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十八章:侯府壽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侯府壽宴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見楚璉滿意地點頭,鍾嬤嬤恨不得現在就捂住自己的臉。

朝食吃罷,歇了小半個時辰,楚璉便去慶堂給賀老太君請安。

老太君年紀大了,特別是這樣的苦夏,覺頭不多,一早就起了床。

楚璉到的時候,老太君剛用完朝食。

到跟前給賀老太君行了個晚輩禮,老太君就彎著眼睛對著楚璉招招手,「三郎媳婦兒,快到祖母身邊坐。」

楚璉來到老太君塌下的小杌子上坐了,瞧著老太君問道:「祖母可有夫君的消息?」

她與賀常棣成婚才幾日,兩人沒有圓房,賀常棣對她又是那樣冷冰冰的態度,就算他外貌再出色,楚璉對他也是沒什麼感情的。

她這樣問上一句,不過是做給老太君看的而已。

楚璉雖然不喜歡賀常棣的作為,但是對賀老太君她還是很喜歡的,從新婚敬茶的那日,她就知道這個年紀一大把的老太太對她流露的關懷。

對自己好的人,楚璉當然也不想讓她難過。

老太君嘆口氣,摸了摸楚璉柔順如綢緞一般的黑髮,「三郎這小子真是……三郎媳婦兒,你也莫要太記掛著,我已經讓大郎去託人打聽了,很快就會有消息的。」

楚璉聽后乖巧地點頭,臉上沒有什麼特殊的表情,可正是這樣什麼表情都不顯,才更讓老太君心疼。

畢竟人是她求太后娶進門的,現在卻讓閨女獨守空閨,賀老太君比旁人更多了絲愧疚。

楚璉瞧老太君神色抑鬱,忙岔開話題,「祖母,您今早朝食吃了什麼啊?」

話出口楚璉才汗顏,自己這是怎麼了,開口就是吃?

可是話出口又不能收回來,只好強撐著紅臉看向賀老太君,老太君眼睛一瞥就瞧出楚璉臉上的尷尬,哈哈一笑。

「怎麼,在自己院子里沒吃飽啊?」

楚璉被賀老太君說的臉紅,她哪裡沒吃飽,早上吃了半籠湯包,現在肚子還撐呢!

賀老太君年紀大了,就喜歡瞧小閨女這副臉蛋紅紅、嬌俏可人的模樣,靖安伯府的姑奶奶們早就出了門,靖安伯夫婦又只有三個兒子,鄒氏嫁過來多年,已經二十多歲,像是楚璉這樣十五六歲的小姑娘,賀老太君身邊已經很多年沒有過了,當然更是稀罕。

見她臉色酡紅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樣子,臉上笑意更濃,「夏日裡祖母早上胃口不好,只吃了半碗血燕窩,一會兒你回去,讓劉嬤嬤給你取半斤來帶著,你這年紀,還長身體呢,是該好好補補。」

楚璉雖然沒吃過血燕,但是作為一個資深美食愛好者,也知道血燕是燕窩中的極品,大武朝一般勛貴人家平日里吃的燕窩都是官燕,也就是白燕,要比血燕低兩個檔次。

老太君吃的血燕等閑是買不到的,恐怕只有宮裡才有,而賀老太君與老太后交好,這血燕不用說就是老太后賞賜的。

太后賞賜給老太君的東西,楚璉可不敢隨意接受。

楚璉忙搖頭,「祖母,不用,我身體好著呢!再補就要發胖了。」

「你這小身板還擔心發胖。」老太君笑的不行。

「祖母要是硬要給我,還不如給母親呢。」

老太君一怔,「你這孩子,就知道想著別人。」

楚璉微微仰頭瞧著賀老太君慈愛的面龐,「母親是夫君的親娘,怎麼會是別人。」

賀老太君心裡一暖,伸出手指點了點楚璉挺翹的小鼻尖,「三郎媳婦兒,真是個小棉襖,好了,回頭祖母讓人送些去你母親那裡,你也帶些回去。」

老太君這麼說,楚璉如果再推辭就是矯情了。

外頭靖安伯世子夫人進來了,一進門恰巧就聽到了賀老太君說的這句話。她微微低著頭,眉頭皺了皺。

鄒氏背著光,這一刻誰也沒有注意到她臉上的神色。

小丫鬟打了帘子讓鄒氏進了內間。

「祖母。」鄒氏行禮后坐到了賀老太君的另外一邊。

賀老太君笑著看向鄒氏,「大郎媳婦怎麼今日來的這麼早?」

鄒氏面色沒有絲毫變化,她嘴角牽起一抹優雅的笑意,「祖母忘記啦,今日是府上管事們沐休的日子。」

鄒氏每日起來要在院子里聽後院各房各院管事娘子彙報事情,等彙報布置完,她才會來慶堂給老夫人請安,去完慶堂再去靖安伯夫人那裡看望。

「對了,今兒十六,你瞧祖母這日子都過忘了。」

鄒氏又與賀老太君隨便寒暄了幾句,見老太君沒有再提血燕的事情,心中有些失望。

老太君端起茶盞抿了一口,「大郎媳婦,後日便是你娘家祖父的壽誕吧?」

鄒氏帶著淡淡笑意點頭,「正是呢!多虧祖母還記得。孫媳就先代祖父謝過您了。」

「你這孩子,說什麼見外的話。」

坐在另外一邊的楚璉哪想到聊著聊著就聊到了這件事情上,嘴裡一苦,縮著頭,想要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那麼好的壽誕宴會,你們去參加就好了,千萬千萬不要提到她呀!

