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十七章:高段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高段位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剛想叫他,卻見他腳步急促,滿臉怒氣扭身就走了,轉個彎就不見了人影。

桂嬤嬤在一旁瞧了嘆氣,「三奶奶,咱們還是先回去吧,這裡有大奶奶,不會出亂子的,方才三少爺定也是瞧見了這裡的事故,去前院叫人了。」

楚璉鼓了股腮幫子,朝著賀常棣消失的方向蹙起了眉頭,她總覺得賀三郎這樣倉促離開並不是去尋什麼人救援的,瞧那方向好像是賀老太君的慶堂吶?

不管了,反正她該做的都做了,剛剛自己確實是受了驚嚇,還是回去歇一歇吧。

這邊,賀常棣確實是疾步去了慶堂。

慶堂這裡還沒得到大廚房走水的消息,劉嬤嬤正在院子里指揮兩個小丫鬟修剪花枝,見他像是火燒眉毛一樣跑了進來,忙迎上去奇道:「三少爺,這是怎麼了?」

「祖母呢1賀常棣聲音焦急。

「老太君還在房內休息呢!三少爺要是沒什麼事,在花廳等上片刻可好?」

賀三郎哪裡還顧得這些,直直就衝進了賀老太君的房。

剛進房,他就喊道:「祖母,快拿您的牌子讓人去宮中請太醫來1

賀老太君年紀大了,困頭淺,在賀常棣闖進來的時候就醒了,此時被身邊的大丫鬟扶著靠在床頭瞪了這三小子一眼,「這麼大了,還這麼毛毛躁躁的,府上誰生病了,還要遞牌子請御醫?難道是你那小媳婦兒?」

賀老太君顯然是心情極好,還有心情開著賀三郎的玩笑。

丫鬟幫老太君披上比甲,賀三郎已經大步走到了賀老太君的面前,眉頭緊緊鎖著。

賀老太君發現孫兒的表情,這才變得滿臉嚴肅,知曉是真出了事。

「三郎,到底發生了何事,讓你急成這樣?」

賀常棣坐到賀老太君床邊,攥著賀老太君的一隻手,「祖母,後院大廚房著火了,大嫂受了傷,你趕緊讓人去請御醫,就請醫術最好的劉院正。」

「什麼1賀老太君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事,連忙叫劉嬤嬤取了自己外命婦的玉牌派人去太醫院。

賀老太君急的要起來,惶的一疊聲讓身邊的丫鬟給她拿衣裳,「快,快伺候我起來,我要去瞧瞧老大媳婦兒。」

賀常棣這個時候反而一切都鎮定下來,「祖母莫急,我方才經過那已經一應都安排下去了,您現在急也是無用,反而傷了自個兒身體,您先起來,就在這等著,一會兒來越會來稟告。」

賀老太君畢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一時情急才會那樣慌張,現在聽孫子這麼說,也慢慢冷靜下來。

「三郎,這件事你安排的很好,總算是有些擔當了。」

賀常棣想起上一世這個時候發生的種種,根本就沒聽進去賀老太君說了什麼。

此時賀老太君已經穿戴整齊坐在花廳的主位上,賀常棣坐在祖母身邊,他眸色深了深,正在盤算著該怎麼與祖母說這件事。

賀老太君一手撥著佛珠眼睛不停朝著門外看去,盼著報信的人快些來。

這時候,身邊的賀常棣突然開口了。

「祖母,孫兒有一事相求。」

賀老太君轉頭奇怪的看向自己這個最小的嫡孫,平日里都是鮮衣怒馬,他才貌上佳,家世上乘,雖然睿智,可卻缺乏磨礪,但是這麼一看來,好似這小子在成婚後一夜之間長大了一樣,人也變得深沉起來。

「我家三郎怎的還有事求起人來了,以往不都是誰求著你做事?」

賀老太君言語寵溺,讓旁人一聽就知道他極疼愛這個小孫子,不然也不會為了這個小孫子專門進宮求老太后讓他娶易生養的楚家女了。

賀三郎面色卻是極為嚴峻,「祖母,萬一嫂子出了什麼事,你也莫要將這個家給楚璉當。」

聽到賀三郎這話,老太君就滿肚子不解了。

賀老太君皺起眉頭,奇怪道:「你這孩子是怎麼回事,你媳婦兒雖是剛嫁到我們賀家來,但是模樣性情都是好的,如果你大嫂受了什麼傷,咱們老賀家也就剩下她一個康健的女主子,雖說她小,還有祖母呢!有祖母扶植,小丫頭再爭爭氣,有什麼不可?」

賀三郎聽出祖母話語中對楚璉的維護,當即是氣個不輕,暗怪楚璉八面玲瓏,才剛剛到賀家,就把賀家的長輩都收買了。

可是這個時候不順著祖母說又不行。

賀三郎抿了抿唇,內心十分憋屈的道:「祖母,我不是不願意讓璉兒當家,只是她年歲還小,只不過剛剛及笄,英國公府姑娘多,哪裡能照顧的過來,她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讓她跟著祖母后慢慢學一些,等熟悉了,再叫她挑大樑也不遲。」

