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六十三章:雙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雙生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站在一旁的晉王額角抽了抽,忍了半天,終於忍不住開口道:「本王先派人送你們回王府。」

端佳郡主這才轉身看到一旁的晉王,用力擦了把眼淚詢問:「四哥,你沒事吧?」

「只受了些小傷,不礙事,本王與五城兵馬司的人還要調查此事,讓龍成帶人送你們回去。」

「嗯,四皇兄,你小心些。」

旁邊伺候的婢女給端佳郡主披上大氅,由楚璉扶著,兩人一同上了晉王護衛親自驅趕的馬車。

馬車直接駛進了魏王府大門,直過了照壁這才停下。

楚璉和端佳郡主先後下了馬車,就瞧見馬車邊一位中年貴婦帶著一群丫鬟婆子正焦急等候,端佳郡主一下了馬車,三兩步就撲進了那貴婦懷裡。

「母妃1

「乖孩子,今日可是嚇死母妃了1

端佳郡主一下馬車這群人就是一陣忙亂,拿衣服的拿衣服,端火盆的端火盆,在這樣慌亂的時候,楚璉卻沒失了禮數,雖然不得近前,卻也對著魏王妃遙遙一拜。

魏王妃雖關注著女兒情形,可眼角餘光也未離得楚璉,瞧她絲毫未見慌亂惶恐,在心中暗暗點頭。

片刻后,端佳郡主也緩了過來,想到楚璉還在旁邊站著,連忙推開丫鬟婆子,把楚璉拉到身邊,「母妃,今日女兒能好好的,可多虧了楚六。」

魏王妃揚了揚眉尖,「哦?」

魏王妃身邊得力的嬤嬤瞧郡主還要說下去,忙道:「郡主和靖安伯府三奶奶剛跨過大難,先跨了火盆驅驅晦氣,有什麼話等回內院凈了身子再慢慢與王妃說不遲。」

魏王妃點頭,叫人把一個小火盆端到兩人面前來,端佳郡主偏要拉著楚璉的手一起跨過去,楚璉無法,只好照做,后兩人又被安排在王妃的主院浴池沐裕

魏王妃身邊大丫鬟心思細膩,給楚璉準備了換洗的衣裙。

等兩人換好衣衫,從屏風后被丫鬟攙扶出來后,互相看了一眼,都忍不住笑出聲兒來。

又由丫鬟擦乾了頭髮,兩人同坐在梳妝台前,端佳郡主轉頭看了楚璉,又看了看自己,伸手指著妝台上的一對首飾道:「這個,這個,這個,分別給本郡主和楚六戴上。」

楚璉一瞧,連忙擺手,「郡主,不行的,這是鳳尾簪子。」

端佳郡主不樂意了,「有什麼不行,又不是五鳳尾,這普通的鳳尾簪子只要是誥命夫人都能戴。」

楚璉嘴角抽搐,她這不是連外命婦的封號都沒有嘛!

端佳郡主哼了一聲,「賀家三郎真是沒用,除了一張麵皮好看些,就是個繡花枕頭,連一副誥命都不能給你掙到,你怎麼就眼瞎選上了他。不怕,楚六,這簪子你先戴上,回頭本郡主給你掙誥命去1

這話怎麼越聽越彆扭啊!還有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不是她想嫁給誰就能嫁給誰的,要早知道賀三郎是這麼個蛇精病的性格,她也不想嫁啊!

楚璉無奈,憑著端佳郡主的身份她本就拗不過,更不用說這還在魏王府了。

魏王妃在外間花廳等著,等兩人裝扮妥當,牽著手從屏風後走出來,一時間連魏王妃都怔住了。

只見從屏風後走出來兩個十四五歲的少女個頭一般高,左邊的是一身著暗紋的淡粉色軟香羅留仙裙,上身罩著寬袖輕紗罩衫,右邊少女是同樣式樣的衣裙,只不過是顏色不同,換成了淡紫色。

兩個少女身形相似,梳著一樣的髮髻,就連頭上簪子和珠花都是一模一樣,只那神情和面龐明顯不同,不過卻都如嬌花一般,讓人挪不開目光。

這下,一屋子人都看呆了。

端佳郡主故意拉著楚璉往前走了幾步,嬌俏地歪了歪頭,「母妃瞧我們這樣好看嘛?」

魏王妃這才被端佳郡主喚回神,她目光怔怔,急忙掩飾住眼眸深處的一抹哀傷,旁邊嬤嬤一見不對,忙遞了杯茶給她做掩飾,並高興的笑道:「郡主和三奶奶這身真是好看,連老奴都瞧花眼了呢1

「藍嬤嬤平日里眼光可高了,既她覺得好看,那定然是真的好看了,楚六,瞧,本郡主選的不錯吧。」

楚璉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兒了,哪裡不錯了,端佳郡主也真是的,讓她穿與她同樣的衣裳,這要是在一般人家,可是對郡主王妃的不敬。瞧王妃沒有真正錯怪,楚璉心中才鬆口氣。