好的不靈壞的靈。

賀老太君突然話鋒一轉,「老三媳婦正值新婚,卻只能一個人憋悶在家裡,到時你便帶著她一起去吧。」

明日賀老太君也是要去的,只不過她們老夫人有個社交圈子,哪裡能讓年輕的小娘子們插進去,這樣也不倫不類。

楚璉是剛結婚的新婦,鄒氏年紀不大,由鄒氏帶著多認識認識京中的年輕貴婦才是最合適的。

楚璉渾身一僵,怎麼也沒想到老太君會提出來讓她跟著鄒氏一起去。

張了張口想要拒絕,可是這個時候實在不是說話的好時機。

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禱,大嫂鄒氏可一定不能同意啊!

鄒氏溫婉大方,答應的爽快,「成,祖母放心,明日,三弟妹就跟在我後頭,我會照顧好她的。」

賀老太君滿意地點頭。

賀常棣剛離家,且還不知道情況,她是為了讓楚璉出去散散心,才這樣與鄒氏提的,完全是好心,可卻是辦了壞事。

楚璉簡直苦不堪言,可又怎麼好表現出來。

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妯娌兩人在老太君這裡略坐了一會兒,就一同告辭去了靖安伯夫人那裡。

靖安伯夫人今日病情越發的嚴重,楚璉去瞧的時候她還在睡著,鄒氏與楚璉在外間坐了一盞茶的工夫,便道了別,各自回院子。

翌日,楚璉要隨著大嫂鄒氏一起去定遠侯府賀壽。

晨起,桂嬤嬤和喜雁就幫著楚璉挑好了衣衫,還是新婦,所以衣裙顏色選的都是鮮艷的,配那套紅寶石頭面正好。

臨出松濤苑前,鍾嬤嬤突然咳嗽了一聲,楚璉回頭奇怪地看了鍾嬤嬤一眼,忽然福至心靈的吩咐道:「今日去定遠侯府,就喜雁和問青跟著吧1

兩個丫鬟恭敬應是,鍾嬤嬤對著問青使眼色,臨出院子時,鍾嬤嬤還不忘在問青耳邊小聲提醒,「記得我昨晚說的那些話,要是出了紕漏,看回來我怎麼收拾你。」

問青連連點頭,放心吧,只要是男人,都休想接近三奶奶,為了以後的美食,她要努力奮鬥,將那些不要臉的敢和她搶三奶奶的男人全部都打趴下。

幸好鍾嬤嬤不知道問青的心理活動,不然,非吐一口老血出來不可。

丫頭,她昨晚分明不是這麼叮囑的啊!

到了伯府照壁后,楚璉被劉嬤嬤請去上了賀老太君的馬車,大奶奶鄒氏帶著大女兒安姐兒和二女兒琳姐兒乘了一輛馬車,而靖安伯世子騎馬帶著護衛跟在馬車身邊。

一行人出了靖安伯府就朝著定遠侯府而去。

賀老太君乘坐的馬車不大,但是裡面卻很是舒適,劉嬤嬤伴在老太君身邊,楚璉坐在對面。

劉嬤嬤輕輕搖著手中團扇,給老太君扇涼,賀老太君今日一身暗紫色的八幅裙,頭上束了綠寶石的福紋抹額,花白的頭髮間插了一隻鏤空點翠金玉長簪,就是勛貴老太太的打扮,低調又端莊。

「三郎媳婦,你以前可有去過定遠侯府?」

老太君這句話一問,楚璉就明白過來,今日為何是與老太君坐一輛馬車了。

老太君是想著借這個機會提點提點自己定遠侯府的人口關係。

她雖知道後文一些劇情,但是原文字數有限,不可能將盛京城每戶人家都交代清楚,她誠實地搖頭。

賀老太君似乎對她的不隱瞞很滿意,輕聲對她娓娓道來。

定遠侯府是大奶奶鄒氏的娘家,人丁興旺,鄒氏是老定遠侯的嫡長孫女,宮中的德妃就是出自定遠侯府,是老定遠侯的**。

不過德妃進宮多年,只生下過一個女兒,可惜五歲不到就夭折了。

樂瑤公主自幼長相就與德妃早夭的女兒有五分相似,所以在宮裡眾多皇子和公主中,德妃最疼愛的公主就是才十歲樂瑤。

等到定遠侯府,楚璉已經將老太君說的縷了清楚。

總結出一點,那就是定遠侯府是皇帝身邊的近臣,不能得罪……

老太君見對面楚璉微微苦著一張小臉,笑著拍了拍她的手安慰,「放心吧,祖母與你說這些,也不過是讓你了解定遠侯府,至於旁的,你莫要擔心,跟著你大嫂就是了,她會照顧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