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十二章:信玄餅和冰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信玄餅和冰碗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正處苦夏,許是因為賀三郎突然拋下才新婚幾日的妻子去邊塞從軍,所以整個靖安伯府的人對楚璉都格外的憐惜。

中午的時候,賀老太君居然派身邊的大丫鬟送了大半盆冰來,見楚璉正在房中睡覺,就讓桂嬤嬤將冰塊放在房裡,給楚璉降溫。

盛京城冰窖稀有,去年藏冰又少,絕大部分冰塊都只供宮裡用了,就算有結餘也會送到宗親府上,平常的勛貴是鮮少能用上冰的。

所以老太君居然給三奶奶這裡送了大半盆冰實在是叫人稀罕。

桂嬤嬤把送冰來的叫木香的大丫鬟送出院子,苦著臉嘆口氣,誰都能瞧出來,這冰不過是給三奶奶的補償而已。

三少爺都走了,人不在身邊,再好的補償又有何用。

許是這大半盆冰真起了降暑的作用,楚璉今日的午覺睡的格外的舒坦,就算福雁來叫吃午飯都沒起來。

一覺睡醒已經是下午,迷迷糊糊從床上坐起來,楚璉明顯感覺到室內的涼爽。

她起身掀開帳子,就看到放在床邊盛著冰塊的木桶。

楚璉驚訝的「呀」了一聲,連繡鞋都來不及套,就三兩步走到了冰桶旁。用手碰了碰,這一大桶冰竟然還剩下人頭大小沒有融化掉。

在外間做針線守著的喜雁聽到裡面楚璉的聲音,連忙跑了進來,「三奶奶,可是出什麼事了?」

楚璉指著面前的這隻冰桶,瞪大眼睛好奇道:「這些冰是哪裡來的?」

喜雁扯了扯嘴角,冰桶雖好,但卻是老太君給三奶奶的安撫,叫人就不是那麼好受了。

「是老太君命人送來給三奶奶降暑的。」

楚璉大眼一眨就知道了其中原由,若不然,就算是靖安伯府平日里也是沒有冰可用的。

不過她可不像桂嬤嬤和喜雁幾個想這麼多,既然是賀老太君送來的,那她就用唄!

不用白不用!

「快,找個小棉被。」楚璉神色不變甚至是還帶著點激動的道。

喜雁還沒從傷感的情緒里走出來,聞言「氨了一聲,抬頭髮愣地看著楚璉。

「快去啊,愣著做什麼?」

喜雁抹了抹眼角,「可……可是三奶奶要小棉被做什麼?」

楚璉氣地彈了彈喜雁的額頭,「還能幹什麼,存住這些冰,盡量讓它們慢點化,我還要用這些冰做冰碗呢1

「冰……冰碗……」喜雁完全被帶跑偏了,剛剛臉上的那股傷感也不見。

「是~冰碗,保准好吃又降暑,快去。」

喜雁到底是被楚璉攆去拿小棉被了。

喜雁回來就看到三奶奶將小棉被蓋在木桶上,頓時神色古怪,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不過臉上原來的那股傷感卻是已經不見了。

拿衣裳來給我換,我去看看小廚房有什麼食材能做冰碗的。

最後是桂嬤嬤和喜雁跟著一起去了小廚房。

楚璉瞅瞅小廚房裡今早送來紫晶葡萄、紅紅的水蜜桃和桔子等水果,點點頭,又選了新鮮的蓮藕,去了心的蓮子,鮮菱角等,讓喜雁跑一趟二門,讓那裡的守門小廝去外面買一瓶牛乳回來。

等喜雁的時候,楚璉已經在小廚房裡開始處理食材了,這次,她沒有假於人手,而是自己親自上手做了起來。

桂嬤嬤只知道三奶奶做的吃食的名字,卻不知道她怎麼做,如何做,所以也插不上手,只能站在一邊干看著。

楚璉是那種一做事就格外認真,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人,尤其是做美食的時候更是如此。

而她這副專註的模樣落在桂嬤嬤眼裡就成了出神,做事情分心,不讓自己太過傷感難過。

楚璉將冰碗要的水果蔬菜都處理好,見喜雁還沒回來,發現角落裡泡著一小桶糯米,想起早上準備做的信玄餅,今日正好也有冰,就喚來小廚房當值的婆子,讓她去尋一包黃豆粉來。

信玄餅製作簡單,但是模樣和味道卻是最適合夏季食用的。

本來桂嬤嬤在旁邊瞧著三奶奶折騰吃食,自己還在傷心難過,可看著看著就被三奶奶做出來的點心完全吸引住了。

天哪,那像是一顆大水珠一樣透明的點心真的是糯米做成的嗎?

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她活了大半輩子還從沒見過這麼好看的點心。

這時候,喜雁也提了大半罐子牛乳回來了,讓丫鬟們去房取了那剩下的冰來,楚璉用了不到一刻鐘就將冰碗和信玄餅最後一點工序給做好了。

讓喜雁明雁將點心提到花廳去,楚璉回房換了一身衣裳。

將點心分了幾份,讓桂嬤嬤命人分別送到慶堂老太君那,大嫂鄒氏那,因為鄒氏那裡還有兩個小侄女,所以送的多些。至於婆母靖安伯夫人劉氏,因為她還在床的關係,不宜吃太過冰涼的東西,楚璉就只讓送了信玄餅。

孝敬了長輩,今日賀三郎才離開,楚璉倒是不適合再去親自拜訪長輩們,便自己在花廳中和嬤嬤丫鬟用了剛剛做的冰碗和信玄餅。

一起吃完點心后,桂嬤嬤見三奶奶懨懨的,忍不住勸道:「三奶奶,您別難過,三少爺許是吉星高照,用不了兩年在北境立了功就能回來了。」

雖然吃了消暑的甜點,但是楚璉還是覺得不大爽利,她本來就不喜歡夏季,卻不經意聽到桂嬤嬤的這番話,歪頭看向桂嬤嬤,「嬤嬤,我不難過啊,夫君走都走了,就算我現在哭天搶地,他也不會回來,那我不是白浪費心力浪費感情了,還不如自己吃好喝好,好好在府里過日子呢1

桂嬤嬤瞧著眼前雖然精神有些不濟,但是歪著頭,眉眼精緻,人比花嬌的三奶奶,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可細想,又覺察不出三奶奶話的錯處來。

到最後,自己反倒是被噎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邊賀老太君收到了楚璉派人送來的冰碗和信玄餅。

劉嬤嬤與楚璉派來的喜雁寒暄了兩句,就被裡頭正在陪著鄭國公府老夫人說話的賀老太君聽到了。

「外頭什麼事?」老太君低沉的聲音傳出來。

劉嬤嬤連忙提著食盒進了抱廈回話,「回老太君,是三奶奶派丫頭送點心來了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