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十章:拋妻從軍(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拋妻從軍(1)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我說的沒聽到?」賀常棣雙眸一凝,來越頓時身子一僵,下意識答應了一聲,苦著臉出去了。

走在半路上,來越還覺得渾身不舒服,好像覺得三少爺剛剛那一眼像是火烙一樣,他沒對上,就燙的他渾身緊繃。

無奈地搖頭,怎麼也不明白以前溫文爾雅的三少爺如何成了現在這副摸不透又時而讓人發的性子了。

不管小廚房看門婆子的勸阻,來越硬是將在爐灶上燉的恰恰好的那盅冰糖銀耳蓮子粥端去了書房。

送到了賀三郎的面前,來越將小瓷盅的蓋子揭開,立即就飄出一股清新好聞的蓮子清香,燉的細糯的大米,透明的銀耳,一顆顆飽滿可愛的蓮子混在一起,沒有濃郁的肉味,讓人看了聞了都胃口大開,這樣的粥品最是適合苦夏食用。

就連在一旁瞧著的來越都有些忍不住咽口水。

賀三郎在心中冷哼,上一世怎麼不知道,這個毒婦這麼會吃。

「盛一碗。」

來越用旁邊的青瓷小碗盛了一小碗放在賀三郎面前。

賀三郎沒說話,挖了一勺,送入薄唇中。

軟糯香甜、清新爽口,果然像是這粥品散發出的味道一樣。

賀三郎沒發話,來越站在旁邊也不敢走,就見著自家平日里清心寡欲,毫無口腹之慾的少爺一碗接一碗的吃著那冰糖銀耳蓮子粥,有一種停不下來的趨勢……

等到賀常棣放下小碗,那一盅粥已經連渣都不剩了……

來越抽了抽嘴角,低著頭,什麼話也不敢說,端了餐具就小聲離開了書房。

走到了書房外頭,瞧著燉粥的小盅,可惜地搖搖頭,方才瞧少爺吃的那般香,定然是美味的很,可惜少爺丁點兒都沒剩,不然他還可以嘗嘗。

肚子里有了食物,而且還是吃的楚璉明早的朝食,這讓賀三郎緊繃了一日的心情瞬間就好了起來。

一想到明日晨起,楚璉那毒婦發現自己精心熬制的粥沒了,他就心情舒暢的不行。

當即跟打了雞血一樣,又看了一個時辰的兵書,這才神清氣爽的去洗漱休息。

小廚房看門的婆子見燉的粥被三少爺的貼身小廝強硬地端走了,忙跑去彙報今晚守夜的桂嬤嬤。

桂嬤嬤點點頭,讓婆子回去。

次日早上,楚璉起床,桂嬤嬤就將這件事告知了她。

楚璉有些無語地扯了扯嘴角,並未說什麼。

反倒是桂嬤嬤在一旁看穿了她的心思。

桂嬤嬤在妝盒裡挑揀出一隻點翠的簪子插在她如雲的鬢髮間,笑道:「三奶奶這粥是特意給三少爺留的吧1

楚璉被桂嬤嬤說中心思,俏臉微紅,嘟了嘟嘴,「誰特意給他留吃的,他在外面不是吃過了回來的?」

桂嬤嬤笑,也不再說,怕小姑娘臉皮保

楚璉卻怔了怔,看向鏡子中的自己,不得不深遠考慮了起來。

從大婚洞房這幾日看來,賀三郎對她並無感覺,她甚至是知道他是討厭自己的,雖然不明白這討厭從何而來。

原文劇情中,他們在婚前並未見過幾次,可以說是盲婚啞嫁。

而她這原主的容貌可以說是上乘,未出閣之前也沒有傳過什麼毀閨譽的事情,按說兩個不了解的人湊到了一起過日子就算不會立即產生感情,起碼不會因此立即生厭。

但是一切都出乎楚璉的預料,賀三郎不但與書中所描述的完全不同,而且對她更是厭惡。

楚璉雖然看得開,但畢竟她現在就是原主,她知道一部分原著中的劇情,可以趨利避害,但她又不是原來的楚璉,不可能喜歡上蕭博簡。

她現在是靖安伯府的人了,經過了這幾天相處,除了賀三郎,她很喜歡這個家,想要長長久久在這個家裡待下去,那就不能不考慮到她與賀常棣的關係。

兩人即便不能做一對相知相愛白頭到老的夫妻,但是卻可以化干戈為玉帛,做一對互相不干預不記恨的普通朋友。

她安心在靖安伯府過米蟲生活,沒事的時候做做吃食,賺賺小錢,等過個兩年,如果賀三郎嫌棄沒有子嗣,那她還可以幫他納兩房小妾,給他生兒育女。

所以,這頓冰糖銀耳蓮子粥是楚璉向賀三郎求和平的一個信號。

兩人總是生活在一個屋檐下,離靖安伯府出事還有兩三年,在這之前,兩人是夫妻,總不能一直相看兩生厭吧!

他不覺得難受,她也會覺得難受的。

楚璉在這裡這麼盤算著,可完全沒想過賀常棣從未理解她的意思,賀三郎甚至還為了搶了她要吃的朝食睡的香甜呢!

「三奶奶今早想要吃什麼?」明雁進來問。

楚璉思緒被拉開,瞧了瞧外面已經升起的驕陽,大清早就已經開始熱起來了,這苦夏,人精氣神就會不好,吃什麼都沒胃口,楚璉腦子動著,突然想到透明清涼的信玄餅。

這邊剛要開口,外頭就有小丫頭匆匆進來稟報。

桂嬤嬤給楚璉梳好了頭,擰眉看向莽撞地小丫頭,「發生何事了,這麼莽莽撞撞的成何體統?」

小丫頭頭低了低,卻是不敢耽擱,「三奶奶,嬤嬤,慶堂的劉嬤嬤派人來傳話,讓三奶奶您趕快過去一趟。」

楚璉蹙眉,劉嬤嬤傳話。

劉嬤嬤是賀老太君身邊最得力的人,她的話就是老太君的意思,這麼急匆匆的,恐怕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楚璉連忙整理了衣裙,就帶著喜雁福雁趕去慶堂,還沒出院子就想起賀常棣,問道:「夫君呢?可還在睡著?」

桂嬤嬤搖頭,「方才命小丫鬟過去瞧了,書房已經收拾乾淨,裡面沒人,許是在前院的大書房。」

楚璉點頭,「嬤嬤派個人去看看,讓他也快去慶堂一趟。」

「哎。」

等楚璉到了慶堂,靖安伯府的人除了床的靖安伯夫人和賀常棣,其他人居然都到齊了,就連平日里甚少能見到一兩眼的二少爺賀常都在。

她一進花廳,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她身上,那一雙雙眼睛如果楚璉沒看錯的話,分明都帶著同情和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