賀老太君聽他原是這個意思,嗔怪地瞪了孫子一眼。

「咱們三郎真是個疼媳婦兒的,也是,你這小媳婦年紀小,是該放在祖母身邊帶帶,放心吧,祖母不會忘記你這小媳婦兒的,祖母啊就是個勞碌命,這都是老太君了,還要操持。」

不過,賀三郎說的也有些道理,楚璉自幼喪母,俗話說有後娘就有后爹,這孩子脾性嬌憨性格柔順已經算好運氣了,其他的怎麼能強求,以前在家裡定也沒人教過她,不如放在自己身邊多帶帶,小姑娘聰明,能當家是遲早的事。

賀三郎目的達到,在心裡長長舒了口氣,忙說祖母不老。

不過賀老太君確實也不是多老,如今六十不到,雖然有些小病小痛,但是身體還算是硬朗的。

只要這次楚璉沒能掌握賀家的內宅大權,那麼她那些小九九也就莫想要實現了!

「怎麼這人還不來呢1賀老太君等的已經有些急躁了。

賀常棣正要起身去看是怎麼回事,就見外面院子的花園小徑走過來幾個人,為首的居然是大嫂鄒氏!

後面跟著鄒氏身邊的嬤嬤,走在最後的才是步履匆匆的來越。

賀常棣和賀老太君一時都怔住了。

還是賀老太君先反應過來,杵著拐杖疾走了幾步迎上去,身邊的大丫鬟連忙把老太君扶祝

「老大媳婦兒,你沒事?」

鄒氏擰了擰眉,進了花廳,扶著賀老太君的另一邊,讓她坐回到軟榻上,「祖母,孫媳好好的,沒事呢,你莫要擔心。」

聽到鄒氏說沒事,老太君還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一遍,確認是真的沒事後,鬆了口氣。

而後就奇怪地看向賀常棣,「三郎,這是怎麼回事,你大嫂不是好好的,那你慌裡慌張到這裡讓請什麼御醫!真是胡鬧1

賀常棣也一時呆住了,腦中混沌不已。

怎麼會?上一世大嫂明明受了嚴重的燒傷,還因為沒能及時請御醫,一隻腳跛了,而楚璉也是因為這場廚房大火,剛嫁過來就接了賀府的掌家大權,從而中飽私囊,貼補蕭無竟!

可是現在大嫂居然好好地、完好無損地站在自己面前。

賀常棣臉色陰沉,抿著微薄的淡色嘴唇一時說不出話來。

幸而鄒氏反應快,「祖母,你先莫急。」

鄒氏從旁邊丫鬟手上接過茶盞遞給老太君,這才慢慢解釋道:「孫媳這時來是要向您稟告大廚房走水了,那時孫媳剛巧要去大廚房給母親端葯,如果不是在大廚房前的小花園碰到三弟妹,被三弟妹叫住說了會兒話,兒媳說不定這個時候真的受傷了呢!三弟當時路過定然是聽路上的丫鬟小廝說孫媳去大廚房了,這才以為孫媳受傷了。」

說完鄒氏還轉頭詢問賀常棣,「三弟,你可是這樣想的?」

一切好似都亂了套,賀常棣勉強平定心緒,朝著賀老太君點頭,「是的,祖母,孫兒以為大嫂受傷了。」

鄒氏的說法確實能說得通,賀老太君點頭。

「大廚房怎麼突然著火了?府上可有人員傷亡?現在如何了?」

這個時候來越上前一步稟報,「回老太君,走水的原因現在還不知曉,當時正是飯點兒,好幾個婆子丫鬟還有府上的大廚都傷勢頗重,另外那周廚娘怕是過不了今晚了……」

賀老太君一怔,惋惜的哀嘆一聲,同時命令來越,「通知大管家,定要查出這走水的原因,另外好好安置受傷的家僕,這周娘子,哎……你們若是有空都去看看她罷,畢竟吃了人家這麼多年的點心。」

來越領了命急忙去了。

鄒氏拍撫著賀老太君的後背,「祖母,您也莫要急了,這事故發的突然,不是誰能控制的,也只能怪周廚娘命不好了。」

賀老太君抓著鄒氏的手輕輕拍了拍,「還好,還好你沒出事啊!你要是出事,祖母可怎麼和大郎還有兩個小丫頭交代哦!虧得老三媳婦兒,那丫頭是個有福的,說不定是我們老賀家的福星呢!她小小年紀,你又是大嫂,平日里多照顧著她點兒,她與你當時在小花園說話,親眼瞧見走水,肯定嚇壞了,明日里,你有空去她院兒里瞧瞧她。」

鄒氏溫柔的一笑,「祖母的話,孫媳知曉了,孫媳那裡還有些上好的煎茶,聽說三弟妹喜歡煎茶,我明日去瞧她順便給她帶去。」

「好好好1賀老太君拍著鄒氏的手欣慰的道。

旁邊賀三郎吃驚地聽著祖母和大嫂的談話,心裡翻湧著波濤。

怎……怎麼回事,為何這個毒婦這輩子段位變得如此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