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四十二章:打賭(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打賭(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鄒遠琴沒想到楚璉這個時候不害怕怎麼湊出這一千兩銀子,反而開始質疑壽桃的價值。當即小臉都氣紅了。

鄒遠琴也不過只是個十二歲的小姑娘,又是家中疼愛的嫡女,還是樂瑤公主的伴讀,平日里都是嬌慣著長大的,最是容不得別人挑戰自己的權威,楚璉這麼一說,她就像是被點著的小炮筒。

「楚璉,你竟敢懷疑我!別拿你這小家子氣在這裡揣度別人,告訴你,我還不在乎這一千兩1鄒遠琴因為憤怒滿臉緋紅。

定遠侯府世子夫人沒想到女兒這麼沉不住氣,被楚璉一句話就給挑撥了,頓時皺起了眉頭,還暗中給鄒遠琴遞了個眼色,可是怒氣正盛的鄒遠琴哪裡看得到。

定遠侯世子夫人突然有些後悔,不應該匆忙答應女兒的請求,用一盤壽桃來為難楚璉。不過,這時候女兒接了話,她又不好插手了。如果插手,就顯得她欺負小輩,畢竟再怎麼說,楚璉也就是個剛剛及笄沒多久的小姑娘。

鄒遠琴因為氣惱,竟然直呼楚璉姓名,在這樣的公共場合,大叫別人名姓,而且是一個出嫁女的名姓,是非常不禮貌的。

鄒遠琴突然的脾氣讓周圍看熱鬧的貴婦都同時皺了眉頭,她如今也有十二歲了,再過兩年就要定親,現在這刁蠻的名聲傳出去,又是在這樣各家勛貴夫人都在的場合,只怕以後想尋門好親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了。

楚璉在心中笑了笑,這小屁孩想坑她還嫩了點兒。

「鄒五小姐,一千兩對我可不是個小數目,我當然要問清楚,還請多多見諒。」

楚璉大方承認自己的短板,她就是窮啊,娘家雖然有爵位,但是早就開始沒落了,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根本沒有隱瞞的必要。這個時候她要是表現的大方豪氣硬是逞能那才惹人厭惡好不好。

她早就明白這該死的一盤壽桃定然是值一千兩銀子的,定遠侯世子夫人要坑她,又怎麼可能說假話呢!她只不過是故意將這一千兩拿出來說,激怒鄒遠琴而已。

楚璉這樣大方承認自己的境況反而惹來不少夫人小姐的讚賞和欽佩,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在眾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短處。

人,大部分都是虛榮心的動物。

被楚璉這樣一說,鄒遠琴就更顯得驕縱、仗勢欺人。

她纖細的手指被氣的指著楚璉都開始發顫,偏偏楚璉還筆直地站在原地用一雙真誠的眼睛看著她,好像這一切都是她的錯,是她在無理取鬧的一樣。

樂瑤公主頓時也不高興了,狠狠瞪了一眼鄒遠琴。

鄒遠琴瞥見了樂瑤公主不滿的眼神,心口一顫,即便這個時候她不想繼續下去也不行了。

她硬著頭皮道:「楚璉,不管如何,你定要給我母親一個交代!前院還有半個時辰就要上壽桃了,錯過了吉時,讓我祖父的大壽失了禮數,我就要讓你去前廳給祖父當場賠罪1

鄒遠琴放了這段話出來,樂瑤公主總算是散去了臉上的不滿,饒有興趣的看向人群中的楚璉。

這次倒要看她還怎麼巧舌如簧、裝模作樣!

楚璉耳尖,聽到旁邊有貴婦的議論聲。

「今日也是這靖安伯府的三奶奶運道不好,撞誰不好,偏偏撞到了德安樓王先生做的壽桃。這位先生脾氣可是大的很,他只給每個人一生做一次壽桃呢!想必這個時候,前院已經傳遍了今日要上這王先生的壽桃了,靖安伯府的三奶奶只怕這次是不好交代。」

楚璉一怔,倒是想笑了,改日若是有機會一定要見見這位德安樓的王先生。壽桃做的不怎麼樣,規矩倒是多的很!

不過物以稀為貴,這德安樓的王先生把自己做的壽桃這麼一炒,買的人就沖著這名頭,出再多銀子都會心甘情願。

楚璉記得現代有一個婚戒品牌,那個牌子的婚戒每個男人一生只能買一隻,一生唯一,這位王先生生意做的這麼好,確定不是穿越者?

