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六十六章:回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回信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信封上寫著幾個蒼勁有力的大字,「吾妻楚氏親啟」。

楚璉好笑的牽了牽嘴角,賀三郎這麼寫的時候也不覺得虧心,這個傢伙可是與自己圓房都不願意呢!這麼「吾妻吾妻」的不覺得臊得慌嗎?

楚璉撕開信封,從信封里掏出幾張紙,這一展開還真是好幾張,都是細細密密的字,可低頭細看,楚璉的臉就黑了。

這都是什麼嘛!鬼畫符一般的行楷,她根本就一個字都看不懂!

不對,她還是能看懂兩個字的,那就是開頭大大的、濃墨重彩的「楚璉」兩個字。

信封上還吾妻叫的親熱,到了內容里,就換成了連名帶姓的「楚璉」。

就算不看信的內容,就憑著這兩個字,楚璉也知道信里寫的都不是什麼好話。

撇了撇嘴,幸好賀常棣寫的潦草,她看不懂,不然肯定要被他氣個半死。

很是規矩的把信重新摺疊放回到信封里,然後再把信封放入一個梨花木小盒中,再然後,楚璉就磨了墨、拿起一邊的毛筆準備寫回信。

要是賀常棣知道他憋著滿腔怒火寫的整整三大張討伐加警告楚璉這個毒婦的信被送到她手中,她居然連一個字都沒看,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吐出一口血來。要是賀常棣又知道楚璉沒看信的原因是因為他寫的一筆上好的行書太行雲流水,她一個字也看不懂,不知道他會不會後悔顯擺他遒勁有力的字跡。

楚璉想了半天,也不知道給賀常棣的回信里寫什麼,她動筆寫了幾個字,盯著信紙上端端正正的顏體,楚璉淡淡的眉毛一皺,連忙把信紙揉成一團,扔到了火盆中。

不行不行,她現在的毛筆字雖然也能稍微拿出手了,但是與熟悉毛筆字多年的人還是有一定差距。她就這樣貿貿然把自己的字跡展示在賀常棣面前實在是不妥,萬一他懷疑了怎麼辦?她的夫君賀三郎本來就有點蛇精病了,可不能再受刺激。

既然不能寫字,那如何給賀三郎回信呢?

楚璉有些煩惱地抓了抓腦袋,眼角瞥見了自己平日里時常用的鵝毛筆和炭筆。

她一雙本就水亮的杏眼頓時更亮,對了,她不能寫字,可以畫畫啊!

那種四格小漫畫對於她這種美術大觸來說簡直是小意思好不好。

想到了這裡,楚璉立即就行動起來,拿起旁邊的眉筆,唰唰唰幾筆,一幅生動有趣的圖案便躍然紙上。

上面穿著漢服梳著傾髻的卡通小人兒可不就是自己。

簡單明快的線條、寥寥幾筆的勾畫,一個場景就生動的描述了出來。

用了不到一個時辰,楚璉就畫了二十幅,厚厚一疊子,連信封都塞不下。

最後楚璉把喜雁叫進來。

「喜雁,去給我找一個大些的信封來。」

喜雁還呆愣愣的,不知道楚璉要大信封做什麼,如果想裝東西,可以用包裹啊!

楚璉捏著一疊紙朝著喜雁揮了揮,喜雁恍然大悟。

忙笑著快跑出去給她尋信封了,外間遇到桂嬤嬤,桂嬤嬤還奇怪平日里穩重的丫頭怎麼這麼喜形於色的。

喜雁樂呵呵的,「嬤嬤,您不知道呢!三奶奶給三少爺的回信這麼一疊!普通的信封裝不下,奴婢這去特意尋個大的信封來。」

喜雁說著,還兩根手指捏在一起,誇張地比了比厚度。

她這麼一說,桂嬤嬤也樂起來,想到三少爺託人帶回來的專門給三奶奶的信,想必信里肯定說了什麼讓三奶奶高興的事,不然三奶奶怎麼會有那麼多話說,回的信普通信封都要裝不下了。

「好好,老奴也去幫三奶奶尋。」

最後那個特別的大信封還是拖了前院的管家才弄到的呢!

實在是這樣的大信封實在是太少用了,府上根本就沒有,最後還是管家機智,用牛皮紙現做了一個,厚厚的信封,拿在手上特別有質感,就像是現在用的文件袋一樣。

桂嬤嬤和喜雁喜滋滋的親眼瞧著楚璉將那疊厚厚的紙小心塞進了大信封里親自封上,又在信封上寫下「三郎親啟」四個字,兩個人只覺得三奶奶把滿心的甜蜜都裝進了這個大信封里。

得了劉嬤嬤的「特意」提醒,楚璉也未吝嗇,讓桂嬤嬤尋了包裹來,收拾了賀常棣的幾件裡衣、大氅、冬衣、披風、鞋子什麼的,反正都是賀常棣現成早就做好了的,也不用楚璉費事。

