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十九章:晚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晚歸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不知在外面做什麼,一直到晚飯後才回府。

他先是去了一趟慶堂,而後才回到松濤苑。

在外奔波了一整天,又經了兩場飯局,飯食沒吃什麼,酒卻喝了不少。

來越明顯能感覺到今日少爺身上的低氣壓。那隱藏在黑夜中俊逸卻冷酷的臉龐,微抿的薄唇,在星光下微閃的眸子,這一切都讓自家主子瞧起來像是一隻蟄伏在黑暗中伺機捕獵的蒼鷹。

而此時這隻嗜血般的蒼鷹眯眼盯著的地方確是三奶奶待的松濤苑。

來越硬著頭皮提醒了一句,「少……少爺,天色晚了,您在外面應酬,還是早些回房休息吧。」

來越這句話一出口,賀常棣連一個眼神也沒有賞給他,就邁開長腿進了院子。

守門的兩個婆子瞧見男主人回來,忙彎腰行禮。

賀常棣進了松濤苑,站在花廳廊下,看向已經隱沒在一片漆黑中的主,嘴角冷漠地扯了扯。

果然,還是像上一世一樣,這個毒婦從未將他當做自己的夫君,他晚歸,連一句問候都沒有,虧他對她這兩日作為會有動搖,分明就是自己愚蠢至極!

來越也不敢說話,跟著賀三郎去了松濤苑的書房。

抬頭瞥見少爺眼下青烏,臉色也不大好,想到那些光喝酒的飯局,當即道:「少爺,小的去廚房給您端碗醒酒湯來。」

賀三郎揉了揉刺痛的太陽穴,朝著來越揮揮手,來越正要轉身離開,聽到賀常棣道:「順便瞧瞧有沒有什麼吃食,一併端來。」

來越「哎」了一聲,快步離開書房。

賀常棣仰靠在書桌后,書房中只在書桌上點了一盞搖曳的燈火,將他一張俊臉照的明明滅滅,更顯了一份蒼白和憔悴。

賀三郎的二哥在左武衛當值。

皇上的左武衛划入御林軍,分為龍衛和虎衛。

龍衛是從各個武官世家中挑選的後生,而虎衛擇是從武舉和各營挑選出來的頂尖好手。

出生不一樣,自然眾多衝突。

今日宮中巡查本是虎衛負責,但因為御林軍統領何林出京要帶部分人手,就調用了虎衛的人,何林出生虎衛,自然是親近虎衛的,於是當值的事情便落到了龍衛手中。

而龍衛今日在宮中巡查的就有靖安伯府的二少爺賀常。

上一世,就因為這一日當值,二少爺獲了罪,被左武衛除名,整個龍衛都賞了軍法,而作為隊正的賀常更是用了重刑,落下了腿疾,終生不能習武。

龍衛也被虎衛打壓,失了鋒芒,兩月過後,龍衛被銳減,一年後,御林軍更是沒了龍衛一支。

而今日,賀三郎下午特意去尋了自己要去當值的二哥,而後隨他一起進了宮門,守在了宮外那一隻青翠的紅杏下,接住了那從紅杏樹上摔下的女童。

女童乃是韋貴妃與皇上的**樂瑤公主,今年十歲,韋貴妃在宮中受寵,樂瑤公主自然也就成了皇上的心肝寶貝。

韋貴妃膝下沒有一位皇子,對這唯一的女兒樂瑤公主自然就更為看重。

上一世樂瑤公主就是因為頑皮攀了杏樹,從院牆上摔下,摔到了後腦勺,而後斃命。皇上和韋貴妃大發雷霆,這才懲處了巡查的龍衛。

如今這一世,賀三郎救下了樂瑤公主,自然免去了龍衛的懲罰。

這件事本應是要被大肆獎勵的,可是樂瑤公主已經十歲,如果宣揚出去,難免有損公主閨譽,賀三郎便請求皇上隱瞞此事。

皇上瞧這賀家三郎知情識趣,當即印象大好,問其想要什麼樣的獎勵,賀常棣悶不吭聲,卻只求了皇上一件小事,對韋貴妃的主動示好更是委婉的推拒了。

出了宮,就被自家二哥帶去了酒樓,龍衛當值的武將子弟們當即好好謝了他一番。

一頓酒是免不了了。

賀常喝的有些多,攬著他這三弟的肩膀,問他為何不用此次機會就此進入朝綱,賀三郎瞧著自家這位過糊塗日子的二哥,只能無奈搖頭。

朝堂,盛京城,豈是他們這些武將世家出生的子弟好混的。

可惜,當朝已經不是先帝時期了,皇上重文輕武,而他們武將子弟又不能參加文舉,只有武將出頭,如今可能還看不出端倪,若是在三五年內站不穩腳跟,日後京中武將的日子將會更難過,就算是他們這些家中有在外戍邊的大將軍的也不例外。

心事重重回了府上,又瞧見院中黑燈瞎火的,賀三郎當然就不痛快。

又想到,自己年幼時,祖母與他說她年輕時與祖父伉儷情深共患難的事情,只覺得放在自己身上可笑無比。

想到前世,便覺得世界上最不能相信就是女人,那些在美麗外表下的都是一顆顆蛇蠍一般的心腸。

輕閉著眼眸,外面傳來輕微的腳步聲,不一會兒來越就進來了。

「少爺,這是醒酒湯,趁熱喝了吧。」

賀常棣一雙深目掃了桌上一眼,只瞧見一盞醒酒湯其他的卻什麼也沒有了,眼神落在來越臉上,來越頓時尷尬,結結巴巴道:「小廚房沒做好的吃食了,因著這兩日小廚房的吃食都是三奶奶帶著身邊的丫鬟料理的,本來配的廚娘也被遣回,只有一個看門的粗使婆子。而小的……小的也不會做飯。」

言下之意,小廚房雖然有食材,但是沒廚子,這夜宵是吃不成了。

這大夏日的,為防食物腐壞,都是做一頓吃一頓,加上楚璉教的秘方做出來的吃食美味,就算是吃撐了也不會有剩的,自然是不會有剩飯剩菜。

來越愁苦,皺著眉頭小心瞥著自家少爺臉色。

見賀常棣面色陰沉,來越眼睛咕嚕嚕地想著辦法補救,「少……少爺,小的瞧見小廚房還是有樣吃食的。」

「嗯?」

來越苦著臉只好直說,「看門婆子說是三奶奶燉的冰糖銀耳蓮子粥,是專門小火煨著,等明早做朝食的,還……還說是火頭燉足了,味道才好。」

楚璉做的?留著她自己吃的?

賀三郎冷哼一聲,道:「端過來。」

是這毒婦做給自己吃的,他怎能不賞面子嘗一嘗。

「啊?」來越苦著臉,這……這不好吧,三少爺怎麼回事,怎麼老想著搶三奶奶吃的東西,倒像是一個得不到關注的頑童,挖著心思想著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使壞引她注意。

當然,這話他是不敢說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