楚璉歪了歪頭,她一雙眸子清澈見底,又是嬌美的好顏色,這樣不作偽的表情極能給人好感。如果這樣看起來,恐怕沒人會相信是她不小心打翻那盤壽桃。

「鄒五小姐,我沒有一千兩銀子。」楚璉微微蹙眉,誠實的道。

她是真沒有這一千兩,就算是將她今日身上這套紅寶石頭面搭上,那也湊不到一千兩的一半。

鄒遠琴聽到她這樣回答,鄙夷地瞥了她一眼,翹了翹嘴角:「那就等著去前廳給我祖父賠罪吧1

周圍頓時一陣抽氣聲,如果今日這靖安伯府的三奶奶真的去了前廳在眾位尊貴的男賓面前給老定遠侯賠罪,恐怕連整個靖安伯府都會在盛京城中抬不起頭來。

還沒等眾位夫人小姐替楚璉惋惜,就聽到她清脆的聲音大聲道:「不過,我願意賠世子夫人的壽桃。」

楚璉雙眸燦燦,背脊筆直,沒有一絲膽怯和懦弱,讓人不由得將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哦?你怎麼賠?這可是德安樓王先生做的壽桃,你能做出來一樣的嗎?」說話的是安敏縣主,她微微抬著下巴,明顯對楚璉這樣身份的人帶著濃濃的不屑。

楚璉微微一笑,她長相本就清純可人,眼角還帶著未長開的嬌媚,笑起來的時候讓人如沐春風。

「不敢說能做出來一樣的,但是定能做出比這好的。」

「你胡說,德安樓王先生的壽桃是這盛京城中最好的了,你怎麼可能做出比他好的壽桃來1鄒遠琴怎麼也沒想到楚璉會這麼說,當即反駁道。

「鄒五小姐,你不親眼看看怎麼知道呢?今日撞翻世子夫人的壽桃是我不對,世子夫人寬宏大量,還請給我一個補救的機會。」楚璉前一句話是對鄒遠琴說的,說後面一句話的時候就轉向了定遠侯世子夫人。

她之前的表現本就得了一部分人的好感,現在又這樣誠懇的向著定遠侯世子夫人請求,這番進退有度,得到了更多人的肯定。再說,當時情況突然,也不一定就是楚璉撞到了那端著壽桃的丫鬟。

到這裡,許多夫人已經開始偏向楚璉這邊了。

鄒遠琴被氣的脖子都開始發紅,她口不擇言道:「就算你會做壽桃又怎麼樣,難道能比得上王先生的?王先生可是只給每個人一生只做一次壽桃1

楚璉一張小臉也頓時嚴肅起來,「鄒五小姐,食物論的是心意,是口味,是秘方,只要我做出的壽桃比德安樓的王先生好吃,難道說真的比不上那些虛妄的噱頭?」

對,就是噱頭!

頓時,眾位貴婦小姐被楚璉這番清脆嚴肅的話語給打醒。

再怎麼金貴,也不過是一盤壽桃而已,德安樓這是為了賺錢,她們不相信,如果聖上來了,想吃兩盤壽桃,這位王先生還會耿著脖子抗旨不成?

況且靖安伯府嫡出的少奶奶身份又哪裡比德安樓一個廚子差了。

楚璉這句話簡直就是赤果果的打臉。

鄒五小姐被氣的臉紅脖子粗,卻說不出能反駁的話來。

定遠侯世子夫人暗暗瞪了女兒一眼,現在這個情況她倒是只能答應楚璉的要求了。

如果不給她這個機會,現在顯得無禮的反而是定遠侯世子夫人母女。

「好,靖安伯府的三奶奶,我今日就給你這個機會。不過,你如果做不出比王先生好的壽桃,就算是賀老太君在,我也不會給這個面子。」

定遠侯世子夫人是當家夫人,常年身居高位,自有一番氣勢,若是一般人家的小姐閨女還真有可能被她這含有威脅性的話語給震懾祝

不過誰叫如今的主角是楚璉呢!

現代商場風雲可是比這個詭詐多了,什麼樣的上司沒遇到過,還會怕定遠侯世子夫人這樣的?

「自是謹遵夫人話語。」楚璉恭敬的朝著定遠侯世子夫人行了一禮。

她德行禮儀絲毫不缺,更是叫人看了滿意。

定遠侯世子夫人雖然心中氣的不行,但是臉上卻還是那副端莊的樣子。

她一雙犀利的眸子看著楚璉,在心中冷哼。

別以為壽桃是這麼簡德安樓王先生的壽桃既然能火的起來,自然有他的長處,至少到目前為止,盛京城裡只要是富貴人家,吃過王先生壽桃的人沒有人不誇讚的。

孩子,小心了,牛皮吹的太過可是不好收場!

有時候就是看別人吃豆腐覺得牙齒快,可到自己真刀真槍上的時候,就會發現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靖安伯府憑一個不知道從哪兒得來的廚娘,點心都能在盛京權貴人家火起來,可想而知秘方的珍貴。而漸漸沒落的英國公府如果有比王先生還要好的壽桃秘方,英國公府還不早蹦躂起來,還會默默無聞?

這麼一想,定遠侯世子夫人更加肯定楚璉不過是太過自信,要說她真能做出比王先生好的壽桃,她是一點也不信的。

站在人群外圍的容大嫂一聽楚璉竟然要當場做「壽桃」,差點嚇的暈過去,德安樓王先生的壽桃她也有幸吃到過一回,那比之靖安伯府的點心還要好上一層。楚璉未出嫁前在英國公府上連廚房都不進,哪裡會做什麼壽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