的嬤嬤和丫鬟都下去,這才問兒子,「聽劉嬤嬤說,你對兒媳不滿意,可是真的?你告訴娘,你為何對她不滿意,她今日下午親自過來,娘瞧著那孩子不是個壞心的。」

賀常棣愕然,他在心中冷笑,沒想到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楚璉這個賤婦竟然是如此會偽裝,就連娘親這裡都開始討好了。

「娘,你別多想,沒有的事,我只是擔心您的身體。」

靖安伯夫人見賀常棣並不願意說真心話,只好嘆了口氣,「三郎,你是娘最掛心的孩子,你若是生活的不好,叫為娘怎麼放心啊1

賀三郎從靖安伯夫人院子出來的時候,臉色更是陰沉的厲害,此時,他已經把楚璉下午做的事情全部都打聽了一遍,原來趁著他不在,這個毒婦竟是手段用盡,他氣沖沖朝著自己的院子走去。

來越跟在後面撓著頭越加看不懂三少爺了。

楚璉迷迷糊糊睡了小半個時辰,醒來后渾身都被汗浸的黏答答的不舒服,就讓景雁和明雁準備了熱湯。

她這邊剛剛將身體浸入到香氣撲鼻的浴桶中,外面就傳來明雁驚慌的聲音,「三少爺三少爺,三奶奶說她現在不方便,您還是等一會兒再進去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