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五十二章:安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二章:安院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邊鄒氏與夫君一同回大房院子,一路上,鄒氏都低頭沉默著。

可賀常齊偏湊到她身邊一臉遺憾的感慨,「若是三弟妹會烹制鹿肉,不知是如何的美味。」

鄒氏被一噎,心中更加淤堵。

腳步一頓后,走的更快,偏偏遲鈍的賀常齊還不知道她怎麼回事。

「哎,遠靜,遠靜,你慢些,天黑,路不好走1

鄒氏咬著唇,臉色難看。

從昨日丈夫回來,就聽他說在老定遠侯壽宴上,楚璉做的那壽桃是多麼受歡迎。後來在婆母那裡說了一遍,再後來去老太君那裡又說,還可惜楚璉不會做鹿肉。

她作為賀常齊的正頭妻子能不生氣?

三弟妹再好再會做吃食又如何,她是三郎媳婦,又不是賀常齊的!

鄒氏聽著心塞不已。

楚璉若是知道大嫂對她的厭煩是由此而來,非要在大哥賀常齊面前大哭一通不可。

大哥啊!可不帶這麼坑隊友的!

還有,你這麼遲鈍,大嫂知道嗎?

晚間,桂嬤嬤伺候楚璉更衣的時候,將融首飾得來的銀兩並楚璉那單子上要求的東西都交給了她。

楚璉邊朝著小書房走,邊打開桂嬤嬤給的小木盒。

木盒裡整齊放著四塊小小的金磚和她讓桂嬤嬤尋首飾鋪子打的銀首飾。

桂嬤嬤跟在她身後,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開口勸道:「三奶奶,這些銀子還不如您自己留著防身,雖說是在府上,但是您畢竟是三房,三少爺繼承不了爵位,老太君過世后必定要分出去單過,府上用度有大奶奶把控著,其實要花銀子的地方不少呢1

楚璉轉頭奇怪的看了一眼桂嬤嬤,杏眸在燈光下有如星子,晶亮澄澈,「嬤嬤,你難道還指望錢是省出來的?」

桂嬤嬤語塞,頓了頓,還要再勸,「可您這不是剛掌了三房,如何能這般大手大腳。」

她沒說的是,又不逢年又不過節的,如果賞了人,那就掙了頭,若是日後常常有賞還好,若是到了節日里反而什麼賞都沒有,下人們會失望,容易生異心,反而不好管理。

況且,那單子上讓打的銀制首飾每個雖不是多貴,但是各個都是好花樣呢!別說是給下人們戴了,說句實話,就算是給一般官宦人家的主子戴都行。

楚璉已經走到書桌邊,她將木盒放在書桌上,將盒中的銀首飾拿出來放在一邊的紅木漆盤裡。漆盤上被楚璉特意墊上一層深藍色絲綢羅帕。

剛打制出來的銀首飾被深色的絲綢一映襯,更加閃亮好看,加上首飾花樣新奇,在燈光下竟覺得不比金飾差了去。

「嬤嬤莫要擔心,祖母不是給了一間酒樓給我。」

楚璉高高興興地擺弄漆盤裡的首飾,分門別類的放好。

隨意的與桂嬤嬤答道。

桂嬤嬤被一噎,酒樓?就那破酒樓?

既不是在盛京好路段,菜色又不新奇,每月入不敷出,哪裡有錢賺,不貼就不錯了!

桂嬤嬤真懷疑老太君是看她們三奶奶不順眼,故意扔了這破酒樓讓楚璉貼本。

「哎呦,我的三奶奶,那酒樓哪裡能賺錢!您可不能指望這酒樓1

楚璉終於抬頭看向桂嬤嬤,「嬤嬤,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這些事我都心裡有數。」

說這話的時候,楚璉語氣明顯變得嚴肅起來,不再是平日嬌嬌柔柔的聲線。

桂嬤嬤一怔,緊閉上了嘴。

三奶奶雖然性格不像婚前那般偏激,有時候人也變得好說話很多,但是並不代表她三言兩語就能左右她的決定,她這般是犯了下人的忌諱。

反應過來的桂嬤嬤出了一後背的冷汗。

楚璉也正是這種想法,她雖然不喜歡對人苛刻,也喜歡過舒心日子,甚至有時候還有些迷迷糊糊大大咧咧,但是在大事上她從來不會馬虎,算是個很有主見的人,尤其不喜歡別人干擾甚至替她做決定。

她知道自己的思想與大武朝的人有很大的偏差,所以到了這裡后,一直都是一副好說話的樣子,但並不代表她決定的事就能輕易被別人改變。

今日的銀首飾是如此,日後種種更加重要的決定更是如此。

「老奴知曉了。」

楚璉見桂嬤嬤反應過來,臉色也柔和下來,又恢復成平日里嬌柔的神情,她語調輕緩,讓人聽了很是舒適。

「嬤嬤,你要相信我,錢哪裡有那麼難賺。」說完還笑嘻嘻的朝著桂嬤嬤眨眨眼睛,俏皮的緊。

桂嬤嬤雖是面上點頭,其實心中壓根就不相信楚璉說的話,雖然三奶奶有股韌勁兒,但畢竟以前在英國公府因為身份的關係,能接觸外面的機會甚少,他們二房的繼室夫人又從未真心教導過,所以造成她如今眼高手低的性子很正常。

