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六十四章:萬福玉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萬福玉佩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喜雁忙從旁邊取出一個木匣子,「三奶奶,您早上佩戴的首飾都在這裡呢,至於衣裳,王妃身邊的嬤嬤說沾了晦氣,和郡主的一起都放火盆里燒了。」

楚璉點頭,從喜雁手中接過木匣子,喜雁只肘部和腿部擦傷了少許,其他的地方倒是還好,並無傷處。

打開木匣子,撥了撥,頓時,楚璉面色一沉,又仔細尋了一遍,她身上的首飾都在,只除了那枚萬福玉佩!

「喜雁,你幫我收拾東西時,可見到早上我腰間懸挂的玉佩?」

喜雁也是疲累的緊,聞言臉色頃刻變得蒼白,看向楚璉手中的木匣子,想起早上三奶奶身上確實佩戴了一枚玉佩,現在卻不在匣子里。

「三奶奶,奴婢在王府給您收拾換洗衣物時,並……並未看到玉佩……」

什麼!

楚璉身子酸軟地靠在車壁上,原書的情節在楚璉的腦中不停閃過。

那枚萬福玉佩是敬茶時賀老太君賞賜的,後來被原楚璉與蕭博簡幽會時給了蕭博簡作為定情信物。

蕭博簡日日佩戴在腰間,被賀常棣親眼撞見,回來與楚璉大吵了一架。

原楚璉對賀常棣的怒火卻視而不見,甚至當著賀常棣的面與蕭博簡私會。

楚璉真是頭疼不已,她這玉佩不會是不小心掉了被蕭博簡撿去了吧,如果真是這樣,她可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可又想到她當時在德豐茶樓里為了躲避追殺,跑了好一段路,很有可能是在那個時候不小心掉的,如果能被五城兵馬司的人撿到,說不定會還給她。

這麼一想,楚璉又安了些心。

楚璉腦中正亂,喜雁卻「噗通」一聲在自己面前跪了下來,「三奶奶,都是奴婢不好,沒管好您的東西,您罰奴婢吧1

楚璉睜開眼,嘆口氣,扶著她起來,「這與你有什麼關係,東西是我不小心弄丟的,你難道還片刻不離的看著我身上的首飾嗎!算了,也就是枚玉佩,下次見著端佳郡主的時候問問她有沒有見著,說不定還丟不了呢1

喜雁偷偷瞥了眼楚璉,瞧她真沒生氣,心中更是愧疚,同時也真覺得三奶奶脾性好了許多。

若是放在以前在英國公府里,三奶奶要是丟了什麼東西,她們沒看好,可是要被重罰的。

現在想來,那時候,三奶奶把錢財看的很重,現在卻根本不在乎這些了,難道成了婚,三奶奶也跟著看開了許多?

這般想來,喜雁倒是更心疼起了三奶奶。

楚璉可沒喜雁想的這些,她都無語的不行了,千躲萬躲,還是沒能躲過與蕭博簡見面,怎麼總覺得,冥冥之中有隻手好像總在干預著事情的發展方向。

楚璉氣憤地撅了撅嘴,她還就不相信了,下次她定然更加小心,就不相信躲不過去!

該死的蕭博簡,她才不想與他牽扯到一分一毫,還是她無憂無慮的小日子要緊。

誰要是想要干擾她過好日子,誰就是與她過不去!

馬車緩緩駛著,在快到靖安伯府的時候,楚璉讓問藍幫自己重新梳了頭,又換上今早出門時戴的首飾。

在魏王府的時候梳的是未出閣的少女髮髻,如今可要換回來,那頭上的鳳尾簪子也不能繼續戴,被有心人看到那就是多了把柄。

但是這一身在魏王府換的衣裙卻是沒辦法了。

楚璉剛回靖安伯府,這消息就分別傳到了賀老太君和大嫂鄒氏那裡。

楚璉知道今日發生的事情瞞不過,回府後,沒有立馬回松濤苑,而是帶著問藍喜雁先去了慶堂。

而早候著的鄒氏也立即帶人朝慶堂而去。

妯娌兩個在去慶堂的廊道上碰了頭。

楚璉已經察覺出鄒氏對自己的幾分不滿,當即在她面前行止更加得體。

「大嫂好。」楚璉蹲身給鄒氏行禮。

鄒氏上前兩步忙託了她手臂讓她起身,一雙眼睛卻不時上下打量她,當分辨出她身上衣裙的料子時,眸子深處一顫,嘴角卻帶了笑意,「弟妹這身衣裙倒是與早上出門時的不大一樣。」

軟香羅!

貢品!

這衣裙料子就算是皇家也是不多的,是西南小國的貢品,非內命婦們是上不了身的。

德妃去年得了兩匹,賞了半匹給定遠侯世子夫人,世子夫人用那半匹做了一身衣裙,在命婦們的蘭花會上可是大大出了風頭,如今楚璉卻穿了一身這種料子的衣裳。

楚璉腦門疼,就知道會這樣,她只好耐下心來給鄒氏解釋。

「大嫂,在魏王府發生了些事,咱們去了慶堂,弟妹再詳細與您和祖母說上一說,弟妹這身衣裙本是端佳郡主的,端佳郡主只是暫借給弟妹穿上一穿。」

鄒氏吃驚!端佳郡主的衣裳!

楚璉什麼與端佳郡主這般要好了,這麼名貴衣料的衣裙端佳郡主居然都能賞賜給她,瞧這身衣裙嶄新靚麗,根本就是像做好后沒上身的。

當即壓下心中震撼,與楚璉一同去慶堂。

等到將今日發生事情說與了賀老太君知曉,楚璉這才略顯疲憊的被劉嬤嬤送回到松濤苑歇息。

鄒氏回院時,心中算盤也盤算不停,她怎麼也沒想到,楚璉不過是出去了一趟,居然就得了這麼大的好處,不但與魏王府攀上了,就連晉王也受了她恩惠。這般下來,楚璉定然還會去魏王府,鄒氏心中已經有了計劃。

劉嬤嬤帶著丫鬟從松濤苑回來,瞧老太君還坐在花廳小榻上,身邊燭火明明滅滅,眼神幽深,似是在深思。

劉嬤嬤走到老太君身邊,伸手輕輕給老太君按摩肩膀,「老太君,您可是在想著三奶奶的事?」

老太君長出了口氣,「老身沒想到,那丫頭居然還有這般造化。」

「也是三奶奶膽大心細又善良有情義,不然也不會在那樣的環境下想出救郡主的計策,要老奴說,今日晉王殿下得救也多虧了三奶奶呢!若不是三奶奶讓問藍去請五城兵馬司的人,哪裡會那麼快抓住行刺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