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十四章:吃撐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吃撐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眼前的朝食雖看著簡單卻散發著誘人的香味,賀三郎不自覺的就想到昨晚他從書房開門出來時,來越那狼吞虎咽的吃相。

味道聞起來是還可以,只是真的會那麼好吃?

儘管極不願意相信,可賀常棣還是情不自禁拿起了面前的湯勺,在精緻的青白瓷碗中攪了攪。形似元寶的抄手在濃湯中輕浮飄動,其中微撒的碧翠香蔥像是清澈池水中的水草一樣漂浮,一股更加濃郁的味道衝擊著他的嗅覺,胃部變得難耐,口中忍不住分泌津液。

賀常棣拿著湯勺發獃了幾秒鐘,一雙琥珀色的深眸沉了沉,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他這模樣叫在一邊伺候的桂嬤嬤和明雁等人都緊張地忍不住咽口水。

不過,賀常棣最後還是用湯勺挑了一個抄手涼了涼送進了他那薄唇中。

他斂眸,一張俊臉微微低垂著,咬破那隻白胖抄手,裡面的味道和湯汁佔領了他的味覺后,他有一瞬僵硬,隨後嘴唇就微微動起來。

賀三郎黝黑的睫毛斂住了他眼中波動的神色,誰也沒注意到他眸光一瞬間閃動和疑惑。

吃了兩隻抄手后,他又朝著旁邊的蔥油餅指了指。

他用餐的禮儀無可挑剔,動作儀態優美,面上也看不出絲毫其他的情緒,讓桂嬤嬤和幾隻雁完全摸不透他的想法和心思。

見到他指著蔥油餅,明雁也只好硬著頭皮上去幫他將油黃散發著蔥香的餅撕成小塊,放到一旁的碟子當中,端到他手邊。

賀常棣沒說話,而是伸筷夾了一小塊,先是放在鼻尖輕輕嗅了嗅,似乎是在辨別這味道合不合他的胃口。

他如劍的濃眉微微有些蹙起,這才把餅送入口中。

這蔥油餅與以往吃的鍋盔和其他的餅味道都不同,很薄的一張,外殼帶著微脆,裡面又是軟糯咸香,一口下去,意猶未荊

賀三郎心中滿意,臉上卻一點也不顯,他只朝著蔥油餅又指了指。

明雁嘴巴微張,卻不敢多言,上去將一整張蔥油餅撕成小塊都放入小碟中。

於是,賀三郎就端著他那張生人勿進的高冷俊臉,坐在桌前面無表情吃著他第一次吃到的美味朝食。

如果不是他筷子伸的頻率有些高,嘴巴蠕動的有些快,面前的抄手和蔥油餅正在飛速的變少,恐怕沒人會知道他極喜歡這頓簡單的朝食。

楚璉好不容易換了一身淺藍色衣裙,又將有些凌亂的鬢髮理了理,用濕帕子擦了臉上和脖頸的汗,坐在床邊搖了兩下手中團扇,這才覺得渾身舒服些。

這還沒有到一年中最熱的時候,就已經這麼難熬了,楚璉嘆口氣,準備等吃了朝食后,問問桂嬤嬤能不能弄些冰來放在房解暑。

起身出了房,進了花廳。

當先就見到賀三郎坐在桌邊筆直勁瘦的背影。

楚璉眉頭一皺,剛剛沒注意,現在一瞧,今日賀常棣身上穿著的常服袍子竟然也是淺藍色的。

兩人這番穿著,倒有些像是「情侶裝」。

楚璉只是怔了瞬間,便沒再多想,廳中桂嬤嬤和幾個丫鬟蹲身對著她行禮,楚璉擺了擺手,卻恰與桂嬤嬤糾結的眼神對上。

楚璉不解,歪了歪頭看向桂嬤嬤,桂嬤嬤又抿起了唇不說話。

見她這樣,楚璉也不再多管,而是提裙走到桌邊。

在賀三郎背後就能聽到湯勺觸碰到碗壁輕微的聲響,楚璉知道他這是在吃自己做的朝食,鼓了股腮幫子,瞪了他的背影一眼。

想要嘲諷他兩句。

「夫君,你不是……」楚璉邊走邊說,可剛走到桌邊,就被眼前情景驚的連話也說不出了。

這……這個賀三郎原來是……是個吃貨!

看他吃姿優雅,但是飯量卻了得,一海碗的抄手被他吃了大半不說,旁邊五塊蔥油餅也少了三塊……

瞧他現在還不緊不慢吃第四塊蔥油餅!

怪不得桂嬤嬤剛剛看她的眼神那麼奇怪。

楚璉嘴角忍不住抽動。

表情奇怪的在賀三郎身邊坐下,癟了癟嘴,先讓明雁趕緊給自己盛一碗抄手,她怕遲了都進了這賀三郎的肚子。

明雁也是尷尬的緊,給楚璉盛了抄手后,就迅速退到了角落去。

楚璉將剩下的那塊餅夾到了自己的碟子里,嘟囔道:「敢情昨天的兩個食盒,還真是都進了你的肚子。」

賀常棣一愣,如何聽不出來她的弦外之音,這是嫌棄他吃的多,是個飯桶呢!