鍾嬤嬤站在一邊瞧著欣慰地牽起嘴角,在心中默默點頭,覺著這三奶奶心裡確實是有三少爺了,都曉得為夫君置辦行裝了。

送信的人交代了,可以幫忙捎些東西,但是不能太多,不然不方便。

賀老太君也知北境邊軍管的嚴苛,並未為難,甚至還與楚璉交代了。

收拾了一小包裹的東西后,鍾嬤嬤已經帶著小丫頭們出去去廚房準備晚膳了。

桂嬤嬤想了想留了下來,幫著楚璉紮好了包裹,才開口道:「三奶奶,老奴聽說北境苦寒,沒什麼嚼頭,三少爺在盛京城裡錦衣玉食慣了,到了北境恐怕一時會不適應,吃飯也吃不好,念想著盛京城裡的精緻吃食。」

楚璉沒聽出來桂嬤嬤意思,奇怪的抬頭看向她,歪著頭,一雙大眼睛水潤潤的,還可愛的發出「嗯?」的一聲。

「是他自己要去的啊?一聲也沒和我說呢,吃苦也不能怪我呀1

桂嬤嬤心裡「哎呦」了一聲,「老奴不是這個意思,老奴是說,三少爺在北境肯定吃不好睡不好,您前些日子不是讓喜雁幾個丫頭做了些零嘴嘛1

只要是嘗過楚璉「秘方」做出來的那些吃食的人都明白這美食的誘惑有多大,民以食為天,吃可是排在第一位的。

就拿桂嬤嬤來說,在松濤苑吃慣了三奶奶吩咐做的飯菜,她現在恐怕盛京城最有名的酒樓都看不上,那些吃食擺在松濤苑裡,簡直就是垃圾!

她們三奶奶也沒什麼長處,以前還可以說煎的一手好茶,現在她連煎茶碰都不碰,也就這吃能拿的出手了。

這世上誰不喜歡吃啊!尤其是美味,不會有人不喜歡吧!

北境又沒什麼好吃的,那三奶奶送些美味過去,不就是討了歡心?

聽了桂嬤嬤的話,楚璉想起來前些日子,她在松濤苑沒事,帶著院里一群丫頭們做的零嘴兒,因為小廚房裡經常有剩下的肉食,不及時吃就會壞掉,楚璉想著不浪費,就帶著丫頭們把那些豬肉啊牛肉啊什麼的都做成了肉脯。

有豬肉脯、燈影牛肉絲兒、五香牛肉乾好幾種呢!

這種零嘴兒是她到大武朝後第一次做,加上每次小廚房剩下的肉食也不是很多,所以費了好大勁兒這才得了幾小袋,連大丫鬟們都沒賞,準備留著自己吃獨食,那燈影牛肉絲兒還在罈子里泡著,小小的一罈子,這兩天就能開壇吃了。

現在桂嬤嬤卻讓她把這些好不容易得來的零嘴全給賀常棣,小吃貨楚璉怎麼可能捨得。

「嬤嬤,那零嘴是我好不容易做的,我還沒吃幾個呢!可饞了好久了。再說,那牛肉絲剛做好,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吃,萬一不好吃呢1

桂嬤嬤沒想到一向大方,賞下人釵子戒子都毫不眨眼的三奶奶這個時候摳門了,連幾小袋吃的都不肯讓出來,頓時無奈的不行,知道她小孩兒脾氣犯了,耐心的勸導:「三奶奶,只要是您做出的東西哪兒有不好吃的,放心,老奴嘗過了,那燈影牛肉絲兒好吃的很1

楚璉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指著桂嬤嬤,委屈的道:「嬤嬤,你居然偷偷吃我的牛肉絲兒。」

桂嬤嬤沒想到自己一不小心把實話說了出來,尷尬的訕訕道:「老奴只是嘗了一下,不是三奶奶之前說的,泡個四五天就好的嘛!老奴只是替三奶奶提前嘗了下而已。」

楚璉委屈的不行,心想著怪不得那些牛肉乾也少的有些快,原來桂嬤嬤也在偷吃!

為什麼她身邊都是大吃貨,難道有她一個人是吃貨還不夠嘛!

桂嬤嬤發現話題被扯歪了,連忙挽救,「欸,偷吃三奶奶的零嘴兒是老奴不好,下次老奴保證不偷吃了,還幫著三奶奶看著喜雁她們幾個。三奶奶你那零嘴兒也沒多少了,吃不了多長日子。再說咱們在院子里,什麼時候都能做,三少爺如果能喜歡,說不定沖著這些零嘴就惦記著三奶奶呢1

楚璉有些被桂嬤嬤的話打動,想想也是,自己想吃什麼時候都能做,可是賀常棣在北境不行啊!

又想那些零嘴她雖然喜歡但是量也不多,只是嘗個鮮罷了,給賀常棣就給了吧。

「好吧,嬤嬤,你讓喜雁把裝零嘴兒的袋子取來,單獨放到一個小包里,交代送信的人小心保管。」

「好,老奴這就去。」桂嬤嬤連忙起身興沖衝去尋喜雁。

豬肉脯、牛肉乾這些零嘴只要不浸了水,稍微注意一下,還是能夠放很久的,所以楚璉也不怕到了北境這些東西會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