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四十四章:鮮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鮮桃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到最後,容大嫂也沒有鼓起勇氣邁出一步,只好默默將玉佩放入袖袋中。

她這番猶豫不決全被人瞧在眼裡,當即身邊幾位離的近的夫人就對她翻了白眼。容大嫂無法,只能默默忍下這口氣。

素姐兒倒是比較懂事,知道這樣的情況不是她這樣出生一般的未嫁女兒能參與的,所以只能緊張注視著人群中的情況。

反而是鳶姐兒,她直直盯著石桌上那一盤寶光閃爍的首飾,眼中露出貪婪來。這裡面,二十來件首飾可沒有一件是凡品,如果全部給她,她恐怕要高興瘋了。所以不由得,看向楚璉的時候,她眼神中就帶了一絲嫉妒憤恨還有惡劣的詛咒。

楚璉目光向著容大嫂這邊掃了一眼,見容大嫂微微垂頭,不敢與她對視,楚璉在心中笑了一聲,倒也並沒有將之放在心上。

「靖安伯府三奶奶,請吧1定遠侯世子夫人微微抬高聲音,扯了扯嘴角道,她話語雖然聽不出親疏,但眼神分明帶著不屑。

楚璉站在人群中,一身打扮並不出眾,但是絲毫不膽怯的表情卻叫人忍不住要為她的膽量拍手稱讚,她團團一福,「還請諸位夫人派出幾人跟隨我去小廚房做個見證。」

定遠侯世子夫人不妨楚璉還會提出這樣的要求,當即揮手讓身邊兩位得力嬤嬤跟去,楊夫人同樣如此。

當眾人見到楚璉帶著丫鬟隨著四位嬤嬤離開去往梅閣院里的小廚房時,議論聲反而越加大了起來。

定遠侯世子夫人被丫鬟扶著坐下,心中冷嗤,她就不信,這英國公府出來的不受寵的丫頭還能折騰出個花兒來。

別以為肚子爭氣,這手腳腦子就能爭氣!

楊夫人就坐在定遠侯世子夫人身邊,丫鬟給她奉上了一杯剛剛煎好的茶,她接過來微微抿了一口,笑道:「怎麼,世子夫人這麼快就開始心疼你那珍珠手鏈了?」

「楊夫人,這壽桃還沒端出來,你又怎麼能肯定自己能贏呢?」

兩人「刀光劍影」,一時都讓身邊的夫人們噤若寒蟬,紛紛縮起脖子裝起鵪鶉來。誰都不想一個不小心就成為了楚璉那樣兩人爭鋒的棋子。

梅閣相對的清風閣,三樓窗口的那雙青碧眼微微一閃,突然露出一絲笑意來,只聽到一聲低低的呢喃,「三郎這小子,可是娶了個好玩的媳婦兒。」

男子手一揮,房間內的黑影再次閃現,「讓人先都退下吧,本王倒是要瞧瞧,這楚六能鬧出什麼結果來。」

「遵命,主子。」

一個藍衣小廝在清風閣臨湖廊邊輕聲在鄭世子耳邊說了好一會兒,鄭世子原本盯著對面看的一雙眼睛頓時就亮了。

「可是真的?」

「世子,小的不敢有絲毫隱瞞。」

「快去,一有結果立馬來報我1鄭世子著急的在小廝屁股上踹了一腳,小廝嬉笑一聲跑著就離開了。

鄭世子三兩步到了還立在原地的蕭博簡身邊,「蕭學兄,你猜對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哈哈,真是太熱鬧了,沒想到老定遠侯做壽,還有這樣的熱鬧可瞧,真是不虛此行。」

要不是對面都是女眷,鄭世子又是個未定親的,以他那樣愛湊熱鬧的性子,恨不得當場去看看才好。

蕭博簡淡淡看了鄭世子一眼,他面容比女子還要精緻,偏偏又緊緊抿著薄唇,這番表情透著一股濃濃禁慾的氣息,險些讓鄭世子一個男人都看呆了去。

「世子直說便是,蕭某最厭煩猜來猜去。」

鄭世子對蕭博簡冷淡的態度也不惱,他這位蕭學兄慣常就是這樣冷冰冰的,好像對什麼事情都沒有興趣,他這樣用吊胃口的語氣說話頓也覺得沒什麼意思,便直接將對面發生的事情詳細說了。

鄭世子說到激動的地方,還嘖嘖稱讚。

「對了,說起這位靖安伯府的三奶奶,祖母前幾日帶回來我們一起嘗了的信玄餅不就是她做的嘛!她既然能做出那樣的點心,那這壽桃又算得了什麼。哈哈,今日這定遠侯世子夫人可是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真是迫不及待想世子夫人那惱人的表情了。」

蕭博簡聽著鄭世子話語,心中卻掀起滔天巨浪。

他那薄唇不禁又抿了抿,近乎成為了一條直線,放在欄杆上的修長手指也越攥越緊。

他想的卻比鄭世子多得多。

璉兒到底是怎麼惹上樂瑤公主的?今日發生的事情明顯是個局,鄒遠琴、樂瑤公主、定遠侯世子夫人明明都是一條線上的人。

那位楊夫人將璉兒推到事件中心是有什麼陰謀?

還有賀常棣!

既然娶了她,又這般虧待她,這樣的男人,根本就不配擁有璉兒!

蕭博簡一雙微微上揚的鳳目中釀聚著風暴,心底狠狠壓抑著,他有些恨自己沒有能力,在楚璉處境最困難的時候幫不上忙,只能任由她一個人去面對。

既然賀三郎不配,就不要怪他將她搶過來!

