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十九章:貴女們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貴女們來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乖巧點頭,那小模樣,賀老太君都想忍不住捏捏小臉。

不得不承認,三郎這小媳婦容貌上乘,就算是在盛京城這個消金窟里,三郎媳婦這模樣也是拔尖的。她冷眼旁觀了這幾日,發現楚璉性子純善,並無大家族千金那樣的矜傲和心計,所以對她更是疼愛了些,總是忍不住想要提點她一二,生怕這小孫媳在哪裡吃了什麼虧。

原本只是沖著英國公府閨女好生養的名頭,卻沒想到真娶回來個寶貝。

正是因為了解的這麼清楚,賀老太君也越加奇怪為什麼賀常棣要突然離家,去北境參軍。

這麼如花美眷般的媳婦,性子又好,三郎怎麼就捨得拋下了?

楚璉現在正發愁呢,沒在意賀老太君片刻的失神。

想了又想,楚璉還是決定今日一天都低調做人,特別是定遠侯府里那什麼定波亭,一定不能去!

由著下人扶著下了馬車,大嫂鄒氏拉著兩個小侄女已經等在馬車邊了。

靖安伯世子將她們送到後院,就跟著小廝去了前院接待男賓的花廳。

鄒氏將安姐兒和琳姐兒交給她們奶娘,吩咐道:「帶小姐們去找表姐妹們玩。」

鄒氏顯然是經常回府的,安姐兒和琳姐兒也經常與定遠侯府的孩子們一起玩耍,鄒氏這麼吩咐一句,兩個奶娘並幾個大丫鬟領著兩個女娃就離開了。

鄒氏瞧著女兒的身影消失在花園裡,這才轉過身對著楚璉笑了笑,「三弟妹跟我來,你莫要緊張,說不定今日在後院還能碰到你娘家姐妹呢1

楚璉確實是有些緊張的,任誰在這樣陌生的壞境中,也不會放鬆的起來,特別還是楚璉這樣初來乍到的。

大嫂鄒氏領著楚璉走了半刻鐘,不時給她介紹定遠侯府上稀奇的景色,等走到一片碩大的荷塘邊,鄒氏停下腳步,伸出一隻纖纖玉指指向對岸,「三弟妹,你瞧,那邊就是招待年輕的貴婦和小娘子的梅閣了。」

