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十六章:婆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婆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常棣抬眸與晉王對視。深邃的眼眸深處有晉王看不懂的深沉和淡淡的悲痛。

「殿下,有些事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但是我保證,我去北境有我必不可去的理由1

等到賀三郎從閱紅樓出來,已經過了午時。

晉王立在三樓窗邊,直瞧著好友的馬車消失在街角盡頭,這才收回目光,若有所思。

楚璉用過朝食后就去了賀老太君的院子請安。

只除了床的靖安伯夫人不在外,靖安伯府上的女眷此時都聚在了慶堂。

楚璉一進來,賀老太君的目光就看了過來,見她穿了一身淺藍色衣裙,想到賀三郎早上離府前來慶堂請安穿的也是一身淺藍色袍服,賀老太君就笑了起來。

家裡除了兩個小侄女,也就數楚璉輩分最小,請了安后,就被賀老太君拉到了榻上。

「璉兒,這幾日在府上過的可還習慣?」賀老太君說話和和氣氣的,又帶著老人那種特有的慈祥,讓人聽了就忍不住想要同這樣一個老人親近。

楚璉點頭,睜著一雙水潤潤又澄澈的眸子瞧著老太君,「習慣,孫媳多謝祖母關心。」

「三郎今日一早就出門了,怕是不到下午也不會回來,今日中午,你和你大嫂都留在祖母這裡吃飯。」

楚璉點頭答應下來。

在慶堂坐了小半個時辰,她又與鄒氏一同去靖安伯夫人的院子看望。

還沒進門就聽到了靖安伯夫人劇烈的咳嗽聲。

鄒氏皺起眉頭,恰好遇到出來端葯的靖安伯夫人身邊的大丫鬟妙真。

妙真抬頭便看到站在門口的兩位主子,「大奶奶,三奶奶安好。」

「娘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感覺比昨日還嚴重?」鄒氏蹙眉詢問妙真。

妙真皺著臉,「奴婢也不知,這方子前半個月還有些作用呢,夫人也偶能下床走動,可是這幾天,這方子好像就完全沒了用處,夫人即便是喝了葯也一點不見好。」

楚璉站在鄒氏身邊,陷入了回想,原著中並未提到靖安伯夫人患的什麼病症,但是瞧這癥狀,不說肺炎恐怕就是肺結核,在這個時代,如果得了這種病,幾乎是沒有治癒的可能的,只能用藥拖著。

「你去端葯吧,我和弟妹進去看看娘。」

等到從劉氏的屋裡出來,劉氏已經疲乏的睡下了,她臉色蒼白難看,就算是睡著,也一副久病消瘦的模樣。

聽妙真說,劉氏因病,吃不下東西,已經有好幾天沒好好進食了。

以前還能吃下些那靖安伯府周廚娘的點心,現在周廚娘被一把火燒沒了,靖安伯夫人連這口嚼頭也沒有了。

妯娌兩個出了劉氏的院子,便拐進了府中的小花園,兩人手上各拿了一隻紅翡鐲子,瞧那成色,就知道名貴無比。劉氏出生大族,當初的嫁妝很是豐厚,好東西也多,這個還是後來鄒氏與她說的。

楚璉有些不自在地捏著手中的鐲子,這紅翡鐲子是一對,她與鄒氏一人一隻,楚璉即便是從小到大也從沒見過這麼貴重的首飾,那日敬茶雖也收了不少好物,但是與這個紅翡鐲子相比,還是差了許多。

鄒氏瞥頭,發現她臉上的不安,笑了笑,「娘給的,咱們就拿著吧,不然娘會不高興的。」

楚璉只能點頭,在劉氏的屋裡就收了,這時候總不好拿回去退了吧。

鄒氏將自己的那隻鐲子遞給身邊的丫鬟,讓她用帕子包了小心放好,拉著楚璉在攀了紫藤的迴廊上慢慢走著,忽而嘆了一聲,「其實娘那裡也沒多少好東西了,這兩隻鐲子恐怕也是僅剩下的幾件。」

瞧見楚璉臉上的疑惑,鄒氏有心想與這個新過門的弟妹多聊兩句,她朝著身後跟著幾個貼身伺候的丫鬟揮了揮手,幾個丫鬟連忙停步站在原地,由著鄒氏拉著楚璉走遠了。

身邊沒了外人鄒氏說話也放的開了些,「娘的病,三弟妹也定聞得一二吧。」

賀三郎雖然沒與她提過,但是楚璉也知靖安伯夫人的病症嚴重,原書中也提過靖安伯夫人常年床。

楚璉頷首。

「弟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娘的病就算是宮中醫正也沒有根治的法子,只能靠著特製的藥方拖延著。這藥方中包含著多種名貴的藥材,價值千金的也不乏少數,靖安伯府名聲雖大,但父親不擅管家,更不擅斂財,若不是咱們府上人口簡單,開支也簡單,加上老太君私產時不時貼補,哪裡會有這樣的日子。娘吃藥每月都要花重金,一開始是府上出的。」說著鄒氏朝著楚璉伸出一根纖白的手指。

「一千兩。娘每月光葯錢便要一千兩,而父親一個鎮南大將軍的年俸是一千貫,就算算上家中莊子和各處鋪子的進賬,那也不過是一月堪堪千貫余……」

靖安伯府供了靖安伯夫人兩年葯,靖安伯夫人就找到了鄒氏,讓她把這筆花費給划除了,後來的葯錢都是靖安伯夫人嫁妝里出的。

幾年下來,靖安伯夫人的嫁妝已經是花的七七八八,沒剩多少了。

而大姓劉家前些年因為觸了聖上的忌諱,被貶,整個家族搬離了盛京去了洛陽落戶,劉氏如今獨自在盛京又少了娘家的貼補,這嫁妝自然就越花越快。

楚璉聽了吃驚,雖然她剛來,但是聽喜雁幾個平日里嘮嗑,對這大武朝的物價還是有些了解的。

當今用的銅錢還是開元通寶,標制是一千文兌換一兩銀子,一貫錢就是一千文,暫且不算銅價銀價的波動,按照大武朝普通百姓家的生活水準,十兩銀子可以給普通的三口之家用一年的了。

靖安伯府中那些小管事一個月的月銀也不過是一兩。

而靖安伯夫人吃藥一年就要花費一萬多貫錢,這可是一筆相當驚人的費用!

怪不得鄒氏說靖安伯夫人的嫁妝沒剩下幾件了。

靖安伯一年的俸祿也不過只夠劉氏吃一個月的葯而已。

見楚璉眼中露出吃驚之色,鄒氏拍拍她的手,「大嫂與你說這些,不是為了給你壓力,只不過是想告訴你,即便娘窮了些,但是對我們這兩個兒媳婦卻是沒話說的,你日後要好好孝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