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五十四章:北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北境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老太君瞧著鄒氏這幾日越發憔悴的背影,手指輕輕在小几上敲擊起來,腦海中將本打算壓下來的事情重新拿出來考慮。

前幾日,靖安伯夫人與老太君提的讓大郎房間添人的事。

實在是,她盼重孫盼的太久了。她給了大郎媳婦十年時間,卻仍是沒個消息。

過了漳州,一路向北,水路經過蘄州,再換馬北上,大半個月風塵僕僕,終於趕到了大武朝北境涼州。

瞧著前世記憶中一望無際的北境草原,賀常棣心中頓時五味雜陳。

來越打馬到了少爺身邊,詢問道:「少爺,我們是直接進城嗎?」

賀常棣搖頭,朝著一個方向指了指。

來越視線轉過去,只瞧見幾個零星的帳篷扎在望不到邊兒的草原上。

他咽下一口口水,識趣的沒有再說話。

這一路走來,三少爺脾氣是越來越壞,整日里臉色陰沉沉的,一副別惹我的模樣。

來越下意識的深深吸了口氣,可下一刻臉上的表情就扭曲起來,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灰撲撲的衣襟,現在恨不得將自己扔進渭水裡,實在是渾身臭的都不能聞了。他沒想到向來愛潔的三少爺居然能頂著一身的污漬不清理,還能到處亂跑。

如今是盛夏,自從他們在離開了蘄州就沒有再認真打理自己,而越往北,一路上的荷塘湖泊都變得極少,他們因為急著趕路,風餐露宿,沐浴這樣普通的事情都成了奢侈。

現在來到了這北境蠻荒之地,入眼都是草原,連帳篷都沒有幾個,更別說歇腳的客棧酒樓了。

想到這,來越偷眼瞥了身邊的三少爺一眼,灰色的合身騎裝早沾染了塵土,有好幾處甚至被刮破了幾道口子,束在腦後的黑髮有几絲凌亂,面上因為有好些日子沒打理,下巴處都長出了硬硬的黑色胡茬,小半月來風吹日晒,三少爺比以往黑了許多也瘦了許多。

來越暗暗抽了抽嘴角,如果自家少爺這個樣子在盛京城街道上打馬而過,估計沒幾個人會把眼前不修邊幅的糙漢認成以往面如冠玉的賀家玉三郎。

主僕兩人快馬來到那處零星的帳篷。

此時正好有個微胖的婦人端著酥油茶罐子從帳篷里掀簾出來,見到兩個陌生人,好奇的看過來,又「嘰里呱啦」說了一頓。

來越瞪眼瞧著不裕雖想過北境環境嚴酷,可從未想過語言會不通……

那婦人對著他們說了好一頓話,來越硬是一個字也沒聽懂,頓覺一個頭兩個大。

他無措地看向身邊的主子。

哪想賀常棣翻身下馬,三兩步走到婦人身邊,他微微抿了抿唇,而後也是一段「嘰里呱啦」來越聽不懂的話冒出口,說完,賀常棣又從腰間荷包內掏出一枚印章給遞給婦人觀看。

婦人拿著印章對著光好一番分辨,突然高興的手舞足蹈,把印章還給賀常棣后,恭恭敬敬對他行了一個鞠躬禮,就伸手把賀常棣往帳篷里拉。

來越站在一邊都傻眼了,他搞不明白少爺什麼時候竟然會說蠻語了,而且瞧著架勢,不是一般的精通。

他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牽著馬,因為驚訝腳都邁不動,最後還是賀常棣轉頭喝了他一聲,他才回過神來。

不時,又有一個半大少年從帳篷里鑽出來,笑眯眯的要從來越手中接過他們馬匹的韁繩,賀常棣一眼掃過來見來越不動,才提醒道:「把馬給他,他幫我們照料。」

來越這才將馬匹遞給特別喜歡笑的黝黑少年。

來越三兩步走到自家少爺身邊,撓著腦袋有些無措的道:「少爺,小的還有些懵。」

賀三郎瞪了他這常隨一眼,「懵什麼,跟著我便是。」

來越連忙點頭,可沒一會兒又忍不住低聲詢問,「少爺,您是什麼時候學會這北境蠻語的,小的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賀三郎鄙夷的看了眼來越,「就你那腦子,不知道才正常。整日便只想著吃1

來越可委屈了,也不敢再問。

他不就是在府上吃了一頓三奶奶專門做的紅燒肉蓋飯,那紅燒肉還是三奶奶大丫鬟們吃剩的,就這麼被三少爺埋汰了一路,他真是冤死了好嘛!

不過一想起那頓紅燒肉,來越就忍不住流口水,濃稠的醬汁,肥而不膩的肉塊,咬一口,齒頰留香,是他吃過的最好吃的肉!

如果此時能來一碗,把一碗紅燒肉倒扣在白胖的米飯上,他肯定能吃上三大碗飯,不,一盆飯!