楚璉順著鄒氏指著的方向看去,果見四五個貴婦打扮的女子坐在迴廊的美人靠上,嬉笑著說著話,那臨水的花廳,丫鬟婆子輕聲進進出出,熱鬧的很。

一眼看過去,一群光鮮貴婦,楚璉一個都不認識……

鄒氏眼尖,又指著一個婦人,「三弟妹,你瞧,那不是你娘家大嫂嗎?」

楚璉睜大一雙烏溜溜的杏眼,果然見到容大嫂正與一個中年婦人一同走出花廳,有說有笑。

「嗯,是大嫂。」楚璉答了一句。

鄒氏拉著楚璉,「走,我們也過去。」

都到這裡了,楚璉哪裡還能躲起來,只好硬著頭皮跟在鄒氏身後,心裡卻在打鼓,暗中決定一會兒定要找個人少的地方降低存在感。

大老遠的,那邊好幾個貴婦就瞧見了世子夫人鄒氏,紛紛與她打招呼。

鄒氏笑著一一回應,「好了好了,你們也都甭與我客氣,今日是祖父的大壽,我還要多謝你們來賀壽呢1

一群婦人嬌嬌一笑,「哪裡哪裡。」

鄒氏退後一步,將楚璉讓出來,「你們還不知曉吧,這是我三弟妹,原來英國公府的六小姐。」

楚璉蹲身行禮。

諸位夫人回禮,楚璉眼神掃過去,卻從這些貴婦眼中或多或少看到鄙夷輕視和不屑。她臉色微僵,也幾乎是瞬間明白這些人看不起自己的原因。

但是她畢竟不是原來的楚璉,性情要隨意開朗的多,雖然有片刻不自在,但還是很快就看開來。

她又不是靠著這些貴婦過活,幹嘛要在乎她們對自己的看法,她只要自己活得無悔開心便好了。

這麼一想,她臉上瞬間出現的緊繃就消失不見,露出一抹明媚的開朗來。

楚璉正是女兒家好顏色的時候,樣貌又拔尖,今日出門喜雁給她特意打扮了一番,正值新婚明艷的小娘子,臉上是豁然放鬆的神色,瞬時就變得亮眼起來。

楚璉大大方方給面前的幾位貴夫人行禮,這下,反倒是那些貴夫人不自在了。可當著鄒氏的面,又不好流露,一個個只能勉力應承下來。

鄒氏帶著楚璉拜見了定遠侯府的世子夫人。

鄒氏雖是定遠侯府的嫡長孫女,但並不是大房所出,而是二房的嫡女。定遠侯府的世子夫人是鄒氏的大伯娘。

與定遠侯世子夫人打了招呼,鄒氏就將楚璉帶在了自己身邊,帶著她認識一些京中勛貴夫人。

說是認識也不過是在這些勛貴夫人面前露個臉,行個禮,這對楚璉來說倒是不難,每次蹲身過後,只要安靜地站在大嫂鄒氏身後當個花瓶就好。

梅閣外突然匆匆走進來一個丫鬟,到了花廳,就直直朝著鄒氏這邊快步走來。

到了鄒氏身邊,微踮起腳尖在鄒氏耳邊道:「大姑奶奶,二夫人那有事兒尋您,讓您立馬過去。」

鄒氏臉色一肅,對那丫鬟點了點頭,丫鬟穿了一身青色衣裙,是鄒氏母親身邊的大丫鬟。

鄒氏轉頭看了身後的楚璉,見她滿臉茫然,又放不下心,恰好瞧見了迎面走過來一個淡紫色衣裙的豐腴少婦。

「阿紫,你怎麼現在才來。」鄒氏上前幾步欣喜的迎上去。

楚璉抬頭瞥了眼這個被鄒氏喚作「阿紫」的年輕夫人,心中微驚,這女子不就是原文中的女配之一韋逢紫,韋貴妃的妹,現在是吏部侍郎之妻。

原文中她在情節進行到小半的時候才出場,沒想到這次老定遠侯大壽,楚璉就見到了她。

「遠靜。」

韋逢紫臉上帶著淡笑,一身鵝黃色裙衫襯的她比實際年齡要小上好幾歲。

遠靜是鄒氏閨名,瞧兩人這情狀,也能明白兩人是知交好友。

「阿紫,這是我剛過門的三弟妹,你幫我照顧著她,我現在有要事要去母親那裡一趟。」

「好,你放心去吧1韋逢紫遞了個安心的眼神給鄒氏,楚璉就見鄒氏帶著丫鬟迅速消失在梅閣門角。

被留下的楚璉簡直苦不堪言。

這原主楚璉後來可是與韋逢紫是死對頭!

韋逢紫上下打量了楚璉一眼,見她微微低頭的模樣,眉心蹙了蹙。

「楚妹妹這邊坐吧。」

楚璉抬頭飛快看了韋逢紫一眼,見不遠處已經有年輕的貴婦開始與她打招呼,楚璉嘴角抽了抽,連忙道:「夫人若是有事,大可不必管我,我就坐在那邊就行。」

韋逢紫也不知為什麼,就對眼前靖安伯府的這位三奶奶不喜,如果不是鄒氏拜託她,她才不會多看楚璉一眼,現在楚璉既然拒絕她的邀請,那她自然也沒有耐心再多管楚璉。

「好,那我就先過去了,若是有事,派丫鬟去那邊尋我。」

楚璉乖順地點頭,並且還抬頭對著韋逢紫笑了笑。

等到韋逢紫離開,楚璉輕輕呼出一口氣,四周一看,尋到了廊外一個清凈的角落,邁步走了過去。

不是沒聽到周圍對她的議論,可即便是再生氣也沒用,嘴巴長在別人身上又不是自己身上。

楚璉撇撇嘴,全當耳旁風。

她半趴在美人靠上,旁邊小几上放著幾盤小點,楚璉隨意捻起一塊吃了一小口,就皺起了眉頭,呸!這到底是什麼做的,味道甜不甜酸不酸,可不是一般的難吃。

嘗了這定遠侯府用來招待貴客的茶點,楚璉終於明白靖安伯府原來那位周廚娘做出來的東西是多麼美味了。

荷塘對面的清風閣,一穿著藏青色錦袍的男子立在廊邊,他一手執扇,長身玉立,狹長的眼眸正穿過了荷塘落在臨水的梅閣。

梅閣外廊的角落,正斜靠著一位年輕的夫人,只見她伸出青蔥指尖捻起一塊糕點,只吃了一口就皺眉嫌棄的將糕點放在了桌上,還嬌俏地吐了吐粉嫩的舌尖。

蕭博簡盯著楚璉的眼神越來越深邃,仿如濃墨一樣,他心中情不自禁的想著:璉兒還是與以前一樣,喜歡吃甜的點心,定遠侯府的點心有些酸,怪不得她會嫌棄呢!

「蕭學兄!你站在外面看什麼呢1

蕭博簡回頭就見到穿著圓領錦袍的鄭世子大步走到了自己身邊。

「世子。」

鄭世子順著方才蕭博簡的視線看過去,好一會兒,才道:「那邊好像都是勛貴家的夫人們,我母親也在呢,怎麼,蕭學兄,那邊有你熟人?」

蕭博簡收斂了眼眸中的情緒,淡淡道:「我只是隨便看看,我們進去吧1

鄭世子剛要轉頭,就瞧見之前背靠著美人靠的一個年輕女子轉過了頭,鄭世子猛然被驚艷到,雙眼一亮。

「蕭學兄,蕭學兄,你別走,你看那個方向。」

蕭博簡轉身,順著鄭世子指的方向視線掃過去,恰好見到正轉頭看向荷塘的楚璉,他一張本就陰柔美麗的臉瞬間一黑。

楚璉正百無聊賴的將之前只吃了一口的糕點掰了一小塊投進荷塘里喂裡面的錦鯉。

「呦,這不是靖安伯府的三奶奶楚六小姐?」一個聲音突兀地響起。

楚璉轉頭,有些驚訝,很快,她就聽到了身邊不遠處人的議論聲。

「安敏縣主、樂瑤公主、端佳郡主怎麼都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