賀三郎用那幽深的眸子瞥了楚璉一眼,他吃的開心,便也饒過她這次,不與她計較。

楚璉見他不說話,覺得再嘲諷他也沒意思,她本來也不是個小肚雞腸喜歡計較的人。

於是,便專心吃起今天的朝食來。

由於她換衣裳耽擱了一會兒,現在抄手已經不燙了,吃正好。

蔥油餅一張有兩個手掌大,明雁要上來幫她將餅像賀常棣那樣撕成小塊,卻被楚璉一把攔祝

這餅還是三奶奶教著做的,自然是沒人比三奶奶還懂了,明雁也就安心退到後面。

桌上還放著一小碟不知道什麼做成的醬汁,和切成絲兒的現腌蘿蔔絲,楚璉用小勺掏了半勺抹在金黃的薄餅上,又夾了些蘿蔔絲放在上面,最後把餅疊起,這才夾起送到櫻桃小口中。

兩人在餐桌上雖沒有說話,都是在各自安靜用餐,但是賀常棣的眼角餘光一直在瞥著楚璉的動作。

見她竟然這般吃餅,他微微一怔,隨後一雙輕輕淺淺的眸子就看向已經空掉的裝餅的大碟子。

眼神幽幽,好似帶了一絲失望。

楚璉專心對付眼前碟子里的蔥油餅,並未在意賀三郎的眼神。

因為沒有合適的素油,麵粉的質量也不如現代的好,葷油煎的餅不如印象中的好吃,楚璉又是個不喜歡吃油膩的,所以吃的時候難免眉頭就皺了皺。

賀三郎正在注意她的一舉一動,她皺眉的動作當然就落到了眼中。

賀常棣心中頓時便有些不快。

他拿著玉筷,朝著身邊小碟里撕成小塊的餅看了一眼,只是頓了一瞬,就夾起一塊伸臂在桌上放著醬料的碟子里沾了沾,然後才放進自己嘴中。

唔……這樣吃好像是比單吃有味兒許多,醬料雖然有些咸,但是有一股鮮味兒,也不知道是什麼製成的。

得了趣兒的賀三郎又這般連著吃了幾小塊餅,吃完后朝著伺候在另外一邊的明雁意味深長看了一眼。

明雁被他幽深的眸子看的一抖,忙低著頭,呼吸聲都變得輕了。

專心對付碗里幾個抄手的楚璉沒發現他這些「小動作」。

最後那塊蔥油餅楚璉還是沒吃完,只吃下一半,就放在碟子里了。

明雁見楚璉推開碗,明顯是一副已經吃飽的模樣,趕忙拿了濕帕子要給她擦手。

賀常棣還沒等楚璉接過明雁手中的帕子,就用一根修長的食指點了點她面前的桌面,隨後他低沉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吃完。」

楚璉:……

低頭看了一眼碟子里的餅塊,這時候已經有些涼了,味道更不如剛做好的。楚璉便覺得更沒有胃口,哪裡肯再吃,而且這賀三郎是怎麼回事,不願意與她說話也就算了,平時冷言冷語她也可以當做沒聽到,現在卻管起她的飲食來了,她可沒忘記昨晚他還故意不讓她有飯吃的。

「不吃,我已經飽了。」

其實並不是賀常棣不讓楚璉剩飯,而是在他眼裡,這麼美味的飯菜剩下就相當於犯罪,所以他才不願意看著楚璉這麼「糟蹋」食物。

「有很多人想吃都吃不到,吃完。」

楚璉擰起淡淡的眉毛,心情也開始變差,不過就是一塊蔥油餅,吃不完也就算了,難道非要強逼著自己吃下去,鬧的身體不舒服,讓自己受罪才好?

「說了不吃,要吃,你自己吃吧1

聽到三奶奶這麼說,旁邊伺候的桂嬤嬤她們臉上都是一陣古怪。

然後,讓她們更無法接受的一幕就發生了。

賀三郎沒有再堅持逼迫楚璉吃剩下的餅,而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自己伸出長臂端過楚璉面前的那隻青白花紋的瓷碟,用玉筷夾起來送到了自己的嘴裡。

餅有些冷了,沒之前好吃,但是裹了醬和脆爽蘿蔔絲的餅卻更有味道。

賀常棣幾口就把楚璉剩下的那半張餅給吃完了……

他這樣突然的舉動讓楚璉和一屋子下人都怔住了。

楚璉看他的臉色古怪,這個傢伙不是嫌棄她嗎?怎麼吃她吃剩的東西一點心理負擔也沒有,真是見了鬼了!

將最後一口餅咽下肚子后,賀三郎好似才反應過來剛剛做了什麼,他本就冰冷的俊顏微微一僵,瞥了瞪大一雙烏黑雙眼的楚璉,迅速的起身,留下一句「我去前院」就邁著長腿離開了。

楚璉轉頭看著他修長的背影,不知怎麼回事,就是發現了一絲落荒而逃的味道。

賀三郎腳步匆匆出了院子,等到了前院書房,這才放緩了腳步,他腳步一頓,伸出修長的手指撫了撫自己的胃部,臉色一僵,發現向來很有節制的自己竟然吃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