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十八章:小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小氣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老太君瞧著孫兒還愣在一邊,催他道:「快回去吧,天都要黑了,你媳婦兒受了驚嚇,多陪陪她。」

鄒氏也催促賀三郎。

賀常棣心不在焉的回了自己的院子,一雙濃密的劍眉蹙起,更像是一把鋒利的長劍。

慶堂里,鄒氏無奈道:「祖母,這大廚房出了事故,就算是修繕也需要好些時日,這段日子,孫媳便讓各房在自己院里開小廚房罷。」

賀老太君點頭,「也只能先這樣了,反正他們各自院子里也都有小灶,二郎那,他回來,你就安排他來我這裡吃。」

鄒氏點頭,「那孫媳這便去安排了。」

各院自己用小廚房的話,還得分派人手每日一早送食材,這又多出了許多零碎的活兒。

「快些去吧,我去瞧瞧你母親,也不知道今日她身體怎樣了。」

於是,鄒氏攙扶著賀老太君一同出了慶堂。

楚璉正躺在玫瑰椅上看著一本福雁在書房尋來的話本子。

一溜的繁體字,話本情節又老套,楚璉看的吃力,眼裡的字慢慢變成了催眠曲,不多一會兒她就睡著了。

拿著書的皓白手腕搭在玫瑰椅的扶手上,因為姿勢彆扭,寬袖被捲起,露出了一節白膩的小臂,在房橙色燈光的映襯下,那塊雪白的肌膚像是暖玉一般,讓人忍不住就想伸手去摸一摸。

守在外間的桂嬤嬤聽見裡面許久都沒有翻書的聲音,放下了手上的活兒,取了身邊的毯子,正想要進去給楚璉蓋上。

卻不妨剛站起身就見到板著臉走進來的賀常棣。

賀三郎只用眼尾輕輕瞥了眼桂嬤嬤,就直直進了房。

桂嬤嬤被賀常棣冷冰冰的眼神看的背後直泛涼,想跟進去瞧瞧,可又擔心三少爺生氣,只好忍著候在外間,聽裡面的動靜,想著一旦有什麼不妙,她再進去護著三奶奶。

賀常棣負手走進房,冰冷的眼神掃視了一圈,這才瞧見靠窗的玫瑰椅上有一小團攏起。

他眸色深沉,冷酷的俊臉上帶著一股冰封的寒氣,這模樣,瞧著就像是個移動冰山,和原文中描述的暖男忠犬夫君完全是兩個人。

誰要是這個時候說賀三郎是清雋溫柔的體貼相公,楚璉一定第一個跳出來大叫著反對。

一雙長腿三兩步就跨到了玫瑰椅邊,冷冰冰的視線緩緩下移,下一秒就落在了楚璉身上。

寒潭般的雙眸在接觸到眼前情景時,不受控制的波動了兩下。

一股不該出現的旖旎情絲突然冒了出來,纏住他。

眼前只不過才剛及笄沒多久的少女嬌小綿軟,她一條手臂枕在腦後,一頭烏黑髮髻已經在玫瑰椅上睡的鬆散,鬢邊有好幾縷柔順的髮絲都落了下來,搭在纖細圓潤的肩頭。

少女烏黑的睫毛纖長,像是兩把小扇子在眼瞼投下了兩抹好看的陰影,白膩的幾乎毫無瑕疵的肌膚,花瓣一樣的淺色柔嫩嘴唇,因為淺淺長長的呼吸微微動了兩下,整個人像是一頭沉睡的奶貓,讓瞧的人恨不得現在摟進懷裡輕聲安撫兩下,順順毛,摸摸腦袋。

見到這樣毫無防備的楚璉,賀常棣腦子裡幾乎是瞬間就閃過那日楚璉在沐浴時的景象。

不得不說,楚璉長的是真好,因為年紀小嬌嫩,就算是一點脂粉不抹,也同樣眉目如畫,或許這算是一份主角福利吧!

賀三郎呆怔了兩秒,到下一刻,他臉上的表情就跟著扭曲了起來。

他狠狠唾棄了自己兩下,唾棄自己怎麼能對這個毒婦抱有幻想,傻到以為她純良無害。

賀常棣深吸了口晚上帶著些許涼意的空氣,伸手用力推了楚璉兩下,冷冰冰的道:「起來1

楚璉睡的迷迷糊糊的,又做了一個在現代吃大餐的美夢,被賀三郎用力一推,手中的話本子「啪嗒」就掉在了地上,她也揉著眼睛醒轉過來,沒瞧見身邊的人,楚璉邊揉著眼就問道:「嬤嬤,是吃飯了嗎?我餓了。」

本還面如表情的賀常棣在聽到楚璉這句話后,頓時臉色黑成鍋底。

吃吃吃!一整日就知道吃!難道這個毒婦這輩子還變成了吃貨!

