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四十章:是禍躲不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是禍躲不過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蹙眉,看向站在自己不遠處的幾個身份高貴的少女。

怎麼回事?

原書中的衝突並非發生在梅閣,而是在定波亭,而且事件主角也沒有這些貴女,可如今怎麼連公主郡主都盯上她了。

楚璉暗感頭疼,她連這些貴女的身份都分不清好不好……

因不知曉眼前幾個少女具體的身份,她也只能朝著她們微微福了福身子。

「遠琴姐姐,她就是被賀哥哥拋棄的女人嗎?」

站在最後略微年長的少女呵呵一聲嬌笑。這位是定遠侯府的嫡五小姐鄒遠琴,剛剛及笄,是樂瑤公主的伴讀之一。楚璉剛剛聽到的那聲突兀的聲音就是她發出的。

「公主,你真是好眼光。」

樂瑤公主今日也穿了一身與楚璉顏色相近的衣裙,頭上竟然也戴了一套紅寶石頭面。

只是她的衣裙做工精美,面料稀有,水紅的長裙從上到下顏色漸變,到了裙擺處,有許多美麗繁複的暗紋,甚至綴了細碎的寶石,陽光一照,都能反射出星星點點的光芒來。雍容華貴盡顯。

反觀楚璉今日這一身與她相似的裙衫就要遜色許多了。

只不過楚璉嬌柔貌美,身形纖細,又是在女兒家最好的年紀,身材玲瓏,卻把一身簡單的水紅裙穿出了別有的韻味,哪裡是樂瑤公主一個十歲女童的身量能夠比的。

兩人相對而立,應該說是各有千秋。但是單論裙衫,楚璉身上穿的確實不夠看了,頭上的紅寶石蝴蝶釵原本瞧著還嬌俏明媚,可與樂瑤公主頭上的一比,頓覺遜色了不止一點半點。

周圍嗡的一聲都開始小聲議論起來,投向楚璉的眼神也帶著鄙夷。

「真是寒酸1樂瑤公主噘嘴道。

樂瑤公主這句話一說出來,圍在楚璉身邊的議論聲陡然變大,那些原本她可以忽視的聲音一個個鑽進耳朵。

「英國公府能攀上靖安伯府,還不是因為楚氏女易生養的名頭。」

「你們聽說了沒,賀家三郎前兩日居然拋家離京了。」

「哈哈,真是好笑,沒了男人,肚子再爭氣也沒用了。」

「可不是,不過是個破落戶,居然穿成這樣就來定遠侯府,當真是丟臉。」

「你們恐怕不知曉吧,這楚六小姐名聲本就不好,只怕賀三郎是嫌棄這新婦,這才被逼走的呢1

……

英國公府的容大嫂去了趟西閣才回來,就見到梅閣廊外人聲嘈雜,剛奇怪地看過去,大房嫡女素姐兒就快步走了過來抱著容大嫂的手臂,臉色蒼白的道:「大嫂,六妹被欺負了。」

那邊二房的八小姐鳶姐兒也跟了過來,不屑地翻了個白眼,「剛新婚就被夫君拋棄了,還敢出來丟臉1

容大嫂臉色一變,先是瞪了鳶姐兒一眼,而後尋問素姐兒,「到底是怎麼回事?」

賀常棣前日剛離家去北境,原本這消息是被靖安伯府瞞的死死的,卻不知道為何會傳出來。

不過在深宅中的容大嫂卻是還不知道這件事,這才聽素姐兒一說,臉色就沉了下來。

「你們說樂瑤公主、端佳郡主、安敏縣主都在?」

「正是,聽樂瑤公主言語中似乎對六妹頗為不滿。」

鳶姐兒恨恨地跺腳,「這個禍害,什麼時候惹上公主!現在又要連累我們。當初就不應該讓她嫁到靖安伯府1

「鳶姐兒,你胡說什麼1容大嫂低聲訓道。

這裡畢竟不是英國公府,容大嫂哪裡容得她們多嘴,楚璉在英國公府再怎麼不受寵,現在出嫁了代表的也是英國公府的臉面,她不在就算了,既然在又怎麼能不管。

楚璉這時候當真想把賀常棣罵個狗血淋頭,什麼「賀哥哥」,這個傢伙是什麼時候與公主勾搭上的!而且這公主一瞧年齡就不大,這……這孩子也太早熟了點兒吧!

端佳郡主立在樂瑤公主身邊,她身量比樂瑤高了一個頭還不止,神色冷冷的,卻一直盯著楚璉。

坐在不遠處的韋逢紫當然也瞧見了廊外情形,她嘴角微翹,見楚璉站在人群中並未遣身邊丫鬟來求救,也自是樂得看熱鬧。

安敏縣主不屑地瞥了眼楚璉,「人見也見了,樂瑤,走了。」

隨著安敏縣主這句話一出,幾個身份尊貴的小娘子同時轉身離開,定遠侯府嫡五小姐鄒遠琴回頭瞥了立著的楚璉一眼,見她面色並無隱忍痛苦,面色微微扭曲,扔給了她一個鄙夷的眼神。這才跟上幾位宗室女。

楚璉嘴角微抽,瞧著這幾個貴女的背影,怎麼?這群人目的就是來嘲諷自己的?這也太幼稚了吧!