回想起這一路來的風餐露宿,來越更覺自己比往日饞了。

賀三郎卻有瞬間的恍惚,蠻語?他之所以這麼熟悉,便是因為前世就被流放過北境,與最底層的蠻人混了三年,吃盡了世間疾苦,這最普通的語言又怎麼可能不會!

想起那段最灰暗的時光,賀常棣忍不住攥緊了藏在袖口中的拳頭。

不過,老天是待他不薄的,讓他有了重來的機會!

進了帳篷,有個個矮卻魁梧的蠻人迎了上來,右手放於心臟處,對著賀常棣恭敬鞠躬。

賀常棣點了頭,就直直朝著帳篷中的矮桌走過去,等那蠻人男子與他一同盤坐下,不一會兒,跟著進了帳篷的婦人就端了兩個瓦罐進來。

蠻人男子做了個漢家請的手勢,賀常棣也不客氣,就端起面前的粗陶碗給自己盛了滿滿一碗,他吃一口,又看向身後跪坐著的來越,示意他現在也吃。

主僕兩人為了儘快趕到涼州,已經有近一日沒吃東西,現下都是飢腸轆轆,一路上,主僕二人互相照應,賀常棣自也沒有在盛京時候的貴公子架子,每每進客棧吃東西都是兩人同桌。

來越也不推辭,學著賀常棣的模樣,給自己盛了一碗,許是太餓,端起碗就大大喝了一口。

可碗中的食物剛灌進嘴裡,來越一張本就普通的臉變為極為扭曲,偷偷瞥了一眼自家主子,只見賀常棣面不改色小口小口吞咽著碗中食物,他這才強逼著自己把口中的東西咽下去。

再低頭看碗里黑麵糊糊一樣的東西,來越一點也沒有吃第二口的勇氣。

這到底是什麼做的,竟然比路上他們吃的餿饅頭還要難以下咽,這些蠻人難道每日就是吃這些?

這麼一會兒,已經將一碗優雅的吃進肚子的賀三郎淡淡瞥了眼自己的常隨,「吃完,這裡沒有別的食物,不然你便餓肚子罷。」

來越見自家主子空掉的碗,夾著兩泡淚硬是把一碗吞了下去,根本不敢細嚼。

這是北境特有的青果粥,嗡悴壞煤茫但卻是這裡蠻人主要的食物來源,前世,就是這樣難以下咽的青果粥他每月都只能吃到一次,還是一個蠻人阿媽可憐他,每月給自己偷偷帶來的。

重新嘗到這個味道,賀常棣本以為他會懷念,甚至是喜歡這樣的味道,可是並沒有,盯著眼前陶罐里氤氳的熱氣,他眼前有瞬間恍惚,彷彿面前桌上擺放著的不是青果粥,而是熱騰騰的蔥油餅和抄手。

而桌邊坐著的也是那個低頭嬌憨吃飯的小女人,時不時還會氣鼓鼓地看他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說他是個飯桶,搶走了她精心準備的食物。

而鮮美的抄手和酥脆的蔥油餅的味道似乎慢慢蓋過青果粥的味道,讓粗糙的青果粥在他的記憶中慢慢被淡化。

賀三郎突然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墨玉一般的眼眸瞬間冰寒起來。

該死,他好像中了魔咒,又想起了那個毒婦!

將前世自己的慘狀再次回想了一遍,提醒自己他的一切悲劇都是由那個女人造成的,微微閉眼,再睜開時,眼裡又恢復了原本的清明。

來越面有菜色的放下碗,可憐兮兮的看向自家少爺。

那蠻人男子似乎覺得對面坐的來越小弟這表情頗為可笑,暢快的大笑了兩聲,讓婦人收了桌子,又給三人端了北境的奶酒。

來越這次留了心眼,端起面前的奶酒微微抿了一小口,雖然還不及盛京城的粗糲黃酒,但是與那個青果粥相比,真是好太多了。

蠻人男子瞧著來越神情笑了笑,轉頭又對賀常棣說話。

來越一句聽不懂,只見蠻人男子話說到一半就從懷中掏出一個頗大的香囊雙手奉給少爺。

賀三郎打開香囊,先是從裡面掏出兩封信來,而後又看了一眼香囊里剩下的東西,就將香囊團了團塞進了自己貼身帶著的包袱中。

來越瞥見信封背面的印章,臉色不由嚴肅了起來。

這兩封信是借著晉王的路子送過來的。

賀常棣先是打開了晉王的信,大概瀏覽了一遍,他臉上看不出絲毫情緒波動,而後撕開另外一封。

這封信筆跡不如第一封遒勁瀟洒,而是中規中矩,正是鍾嬤嬤的字跡。

足足有五張紙,密密麻麻的蠅頭小楷,將他離開靖安伯府小半月楚璉做的事,事無巨細的彙報於他。

賀三郎看著看著面色就冷郁了下來,可同時他眼中也多了一絲別人都看不出疑惑。

賀常棣繼續往下看,當看到其中幾段的時候,他嘴角忍不住抽動了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