桂嬤嬤在心中嘆口氣,想著還是讓三奶奶吃次虧,她便知曉了。

等到桂嬤嬤退出去,楚璉將木盒中的金磚收好,加上這些金磚,她手頭差不多有六百兩,雖然在常人眼裡可能已經算一筆巨款,但是對於楚璉來說還遠遠不夠。打開旁邊的一隻錦盒,瞧見樂瑤公主的金麒麟躺在裡面,楚璉嘴角翹了起來。

「樂瑤公主,既然你這麼喜歡你的賀哥哥,那剩下的銀子就由你來出吧。」

臨睡前,楚璉又將賀老太君給的歸林居賬本拿出來翻了翻。

她這裡是歸林居近三個月的賬目,因為每日客人寥寥無幾,三個月只薄薄一本。

這般薄的賬冊,先不說賬目到底前後能否對上,單說這記賬的方法,楚璉就不能苟同,她粗粗一看,就有好些地方賬目明細對不上號。

且說這幾條。

六月一日,廚房購置花銀一兩。

廚房購置?

購置了什麼?是每日需要的菜蔬還是鍋碗瓢盆亦或是條案桌椅,只粗粗帶過,難道是貪墨?

六月十二日,豬肉五斤百文,菘菜十文,新茶五百文……

六月自從月初到月中,每日來店食客不過二三人,少時一日甚至一人都無,多時也從未超過五人,而這些食客中,只一人點過一盤用豬肉做的菜式。

所以說歸林居的豬肉做的菜並不受歡迎,廚房每日購置的豬肉不必超過一斤,但是這日卻買了五斤,這是用公賬開了私廚?

呵呵!

一本薄薄賬冊只不過看了三分之一不到,其中就漏洞百出,再也無看下去的必要。

看來這間歸林居不但是經營方面的問題,從員工上就已經出了紕漏,一些個只知道中飽私囊的人來經營酒樓,只怕給他們盛京最繁花的店面,那也是賠本的買賣!

次日,楚璉將去魏王府赴約一事單獨與賀老太君說了,老太君拉了她的手還好一頓高興,最後讓她放心去。

等她從慶堂回來,就讓鍾嬤嬤將松濤苑裡的丫鬟婆子們召集了起來。

楚璉把事情交給喜雁,隨後自己就去小書房練大字。

喜雁端著紅木漆盤,對著一花廳的丫鬟婆子道:「三奶奶生辰要到了,前幾日命人打了這些首飾,借著這個機會,讓院里的大伙兒跟著沾沾喜氣。」

喜雁說的話是今早楚璉特意吩咐的,喜雁也不算說謊,她這個身子的楚璉生辰確實就在這兩日,七月二十六,恰好是端佳郡主邀請她去魏王府的那日。

打賞就要有個由頭,不然這些當差的下人心就要養大了,昨晚桂嬤嬤雖然沒有直說,但是楚璉早就想到了。

這就像前世逢年過節,公司總要發些福利一樣,福利好了,下面的員工才會心甘情願的賣命。

立在一邊的桂嬤嬤一怔,沒想到在她慌張的什麼都忘記提醒的情況下,三奶奶還能想的這麼周全,她心下一時有些愧疚。

滿屋子的下人聽說居然有賞,各個都是滿臉的高興。

喜雁咳嗽了兩聲,下面頓時安靜了下來。

「三奶奶吩咐了,這些銀首飾,二等的丫鬟一人挑一支銀釵兩隻戒子,三等的丫鬟銀釵和戒子各一隻,至於不入等的,各一個戒子。」

說完就將手中托盤遞給旁邊的問青,讓她端過去一起分揀。

一眾丫鬟婆子大喜,齊聲道:「多謝三奶奶賞賜。」

「日後你們好生做事,只要差事當的好,三奶奶定然還會有賞,可若是有不規矩的,別說賞賜,立即攆出松濤苑。」

聽了喜雁的鞭策,下面又齊聲道:「奴婢們定會好好當差。」

白茶是松濤苑裡的粗使丫鬟,爹娘老子都是靖安伯府的家生子,可是混的卻不好,老娘原本在大廚房燒火,後來大廚房走水,被燒傷,到如今都起不來床,老爹跟在外院大管家後面跑腿,前幾年被人連累誣陷貪墨了府中銀子,被大奶奶嚴罰,現在在馬廄鏟馬糞。

許是受了打擊,染上了酒癮,每日里爛醉如泥,家中兩個哥哥在府上也不得重用,白茶從十歲開始當差,就是個粗使丫鬟,如今四年過去,仍是在府中掃灑。

原本想著在三少爺院里,什麼時候能得了青眼,可三奶奶就進了門。

三少爺突然離府去北境,白茶只好老老實實做事。

可是老娘病重,急需銀錢看病,家中存銀都被父親拿去喝酒,她正走投無路,就遇到楚璉賞賜。

她用力將一枚三葉草形狀的銀戒子攥在手心,看向院中主的眼神是滿滿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