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十三章:賀三郎救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賀三郎救場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真的想回他一句「我一眼也不想看到你,你最好還是不要在我面前出現了,我真的對你一點興趣也沒有1

可是楚璉不能這麼說,她輕輕在喜雁耳邊道:「幫我攔住他。」

喜雁是個機靈的,立即將楚璉密密實實擋在身後,自己骨起勇氣對蕭博簡道:「蕭公子,你離開吧,我們奶奶不想見你,你若是還要咄咄相逼,奴婢……奴婢就叫護院了1

蕭博簡不理喜雁的話,只死死盯著縮在喜雁身後的楚璉,他一步步緊逼著,很快主僕二人就被他逼到了涼亭的角落,後面是成片的花樹,眼看連臨時逃跑都不能了。

「璉兒,你親口告訴我,你是真的連見都不願意見到我?你忘了我們以前的約定?」蕭博簡紅著眼睛,似乎非常痛苦。

楚璉一直在喜雁身後暗暗觀察著蕭博簡,發現他情緒越來越不對,眉頭也緊緊蹙了起來。

現在的蕭博簡還只是老英國公的學生,他出生貧寒,如今二十歲,剛剛弱冠,去年考的秋闈,是嘉慶府的解元公,如今就住在英國公府等著今年的會試和殿試。

楚璉知道,一旦等今年殿試結束,蕭博簡就能三元及第,在盛京大放異彩,而原女主到那個時候也開始真正與蕭博簡「勾搭」上。

雖然蕭博簡長相俊美又潛力十足,但是楚璉並不喜歡,如果能讓她選擇,她寧願選賀常棣,至少賀常棣心地善良,有正惡之分。

有時候沒有底線的人才是最可怕的,無疑,蕭博簡就是這樣的人。

這樣一味地躲避也不是辦法,很明顯現在的蕭博簡處於一種失控的狀態,楚璉咽了咽口水,這才鼓足勇氣抬起頭,對上蕭博簡一雙紅彤彤的桃花眼。

「蕭博簡,不管我們以前如何,既然我已經嫁人了,那麼以前那些就都一筆勾銷。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楚璉說的很堅決。身側緊攥的手都因為緊張汗濕了。

蕭博簡怎麼也沒想到漫長的等待,等來的會是楚璉這句絕情的話,他目恣欲裂,又猛地上前一步。

「璉兒,你與我開玩笑的對不對,你出嫁前我們可不是這樣說的,你說你就算嫁給了賀常棣,你也會想辦法離開他的!你還說你心裡只有我一個人1

蕭博簡越說渾身顫抖的越厲害。

眼前的小姑娘面容美麗嬌柔,像是一朵正在盛開的牡丹花,高貴美麗,散發著淡淡的芬芳,讓他恨不得現在就摟進懷裡好好保護,不讓她再受一丁點兒委屈。

以前他陪著這朵花成長,給它施肥,看著她長大、慢慢盛開。

可是現在它卻對自己豎起了渾身的刺,把他戳的遍體鱗傷。

楚璉本來只是想與蕭博簡說清楚,不管以前的楚璉多麼喜歡她,可那與現在的她沒有一丁點兒關係。不料,她把自己的意思表達清楚了,蕭博簡聽了她的話反而有些失控了。

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楚璉無奈,為什麼這裡與小說中說的無一不同,但是蕭博簡和賀三郎的性格卻都變了。

賀三郎是陰晴不定,而眼前這蕭博簡又禁不起刺激,她這還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她的要求也不高啊,平平安安,高高興興的過自己的米蟲生活就好了,她一點也不想惹這麼多麻煩。

「蕭博簡,我們都應該冷靜下來,有些事是不能強求的。」

楚璉實在是沒法子,這裡靜謐安靜,今兒又是她回門的日子,後院的丫鬟們都去幫忙了,現在這裡連個人影也找不到。

如果蕭博簡情緒失控,想要做出什麼事來,那虧的可是自己!

喜雁一個小丫頭根本攔不住什麼。

那原本盯著楚璉的熾熱眼神瞬間就冷了下來,蕭博簡像是忍耐不下去了一樣,一把把喜雁拉開,伸手就要去拽楚璉,畢竟楚璉已經換人了,對現在的蕭博簡不可能沒有一點防備,趁著他拉開喜雁的時候,她就靈活地閃到了一邊。

楚璉快走了幾步,與蕭博簡拉開距離。

兩人在涼亭中對峙著。

而站在不遠處花樹后的賀常棣將兩人之間的動作盡收眼底,他站在這處,雖然能看到楚璉與蕭博簡的動作,卻根本就聽不見兩人說話的聲音。

可在他眼裡,先是楚璉特意找了借口到了這和苑涼亭邊休息,容大嫂帶著身邊的丫鬟嬤嬤離開,容大嫂剛走一會兒,蕭博簡就從暗處走了出來與那毒婦相會。

這些都是他前世臨死前,那毒婦親口對他說的,本以為這一切都是那毒婦為了氣死他故意說的,沒想到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楚璉!你膽子也太大了些!竟然敢趁著回門私會情郎!就算他們現在有名無實,靖安伯府的聲譽也不由得你這樣侮辱!

賀三郎覺得自己頭冒綠光,而後就瞧見蕭博簡慢慢逼近楚璉,將喜雁拉到一邊,到了這個時候,賀常棣再也忍不住了,他黑沉著臉從隱蔽處出來,大步朝著這對「姦夫**」走過去,今日他就要揭穿他們!

賀三郎的腳步聲又沉又急,楚璉微微轉頭就瞧見了朝著他們這邊走來的賀常棣,一顆懸著的心在這一刻終於落了下來。

賀常棣來了就好,她就不用擔心被蕭博簡欺負,被旁人瞧見誤會了。

因為放鬆下來,楚璉臉上的擔憂也都不見了,她轉過身,提起裙擺就朝著賀三郎的方向奔過去。

賀三郎一張沉鬱的臉卻不期然與楚璉的對上,向著自己跑來的女子一身繁複華麗的桃紅色衣裙,裙擺層層疊疊,朝著他跑過來的時候,裙擺被風帶起,美麗的就像是一隻穿花蝴蝶。她臉上帶著舒暢的笑意,好似這個時候眼神里只有自己一樣。

賀三郎眼神一僵。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楚璉已經跑到了他的身邊,親昵地挽著他的手臂,嬌氣的喚了一聲讓人雞皮疙瘩都要起來的「夫君」。

賀三郎渾身都因為楚璉的接觸僵硬起來。

等等,為什麼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

他,他不是來捉姦的嗎?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