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十七章:嫁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嫁妝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點頭,這是自然,與這婆婆見面幾次,楚璉也能隱約感覺出她這婆婆端方溫柔。

不然賀老太君也不會那般疼她,還經常親自跑到劉氏院子里探望,

兩人走走逛逛回到慶堂之後已經快到用午飯的時辰。

劉嬤嬤瞧著兩位少奶奶都到了,吩咐丫鬟上菜。

鄒氏的兩個女兒已經被奶娘帶著坐在了花廳,賀老太君在大丫鬟地攙扶下,也落了座。

很快一張圓桌就被菜肴佔滿,賀老太君瞧著這滿桌子菜卻嘆了口氣,「要是你們娘也能坐在這兒,那咱們一家子女眷可就湊齊嘍1

賀老太君一句話說的整個桌子人都沉默下來,還是一旁的劉嬤嬤見氣氛不好,連忙打岔道:「老夫人,您瞧,今日有雪蛤呢1

眾所周知,雪蛤算是最珍貴的食材之一,美容養顏、養陰潤肺。在現代就以貴出名,楚璉雖然是美食愛好者,但是由於經濟條件的限制,還從沒見過真正的雪蛤做出的菜肴。

聽劉嬤嬤這麼一說,當即目光就移了過去,隨後就見到一個綠磁龜紋的小碗中黑乎乎的半碗。

楚璉:……

這是雪蛤?楚璉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經過了這幾日,她就不應該對這該死的大武朝烹飪抱有任何幻想,否則受到傷害的只能是自己!

不管是食材怎麼樣,可這是雪蛤啊!有銀子都買不到,居然就這麼普普通通被放鍋里熗了?還做成這樣一副黑暗料理的樣子,這……誰敢下口?

楚璉本來還興趣濃郁,但是對著這樣的雪蛤她實在是生不出一點兒想品嘗的慾望。

縮了縮脖子,這好東西還是留給別人吧……

賀老太君被劉嬤嬤一提醒,也立即從傷感中走了出來,她笑著看了兩個孫媳婦一眼,「雪蛤是太後娘娘讓人送來的,可是難得吃到,這雪蛤吃了對女子的身體極好,一會兒你們妯娌兩個就把它分了。」

鄒氏應是吃過雪蛤,知曉它的好處,眼神里流露了兩分迫切,但是楚璉瞧雪蛤那模樣實在是沒吃的勇氣。

她客氣道:「雪蛤既然這麼稀少,還是祖母用吧,孫媳身體好著呢!不用補。」

楚璉這話一出口,鄒氏也不好獨佔雪蛤,也跟著謙讓。

賀老太君拗不過,只好讓劉嬤嬤將這一小碗黑乎乎的雪蛤分成了三份,因為這東西不適合小孩子吃,也就沒給兩個孫小姐。

劉嬤嬤笑著將裝了雪蛤的白瓷小碗放到楚璉面前,「說來,三奶奶還真是有口福的人,這雪蛤就算是太後娘娘那裡一年也才能得到兩回,這就被三奶奶趕上了。」

楚璉尷尬,欲哭無淚,其實她一點也不想趕上好不好。

最後實在是無法,楚璉跟著硬是將那小碗黑乎乎的雪蛤送進肚子里,說實話,那味道並不好,熗炒的過咸了,只嘗到鹹味,根本就沒吃出來還有其他的味道。

吃完后,連忙喝了一碗寡淡的湯水。

這頓在慶堂吃的飯實在是痛苦之極。

楚璉像是吃藥一樣好不容易解決了那點雪蛤,卻見到賀老太君和鄒氏慢慢吃一口雪蛤,再喝一口湯水,那模樣,好像真的是在吃什麼山珍海味一樣,要不是那黑乎乎的雪蛤是從一個碗里分出來的,楚璉都要以為三人吃的不是一樣菜了。

在賀老太君這裡,楚璉也不敢表現的過多,茶更是不用想了,這裡的茶都是煎茶,實在是沒法喝。

飯畢,賀老太君和鄒氏都是在丫鬟的服侍下用濕帕子優雅地擦了擦嘴,而後漱了口。

下午賀老太君要午睡,楚璉借著這個機會連忙溜回了自己的松濤苑。

她真是不敢待下去了,怕賀老太君又讓她吃什麼奇怪的東西。

賀三郎中午沒回來,楚璉回去先灌了三杯清水,隨後又用細鹽洗了口腔,這才將嘴裡那種古怪的味道給徹底清除。

折騰了小半天,楚璉靠在臨窗的軟榻上歪靠著休息,今日外面有風,細細涼爽的夏風從窗戶拂進來,還是挺舒服的。

喜雁幾個瞧她似要睡著,取了薄毯給楚璉蓋上就都輕手輕腳退了下去。

楚璉一覺醒來已經是大半個時辰后了,手一抬就看到了白皙纖細的手腕上那隻紅粉粹玉鐲,又想到早上大嫂鄒氏說的那番話。

楚璉皺皺眉,片刻后,朝著外面喊了一聲,「喜雁1

喜雁快步走進來,「三奶奶,有什麼吩咐?」

楚璉從軟榻上起身,右手摸著左腕上瑩潤的鐲子,「走,帶我去庫房瞧瞧我的嫁妝。」

「啊?看嫁妝?」喜雁顯然沒想到楚璉會突然要看這個,嫁妝單子是婚前就擬好的,樣樣都經了楚璉的手,值多少錢,她自己最清楚,怎麼還要看?

