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十二章:饞死你(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饞死你(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喜雁心情愉悅地提著裝著剩飯剩菜的食盒送去廚房。

路過書房門口,就瞧見來越雙眼發亮盯著她,「喜雁姐姐,你們這飯菜可還有了?」

喜雁眉頭一蹙,把食盒往身後藏了藏,昂著下巴防備的道:「你問這個做什麼!難道跟著三少爺還擔心沒吃的,那可是兩個食盒呢1

之前受了氣,喜雁忍不住就嘲諷了回來。

「好姐姐,這事兒可與我沒關係。」來越朝著裡面指了指,「都是三少爺吩咐的,我從中午到現在可是一粒米未進,這會兒早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說著,來越的肚子也配合的「咕嚕嚕」叫起來。

喜雁盯著他,像是在分辨他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喜雁姐姐,咱們都是當下人的,你難道還不知道嘛!哪裡有和主子一起吃飯的1來越這小子嘴巴會說,當即就戳中了喜雁的軟肋。

「你是真沒吃?」

「真沒吃!我肚子都叫了,聽到了吧1

喜雁抿了抿嘴,把食盒放到了旁邊的石桌上,從裡面端出剩飯剩菜,「其實沒剩多少了,只有幾塊紅燒肉、一些肉湯和一碗飯,你將就著填肚子吧1

來越猛地咽了口口水,「只要是吃的就成,像我這樣的,哪還那麼講究啊1

喜雁瞪了他一眼,將湯汁和肉塊蓋到大碗的白米飯上,看著就好像最方便的紅燒肉蓋飯一樣。

把碗朝著來越面前推了推,「呶,給你吧!記得吃完了把碗筷送到小廚房讓看門的婆子洗乾淨。」

來越猛點頭,喜雁瞧他高興的樣子就來氣,拎著食盒快步離開了。

吃過紅燒肉的都知道,那湯汁實在也不差肉什麼,淋在白花花的米飯上,美味又下飯。

來越鼻子抽了抽,意識到之前聞到的香味就是這菜散發出來的,剛剛喜雁說是叫什麼來著,對,紅燒肉!

來越也確實很餓了,他捧著老大一個碗,就蹲在書房門口扒飯,與小山溝里的農夫一樣,沒有絲毫禮儀可言。

可就是這樣,這頓飯他卻吃的從未有過的舒心,不為什麼,實在是因為這菜太好吃了!

他夾起顫巍巍還在抖動著的紅燒肉,一口塞進嘴裡,那種讓人慾罷不能的香味就在味蕾上炸開來,比什麼炙鹿肉好吃一百倍!

可惜,剩下的紅燒肉實在是太少了,他幾筷子就沒了,一點也吃不夠。

三奶奶房裡的那幾個臭丫頭也太能吃了,就給他剩這麼點兒。

來越想著,現在就算面前有一盤子的紅燒肉,他一個人也肯定都能解決,而且還是那種連湯汁都不帶剩的。

扒了兩口紅燒肉湯汁泡的米飯,來越的眼睛就眯了起來,還回味似的把米飯在口中嚼了許久才咽下去。

很快,一大碗紅燒肉湯汁澆米飯就被他吃了大半。

而在書房中用功的賀三郎被那種若有若無的香味一直折磨著,最後實在是忍不住,撂了手上的書,走出書房,門剛一打開,就見到自己的貼身小廝跟個要飯的一樣蹲在門口狼吞虎咽的扒飯。

最重要的是,他那手上的碗散發出的食物的味道就是之前他在書房中若有若無聞到的味道。

賀常棣眼睛眯了眯,勾了勾嘴角盯著來越。

來越吃的正高興呢!就覺得後背一涼,轉頭就瞧見賀常棣,他沒想到主子這個時候會出來,他抬起包了滿嘴飯的頭,才猛然反應過來,連忙用力咽下嘴裡的飯,咽的太急,差點噎到。

來越匆忙站起身,把碗藏到身後,這才朝著賀常棣行禮,「少……少爺。」

「呵,讓你守個門,你倒是在外面吃的開心!說,哪裡來的飯食,讓你連吃飯的禮儀都忘了1

來越知道這個時候他藏著掩著也沒用了,低著頭,撓了撓頭道:「少爺,是……是三奶奶那兒做的飯菜,這是剩下的,瞧小的守在門口可憐,賞給小的吃的。」

楚璉!

賀三郎怒氣上涌,他怎麼也沒想到他將食盒拿走了,這個毒婦竟然會自己帶著丫鬟去做吃的!

最讓他憤怒的是,似乎她的人做出的飯菜更好吃一點。

賀常棣冷著臉朝著來越伸出修長的手指。

來越發愣,結結巴巴道:「少……少爺,做什麼?」

「交出來。」賀三郎聲音冷冰冰的,好像是在掉冰渣子。

來越不敢違逆,只好苦著臉將手上吃了只剩一半的碗雙手捧到賀常棣面前。

賀常棣一手抽過碗,借著書房廊下的燈光看了看。

雖然食物的味道確實很誘人,但是被來越搗騰過的飯碗卻亂七八糟,賀常棣不屑的冷哼一聲,道了一句,「粗鄙之食」。

來越低著頭不敢說話,心裡卻在希望少爺將碗還給他,他還沒吃完呢!

賀三郎看了兩眼后把碗從新塞回來越手中,轉身又進了書房。

他輕聲自言自語道:「還以為這個毒婦能做出什麼絕世美味,原也不過如此。」

賀常棣雖然這麼說,可是薄唇卻忍不住抿了抿,不自覺地咽了口口水。

來越從新要回了碗,趕忙三兩口將碗里的剩飯吃完,生怕三少爺在什麼時候又突然出來。

一大碗紅燒肉蓋飯進了來越的肚子,他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只覺得滿足不已。

楚璉靠在千工床上,手上拿著話本子,卻在想著明日一早吃什麼。

她晚上將小廚房裡的食材大概掃了幾眼,竟然發現了有乾麵,蒸小籠包子和蝦餃什麼的都太麻煩了,桂嬤嬤不讓自己動手,太複雜,喜雁她們一下子也學不來,想想還是抄手最簡單。

了薄薄的皮兒,裹了拌著蔬菜的餡兒下鍋滾了就成。

決定好,楚璉就扔了手中的話本子,美美的睡覺去了。

這晚,賀三郎是在書房過的夜。

次日,賀三郎醒來,喚來越進來伺候,卻明顯發現來越伺候他穿衣裳的時候動作有些急促,好像是在急著去做什麼。

賀常棣盯著來越看了片刻,沉聲問:「來越,你急什麼1

來越手一抖,連忙跪下道歉。

賀三郎坐在床榻邊,理了理領口,「說出個理由,不然少不了罰,自己決定吧!」

來越苦著臉,暗暗怪自己是個吃貨,可這個時候三少爺明顯生氣了,哪裡還敢隱瞞,「回少爺,三……三奶奶帶著丫鬟在小廚房做朝……朝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