還有今日給璉兒難堪的這些人,來日他定然一人都不會放過!

正在小廚房裡指揮著身邊兩個丫鬟麵兒的楚璉要是知道此時蕭博簡的想法,一定會送一個大大的白眼。

再附贈一句話: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別妨礙本姑娘賺錢。

還有你心理這麼扭曲陰暗,你媽知道嗎?

可惜楚璉啥也不知道,她正在廚房忙的團團轉呢。

跟過來的四個嬤嬤分別是定遠侯世子夫人和楊夫人的人,誰也做不了手腳。

小廚房因為先前德安樓王先生就在這裡做過壽桃,什麼材料也都是齊全的。

加上又有喜雁和問青打下手,楚璉的速度就更快了。

一開始四位嬤嬤還一板一眼地立在旁邊,甚至定遠侯世子夫人身邊的那兩位嬤嬤眼睛都長到了頭上看人,可隨著時間慢慢過去,幾位嬤嬤眼睛越瞪越大,定遠侯世子夫人身邊的嬤嬤都開始流起冷汗來。

偏偏這個時候有另兩位嬤嬤看著,她們走不開。

楚璉動作從容,只用了小半個時辰就做出了好幾籠的壽桃。

四位嬤嬤在楚璉取出壽桃時伸長了脖子去瞧,可是楚璉有意遮擋,幾個人都沒瞧清楚。

當楚璉凈了手,領著丫鬟嬤嬤們回到梅閣,頓時,整個梅閣里的女眷全部將目光落在楚璉身上,隨後不約而同,那目光又盯在喜雁提著的食盒中,抓心撓肝的,恨不得有透視眼,立馬看到這靖安伯府的三奶奶做出的壽桃是何樣子。

四位跟去的嬤嬤急忙回到各自主子身邊。

定遠侯世子夫人的嬤嬤低低在她耳邊說了兩句話,定遠侯世子夫人臉色一變,低聲問道:「真的?」

嬤嬤點點頭,又道:「不過老奴也沒瞧清做出來的成品是何模樣,更未嘗過。那時候,靖安伯府的三奶奶有意遮擋了。」

聽到嬤嬤這麼說,定遠侯世子夫人臉上的緊張又頃刻消散。

呵!遮擋,那就是心虛了。

樣子誰不會學,可是一個沒怎麼下過廚的小姐能做出比王先生好的壽桃,她還是像之前一樣是不信的。

經嬤嬤這麼一說,定遠侯世子夫人更肯定這不過是楚璉裝模作樣,再說了,模樣好,不一定就好吃,還沒見真章呢,她何必先亂了陣腳,讓楊氏那個討厭的婦人看了笑話。

那嬤嬤還要再說,卻被定遠侯世子夫人揮了揮手趕了下去。

嬤嬤只能閉了嘴,退後幾步,立在角落,心中也是痒痒地盯著楚璉的動作。

楚璉領著丫鬟走到人群中,先對各位夫人福了福,「讓各位夫人久等了。」

樂瑤公主眼睛瞪了楚璉一眼,冷冷嗤了一聲,「做作。」

「公主別生氣,她也就只能這時候裝模作樣一番了,等她東西拿出來,看她還能有這番好臉?」

鄒遠琴連忙討好道。

「好了,莫要多禮了,把壽桃端來吧1楊夫人聲線平平的道。

楚璉沒有耽擱,讓喜雁將食盒放在眾人正中的石桌上,隨後親自上去打開了食盒。

一時所有人目光都凝在食盒上,紛紛瞪大眼睛,就怕錯漏了一刻,就連樂瑤公主和端佳郡主都不例外。

素姐兒焦急的攪著帕子,也是擔心的看著食盒,容大嫂是又緊張又懊悔,心中五味雜陳,最邊上的鳶姐兒視線卻是始終落在那盤各色首飾上移不開。

眾人只見楚璉從食盒中連續端出三盤大小適中的鮮桃放在了石桌上,那桃子頂端鮮艷欲滴,桃身又清透飽滿,桃柄上留有幾片鮮翠的葉子,葉子上沾了些水汽,甚至還隱約散出桃子好聞清新的味道,這分明就是從枝頭剛剛摘下的甜蜜鮮桃!

眾位貴婦一時看呆了,還有的驚訝地長大嘴巴。

突然一位嬌脆的聲音驚呼,「呀!這不是鮮桃,是做出來的1

少女這一聲驚呼清亮脆聲,叫當場的人聽個明白。

什麼?這真的不是鮮桃?是壽桃?

少女話畢才知道自己失禮,連忙小手捂住嘴巴,臉色通紅的瞥了身邊的母親一眼,那夫人也知是自己女兒失禮,向著身邊的夫人賠著不是,她邊道歉邊解釋,「方才靖安伯府三奶奶拿出來時,我也以為是鮮桃,直到瞧見這桃子還冒著熱氣,這才反應過來是壽桃。」

少女和那位夫人離石桌近,這才當先看出來。

經她這麼一解釋,滿梅閣的夫人更是驚訝,那幾乎能以假亂真的真的是麵粉做出來的壽桃而不是真的桃子嗎?

就連楊夫人和韋逢紫瞧了也起了興趣。

定遠侯世子夫人怔怔盯著那幾盤壽桃,眼底都是不敢置信,她緊握的帕子的雙手泄露出了她的不甘。

「像有什麼用,王先生的壽桃可不是像就行的1樂瑤公主忍不住怒意當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