「是,怎麼了?不能看?」

喜雁連忙搖頭,「那您等等,奴婢這就去取小庫房的鑰匙。」

楚璉有些興奮,笑眯眯地朝著喜雁揮手,「快去快去。」

好歹她也是英國公府正經嫡出的小姐,雖然不受寵,但是嫁的夫家是靖安伯府,英國公府的嫁妝定然不會出的差了。

以前自己的財產都是靠著自己工作賺來的,沒想到到了這大武朝,不用奮鬥,就能擁有一筆只屬於自己資產,想想就高興。

大武朝出閣的閨女,娘家給陪的嫁妝都是要在官府造冊的,是屬於女子自己獨有的財產,就算是以後夫妻和離了,這些嫁妝女方也可以無條件帶走。這是大武朝婚律上明文規以啊,這各家嫁女,嫁妝是越多,新婦越是受重視。在這繁華的盛京城裡,嫁妝的多少更是衡量一個閨女在家中的受寵程度,嫁妝多了,就算是日後貴婦聚會也會被人高看一眼。

原書中並未提到楚璉的嫁妝,而楚璉到這大武朝時,正巧趕上吉日大婚,哪裡有空查看嫁妝,所以直到現在她還不知道自己的身家有多少。

在前面領路的喜雁和跟在楚璉身邊的桂嬤嬤都臉色古怪,低著頭,眼角餘光時不時瞟向身邊牽起嘴角顯然是心情極好的楚璉。

松濤苑離夫妻兩個的小庫房不遠,半盞茶都不要就到了。

遣了看門的小丫鬟離開,喜雁親自拿著鑰匙開了一間房間的門,「三奶奶,您的嫁妝一大半都放在這裡了。」

還是白日,雖然屋內採光不好,可從窗戶透進的光亮還是讓楚璉將這裡的東西看個一清二楚。

偌大一個房間,擺著幾排空空如也的博古架,那些一看就材料不錯的開放式木櫃也都是空的,只有庫房盡頭靠著角落的位置堆放了幾口紅漆木箱,顯得格外明顯。

一進來,楚璉嘴角揚起的弧度就維持不住了,瞪大眼睛看了一圈,最後將目光落在身邊的桂嬤嬤身上。

桂嬤嬤朝著喜雁使了個眼色,喜雁忙上前一步,托住楚璉手臂,「三奶奶,去那邊坐坐吧,奴婢和嬤嬤將箱子抬過來讓三奶奶一樣一樣過目。」

楚璉狐疑地看著目光躲閃的喜雁,沒說話,由著她將自己扶到桌邊。

隨後她與桂嬤嬤兩人將四五個箱子抬到她面前,明明是半人高的木箱,卻只兩個女子都能抬動,可想而知裡面東西定然不多。

桂嬤嬤從袖口裡掏出一份紅色牛皮紙包著的帖子遞給楚璉,小心斟酌著辭彙,「三奶奶,這是嫁妝單子,您瞅瞅,看有什麼不對的。」

桂嬤嬤在楚璉讓喜雁去取小庫房鑰匙的時候就思來想去考慮著楚璉為什麼要看嫁妝,到最後也只能以為楚璉怕嫁妝少了什麼,想來對一對數目。

楚璉笑著接過帖子翻開,一雙水潤的杏眼從上到下一掃,看到單子上一共列了九十九樣陪嫁品,她在心中暗暗點點頭,還算是滿意。

於是她就甚有興趣從開頭第一樣念起,讓桂嬤嬤和喜雁拿了對應的來給她瞧。

「精雕四季如意屏風。」楚璉念出口。

桂嬤嬤與喜雁互相看了一眼,從箱子里取出屏風架和幾方面兒,放在楚璉面前的桌子上。

喜雁為難道:「三奶奶,這屏風裝上了,再拆開會傷了面兒,若是現在不用,還是不要裝了吧?」

楚璉傻眼,先是低頭瞧了瞧嫁妝單子上寫的,再抬頭看一看這眼前的,頓時哭笑不得,這名字寫的那麼高袼募救繅餛練綬置橢皇羌縛檣狹似岬哪就妨隙和幾個面兒……就算她沒什麼品鑒寶貝的毒辣眼光,一眼看去,也知道眼前這東西根本不值錢,指不定十兩銀子都不值。

又看了幾樣,全是如這屏風一樣,都是華而不實的,只外表瞧著好看些罷了,與真正的好東西差了不止一截。

最後楚璉也懶得瞧了,揮手讓桂嬤嬤將這幾箱子都整理蓋上,自己一個人捧著嫁妝單子發獃。

她仔仔細細看了,這從上到下將近百件陪嫁品,真正值錢的幾乎沒有,瞧剛剛桂嬤嬤那態度,裡面也就是一塊黃玉的小章比較珍貴,她已經取了親自放在自己貼身的荷包里。

而除了這將近百件陪嫁品,竟然就沒有其他的了,什麼鋪子、莊子、田產,居然一樣都沒有!

楚璉在心中苦笑了一聲,果然自己是沒那麼好的運氣。

和婆婆劉氏的嫁妝比起來,自己這嫁妝算是寒酸過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