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六十七章:嫉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嫉妒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喜雁也開心,三奶奶能想著三少爺,所以一高興,把楚璉的零嘴存貨全拿了出來打包,好幾個精巧的藍色布袋子,就算是再加上那小小一罈子燈影牛肉絲兒那也不多,只得小小一包裹。

桂嬤嬤左瞧右瞧又覺得太少了,拿不出手,就自己做主把楚璉前些日子釀的葡萄酒添了一葫蘆放在一起,這麼一看,桂嬤嬤才滿意。

可憐的楚璉不知道自己的零嘴全被喜雁供了出去,連兩罐子得來不易的葡萄酒都少了一半。

等三奶奶給三少爺的信和東西準備好送到了前院,整個靖安伯府都知道了楚璉要寄給賀三郎的是一封巨大的信。

管家還有聲有色的在管事們面前炫耀,三奶奶那個碩大的信封可是他現場手工製作的呢!

賀老太君、婆婆靖安伯夫人和靖安伯府世子聽到這事兒,都是滿臉欣慰的笑容。

誇讚這三郎真是娶了個好媳婦兒啊!

於是,連帶著長輩們寄給賀常棣的家書中都接二連三誇讚楚璉懂事孝順,恐怕除了大嫂鄒氏,沒有一個人是不替楚璉說好話的。

靖安伯府的信和物品很快就被送往北境。

晉王府書房,平日里風趣的唐言早失了笑容,他面色凝重,先是朝著靠坐在主位上閉目養神的晉王看了一眼。

「殿下,方才五城兵馬司的人傳來消息,那些被生擒的黑衣人一夜之間都斃命了。」

晉王猛然睜開他那雙與常人迥異的眸子。

「可查出什麼線索?」

「所有黑衣人左臂上都印有黑色陶紋,仵作驗屍后,懷疑這是前朝皇宮控制死士的秘法。」唐言說著眼睛就眯了起來。

「你派人繼續去查,順便把德豐茶樓的底細也查清楚。」

唐言領命離開。

晉王一隻修長的手輕輕在面前案几上敲擊著。

原本淺淺的眼瞳也讓人覺得深邃不少。

德豐茶樓發生的一切在晉王腦中回放,而他並未忘記當時楚璉一眼就認出他身份這件事。

他雖是皇族子弟,而且是皇四子,但是在眾位皇子中並不受寵,母妃又早早過世,外祖家勢力低微,更是毫無助益可言。

他如今十八,早兩年就已經開牙建府,搬出皇宮后,除每月兩次的大朝會,並不經常進宮,早年與賀常棣常來往於京郊兵部大營,所以與朝中眾多武官倒是熟悉,不然他也不可能幫賀常棣在涼州邊軍打下根基。

可眾所周知,大武朝重文輕武,所以對於他與武官接觸,京中並無多少人在意。

因為眼瞳有異的關係,當今聖上承平帝早私下有言,皇位並不會傳於他這樣有異族血統的皇子,所以晉王自小便從未想過要爭奪那高位,這也是他早早封王出宮建府的最主要原因。

等再過兩年,他大婚後,很有可能就會被派去封地。如今在京中也不過是熬日子而已。

晉王迥異於常人的眼睛可以說是皇家一個忌諱,加上他平日里深居簡出,除了朝中幾位重臣,並無多少人知曉他這異處。

就算是有他人知道,也沒人敢亂加議論,晉王再不受寵,那也是入了皇室宗蝶的皇子,是皇上的血脈。

可就是這樣,楚璉卻一見到他就將他的身份猜了出來。

要知曉,這楚六未出嫁前,也不過就是英國公府一不受寵的嫡出小姐罷了,恐怕稍高規格的宴會她都沒機會參加幾次,而賀三郎更不可能與她提及自己,瞧賀三郎這些日子以來的態度,他像是會對楚六說這些掏心話的人?

他那日去德豐茶樓的打扮並無不妥,可當時楚璉從隔壁雅間衝出來時與他對視的那一眼,那眼神,分明是認出自己。

這下倒是有趣了。

賀三郎啊賀三郎你還真是好運氣,娶了個這麼有趣的妻子,不但與外男有聯繫,好似還有許多事情瞞著。

不過,楚六的想法究竟是如何的,晉王暫且不論,但是楚璉讓身邊婢女去尋了五城兵馬司的人及時趕來救了他一命,這卻是事實。

晉王是有恩報恩的人。

他不會因為好友賀常棣的關係就沒下了楚璉這份功勞。

楚璉在府中過了兩日安生日子,她已經著手考慮了歸林居的重整計劃。就等著過兩日向賀老太君請求后親自去歸林居看一遍。

很快就要到中秋了,府上都開始陸陸續續準備中秋要用的物什,燥熱的天氣因為下了兩場秋雨溫度降下了少許,變得涼快了不少。

早上在松濤苑用了朝食,楚璉還如平常那樣去慶堂給賀老太君請安,恰好遇到大嫂鄒氏也在。

賀老太君喝了口茶水,許是臨近中秋,老太君今日喝的煎茶里添了些晒乾的菊花瓣,多了絲清新的味道。

賀老太君瞧著茶碗里浮起的菊花瓣,忽想到一件事,就順口道:「眼看著也要入秋了,各院都到了添置衣物的時候,大郎媳婦,你可有安排?」

鄒氏剛捧起茶碗,卻沒想到賀老太君會提這件事,連忙回道:「讓祖母操心了,昨日針線房的管事娘子還與我提了這件事,祖母放心,我已經安排下去了,這季的新衣都是時下盛京城最流行的款式。」

