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十一章:拋妻從軍(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拋妻從軍(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眨了眨清澈的大眼,都是怎麼了啊,她活的好好的,幹嘛都要用這種眼神看著她,好像她在受什麼苦,多可憐似的。

「祖母,大哥,大嫂,二哥。」

楚璉一一行禮。

賀老太君朝著她招招手,「璉兒,來祖母身邊坐。」

啊?楚璉看了看坐在賀老太君下首的大哥大嫂,實在是有些難為情,只好磨磨蹭蹭走到老太君身邊,被老太君溫熱的手一拉,就坐到了榻上。

楚璉看了一眼鄒氏,見她臉上並沒有嫉妒的神色,這才放心。

老太君盯著身邊如花似玉二孫媳,心中直嘆氣。

楚璉小手被老太君抓著,又被老太君安撫般地輕輕拍了拍,又發現一屋子人視線都落在自己臉上,就更奇怪了。

她眨了眨眼,「祖母,怎麼啦?」

老太君摸了摸她因為匆忙沒有全梳上去的柔順秀髮,長嘆一聲,終於道:「璉兒,祖母有件事要告訴你,你先答應祖母莫要生氣。」

楚璉在心中笑了笑,只要是不關乎自己安危的,這個大武朝還真沒有什麼能讓她動怒的。

當即好奇起來賀老太君要與她說什麼,「祖母說吧,孫媳肚量大著呢,不會生氣。」

老太君好似不信,頓了頓,歉疚道:「好好,我的好孩子。祖母和你說啊,三郎去北境參軍了,今早天不亮就走了。」

楚璉一怔,怎麼也想不到老太君說的是這樣一件事。

不對啊,怎麼會?

原書中賀常棣可是從未想過入軍伍的,就從他出生武將世家,卻一直沒有出仕就可見一斑,他……他怎麼會參軍!

怎麼好像一切都亂了套,賀三郎完全不照著劇本來演了。

如果這一屋子人知道現在楚璉想的這些,定然都會翻一個大大的白眼。

話說你作為賀三郎的新婚嬌妻,關注點是不是有點詭異啊?

不是應該想想為什麼夫君剛剛新婚就拋妻從軍?

楚璉臉色有片刻的呆怔,瞧著好像是不知所措的模樣。

老太君瞧了更是心疼了,「別傷心,孩子,家裡還有大哥大嫂二哥祖母呢1

楚璉有些茫然的樣子瞧著十分像是六神無主,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心裡在想著什麼。

楚璉心中暗暗怨著賀常棣。

看來這個傢伙八匹馬都拉不回來要與她分開,吃了她做的東西,竟然就這麼拍拍屁股走人了!長了一副好容貌,怎麼性子這麼討厭,她倒是他去北境能折騰出什麼花兒來。

既然他們兩人連朋友都做不了,那乾脆什麼都不要做好了!

她又不是非他不可。

走了倒也乾脆,她在靖安伯府里沒人干預、沒人和他對著干,生活反而更自在了呢!

楚璉很快就想開了,如果不是原著中把賀常棣性格描寫的太好,她也不會對他有什麼期待。如今期待早就落空,她對賀三郎早就沒什麼想法了,又怎麼可能難過。

楚璉笑了笑,「祖母,我知道,夫君不在我也會好好過日子的。」

楚璉真切的笑意看在眾人眼裡卻都變成了苦笑,就連平日里不怎麼會說話的二郎賀常都開口勸道:「弟妹莫要難過,我在左武衛當差,一有三弟的消息,我就會給弟妹捎來的。」

於是楚璉在一家人的安慰中度過了一個早晨,老太君甚至為了安撫楚璉,還特意賞了她一套金鑲玉的頭面。

瞧那頭面質地,不少於千兩。

楚璉有些暈乎地捧著一大堆賞賜從慶堂回松濤苑。

一進來桂嬤嬤看到喜雁福雁抱著的一堆匣子就被驚到了。

「這是怎麼了?」

喜雁福雁明顯不像楚璉那般淡然,兩人神色都是蔫蔫的,喜雁答了一句,「老太君大奶奶賞給咱們三奶奶的。」

「啊?不年不節的賞什麼啊?」這些匣子瞧著都不一般,就不用想裡面的東西了。

靖安伯府的條件雖然比英國公府好上許多,但是賞賜晚輩東西,尤其是貴重的飾品也不會那麼隨便。

喜雁瞥了楚璉一眼,見楚璉沒什麼表情,就將賀三郎天不亮去北境的消息告訴了桂嬤嬤。

桂嬤嬤瞪大了眼,吃驚道:「什麼!三少爺走了?」

楚璉淡淡看了一眼身邊幾人,「東西收起來吧,我有些累了,去睡會兒。」

桂嬤嬤瞧著楚璉裹在衣裙下的身影,盛夏,穿的衣衫本來就少,楚璉今日起床趕去慶堂只匆匆選了一件淡色的襦裙,現在被穿堂風一吹,貼在身上,更顯得身形瘦弱單保

桂嬤嬤一想到六小姐才成婚幾日,夫君不體貼也就算了,居然就這麼拋妻從軍了!而且連聲招呼都不打,她還是從老太君那裡知道的消息。

六小姐這心裡是該有多苦。

想著想著,桂嬤嬤就忍不住心酸地流下淚來。

幾個身邊伺候的大丫鬟也都垮著臉。

桂嬤嬤瞧著花廳氣氛低靡,忙用帕子抹了眼淚,低斥道:「都一副哭喪臉幹什麼呢!你們奶奶好著呢!散了散了,該幹活幹活去,三少爺又不是不回來,這裡是他的家,他到哪裡還不都得惦記著。」

大丫鬟小丫鬟們連忙都散開了。

桂嬤嬤卻知道情況根本就沒有自己嘴上說的這麼好。

那北境是什麼地方,三少爺去了北境是要參軍的,一旦入了邊軍,若是沒有奇功,便要守滿五年!

五年吶!

三奶奶今年十五,過年就十六,三少爺如果真的要在邊境待上五年,三奶奶都二十齣頭了。

五年的空閨,可怎麼守哦!這可是一個女人最美好的五年。

三少爺怎麼能這麼對她們六小姐。

楚璉可沒桂嬤嬤想的這麼多,這貨貪涼,現在正穿著鵝黃色的兜兒,白色的褻褲,躺在寬敞的千工床上,翹著腿,一隻手上拿著團扇輕扇著納涼,一隻手上舉著一本話本子,正無比愜意地看著。

看到激動處,連扇子也忘了扇。

一張小嘴還不時的呢喃。

「沒想到這古人想象力也這麼豐富,連女尊文也能寫的出來!嘖嘖……就是可惜了裡頭不是男人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