容大嫂剛要走過來解圍,見到樂瑤公主帶著人離開,重重地出了口氣。可還沒等到心弦松下,那邊又傳來一聲女子的尖叫聲。

「哎呀1

楚璉只感覺到身體被猛地撞的搖晃了兩下,隨後有什麼帶著甜味的東西灑了她一身又滾了一地。

渾身僵硬地視線下移,就見到地上滾了一地的壽桃。

而剛剛撞她的人已經跪在地上嚶嚶哭泣了起來。

楚璉頓時臉色一黑。

還沒走遠的幾位貴女似乎是被梅閣這邊的騷亂引了注意力,紛紛轉身看過來。

那些圍過來的夫人小姐們立即給幾位貴女的視線讓開了一條道兒。

鄒遠琴目光掃過來,最後落在地面的壽桃上,頓時目恣欲裂,快步走了過來,直指著楚璉,渾身氣的發抖。

「你!你竟然毀我母親贈與祖父的壽禮1

壽禮?

就這些「粗製濫造」的壽桃?

姑娘,別逗了,挖了個坑這麼明明白白的推她下去合適嗎?

鄒遠琴這句話一出,人群中有人驚呼了一聲,「瞧這外形是德安樓王先生做的罷!竟這麼毀了!真是可惜1

楚璉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這群半大姑娘不但用一盤壽桃陷害她,還把這盤「粗製濫造」的壽桃吹得這麼牛逼到底是要鬧哪樣,說好的原文中落水陷害的招數呢!

段位為什麼低了這麼多……

那地上的壽桃不過是白胖饅頭上用什麼東西點了一點紅,這就是什麼好像是某位厲害人物做出來的頂級壽桃?

拜託,別開玩笑了好不好。

眾人哪裡知道楚璉心中這番瘋狂的吐槽。

只見到人群再次被分開,走出個雍容華貴的四十多歲婦人,楚璉抬頭看去,那夫人凌厲的眼神也掃過來,沉怒著聲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1

這婦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鄒氏帶她拜見過的定遠侯府的世子夫人黃氏。

也就是鄒遠琴的母親。

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是一名穿著薑黃色衣裙的丫鬟。

她抖著聲答道:「奴……奴婢端著壽桃要送去前院筵席,卻突然被……被這位夫人用力撞了一下,求夫人饒了婢子,饒了婢子啊1

楚璉:……

她站在這裡動也沒動,怎麼撞人?

可這個時候,沒人站出來為她說一句話。她嫁入靖安伯府在這些貴婦小姐眼裡本來就屬於高攀,婚後幾日賀常棣的突然離開又將她推到了世俗眼光的巔峰,只怕是多少人早就等著看她出醜了,即便是知道她這次是被冤枉的,也不會有一個人來為她說話。

更何況要對付她的不是一般人,而是堂堂的定遠侯府世子夫人,亦或者根本就是聖上最寵愛的樂瑤公主?

容大嫂要上前的腳步暫時也停了下來。

素姐兒驚地微微張嘴,愣了瞬間,才回神,轉頭對身邊大嫂道:「大嫂,我……我們……」

「先別說話,再等等1

容大嫂心中有些退縮。

如果之前樂瑤公主一行故意嘲諷楚璉,那是公主她們不對,她上去相護是天經地義,就算為此得罪公主,那今日她護持家中姐妹的好名聲也會傳出去。可是現在就不同了,剛剛她沒看清到底是誰撞了誰,可不管是誰撞了,打翻了定遠侯世子夫人專門送給老定遠侯的壽禮,那就是楚璉的錯了。

她現在上去,與之相對的就是定遠侯世子夫人還有樂瑤公主,不但沒有好名聲,甚至還會被人污穢包庇姐妹。

容大嫂是世家摸爬滾打的夫人,又是英國公府的當家夫人,英國公府漸漸沒落,也將她磨成了這樣趨利避害的性子。

素姐兒焦急的朝人群中看去,剛要邁步上去,就被容大嫂拉祝

八小姐鳶姐兒躲在容大嫂身後,在無人看到的角度,嘴角忍不住高高揚起。

蕭博簡站在廊外,右手緊緊捏著朱紅漆的扶手,眼神一瞬不瞬落在對面。

鄭世子舉起手中摺扇擋了光,沒心沒肺的道:「蕭學兄,那邊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怎麼連公主也在,看起來好像熱鬧的很。」

清風閣三樓,檀香裊裊,裡面沒有來回的人影,靜謐無比。只臨湖的窗戶開了半扇,從半扇小窗中露出一個修長的人影。

刀削般的側臉上,一雙青碧眸,散漫地落在對面梅閣。

男人輕輕揮了揮手,旁邊閃出個人影。

「主子,有何吩咐。」

「去梅閣,那楚六若是真被罰,你就救下她來。」

「遵命。」

人影又一閃便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