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十五章:尷尬的誤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尷尬的誤會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常棣因為楚璉的動作身體跟著一僵,隨即就眼神暗沉地盯著她。

他能絕對肯定眼前年輕的嬌妻就是前世的楚璉,因為她們外貌完全的相同,不過為什麼性格會相差這麼大!

至少前世的毒婦楚璉是絕對不會與自己這樣親近的,在蕭博簡和他之間選擇,根本就不用想,她選的一定是蕭博簡。

可若說她不是前世的楚璉,為什麼在英國公府,她會與蕭博簡私會?

賀三郎越想一雙深邃的眼越是深沉,最後他在心中自嘲的一笑,他定然還是原來的那個毒婦,只不過這一世她變得更會隱藏了而已。

楚璉瞧賀三郎的臉冷了下來,當即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在他身邊端坐好。

賀常棣整了一下衣襟,冷嗤了一聲,「真沒想到,娘子才與我成婚不到三日,就惦記上了別人。」

楚璉微蹙眉頭轉頭看了賀三郎一眼,「夫君,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哼,真沒發現你越來越會演戲了。楚璉,我看你還能囂張到什麼時候1

賀三郎說完這句話,就端坐在一旁閉目養神,不再理楚璉。

好像身邊這個嬌滴滴的小娘子根本就是空氣一樣。

楚璉不與他計較,賀三郎很明顯是對她有很大的偏見,這個時候討好他,只會更讓他反感,還不如不理他,自己歇息,今日一天在英國公府她應付那些姐妹和嫂子嬸子也很累的好不好。

楚璉沉默了,賀常棣卻更加氣了起來。

他在心中冷笑,呵!果然,面上裝的再像,心中還不是惦記著蕭無竟!

我看你能裝到幾時!

早晚有一天,讓蕭無竟落到他手裡,到時候,他倒是楚璉是否還能淡定的起來!

楚璉沒他心思重,今兒在英國公府又確實心累身累,馬車在盛京寬敞的石板路上行駛,平穩的很,在輕微地搖晃中不一會兒楚璉就昏昏欲睡。

賀三郎正閉著眼睛想心事,冷不丁肩膀上突然一重,接著平緩馨香的呼吸就撲在他的脖頸,賀三郎渾身僵硬了一瞬,睜開那雙幽潭一般的眼睛,就見到楚璉毫無防備的靠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身邊的女人睡顏安詳,嘴角微彎,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毫無防備的孩子。

如果不是見過她前世的狠辣手段,他還真以為她能做他賀三郎的賢妻呢!

想起前世種種,賀三郎臉上的平靜溫和頓時消失殆盡,他嫌棄地往旁邊讓了讓自己的身子,可是楚璉像是一個軟骨頭一樣,黏在了他身上。

賀常棣忍無可忍,伸出手就推了她一把。

楚璉頭被他推的一歪,不滿地皺了皺眉頭,嘟囔了一聲讓人聽不清的話,隨後又往賀三郎身上倒過來,賀三郎嘴角抽搐,連忙往旁邊讓了讓,這次楚璉沒靠到他肩膀上,而是一倒,枕在了他的大腿上。

賀三郎對這個女人簡直無語了。

睡覺能睡成這樣,跟死豬沒什麼區別,她怎麼沒有一覺睡死?

這下,賀三郎都懶得理她了。

楚璉就枕著他的大腿睡的香甜。

約莫過了小半個時辰,快到靖安伯府的大門,賀三郎突然覺得大腿上一片冰涼濕潤。

他低頭看過去,發現那居然是楚璉流的口水!

賀三郎:……

壓制住胸腔內的怒火,這次賀三郎再也忍不下去了,用力推了把楚璉的身子,睡的沉沉的楚璉差點摔到馬車內的地毯上。

這下楚璉徹底被驚醒了,茫茫然地四下看了眼,這才發現她還在馬車裡。

嘴角有可疑的晶亮液體,楚璉臉紅了紅,趕緊用帕子擦掉。

隨即發現賀常棣盯著自己的眼神帶著一股怒氣和怨念,想到自己睡覺流了口水,而剛剛好像又是枕在賀常棣的大腿上,她忍不住眼神就往賀常棣的大腿上瞥。

現在臨近夏日,天氣已經開始微熱,他們身上都穿著涼爽的春衫。

賀常棣今日穿的是一身淡藍色著繁複花紋的薄長袍,低調又奢華,很襯托他淡然又帶著些冷漠的氣質。

遠遠站在那裡,簡直就是一朵不容被人侵犯的高嶺之花。

可是現在,他那一身連皺紋都沒有的蜀錦繡袍上靠著襠部的那塊,有一塊半個手心那麼大的水痕……部位敏感,實在是叫人遐想萬分。

淡色的袍子一旦濕了一塊,不像深色的不怎麼看出來,而是非常的明顯。

楚璉瞥了一眼,就知道她惹事了!

眼角抽了抽,連忙裝作鴕鳥縮到了馬車角落裡,能離賀常棣多遠就多遠,裝沒看見。

賀常棣臉黑的不行,恨不得將楚璉暴打一頓,可是他從不打女人,這是賀家的家規。

他從楚璉手上搶過帕子,用力抹了抹那處「可疑」的痕,可他沒在意楚璉那帕子是剛剛擦過嘴,結果越抹越大……

賀常棣啪的一下將帕子扔到地上,這下臉都要滴出墨汁了。

剛要出口譏諷楚璉幾句,就聽到馬車外來越道:「三少爺,三奶奶,到府門前了,劉嬤嬤和大奶奶在府門前迎接呢1

緊接著,馬車就停了下來。

大嫂親自在門口迎接歸寧回家的小兩口,不下馬車不好,賀常棣本想吩咐來越直接將馬車趕進府門的期望就落空了。

馬車裡氣氛詭異古怪,楚璉才不想承受賀三郎眼神的凌遲,先一步掀開馬車帘子出去了。

這個時候,靖安伯世子夫人鄒氏已經等在馬車邊,賀老太君是擔心賀三郎在英國公府喝高了,這才派大孫媳婦和劉嬤嬤來門口迎接的。

鄒氏抬頭瞧著在喜雁攙扶下下了馬車的楚璉,眼神就一怔。

隨即臉色就突然變得通紅,身邊的劉嬤嬤乾咳了兩聲,眼裡帶著笑意。

楚璉還不知道這兩位是怎麼回事,為何見到她就這幅忍俊不禁的樣子。

細心的喜雁也霎時臉色緋紅,連忙幫楚璉理了下衣裙,正了正頭上的釵寰。

這個時候賀三郎終於磨磨蹭蹭從馬車上下來了,剛剛瞧了楚璉那副「衣冠不整」的樣子,鄒氏和劉嬤嬤就忍不住往賀三郎身上瞟。

當看到賀三郎衣擺上那塊污漬,鄒氏差點被自己嗆到,劉嬤嬤眼角帶著笑意,到底是經事的老人了,連忙走到了賀三郎的身邊,擋住眾人瞥向他的視線。

賀三郎此時氣的是雙手發抖,恨不得現在就掐死楚璉了事,都是這個毒婦!讓他在長輩面前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