說著餘光瞥見坐在對面的楚璉,眼眸一凝,突然補充道:「三弟妹今年剛過門,又是花一樣的年紀,我便做主給三弟妹多做了三套衣裳,不知祖母有何要交代的?」

似乎鄒氏這樣的回答才讓賀老太君滿意,「嗯,還是大郎媳婦想的周到。三郎不在府上,咱們做長輩的可是要多照應照應她這個小丫頭。依祖母看吶,回頭各房添置首飾的時候,給三郎媳婦這邊也多添置兩套。」

「是,孫媳知曉了。」鄒氏嘴上雖這樣答著,但是心中卻隱隱多了不忿,給楚璉多做幾套衣裳已經是超過了規制,居然還要多給她打制首飾。

一套衣裳就算是再好的面料,不過幾十兩銀子。

可一套首飾,少說也要一二百兩!這還不是上等的。

想想這開支因為賀老太君一下子就要多出五六百兩銀子,鄒氏這心裡就不爽利,老太君不當家不知柴米貴。

靖安伯府公產里那些莊子鋪子良田一年的收成也並沒有多少。

而如今靖安伯府的當家主子里也沒有一個會經營的,每年除了府中正常的用度和人情外,實際余不了多少銀錢。

等靖安伯夫人的私產用完,她的葯錢還是會挪到公中來出的,一個月一千兩,可是個不小的數目,到時候只怕這個家就更不好當了。

又想到當初她剛進靖安伯府的時候,賀老太君從未這樣偏袒過她,鄒氏心中越發苦悶嫉妒。

楚璉坐在一旁想要張嘴,可哪裡有她說話的份兒,她眼瞧著大嫂鄒氏的眼神變化,心裡是苦的不成了。

哎呦!親愛的祖母,您這不是給我惹事兒嘛!

添首飾,這大房還沒添呢,哪裡輪到他們三房。

楚璉張嘴,剛要推辭,就被賀老太君一堵,「三郎媳婦年紀輕輕的,正是該打扮的時候,幾套頭面而已,花不了多少銀子,咱們府上這個銀錢還是綽綽有餘的。」

老太君說完,目光還若有若無在楚璉腹部瞥了兩眼。

楚璉一噎,更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還能說什麼,話都被老太君堵死了。

那邊鄒氏本來就一直在注意著賀老太君,這會兒看老太君的眼神,心裡更是一驚。

一口悶氣堵在胸口是上不去下不來,臉瞬間就憋紅了。

等楚璉和鄒氏一同去靖安伯夫人院里請安,賀老太君才喚來身邊心腹周嬤嬤,輕聲詢問道:「老三媳婦那邊可有動靜?」

周嬤嬤臉色一僵,為難的回道:「昨兒聽說三奶奶才來了月信。」

賀老太君頓時滿臉失望,看來這多年盼望的重孫又落了空。

周嬤嬤勸慰,「老太君,雖說三奶奶是出自英國公府,但是小兩口成婚後,三少爺才在家裡呆了幾日,哪兒那麼容易能有孩子。」

賀老太君嘆口氣,失落道:「你說的對,是我著相了。」

楚璉先一步離開了靖安伯夫人的院子,鄒氏被婆婆留下來說話。

「娘,您有何事?」

靖安伯夫人臉色蒼白,靠在床頭,時不時咳嗽兩下,她拉著鄒氏的手,緩聲道:「馬上要換季了,又逢了中秋,府上要忙的事兒越發的多,可是累著你了。」

「娘說的什麼話,這是兒媳應該做的。」鄒氏被婆婆這句話說的舒心,那股在慶堂憋出的氣也散了不少,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來。

「娘也是當過家的,知道這其中疲累,你忙歸忙也要注意自家身體。」

「嗯,娘,我知曉的。」

頓了頓,靖安伯夫人終於開口,「老三媳婦畢竟剛過門,你這個做大嫂的多照應著她些,換季的衣裳首飾多給她一份。」

剛剛還順氣的鄒氏,一瞬間,胸口就要氣炸了。

婆婆前面說了席好話原來都是為了這句做鋪墊,呵呵!還真是好啊!一府的長輩都想著三房,不就是因為三郎去了北境,可那是三郎自己要去了,怪只能怪楚璉沒留住他。

現在都要讓她來補償,那誰來補償她呢!

她們可都是靖安伯府的正頭媳婦!