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十三章:抄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抄手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常棣一頓,怎麼也沒想到來越說出的是這樣的理由。

他抿了抿唇,想要怒斥來越一句,卻突然想到昨夜在書房聞到的那種若有若無非常勾人的味道。

再加上來越這個傢伙吃的那樣狼吞虎咽,其實賀常棣是能想象出那道菜是有多好吃的。

來越是他的貼身小廝,自小就跟在他身邊,吃的好東西可是不少,就連這個挑嘴的傢伙都能看上的食物,定然有它的長處,只不過是楚璉做出來的,他下意識就不想承認而已。

賀三郎冷冷哼了一聲,起身不再理來越,原本是想著直接去前院,但是眼角餘光瞥到了忙碌的小廚房,賀常棣鬼使神差的就轉了方向,朝著花廳走去。

正在花廳收拾的桂嬤嬤嚇了一跳,連忙向賀常棣行禮,「三少爺早安。」

賀常棣眼神掃了一眼花廳四處,冷冷的問道:「你們奶奶呢?」

桂嬤嬤低頭偷偷瞥了一眼長身玉立的賀三郎,低聲道:「三奶奶在……在小廚房……」

「成何體統!我們靖安伯府何時做個飯都要她親自動手了,若是傳出去,叫別人怎麼想?」

桂嬤嬤聽到賀三郎這番話頭低的更低了,訥訥不言。

賀常棣冷哼了一聲,卻坐在了花廳的桌前,不走了。

其實,他只不過昨夜累積的鬱氣無處發泄而已,瞧見桂嬤嬤就忍不住,畢竟這個桂嬤嬤是楚璉身邊最得用的管事嬤嬤。

桂嬤嬤給旁邊小丫鬟使了個眼色,讓她趕緊去端上茶水,她守在一邊觀察著賀三郎。

桂嬤嬤心中奇怪,瞧三少爺明顯是對三奶奶不滿,如果按照常理,他這會兒早就去前院了才對,可他卻坐在花廳里老神在在,好似在故意等著什麼似的。

賀常棣坐在花廳中,花廳里放著的到處都是楚璉的陪嫁裝飾,讓他瞧了就恨的牙痒痒,如果不是昨晚的飯菜勾著他的好奇心,他早就離開了,哪裡還能耐著性子在這裡等。

抄手做起來很簡單,楚璉大早上的就帶著喜雁和明雁去了小廚房。

剁肉,放蛋清蔥蒜,調餡兒,薄薄的麵皮,等到一個個元寶一樣好看的抄手下鍋后,也是半個時辰后的事情了。

楚璉雖然沒動手,但是一直坐在旁邊指點喜雁和明雁,如今是初夏,又在小廚房,半個時辰后,身上也熱的出了一層汗。

她今兒穿了一身涼爽的淺紅色紗裙,裙擺層層疊疊,好看的緊,早上打扮好后,桂嬤嬤還誇讚這身衣裳配楚璉實在是好看,就像是剛剛盛開的一朵嬌嫩牡丹。

可這會兒身上出了汗,這薄透的紗衣就貼在了身上,竟然印出了裡面穿著的淡粉色小衣,肩膀上那細細的綢帶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楚璉也是站起身的時候才發現這件衣服的尷尬。

吩咐喜雁明雁兩隻雁把抄手盛好端到花廳,楚璉為了配抄手,還特意教喜雁烙了些香噴噴的蔥油餅,只是沒有素油,烙餅用的是豬肉炸出來的葷油,到時候吃起來可能會有些膩。

因桂嬤嬤說三奶奶教導的法子都是秘方,不能讓別人瞧去,所以楚璉帶著兩個大丫鬟在小廚房做飯的時候,小廚房的門都是關著的。

這會兒門一開,清晨涼爽的風拂過來,讓一身汗的楚璉好受了許多。

楚璉想著快些回去換衣裳,腳下步伐不由加快,可剛到花廳,就瞧見賀三郎坐在那兒。

聽到腳步聲,微垂著頭的賀三郎抬起頭來,等發現楚璉穿的衣裳后,一張俊臉先紅后黑。

楚璉怔了瞬間,就搖著手中的團扇走到了賀常棣身邊,一雙水漉漉的大眼眨了眨,「夫君怎的起這麼早。」

賀常棣見她纖細肩膀都印了出來,又突然想起花廳里還站著來越,當即猛然起身扯了楚璉細細的手腕就將人往房帶。

楚璉被他蠻狠地扯進房,震驚的眼睛瞪的大大的,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

等到進了房,賀常棣狠狠將楚璉的手甩開,而後冷冰冰的拋出一句,「換衣服1

楚璉蹙起好看的淡眉揉了揉被他捏紅的手腕,聽他這句話,才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紗衣沾了汗水確實有些透明了,不過這對於在現代連比基尼都穿過的楚璉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楚璉在心裡翻了個白眼,而後扭頭看身邊的賀常棣,這個傢伙不是不喜歡她嗎?那現在她穿什麼關他什麼事。

而且這是怎麼回事,他不是讓她換衣服,為什麼他卻擰著一雙濃眉盯著她看。

少女雖然嬌小,平日里穿的衣衫寬大,不大顯身材,現在這一身半透明的淺紅紗衣將少女凹凸有致的身材顯露無疑。

賀常棣一時瞧的有些發愣。

楚璉蹙眉,用手中的團扇遮住胸口,對著賀常棣瞪了一眼,自走去衣櫃邊取衣裳,楚璉隨意取了一套裙衫出來,轉頭見賀常棣仍是背手立在屏風邊,她微微鼓了鼓嘴,不悅道:「我要換衣了,你先出去。」

賀常棣到這時才發現自己一直盯著楚璉看,心中懊惱,一句話也不想說就轉身離開了。

楚璉邊換衣裳邊嘟囔,「走的倒是快,有本事剛剛也別看啊1

賀常棣回到花廳,喜雁和明雁已經在花廳飯桌上擺放好了小廚房新出鍋的朝食。

雖然花廳飄散著一股讓人食指大動的香味,但是賀三郎卻沒有第一眼去瞧桌上的食物,而是看向來越,對他使了個眼色,讓他出去。

來越離開后,賀三郎這才在桌前坐了下來。

他一雙深邃的鳳目朝著眼前的食物看去,明雁就主動給他盛了一碗,倒了醋,遞上了小巧的湯勺。

賀常棣頓了頓,接過湯勺,看了明雁一眼。

賀三郎的眼神實在是太有壓迫力,明雁一個哆嗦,就什麼都說了出來。

「三少爺,這是三奶奶教奴婢做的抄手,旁邊是蔥油餅,三奶奶說,抄手就是要配上醋和切的細細碎碎的小蔥才好吃,三少爺您……您先嘗嘗。」

賀常棣眼神淡淡,瞧著好像根本就對明雁說的話無動於衷,冷酷的像是一塊冰磚一樣,其中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有多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