藍嬤嬤卻沒心情關心她們兩個,她時不時瞧著魏王妃的臉色,手掌更是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在魏王妃身後輕輕拍撫,似在安慰一般。

藍嬤嬤在心裡嘆口氣,哪裡想到今日端佳郡主的一次無心之舉,就戳到了魏王妃心裡的痛處。

除了王爺,還有當年在王妃身邊伺候的老人,就連兩位小郡王都不知道,魏王妃當初誕下端佳郡主的時候是雙胎。

兩個雙生女兒,可一生下來,另一個就沒保住,未免外人說不吉利,魏王做主將這件事隱瞞了下來。

到現在端佳郡主都不知自己還有一個早夭的雙生姐妹。

只除了長相,楚璉不管是年紀還是身形與端佳郡主頗為相似,如今又這般穿了相似的姐妹裝站在魏王妃面前可不就像是一對雙生姐妹花。魏王妃猶如瞧見了自己當初誕下的一對雙生女兒在自己跟前,能不心緒波動嘛!

魏王妃深吸了口氣,再放下茶盞抬頭時,已經壓下了心中波動。她認真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兩名少女,又伸手將她們拉到身前來,摸了摸端佳郡主的額頭,又拍了拍楚璉的小手。她目光掃到了楚璉頭上的鳳尾簪子,眼睛微微眯了眯,嗔怪地瞪了眼端佳郡主。

「好好好,看來本妃前些日子得的兩匹軟香羅做出的衣裙倒真是好看,瞧這兩個妮子,穿這一身真像是姐妹一般。」

端佳郡主笑的開心,楚璉卻是掩去了眼中震驚,不忘謙虛道:「是郡主的眼光好。」

「好了,你們兩個小人兒今日也受了不小的驚嚇,本妃派人送楚六回家,等改日,本妃親自下帖,讓楚六上門來陪本妃和郡主。」

不知不覺到了傍晚,端佳郡主也知道再留楚璉不太合適,只能應下來,讓王府護衛送她回去,端佳郡主更是親自將她送到了門口,在楚璉上馬車前,端佳郡主還依依不捨道:「楚六,你別忘了,答應我一起做烤鴨的。」

楚璉無奈地拍拍端佳郡主的手,「郡主快回去吧,不然王妃該擔心了,我不會忘的,下次來我還帶貓頭的點心來。」

等楚璉馬車離去,端佳郡主才由丫鬟嬤嬤伴著回府。

今日在德豐茶樓發生的事情,端佳郡主身邊的大丫鬟錦繡已經都說與了魏王妃聽。

藍嬤嬤在一邊感慨,「郡主今日能平安回來還真是多虧了這靖安伯府的三奶奶,難怪一慣不喜親近人的郡主待她如姐妹一般。」好似還頗為依賴。

魏王妃眸色有些深沉,她突然起身就朝著內間而去,到了房,在花幾后猛然按了一處,房內掛著字畫的一面牆壁就開了一扇小門,魏王妃進了小門,走到了裡面供奉的香案上,拿起上面一個小小的排位,用手絹輕輕擦著。

聽到身後輕輕的腳步聲,魏王妃再也忍不住淚,道:「嬤嬤,你說是不是本妃的小妮兒回來了,當初傅醫女也說,小妮兒出生就夭折,是因為想要保護妹妹,把自己在母親肚子里的營養都給了妹妹,這才沒能活下來,現在端佳又被她救了……」

藍嬤嬤心痛,可瞧著王妃神色不對,哪裡還敢違著她說,王妃因為誕下雙胎身子這才受了虧損再不能有孕,那先頭出生的小郡主一離開母體就沒了生息,所以魏王妃更是疼愛端佳郡主,把對兩個孩子的喜歡都加諸在一個身上,那早夭小郡主就是魏王妃的心病,王妃雖然從不說出口,可是房裡為小郡主準備的香案卻一直都在的。可見王妃心病不但沒好,還似越加的嚴重。

今日她也瞧見了這靖安伯府的三奶奶,若是個心性不佳的,她定然要糾了王妃這錯念,可楚六不犧性命救了端佳郡主,藍嬤嬤也感嘆不已,乾脆就順著魏王妃的話道:「這楚六或許還真是與大郡主有幾分機緣呢!她雖嫁了人,但是卻與郡主同歲,就連那身形和容貌都有幾分相似,若是今日這般穿著出去,不知道的人還真當兩人是親姐妹呢!她既救了郡主,王妃對她好些也實是再正常不過了。」

魏王妃好似被藍嬤嬤這席話安撫,她摸了摸手中小巧的排位,放到香案后,眼中霧蒙蒙的,「嬤嬤,你說的對,這孩子值得更好的,況且今日她救了我的端佳。」

藍嬤嬤見魏王妃終於緩了過來,心裡總算是松泛了些。

楚璉今日可謂是驚心動魄,到了馬車上,她才真正放鬆下來。

問藍在旁邊給她打扇,楚璉靠著車壁閉了眼睛養神,片刻后問道:「我換下的衣裳首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