「還想吃!廚房都燒了,你今晚別吃了1賀三郎忍不住怒火沉聲怒道。

他聲音一響,把楚璉激的一個激靈,殘存的睡意瞬間被嚇沒了。

楚璉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轉頭看向身邊站著的居高臨下的男人。

一雙杏眸因為醒來水漉漉的,兩頰留有兩抹紅暈,瞧起來就是個無害的嬌俏少女,任誰說眼前這少女日後會如何如何歹毒,恐怕都沒人會相信。

楚璉淡淡的眉頭微微皺起,等瞧清了賀三郎冰冷的神色后,就興緻缺缺地轉回頭,從新靠到玫瑰椅上,「夫君,大廚房的下人如何了,可有傷的嚴重的?」

楚璉聲音柔柔糯糯,很好聽,不過這嬌柔的聲音落在了賀三郎的耳中,卻無故讓他火起。

「呵!難道有沒有人受傷,你不清楚嗎?」

這場火恐怕就是這個毒婦命人放的吧!這個時候又這樣問,難道不覺得很假嗎?

楚璉奇怪,鼓了股腮幫子,「火又不是我放的,我怎麼知道。」

賀常棣反倒是被氣的冷笑了一聲,他覺得他一秒也不能與這個毒婦待下去了,胸腔因為怒意好似要爆炸了一樣,真的很想現在就掐死她。

楚璉如今對賀三郎的反常早已習以為常,她雖然能感覺賀三郎很討厭她,不過除了大婚那日他突然要掐死自己,後來雖是沒有好臉,可也並沒有威脅到自己性命。她並非是原來的楚璉,沒那麼多想法,也沒心繫在蕭博簡身上。如今的楚璉是個安逸的人,就算不知道什麼原因讓賀三郎不喜歡她,只要不是很妨礙她過舒心的日子,她也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既然莫名其妙來到了這個大武朝,又是勛貴人家的少奶奶,那她就開開心心做一個快樂的米蟲好了。

至於賀常棣,他氣他的便是,和一個鬧彆扭的「小孩」動真格有什麼意思。

「如你所願,大廚房被燒了,不過你沒想到吧,大嫂沒事,這下恐怕你的如意算盤要落空了。哦……還忘了說,那周廚娘怕是不成了,靖安伯府的上好點心,你這新嫁娘怕是再怎麼想吃都吃不到了。」賀三郎譏誚的道。

他以為鄒氏在慶堂那麼說,只不過是為了安撫祖母,為了讓祖母放心而已,讓他相信罪魁禍首會攔住大嫂,除非讓他親眼所見。

楚璉微微搖搖頭,不知道賀常棣這傢伙腦迴路是怎麼長的,得了,他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

她想做些好吃的還沒時間呢,哪裡來的時間勾心鬥角。

這碩大一個靖安伯府,那麼多產業,當家主母是那麼好做的?

這樣吃苦的事,她才不要上趕著蹚渾水,還是留給長嫂來奉獻操持吧!

上輩子在現代上班太累,這輩子好容易有這機會,還是輕輕鬆鬆當米蟲的好。

不用擔心升職也不用擔心房貸,就算是每日在府中做做美食賞賞花草,也有月份拿,這月份還不少,這麼好的「工作」,上哪兒找去。

楚璉不說話,自己從玫瑰椅上起身,理了理有些散亂的鬢髮。

她微微低著頭,有些背光,讓人看不清她臉上的神情。

賀三郎以為楚璉這般是在故意隱忍,他心裡終於暢快了些,只要這個毒婦的詭計沒有實現,他就高興。

「哼,楚璉,勸你安分點,這裡可不是以前的靖安伯府!你的那些小九九早些收起來吧1賀常棣似乎是覺得他這趟起了震懾的作用,甩了甩袍角大步離開了。

楚璉站起身,歪頭瞧著賀常棣的背影,等他身影消失了,才小聲嘟囔道:「毛病1

她有什麼小九九了?不過是想過舒心日子,做點好吃的,提高一下自己的生活水平,他這都要管?

還有沒有人性了?

真是白長了一張男神臉!

小氣!

賀常棣冷冰冰地走出房,把守在門口的桂嬤嬤嚇了一跳,她連忙給賀常棣請安,賀常棣看都沒看她一眼,就快步離開去了書房。

剛走到廊下,就見來越領著兩個小丫鬟急匆匆進了院子。

賀三郎站住腳,問道:「慌慌張張的,什麼事1

一聽主子這聲音,來越便知曉主子心情不好,他不敢怠慢,忙解釋,「老祖宗讓丫鬟送晚膳來。」說完,來越讓開,他身後的兩個小丫鬟每人手中都拎著一個食盒。

賀三郎一想到他進房叫醒楚璉,楚璉第一句話問的就是「吃飯了嗎」他就不痛快。

「都送我書房去1賀常棣冷聲命令。

來越「啊?」了一聲,然後小小聲的詢問,「少爺,不放在花廳吃?書……書房可不是吃飯的地兒。」

來越話剛說完,就感到一股陰冷的視線落在自己頭上,連忙轉身對身邊兩個小丫鬟吩咐:「怎麼,都沒聽到?快送去書房1

兩個小丫鬟低著頭互相看了一眼,也搞不明白三少爺這唱的哪齣戲,不過做下人的,也只有聽令。

兩人戰戰兢兢把食盒送去書房。

來越湊到賀常棣身邊,「少爺,還有些新鮮食材,放哪兒?大奶奶說怕明早忙亂,食材送的晚,今晚先各院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