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十九章:不讓吃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不讓吃飯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才懶得管這些,不耐煩的對著來越揮揮手,來越常年跟在賀常棣身邊,也明白他這動作的意思,轉身就讓送食材來的丫鬟將食材送到院里的小廚房裡。

小廚房雖然不常用,但是每日里也有負責掃灑的婆子清理,倒也很乾凈,而且現在各院都要在自己院里吃一段時日了,這廚房的工具什麼的,連晚上鄒氏就讓管事嬤嬤們分配好一道送了過來,就連燒火做飯的木柴和黑炭什麼的也有。

書房裡沒有吃飯的大桌子,只有書桌和小几,兩個送飯的丫鬟一進來就傻眼了,不知道這兩個食盒的菜色往哪兒擺。

賀常棣進了書房就見兩個丫鬟拎著食盒杵在那裡,一臉為難的樣子。

其中一個小丫鬟大著膽子道:「三少爺,書房實在是擺不開,不如還放到花廳吃?」

這小丫鬟話音一落,賀三郎臉色一沉,一個陰沉沉的眼神掃過去,隨即一個低沉的「滾」字吐出口。

兩個身份低微的小丫鬟被嚇的渾身一抖,放下食盒,一秒鐘也不敢再待,就急匆匆跑了出去,好像後面有一隻要命的猛虎在追一樣。

平日里瞧三少爺丰神俊朗的,沒想到發起脾氣來這麼可怕!

害得小丫鬟們對他的幻想瞬間就破滅了。

來越從外間進來,瞧兩個小丫鬟臉色慘白的跑了,撓了撓頭正一臉不解呢!一進書房也是被賀三郎這滿面的冷色給凍的哆嗦了一下。

來越清了清嗓子,小心的問:「少爺,什麼時候叫三奶奶過來用飯,這時候也不早了。」

來越的話讓賀常棣心中冷哼一聲,這個毒婦今天算計了一府上的人,還想吃飯?

哼!真是美的!

「你出去守著,沒我的命令,誰也不許進來!就算是三奶奶也不行1賀常棣冷聲吩咐。

來越怎麼也沒想到三少爺這時候會這麼說,瞬間愣在原地,都不知道怎麼反應,他的視線朝著放在書桌上的兩個食盒看過去,剛張了張嘴,就與賀常棣冷然深邃的眼神對上,來越打了個哆嗦,自家少爺最是說一不二,哪裡容得他違逆,只是真的不讓三奶奶來吃飯嗎?

這怕是不好吧!

不過,到來越出門守在了門口,也不敢這麼與賀三郎說上一個字。

賀常棣眸色深深地站在書桌前,而後從書桌的暗格里取出了一個厚厚的信封,他把信封里的信紙拿出來又仔細看了一遍,確定沒有問題后,這才封上信封,在信封正面寫上「祖母親啟」四個大字。

做完這一切,賀三郎再次把信封放回書桌的暗格里。

書房內的燈花爆了一下,發出輕微的「啪」聲,聞到食盒裡飄出來的淺淡飯菜味道,賀常棣才將視線落在兩隻紅漆食盒上。

他站起身,將兩隻食盒打開,食盒有四五層,每層里的菜色都不同,有清蒸鱸魚、烤羊排、煮乳雞崽兒、小青菜兒,另一個食盒放著湯品和白米飯,甚至還有一壺溫酒,這些菜色無一樣不精緻,甚至比往日里大廚房做的味道賣相都要好上許多,定是賀老太君院子里的小廚房做出來的。

雖然時間放的有些長,菜都冷的差不多了,但是仍然叫人看了食慾大增,可比昨晚小夫妻兩兒吃的好多了。

賀三郎一瞧見這些菜品心中就有了些許報復的快感,這個毒婦不是喜歡吃嗎?他就讓她什麼美味都吃不著!

這般報復性的想著,自己就取了一旁放著的筷子夾了幾樣,嘗了幾口,可能是菜品本來就冷了也可能是心情不好,雖然滿滿兩個食盒的美味,賀三郎卻食不知味,匆匆動了兩筷子就放下了。

從新坐到了書桌前,隨意從旁邊抽了本書看了起來。

天都黑透了,今日歸寧,在英國公府被一群她不認識的女人圍著,飯菜不得心,吃的更少,回靖安伯府的時候就餓了,又想起來起火那回事,當時是忘了飢餓,可都這會兒了,肚子早在「咕嚕嚕」抗議。

楚璉靠在軟榻上,手裡還是那本話本子,因無聊等著吃飯,她這會兒都沐了浴,換了寢衣,可還是沒聽到開飯的動靜。

不對啊!大嫂鄒氏是個細心的性子,他們小兩口沒吃晚飯,大嫂不可能忘記了,再說還有老太君呢!

那日敬茶的時候,楚璉就發現了,賀老太君最是疼她這個最小的孫子。

楚璉到底等不及了,喊了一聲外間的喜雁。

喜雁快步走進來,「三奶奶有什麼吩咐?」

「去問問可送飯食來了,我餓了。」

喜雁一蹲身就出去打聽,不多會兒喜雁就回來了。

楚璉靠在大紅色迎枕上,邊看著話本邊隨口就問,「怎樣了?」

喜雁苦著臉說不出來話,過了片刻,聽不到喜雁的回答,楚璉奇怪地抬眉看去,「發生什麼事了?」

喜雁這才苦著臉糾結的將之前來越帶著拎食盒丫鬟來的事情說與了楚璉聽。

喜雁心裡委屈,這三少爺怎麼能這麼為難她們小姐呢,小姐不過是想吃頓飯而已都不讓,這比在英國公府里還苦呢。

楚璉驚訝地張大了嘴,一雙烏黑的眼珠子亮閃閃的,充滿疑惑。

簡直不敢相信她聽到的。

這賀三郎也太幼稚了吧!居然不讓她吃飯,是想餓著她不成?

楚璉翻了個白眼,根本沒多在意,所以也並未注意到喜雁眼神里的委屈和不忿。

「喜雁,你去書房問問。」

喜雁應了一聲,滿臉陰鬱的出去了。

書房外,來越對著一個眼眶紅紅又憤憤不平的小丫頭簡直想撞牆。

「我的姑奶奶哎,真不是我不讓你進去,是少爺有吩咐,不讓任何人進去。」說著來越指了指楚璉所在房的方向,壓低了聲音,「少爺說了,就算是三奶奶來了也不行……」

喜雁咬著唇,眼淚幾乎忍不住就要落下眼眶,「三奶奶有什麼錯,三少爺竟然這麼對待三奶奶,我們奶奶到現在還餓著肚子,你倒是一點也不心疼?」

來越頭疼,「喜雁姑娘,算是小的求您,別為難小的了成不,小的和您一樣,也不過是個下人,哪裡能違逆主子的命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