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十四章:解釋解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解釋解釋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一切的變化自然也落在不遠處蕭博簡的眼裡,他雙眼中儘是掩不住的震驚。

他從未想過婚前還與他私定終生的楚璉,現在會當著他的面抱住另外一個男人的胳膊撒嬌嬌笑,甚至一副全然依賴的模樣,巨大的心理落差讓蕭博簡臉色更是難看的厲害。

賀常棣這個時候也反應了過來,儘管身邊抱著他手臂的柔軟雙臂讓他渾身不自在,讓他下一秒就想要把這個該死的女人給拉開,但是楚璉卻抱的死緊,根本就由不得他抽離。

隔著十多步的距離,兩個男人眼神對視了數秒,空氣中像是炸開了火花,最後還是賀三郎先移開了視線。

他已經沒了剛剛楚璉抱住他手臂時的慌亂,並且又恢復了那副冷冰冰的神色,他微微轉頭,低下眼帘,嘴角帶著一抹戲謔和嘲諷盯著楚璉,像是在問她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現在楚璉也完全反應過來,想到賀三郎出現的時間巧妙,又發現了他眼神中的鄙夷,不禁頭疼,剛剛蕭博簡突然出現,並且還糾纏她的情形定然都被他看見了。

不過楚璉自認清白的很,不做虧心事自然也就理直氣壯。

楚璉大膽地迎上他的目光,一雙明亮的雙眼裡不但沒有絲毫的愧疚膽怯和害怕,反而還帶著一絲嗔怪和撒嬌。

被她這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著,好像會莫名的生出一股內疚來,內疚剛剛她被蕭博簡為難的時候,怎麼沒有早出現一步攔住蕭博簡。

這時候,喜雁自然早就跑到了自家小姐的身邊。

賀常棣先是被楚璉的目光恍住,隨即臉色就越加深沉。

這……這個毒婦簡直就翻了天了!

完全的顛倒黑白!

賀三郎簡直憋屈的不行,現在想要拆穿這個毒婦,人家抱著自己的手臂,還與自己一副恩愛模樣,任誰瞧見這情形也不會相信的。

那邊去東跨院拿膏藥的容大嫂的大丫鬟沁兒終於趕了過來。

一眼就瞧見了在後院涼亭中的蕭博簡,她駭的一跳,立馬尋找楚璉的身影,見楚璉遠遠站在十幾步開外,身邊居然還立著賀常棣,沁兒這才長舒了口氣,這六姑爺在就好。

若是剛出嫁的六小姐與蕭公子傳出什麼閑話來可怎麼是好!

沁兒不敢耽擱,急忙朝著楚璉走過來,「六小姐六姑爺安,這是大奶奶那裡的雪花膏,六小姐快敷上。」

喜雁從沁兒那裡接過膏藥,撩起楚璉微長的衣袖,將那乳白色半透明的膏藥給楚璉嫩白手背上一塊高高鼓起的水泡輕輕抹上。

那水泡碰到有些疼,楚璉條件反射的瑟縮了一下,淡淡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喜雁心疼的都要掉眼淚珠子,「六小姐忍忍,馬上就好了。」

賀三郎就站在楚璉的身邊,餘光自然就瞥見了楚璉被燙傷的手背,他眉頭連自己都沒察覺的緊皺了一下。

雪花膏薄薄地抹了一層,楚璉就毫不在意的用衣袖遮蓋住了那顆水泡。賀三郎也不自在的將目光移開。

站在涼亭里的蕭博簡竟然還沒走,賀常棣突然神色一變,瞬間就成了一個溫文爾雅的俊公子,「蕭公子,能在此遇見還真是巧呢1

這裡是英國公府的內宅,外男是甚少能夠進內宅的,賀常棣的話中無不透露著諷刺。

蕭博簡沒回話,只是眼神落在楚璉身上片刻,陰陰沉沉,讓楚璉覺得壓抑,隨後蕭博簡對著賀常棣抱了抱拳,嘴角揚起一個詭異的角度,像是嘲諷又像是志在必得,做完這些,他毫不猶豫的轉身隱沒進了英國公府的花園中。

沁兒在一邊目瞪口呆,她雖是想要將這件事告訴容大嫂,可是在領會到蕭博簡臨走時特意落在她身上的冰涼眼神時,還是下意識決定將今天的事情咽回到肚子里。

喜雁感覺六小姐與姑爺之間的氣氛不對,連忙打岔道:「前院要用午膳了。」

蕭博簡終於走了,雖然他最後落在楚璉身上的眼神讓她極其的不自在,可是她日後在靖安伯府生活,兩人也不會再有交集,暫且也不用擔心。

當即還抱著蕭博簡的那一隻手臂也有了些鬆動,蕭博簡感受到楚璉的變化,用力甩開楚璉的手臂,冷冷地哼了一聲,隨後俯下身子用只有兩個人聽到的聲音在楚璉的耳邊說,「娘子,今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等回去我可要聽你好好給為夫解釋解釋1

最後解釋解釋四個字像是被他特意拉長,透著一股威脅的味道。

楚璉在心中哀嚎,這種蕭博簡自動找上門的事,讓她怎麼解釋……

她也不想的好伐!

接下來就是陪著英國公府的各位長輩用午膳,男女分開坐,賀三郎那邊老英國公居然親自陪著賀三郎喝酒,而楚璉這邊就要隨便多了。

也就是容大嫂帶頭敬了楚璉一杯,剩下的時候都是安靜的用飯。

楚璉本就與英國公府這些夫人小姐不熟,自然是更沒什麼話說。

一直到臨近傍晚,賀三郎和楚璉這對小夫妻才被英國公府的人送出了府門。

賀三郎許是中午的時候真被蕭博簡給氣到了,居然喝的有些高了,到現在酒氣也沒有完全散去。

楚璉擔心他騎馬從馬上掉下去,便讓來越扶著賀三郎上了馬車。

見來越把人在馬車上安頓好,楚璉這才跟著進了馬車。

馬車在寬敞的石板路上緩緩行駛起來,

楚璉盯著旁邊靠在馬車壁上的賀常棣,他渾身散發著濃重的酒味,熏人的厲害,楚璉忍不住就捏了捏鼻子,用小手扇了扇,哪知這個時候賀三郎突然睜開一雙烏黑的雙眼,瞧見他眼神清明,哪裡還有醉酒的樣子。

見他挑起好看的薄唇,出口的卻是譏諷的話語,「怎麼,這就嫌棄了?是不是還想著把我扔到大街上去,讓蕭博簡來上這馬車?」

楚璉蹙緊眉頭,看著賀常棣俊美卻森冷的面容,隨後竟然忍不裝撲哧」一聲笑出來,伸出嫩白的小手在賀三郎僵硬的臉頰上輕輕拍了拍,「夫君,你這是有被害妄想症吧!真是太好玩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