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十五章:晉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晉王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進了書房后,連著叫人送出去了好幾封書信,隨後在午時前,自己也出門了。

盛京閱紅樓,三樓雅間內,檀香裊裊,一穿著石青色錦袍的男子斜靠在軟榻上,掌中把玩著兩枚碧色龍眼般大小的玉珠,玉珠碰撞,時不時發出悅耳的脆響。

男子一頭烏黑的秀髮披散在肩頭,像極了飄蕩在泉水中墨黑的綢緞,順滑的叫人想要上去摸上一把,感受「絲緞」在手中滑淌的感覺。

男人側臉的輪廓完美,皮膚白皙,這般一瞧,竟絲毫不輸於賀家三郎。

軟榻就放在窗邊,男子一手撐在軟榻扶手上,一手把玩著玉珠,就這麼側著身子側著臉龐看著閱紅樓下面街道上來回走動的人群。

雅間的門突然一響,視線落在街道上的男子回頭,光亮灑在他的臉上,如果這個時候有個陌生人在的話,定然會驚叫出聲。

因為這名錦衣華服的男子有著一雙與常人相異的眼瞳,他淺淺的青碧色眼瞳映不出任何倒影,好像是一塊沒什麼感情的玻璃。

當那雙異瞳里淺淡的幾乎不存在的目光掃到了從屏風後轉出來的人時,一雙青碧眼這才泛起了一絲波動,嘴角也微微帶上了些上揚的弧度。

「新婚燕爾,玉面賀三郎是怎麼捨得出門的?」

賀常棣一雙深沉的眸子再次看到眼前這個男人時,心中浮起的是無限的嘆息和無奈。

他朝前走了幾步,彎身向著男子一拜,「晉王殿下。」

青碧色眸子一閃,眉頭輕蹙了起來,右手裡那兩顆珠子也停止了轉動。

「阿棣,你今日莫不是吃錯藥了?還是受了弟妹的氣?」晉王奇怪道。

前些日子見到這個小子的時候,還是爽朗豪氣的模樣,怎麼婚後第一次見,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是老成了十歲。

賀常棣冷笑了一聲,新婚?如果自己妻子不是楚璉那個毒婦的話,或許自己還真會高興一番。

晉王是當今陛下的四子,並非嫡出,乃是賢妃的第一個孩子。賢妃母家是現在的尚書令長孫家。

而賀常棣八歲時給晉王做過四年的伴讀,後來一同入了國子監,待到十六歲才從國子監太學院畢業,雖挂名在翰林院,卻並未出仕。

兩人是多年至交好友。

賀三郎也不等晉王讓自己免禮,兩步走到晉王對面的椅子坐下。

「殿下,我前些日子托您辦的事如何了?」

晉王盯著賀三郎好似越加深邃的眉目,臉上那股閑適這個時候終於全部消散。

「阿棣,你如實和我說,你到底要幹什麼?」

晉王在最好的朋友面前,連自稱都改了。

賀常棣自己給自己倒了杯茶,應該是晉王來時,閱紅樓的茶博士煎的,這會兒有些冷了,煎茶里的各色作料香料混雜在一起,又失了煎茶那股感覺,與那些泛著異味的餿水沒什麼區別。

本來是有些口渴的賀三郎在瞧見這麼一碗茶后,便再也沒有心情喝上一口。

猛然想到在靖安伯府自己院子里,那個最喜歡擺弄煎茶的毒婦,從他們成婚這幾日來居然從未見她親手制過煎茶,就連在花廳里伺候的茶水都不過是清澈見底的溫開水而已。

賀三郎蓋上茶碗,眼底眸光波動了一瞬,便看向了對面晉王。

「殿下,我要軍功。」

晉王一怔,大武朝開國將近三十年,當今皇上正是整頓朝綱的時候,開國元勛富貴太多,如今想要一份功勛,想要迅速崛起,也唯有軍功了。

而想要在朝堂靠資歷或者是出生熬出頭,即便聰明絕頂的人那也要至少五年以上。

如今大武朝雖腹地內還算是國泰民安,但是邊境卻有不少威脅。

南邊明州的南疆,北境涼州的圖渾和蠻族,東邊海口的倭人和高句驪,至於最西也有金髮碧眼的俄疆人。

而堂堂靖安伯,也就是賀三郎的父親此時就守在明州。

因邊疆近年都無異狀,派入各國的探子也沒發現什麼動作,這兩年邊境守軍卻是越加的放鬆警惕了。

沒仗打,就算是決勝千里之外的名將也會被磨平了稜角。

晉王青碧色眸光微微一怔,「阿棣,那你為何會選擇北境?若是想要軍功,明州不是更好,賀伯父也在明州,而且密諜司早有密報,南疆人已有異動。」

晉王雖然不是儲君,但是有關朝中密文他還是知曉一些的,只因為與他同父異母的太子殿下。皇家幾個兄弟中,他與太子的關係最好。

賀常棣低垂的雙眸里,眸光閃動了兩下,「父親在,我不會去。」

晉王一愣,隨即擔憂道:「阿棣,我們雖然在國子監畢業時都被評為優異,你武功雖好,卻無實戰履歷,也無領兵經驗,而魯國公是什麼樣的人,你比我清楚1

魯國公就是現在守在北境的錢大將軍。在晉王與賀常棣幼時教導過他們騎射的,是一個非常嚴格和固執的人。

一旦去了北境,投到了魯國公旗下,那就是有受不盡的罪和苦,而且不會得到魯國公一點的體諒,那將會是真刀真槍的磨練。而京城的富貴公子,就算是小官家裡的公子哥們也鮮少會下這個決心去邊境受苦。

何況北境已經太平了將近十年,涼州氣候惡劣,冬寒夏熱,沒有良田,只有一望無際的枯燥草原和林立在廣野上的軍帳,再往北就是高聳的雪山,那裡遠離繁華,接近於原始。

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朝廷流放囚犯,那也不會選這麼個地方。

涼州城內的百姓據說一年四季連稻米的影兒都看不到,一座城,有盛京城一半大,但是人口卻沒有盛京的二十分之一。

如果去了北境,能趕上立軍功還好,如果沒趕上,呵呵……戍邊有明文規定,若無軍功,在邊境也至少呆足五年!

五年啊!對於普遍壽命還只有三十多歲的大武朝人來說,五年何其的漫長。

憑著賀常棣的出身,只要不是太窩囊,五年,一個從四品官職還是能混的。

這樣不顧後果就倉促要去北境,在晉王眼裡,這完全就是賭博,而且是不計後果的豪賭!

先不說能不能遇到強敵,就算遇上了,他能有足夠的實力去對付嗎?萬一出個好歹,賀家如何?他這朋友如何?

「殿下,我心意已決1

晉王那雙迥異於常人的青碧色眼眸盯著他,好似要在這一刻看穿眼前的好友究竟是什麼想法。

「阿棣,你給我一個理由,否則,我是不會幫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