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五十八章:對牛彈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對牛彈琴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午時剛過,德豐茶樓的人並不多,端佳郡主和楚璉選了個雅間坐下。離戲開場還有小半個時辰。

此時正端坐在二樓視野最佳雅間內的蕭博簡漆黑的眼眸瞬間一亮,隨後那幽深的雙眸就落在一人身上再也移不開來。

來了!璉兒來了!

蕭博簡一瞬間激動的緊緊扣住手中茶盞,那隻喝了半口的茶盞中,茶水隨著他的手微微顫抖,顯露著他的激動。

可隨後蕭博簡視線一移,瞥見楚璉身邊個頭與她一般高的少女時,臉上壓抑不住的笑容終於收斂了些。

他狹長眼眸眯了眯,有些不明白,怎麼端佳郡主會與楚璉一道,而且兩人有說有笑,像是極為親密的模樣。

這邊,晉王與唐言在護衛的安排下已經擇了端佳郡主和楚璉所選雅間的隔壁坐下。

蕭博簡所在雅間內,衛甲從暗處竄出,恭敬道:「主子有什麼吩咐?」

蕭博簡先是眼眸深深看了一眼楚璉雅間的方向,而後轉頭低聲在衛甲耳邊交代了幾句,片刻,衛甲領命離開。

雅間內,端佳郡主捧著蜜水小口啜飲著,百無聊賴,她抬頭看了眼對面坐著的小女人,興緻越發濃郁,不知為何,這個楚六就是很合她脾性。

想到前刻還被兩人趕出去的茶博士,端佳郡主抿唇笑起來,「喂,楚六,你為什麼不喜歡喝煎茶?」

「味道太雜,不喜歡。」

時人大多喜歡煎茶,尤其喜歡煎茶這個過程,添加眾多香料,分茶出形,品味甘苦,好似別有一番趣味意境,現在卻被楚璉一句味道太雜給打的現了形,當真是好玩。

端佳郡主好似總覺得楚璉會有比她不喜歡的東西更好的。

「楚六,那比煎茶更好喝的茶是什麼?」

見端佳郡主問的殷切,楚璉嘴一快就說了出來,「明前茶和雨前……」

話還沒說完,楚璉就知道壞了,連忙住了口。

什麼雨前茶明前茶高山茶,這大武朝根本就還沒有這個區分,甚至連正經綠茶都沒有,她這突然說出來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嘛!

楚璉真是悔死了。

端佳郡主見她說一半突然不說了,立馬就不幹了,「喂,楚六,可不興說話說一半的啊!你說的那什麼明前茶是什麼?快快與我解釋來。」

楚璉苦著臉,這怎麼解釋,大武朝連正經的培植茶樹都沒有,她一下子要將這些說出來,不是讓人瞠目結舌?

正愁不知道怎麼與端佳郡主交代,雅間的門突然被敲響了。

端佳郡主朝著身邊大丫鬟遞了個眼色,片刻,她就帶了一個打扮乾淨的十多歲小夥計進了來。

「主子,是送茶點的夥計。」

端佳郡主頷首,瞧著那頗顯幾分伶俐的夥計將德豐茶樓的特色點心擺放在桌上,夥計又從食盒中小心捧出一個細頸瓶子,規矩道:「兩位貴人,這是茶樓今日贈送的蜜酒,也是兩位貴人趕巧了,今日茶樓東家家中有喜事,這蜜酒今日來的客人都可送上一份。這釀製蜜酒的方子是東家祖傳的,味道絕好,兩位貴人可要嘗嘗。」

端佳郡主喜歡嘗試新鮮事物,楚璉倒是不多感興趣,但瞧端佳郡主滿臉好奇,也就陪著嘗了一杯。

端佳郡主點頭,那大丫鬟就上前取了一個杯子先喝了一口,確定無疑便讓夥計給兩人倒酒。

楚璉微微抿了一口,甘甜醇香,倒是有些像葡萄酒的味道。

沒想到真如這小夥計說的,口味絕好,酒氣清淡,確實適合女子飲用。比之閱紅樓的果酒味道也不差。

等小夥計退出雅間后,端佳郡主又多喝了幾口,蜜水至於她口味清淡了些,相比而言,端佳郡主還是對這個蜜酒更有好感。

兩人雅間里正說著這家德豐茶樓每日演奏的曲目,端佳郡主還特意提到今次的「鳳求凰」曲目每月只演一次,突然大堂處傳來錚錚之聲,隨即樂音就開始響了起來。

端佳郡主讓身邊丫鬟撐開窗戶,放下擋窗的密簾,從空隙中朝著德豐茶樓的大堂看去,果見演奏已經開始。

端佳郡主奇道:「今日時辰未到,怎麼就開始了?」

楚璉也沒來過這個地方,只懵懂地搖頭。

她於音律一道幾乎是一竅不通,頂多也就知道樂曲好不好聽,至於好聽在哪裡就算讓她聽個十遍她也分辨不出來。

別說是什麼曲子,什麼詞牌,更是完全不懂。

喝了口蜜酒,也只是裝模作樣聽著,哪管它是是鳳求凰還是凰求鳳,亦或是換了時辰演奏,以及曲中掩藏的含義。

倒是端佳郡主身邊跟隨的大丫鬟微微驚呼了一口,輕聲道:「主子,三奶奶,今日演奏之人好似與平日並非一人。」

樂音飛揚、情意綿綿、音弦把握極准,光聽便知道此人古琴造詣極深。

端佳郡主哈哈笑起來,「每月只演一次的曲目,又怎麼可能會是同一人所奏,只怕又是哪位痴情才子在借琴音訴衷情吧1

端佳郡主說話時眼中促狹,鳳求凰曲目在德豐茶樓成為表白曲目已經不是一日兩日了,明眼人都知道,若是哪位小姐能在德豐茶樓得到士子表白,那可是極有臉面的事情。

楚璉抬起頭,一雙眼睛亮閃閃的,沒想到,德豐茶樓一曲鳳求凰就有這麼大一個八卦,簡直太有趣了。

古今女人都一樣,一談到八卦眼睛都亮亮的,蠢蠢欲動。

這邊楚璉正滿臉興奮勁兒的與端佳郡主說著德豐茶樓的八卦,卻完全不知道這情意綿綿的表白的主角就是她自己。

蕭博簡端坐古琴前,悅耳旋律從指尖流瀉而出,帶著自己的繾綣思緒,恨不得全部擺放在自己心心念念的那個女子面前。

幻想著坐在雅間中的楚璉是何等感動痴迷,蕭博簡嘴角就勾起了一個勢在必得的笑。

琴上修長的手指更是靈動撥彈,本以為璉兒今日不會赴約,他幾乎沒抱什麼希望,卻不想竟看到她進了茶樓。

一時間,他心中膨脹的感覺無法言表,只覺楚璉心中還是有自己的。

現在雖然不能當面訴情,但是卻能借音傳情,讓她知道他心中的忐忑和思念。

蕭博簡這邊獨自一個人欣喜若狂,卻不知道他這做法之於楚璉根本就是對牛彈琴,這姑娘根本連鳳求凰的曲目都分辨不出來,哪裡知道裡面能表達的意境。

而隔壁雅間內,晉王和唐言都是滿臉瞭然。

晉王揮手對身邊跟著的侍衛吩咐,「去打聽一番是誰在撫琴?」

晉王青碧眼微微眯起,視線好似穿透牆壁落在隔壁的兩個小女子身上。

這首別有深意的鳳求凰到底是送給誰的?

午時剛過,這德豐茶樓可沒什麼年輕女子做客,剛來的,也就是靖安伯府的三奶奶和端佳郡主而已。

一曲彈罷,蕭博簡頗有風姿的收手,隨後才換茶館中的伶人彈唱,衛甲這時回來,小聲彙報事情已經辦妥。

蕭博簡唇角勾起,微微點頭。

他洒然站起身,邁出一間不受人注意的雅間,寬大袖口下,修長手指上捏著一個素麵錦盒。

樂音靡靡消散,端佳郡主頻頻點頭,忍不住誇讚道:「先不說這彈琴之人長相如何,單說這手琴藝卻是沒的挑剔,能於琴道上如此出挑的,定然不是碌碌無為之輩,這受音的女子倒是有些福分。」

楚璉根本聽不懂,也只知道確實不錯,但是被現代各種交響樂金屬音樂甚至是大型音樂會洗過腦的人來說,再去體會這古琴音也就覺得一般了。

這實在是眼界的問題,改變不了的。

端佳郡主瞥了眼神情有些呆木喝蜜酒的楚璉,這丫頭聽了這麼好聽的琴音怎麼好似巋然不動似的,不由有了詢問的興緻,「楚六,你覺得這人彈的如何?」

楚璉哪裡能品的出來,咳嗽了一聲,也就順著端佳郡主的話敷衍道:「還好。」

端佳郡主微微張嘴,之前被楚璉的吃食唬住,還以為她真的在別的地方也是深藏不露的大家閨秀范兒,這樣的琴道也只是一個不錯,有些認死理兒的端佳郡主默默覺得等下次見到楚璉了,一定要談一曲給她聽聽。

楚璉根本不知道她隨口答的一句讓端佳郡主徹底的放在了心上,如果此時知道的話,她寧願現在就當著端佳郡主的面說出大實話來。

也就不用日日被端佳郡主的琴音騷擾。

兩人隨意聊著,端佳郡主突然眉間一蹙,隨即整個人臉色就開始扭曲起來。

楚璉察覺,駭了一跳,連忙詢問,「郡主,你怎麼了?可是哪裡不舒服?」

端佳郡主被楚璉問的臉上一紅,匆匆答道:「楚六,你先在這裡坐著,我去西席。」

瞧端佳郡主好似忍耐的辛苦,楚璉連連點頭,讓她趕緊去。

端佳郡主這一離開,整個雅間里便只剩下楚璉,她帶來的貼身丫鬟喜雁和雅間門口守著的問藍。

筆直站立在雅間門口的問藍突然神色一變,還沒等她出手,頸后一陣疼痛,下一秒就徹底失去了意識軟軟滑倒在牆邊。

蕭博簡對著身側衛甲使了個眼色,衛甲連忙避到了陰影里。

蕭博簡盯著雅間屏風后映出的窈窕人影,心中狂跳,藏在袖下握著錦盒的手緊了緊,這才邁動步子,繞過屏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